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端端封景完结版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 完整版在线阅读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主角叫秦端端封景的小说是《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揽星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双洁)秦端端前世太蠢把暴君当成好欺负的小白兔,搞得家破人亡,自己也成为金丝雀,烈火焚身而死。重生后,她一定要抱好男主大腿。做他乖巧的小棉袄,改变死无葬身之地的悲惨命运!只是,抱着抱着,她怎么就要当皇后了呢?人人都道秦家大小姐天生好命,前半生三个权臣哥哥娇惯着,养的比公主还金贵。唯一脑子犯蠢,就是选了个冷宫皇子做夫婿,还是个丑八怪。只有秦端端知道,他不仅是凤章龙姿,才华横溢。而且将来会成为千古一帝,权倾天下!这是一个女主重生,提前抱紧冷血偏执男主金大腿的血泪故事。(1v1)…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 第一十一章 秦端端与她天差地别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一章秦端端与她天差地别

“老是听说那个秦家嫡女任性,看来不是虚言,皇后都对她失望了吧,不然怎会让秦巧巧来教导。”

“让秦巧巧进宫,莫不是是要宠幸她?那秦端端是失宠了吗?”

秦巧巧听着旁边小声议论,昨天在秦端端面前出丑的郁闷一扫而空。

呵呵,秦端端,你身份高贵又如何。

我一句话,就可以让旁人看不起你。

孙怡然一脸狐疑:“你教导,秦家大公子乃是当朝丞相,师从大儒,轮得到你?”

“大哥哥当然厉害,但女儿家学的又和男人们不一样,大哥哥怎好教导呢?”

什么教导本来就是假的,秦巧巧随便应付了理由,把注意力拉回到礼服上:“姑母特意要我参加今天的宫宴,那我当然要好好准备,不能辜负姑母的期待了。”

“宫宴她也要去啊,不是说今天是家宴,能去的都是各家嫡女啊,家里也得显赫。”

“看来她说的是真的,皇后真的要抬举她。”

这个中秋宫宴,在场的大部分贵女都不够格去的,但秦巧巧却能去。

周围的人都对她露出羡慕的神情。

秦巧巧满意的极了,她秦巧巧就该享受别人羡慕的眼光。

浑然已经忘了皇后让她进宫,全是因为她们母女对秦父百般恳求。

孙怡然和表妹孙依脸色都难看起来。

秦巧巧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难道她表姐今天真的要磕头下跪。

秦巧巧更得意了:“这位女官,劳烦帮我拿一下一品礼服的图册吧。”

小宫女也听到了秦巧巧的吹嘘,虽然以她的见识来看,秦巧巧不像是有这个能耐的人。

但还是迟疑了一下:“那请小姐稍等,我去请示一下管事嬷嬷。”

不多时,小宫女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嬷嬷。

那嬷嬷慈眉善目,拿着另一本图册递给秦巧巧:“奴婢锦溪,是今日的值管嬷嬷。秦小姐,这里面除了勾画红圈的衣服不能选以外,其他衣服您可以买一件。”

这句话一出,贵女们都彻底愣了。

“真的让她买了啊!”

“那秦巧巧是不是凭借第一个以这么低的身份买一品礼服的人啊,真羡慕,有个皇后姑姑就是好。”

“真是想不通秦家一个清流世家,怎么就对一个继室的女儿这么好。”

有不喜欢秦巧巧的,但更多的则是讨好的。

李倩倩笑容满面:“巧巧呀,你可真是有福气,得了皇后娘娘青眼。我回去就让我家里来跟你说亲。”

秦巧巧不着痕迹的挣脱她的手,故作害怕:“倩倩姐,你可别在孙姐姐面前这样说,孙姐姐会生气的,而且修颜哥哥只是把我当妹妹的。”

她才不会嫁给李修颜那个榆木脑袋,勾一勾就上钩了,家世根本不够秦巧巧的标准。

孙依皱眉,都退亲了,秦巧巧还非要扯着李家败坏孙怡然名声。

她肃然反驳:“秦小姐,慎言,表姐和李家已经退亲了,你们要做什么跟我表姐可没有关系。”

秦巧巧极其委屈:“孙姐姐你不要嫌弃修颜哥哥,我真的跟他没有什么的,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孙怡然听的要炸了,她什么时候说过嫌弃李修颜了,又平白无故被扣了个帽子。

“秦巧巧,你耳朵有问题……”

“哼,你嫌弃我哥,我们家早就不想要你了,你还是担心自己吧!等会让巧巧买好礼服,你就得下跪道歉!可别想赖账。”

秦巧巧拉着李倩倩袖子:“倩倩姐,安平侯是个出名的守信之人,作为侯爷的女儿,孙姐姐肯定不会耍赖的。”

孙依凝目,这个秦巧巧心机太多了,这句话一出,孙怡然必定是要下跪道歉了。

不跪,丢的是安平侯的脸。

下跪,丢的是孙怡然自己的脸。

果然孙怡然狠狠道:“放心,我孙怡然说得出做得到,到时候你也别赖账。”

秦巧巧露出嘲弄笑意,很快又掩饰住:“不愧是孙姐姐,当然,我也不会耍赖的。”

锦溪嬷嬷见这几位都争得差不多了,适当的插话:“秦小姐,不如先看看画册。”

“多谢嬷嬷。”秦巧巧乖顺谢过,让柳叶捧着一页一页的看,看的慢条斯理,还跟嬷嬷讨论那件衣服合适。

旁边的孙怡然随着秦巧巧的挑选,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却丝毫没有退却。

秦巧巧特意挑了好一会儿,欣赏够了孙怡然的脸色。

才选了一件百蝶戏牡丹的,颜色也是紫色,工艺繁复,她觉得比秦端端那件更加华贵。

嬷嬷指挥着小宫女把衣服拿来,不愧是织造局出手。整件衣服面料华贵,图样用金银丝线加各色绣线编制而成,栩栩如生,在灯火通明的待客厅中,显出细碎的光芒,十分夺目。

一屋子的年轻女孩儿不禁艳羡的看着秦巧巧。

“真好看啊,我也好想能穿这样的衣服。”

“秦巧巧会选,这衣服穿上定然是艳光四射。”

“这下孙怡然是惨了……”

秦巧巧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抬,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锦溪嬷嬷,就这件吧。”

锦溪嬷嬷点头:“承惠,一万两银子。”

秦巧巧笑容一僵。

这么贵!

她知道织造局衣服昂贵,可没想到这般天价,这一件生生让她带进宫的银子去了一大半。

这僵硬落在孙怡然眼里,顿时挤兑起来:“你不会给不起吧?那你不如把机会让给我,我给得起。”

这么多人看着,秦巧巧怎么能说给不起,更别说还有和孙怡然的赌约。

她扯了扯嘴角:“孙姐姐说笑了,柳叶,给钱。”

柳叶从荷包掏出银票递过去,秦巧巧看着,心都在滴血。

可恶,都怪秦端端,秦家的三兄弟在外做生意的分红从来没往秦家走。

全都给秦端端用了,害她这么拮据。

正在这时,柳枝被小宫女领着进来了。

锦溪嬷嬷一看见柳枝,眼睛就一亮,根本没接柳叶递出银票,笑眯眯的迎接上去:“唉哟,什么风把柳枝姑娘吹来了?”态度热情的堪称狗腿。

没错,秦端端本来不需要礼服,柳枝过来,就是她故意要坏了秦巧巧的计划。

秦端端的东西向来都是秦家大公子准备,吃穿用度比公主还金贵。

宫里人人都知道,秦端端是个财神,柳枝一来,秦巧巧一腔心机只能作罢。

“我家郡主今晚上要参加宫宴,所以要准备一身衣服,劳锦溪嬷嬷费费心。”柳枝也笑着接话。

“这是奴婢该做的!”锦溪嬷嬷几乎是抢的,从秦巧巧手里夺过图册递给柳枝,“您看看要那件,我马上送去。”

这个态度跟对待秦巧巧,简直是天差地别。

柳枝摆摆手:“我哪知道郡主想要什么,一品礼服都送过去吧,郡主全要了。”

“好好好,全都拿过去!”锦溪一点迟疑都没有,直接就往外走,秦巧巧选中的那件百蝶戏牡丹衣服自然也不例外。

秦巧巧脸都绿了,板上钉钉的衣服竟然要飞了。

不过是秦端端侍女的一句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