《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第7章

《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小说介绍

全网热搜好文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是著名作者大灰猫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小说连载到现在已经博得了许多人的眼球,广受追捧。小说简介:我,五岳战神!满身荣耀,却低调回归,只想守护着老婆不让她受委屈,谁敢让我老婆受一时委屈,我让他受一辈子委屈!五岳战神就是这么霸道、霸气!…

《摊牌了,我是五岳战神》 第15章 免费试读

第15章

“咱们真能进去吗?要不还是回去吧,我们没有邀请函的!”

陶书仪看到站在门口的那些膀大腰圆一脸凶相的保安在检查邀请函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能来这里参加宴会的,都是在江都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因为没有邀请函被拒之门外,可就不是尴尬的问题,而是成为整个江都市上流圈子里的笑柄了。

“放心吧,这个宴会是我朋友开的,用不着邀请涵的!”罗宇笑道。

陶书仪看罗宇那张棱角分明的刚硬面孔尽是自信与淡然,心中一安,抓着他的手也紧了紧,“我相信你!”

原本在后面的罗洪却疾走了几步,抢在他们前面掏出邀请函晃了晃递给了保安。

罗洪一脸戏谑地道:“呦呵,罗家就这么一张邀请函在我手上,你们两个不会是准备了一张假的吧?这里的保安可都是专业的,小心露了破绽被打出去哟!”

陶书仪看着罗洪一脸戏谑的表情十分心寒,苦涩地道:“罗洪,都是罗家子弟,你又何苦为难我们!”

罗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狠起来,点着罗宇道:“就他这个废物也配称为罗家子弟?我们罗家因为他丢脸丢得还不够吗?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回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罗洪说着,瞪着那几名保安喝道:“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把人赶走啊!”

陶书仪看到几名保安跨着步子走到他们跟前,紧张得手指甲都快扣进罗宇的掌心中了,甚至紧张的都不敢抬头。

罗宇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一脸的风轻云淡。

罗洪一脸冷笑,抱着手臂准备看看罗宇和陶书仪是怎么出丑的。

那几名走上前的保安啪地一个立正,干净利落地敬了一个礼,沉声道:“罗先生,罗夫人,二位请进,你们不需要邀请函!”

听到这个声音,陶书仪抬起了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保安,甚至脑袋还有些发懵,昏昏糊糊地被罗宇拉着向里走去。

罗洪惊叫道:“你们在搞什么,没有邀请函也把人放进去?眼瞎了吗?信不信我投诉你们!”

为首那名保安冷冷地道:“你在教我们做事?”

罗洪为之气结,活腻了才敢教这里的保安做事!

“你们给我等着!”罗洪点了点几名保安的鼻子大步向宴会厅中走去。

陶书仪见罗洪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只觉得心中那叫一个畅快,人都轻了好几两呢。

宴会厅里热热闹闹,人们三五成群的寒暄着,而做为曾经的“场面人”,陶书仪也是努力的保持着微笑,始终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对谁都笑脸相迎,这里谁也得罪不起。

“陶书仪?没想到会在这种级别的宴会上遇到你,我们还真是有缘呐!”

陶书仪看到来者不由得面露厌恶之色!这个人叫厉天浩,江都市第一家族厉家的长孙!

此时厉天浩那双狭长的眸子中不但有冷厉,还有浓浓的贪婪之色。

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全都升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来。

“厉天浩早就看上了陶书仪,听说前阵子还送了一辆七百万的豪车呢!”

“这个陶书仪也是匹烈马啊,几次都扫了厉少的面子,听说还差点把豪车给砸了呢!”

“不识抬举呗,厉少只要打上几声招呼,方方面面辗压,早晚屈服!”

“旁边那个男人应该是陶书仪的老公吧,居然是有夫之妇!”

在一阵阵的低语和哄笑声中,罗宇微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气来。

陶书仪更是被气得手脚冰凉,因为这个厉浩天为了让她屈服,暗中使了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

本来陶书仪在罗家集团干的游刃有余,最后却无奈,被调到人事部当了一个小职员。

“哟呵,这位应该就是你那个窝囊废的老公吧?”

厉天浩打量着罗宇,玩味道:“这么一个窝囊废,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你又不是主办方,用不着你操心。”陶书仪冷声道。

“跟这样的废物呼吸同一处的空气都是对我的侮辱!”

厉天浩一脸轻蔑地看着罗宇,伸手点着他的鼻子道:“我听说,这个窝囊废好像是个逃兵,一没有退役证,二没有请假证明。真是不知道陶书仪你怎么就瞎眼,看上了他。”

一石激起千层浪,厉天浩的话顿时引起了围观众人的注意,所有人看向罗宇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什么?这小子竟然是个逃兵?”

“他就是罗家的那个三少爷?结婚五年让妻子独守空房的窝囊废?”

“呵呵,真是太给罗家长脸了!”

逃兵这个词,就代表着耻辱!

就在众人对罗宇指指点点的之际,厉天浩阴森森地向陶书仪道:“书仪,逃兵可是重罪,只要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他送进监狱,至少判他十年你信不信?”

听到这话,陶书仪心头一惊俏脸煞白,她相信厉天浩能做到。

陶书仪警惕的看着他:“厉天浩,你到底想干什么?”

厉天浩狭长的眸子中闪动着贪婪之色,淡淡地道:“你想保你老公,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吧,不如今天晚上去我房间,我们一边试试新花样,一边研究一下怎么样才能免了你老公的牢狱之灾,你觉得怎么样?”

“你……你做梦!”陶书仪羞愤地道。

“呵呵,好,有性格,我喜欢,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驯服你这匹胭脂马!”厉天浩一脸阴狠地道,然后转身便向不远处,一名穿着特制黑西装的安保大汉走去。

“罗宇,要不,我们先走吧!”陶书仪紧张地道。

罗宇双手合住那双冰凉的小手,淡淡地道:“书仪,不用担心,先看一出好戏,然后,我会让他付出他承受不起的代价!”

陶书仪心中大急,你一个逃兵,又不受罗家待见,怎么可能让江都市的第一公子哥付出代价?

陶书仪急要非要拉着罗宇离开,可是见一转身,就迎上了横身挡上来的罗洪,罗洪阴森森地道:“好戏才刚刚开场,别急着走啊!”

“你说得没错,好戏刚开场!”罗宇淡淡地道。

罗宇淡然的态度激怒了罗洪,厉声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演这出戏,王队长,这里这里,这个人没有邀请函还跑来捣乱!”

“罗洪,你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何苦落井下石!”陶书仪急切地道。

罗洪恶狠狠地道:“谁跟这个废物是一家人,罗家的脸被他丢得还不够多了,给你们一个教训,摆正自己的位置,少出来丢人现眼,我是为了你们好,明白了没有!”

很快,一众保安就把罗宇和陶书仪给围了起来,一个个手中拿着防暴棍指向他们。

“厉少罗少,是他们两个吗?”为首那名黑西装大汉殷勤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