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秦端端封景小说阅读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 小说介绍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秦端端封景,小说内容动人心魄。《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这本小说讲述了:(双洁)秦端端前世太蠢把暴君当成好欺负的小白兔,搞得家破人亡,自己也成为金丝雀,烈火焚身而死。重生后,她一定要抱好男主大腿。做他乖巧的小棉袄,改变死无葬身之地的悲惨命运!只是,抱着抱着,她怎么就要当皇后了呢?人人都道秦家大小姐天生好命,前半生三个权臣哥哥娇惯着,养的比公主还金贵。唯一脑子犯蠢,就是选了个冷宫皇子做夫婿,还是个丑八怪。只有秦端端知道,他不仅是凤章龙姿,才华横溢。而且将来会成为千古一帝,权倾天下!这是一个女主重生,提前抱紧冷血偏执男主金大腿的血泪故事。(1v1)…

《重生成暴君的心尖宠》 第一十七章 为了抱大腿,拼了!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七章为了抱大腿,拼了!

秦端端眼眸陡然睁大。

这分明是封景的声音!

但她往身旁一看,周围的人竟然都没听到这句话。

传音入密?封景什么时候会这么高深的功夫了?

难道这就是封景要来家宴的原因,可是为什么让她去。

彷佛能看穿秦端端心里在想什么,封景冷淡的声音又响起:“你尽管去,我有办法让你赢,你现在跟平雅打赌,要她那件西洋进献的座祌。”

秦端端咬牙,为了抱大腿!拼了!

她坐直了身,大方笑起来:“谢谢大哥,不过机会难得,我确实想跟平雅妹妹切磋一下呢。”

秦端端这一手,大家都没想到。

还以为她会顺竿子爬,就直接拒绝呢,怎么还主动迎战,上赶着被羞辱呢?

平雅狂喜,着急的给秦端端戴高帽:“端端姐姐有气魄!”

“不过,这酌秀只是单纯比试,未免失了点趣味,不如添些彩头。”秦端端声音软糯糯的,说的话震惊四座,“我若是头名,你就把你的西洋座钟给我。若是我输了,我愿意把北山的温泉山庄给你。”

“北山温泉,那竟然是秦端端的!那可是个下蛋的金鸡啊!”

“秦端端疯了吧,她明摆着输定了!何必白瞎一个庄子!”

“秦家有钱,这只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坐在旁边的秦巧巧就嫉妒得发狂。

秦端端这个蠢货草包,根本拿不到头名,把一个这么赚钱的庄子就白扔了,她为什么不给我!

殿内右侧,一个身穿洒金鸾鸟服的中年妇人小声骂出来了:“蠢笨无知,虚荣俗气,我忠亲王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媳妇。”

这个破口大骂的就是秦端端未来的婆婆,忠亲王妃李蓉。

忠亲王是皇帝最小的弟弟,素有才名,但是死的很早。

他深知妻子的个性,担心儿子,所以早早给儿子定下秦端端的婚事。

忠亲王妃年轻时爱慕秦端端父亲,因此对秦端端母亲恨之入骨,自然也恨秦端端。

但这门婚事是早逝的忠亲王亲自定下的,即使她再不满,也不能随意毁约。

“母亲,慎言,这是在宫中。”说话的就是忠亲王世子封宏,他对秦端端这个娃娃亲对象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恶感。

只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秦端端就为了一些虚名这么不自量力,实在让他没什么好感。

“宏儿,娘这是为你不平啊!你是皇家子孙,才华卓绝,却有这么一个不学无术又娇纵任性的未婚妻,实在有辱我忠亲王府的门楣。”李荣厌恶的瞪着秦端端。

封宏没有反驳,只是道:“秦端端的家世还是不错的,大不了多娶侧妃,她们知情识趣就行。”

“哼,要不是家世,秦端端这种货色我看都不看一眼。”

秦端端可不知道这两个母子这么诋毁她,她全副心神都在封景身上。

平雅可以称得上欣喜如狂,这秦端端太可笑了,这般大言不惭,竟然妄想能当头名?

今日她定要狠狠羞辱秦端端,把她这副蠢样传遍上京!

平雅高兴的同意了,还假惺惺道:“端端姐姐可要加油啊,妹妹希望这座钟能出现在姐姐房里呢。”

秦端端包子脸一鼓,扬起灿烂笑容:“多谢妹妹了。”

皇后此时抬手:“小辈们都添彩了,那我也凑个趣,赢者再得十匣南海珍珠。”

贵妃见皇后出手,不看下方:“那我也添一件顾恺之的美人图,贺这位高才贵女。”

众人面面相觑,兴奋起来。

这火药味儿,有好戏看了。

如果刚刚平雅提议,只有部分人动了心思,那这些赏赐加下来,大部分人都红了眼。

秦巧巧恨不得扯下来秦端端自己上,但她身份不够,根本没有资格参加的。

酌秀正式开始,由几位老臣一起拟了题目: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何解?

宫女也同时点上了一柱香计时。

这句话是孔子著名言论,但越是知名,要给出好的见解就极难。

这个题目一出,众位贵女都面露难色。

底下的臣子们都忍不住讨论。

“这题是前年的试题吧,当时可是好多科考的学生都答不好。”

“一炷香功夫,要答得有新意有依据,难。”

一时之间,参与的贵女没有一个举手回答的。

半柱香功夫,平雅动笔,似乎在思索什么。

随后其他贵女也勉勉强强开始写点什么。

只有秦端端根本没动。

“秦端端不会第一关就过不去吧,好歹是秦家小姐,太丢脸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她刁蛮任性,不学无术,又不是才知道。”

“秦言自诩才子,连自己亲妹妹都教不好。”

秦巧巧揪着帕子,眼里闪着嫉恨和快意,希望那些嘲弄的话再多些,再大声些。

一炷香到了,出题的人问道:那位贵女愿意答题。”

平雅起身:“平雅不才,愿意给众位姐姐起个头。”

她这样爽快大方,顿时获得一阵夸赞。

“平雅公主真是大气,她先答可是吃亏呢。”

“对比某些人,真是气度高了太多层次了。”

“啧啧,哪有什么办法,有些人运气就是好,出身好,有人宠着,鱼目也能被当成珍珠。”

封景耳朵微动。

那几个恶意讥讽秦端端的自以为小声,却被封景听的清清楚楚。

墨色的眸子含着无尽的暴戾和杀意。

秦端端如何,怎能让旁人品头论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