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妻深深宠》简沁媛顾景深完结版免费阅读

《重生暖妻深深宠》 小说介绍

主角叫简沁媛顾景深的小说叫《重生暖妻深深宠》,是作者沐子非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最好的闺蜜,最疼爱的妹妹,最心爱的男人合伙欺骗,将她从本以为是地狱的地方拉入无尽的深渊。上辈子简沁媛铁了心要脱离顾景深,这辈子简沁媛铁了心要粘着顾景深。求亲亲、求抱抱、求举高高她无一不做。撕闺蜜、坑妹妹、虐渣男,她得心应手。重来一次,她要将所有亏欠她的统统拿回来,更要将顾景深捧在手心上。…

《重生暖妻深深宠》 第7章 你就是没妈的孩子 免费试读

顾景深推不开简沁媛,反而让她变本加厉的搂得更紧。

最后顾景深放弃挣扎,自以为得手的简沁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笑。

可得意还没一会,简沁媛听见上头的顾景深闷哼一声,像是在压抑什么,一双无处安放的手想推开她又无力的放在两边。

“景深,你怎么了?哪不舒服?”简沁媛迅速抬头,扭动了一下,伸手想要去摸上他的额头,却被顾景深躲开。

只见他脸微红,别过脸强撑着不适,咳嗽一声道:“你赶紧下去!”

这分明就是在赶她走。

简沁媛不干,刚想要说话,突然察觉大腿边有什么东西鼓起来。

下意识知道他那里不适,简沁媛立马站起来,有些害羞。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顾景深点头,起身朝着休息室走去,刚没走几步又被简沁媛抓住。

“景深,今天我们一起去接儿子好不好。”

冰凉而纤细的手慢慢往下,抓住他温热的大掌。

手掌心里微微冒出冷汗,紧张的看着他,等待着答案。

拗不过这女人,顾景深点头,迅速挣脱,快步走进房间。

“砰”的一声,门被狠狠关上,简沁媛却笑着说道:“景深,我就在外面等你,你快点出来哦。”

这变扭的男人,明明对自己还有感觉,偏偏要装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在傲娇的男人,她也要让他服软。

顾景深将休息室的门锁上才安心踏进浴室,冰冷的水冲刷着,让他总算是冷静下来了。

今日她开给自己送午饭,他其实是很开心的,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又觉得这女人无事献殷勤。

他只想好好跟简沁媛过日子,如果她是真心实意的,也未必不可。

顾景深穿着睡袍出来时,简沁媛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手里还护着保温盒,深怕会凉了。

他大步走上前,轻手轻脚拿掉她手里的保温盒,正准备将她打横抱起,怀里的人儿立马清醒了过来。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在顾景深怀里板动了几下迅速落地,将保温盒打开,很匆忙道:“你快吃吧,待会凉透彻就不好吃了。”

这里也没个小厨房什么的,根本不好热饭菜。

顾景深微微点头,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简沁媛坐在他身边,睁着大眼睛道:“好吃么?”

“好吃!”

“那就好!”简沁媛开心的用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模样很是好看。

顾景深试探性的用自己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递给简沁媛吃,本以为她会厌恶的闪躲开,却没想到她竟然一口吃下了。

而且还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嗯,秋妈做的糖醋排骨就是好吃,今后我也要跟她学学,然后做给你吃。”

简沁媛吃着排骨口齿不算很清楚,可顾景深却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竟然要为了自己去学习做糖醋排骨?

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肯为他下厨。

这是顾景深第一次觉得婚后受宠若惊。

“随你!”

顾景深傲娇的没有继续说,简沁媛只是笑呵呵盯着他吃完饭。

顾景深从头到尾看着简沁媛忙前忙后,叹息一声。

整个下午,简沁媛都乖乖的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他,这让顾景深首次觉得工作压力大。

直到她在沙发上睡着了,顾景深才有机会松口气,给她盖上毯子后,才安心工作。

下午四点过,顾景深电话**成功吵醒了简沁媛,她撑着身子刚坐起来,就看见顾景深匆匆忙忙起身,拿着外套着急道:“去一趟幼儿园,言之跟别人打架了。”

听到儿子跟人打架,简沁媛瞬间清醒了,连忙起身抓住顾景深的手臂,急忙跟她离开公司。

望着夫妻两远走的背影,Linda此刻的心是复杂的。

总裁跟夫人互不排斥的离开,在看夫人凌乱的秀发还有未整理的衣服,明白人都知道他们方才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夫人这么猛,调戏总裁都调戏到公司来了。

“哼,狐狸精。”龙青青怨恨的瞪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继续干着手中的活路。

顾景深以最大码数来往幼儿园,坐在副驾驶的简沁媛刚下车,忍住不适连忙跑进幼儿园。

刚踏进去就看见幼儿园大厅一名老师正在呵斥两个小朋友,稚嫩而粗暴,理直气壮的声音传来,“老师,我没有说错,顾言之就是没有妈妈。”

“你才没有妈妈,你才没有妈妈。”顾言之涨红一张小脸,要哭却忍住不哭,双眼红红的,很是让人心疼。

“你如果有妈妈为什么你妈妈从来不接你,也不送你,你就是没有妈妈。”小男孩双手叉腰,抬起下巴十分理直气壮。

顾言之见状又想伸手去打他,刚出手就被老师阻止,一个用劲将他推开。

“言之!”简沁媛快速跑上前,抱住孩子即将摔倒的小身子,膝盖撞上地板痛的她皱眉。

“言之,你没事吧。”顾景深将顾言之抱起,拉起简沁媛,温柔问道:“你没事吧。”

简沁媛摇了摇头,查看顾言之的情况。

“言之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疼?”简沁媛皱着眉头着急坏了。

看到母亲,顾言之立马哭了出来,老师也心虚上前,带着温柔抱歉的声音,“抱歉,言之,老师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明明看到你就是故意的,他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你是个大人用多大的力道你不清楚是不是。”

简沁媛护犊子,瞬间就炸了。

本来目光都聚集在顾景深身上的老师这才腾出眼睛看简沁媛,有些不悦。

“这位保姆,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再说是言之先动的手,我只是想拉开他们,我也没想到他会摔倒。”

老师丝毫不觉得愧疚,反而将一切过错全都推到顾言之身上。

简沁媛听这话立马就火了。

“那可真是我儿子错了,我儿子就算有错,那也是别人先说他是没妈的孩子,我要是指着你说你没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你心里高不高兴。”

简沁媛就是不讲理,见她生气的模样,顾景深心里有一丝窃喜。

老师被骂的没回过神,待她反应过来时下意识的注意到一个问题。

这女人说啥?她儿子?这女人莫不是顾言之的母亲?

那位从未露过面的顾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