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柠墨沉域小说免费阅读原文 甜心老婆心尖爱苏小柠墨沉域免费阅读

《甜心老婆心尖爱》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苏小柠墨沉域的小说叫《甜心老婆心尖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纾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嫁给我,不怕死?”传言瞎子墨沉域是个天生的煞星,克死双亲姐姐以及三个未婚妻。苏小柠抱着必死的决心嫁给他。本以为婚后是她照顾他,却没想到,她被他宠上了天。他说,她是我的女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说,谁敢动我的女人,我让他生不如死。他还说,我的女人要给我生一堆孩子。苏小柠怒了,“谁要给你生一堆孩子!”男人拿出当初的婚礼视频,视频里她一脸认真,“我会努力给你生孩子的!”她红着脸否认,“这不算数……

《甜心老婆心尖爱》 第15章 你没错 免费试读

其实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管家打苏小柠的力气用得这么大,频率这么快,肯定是有人授意的。

墨沉域的话,让那个管家瞬间停滞住了动作。

片刻后,他乖顺地将鞭子收回来,“我听老爷的。”

黄璐翻了个白眼,“我们在这里对不守妇道的人执行家法,什么时候轮到某个没爸没妈没家教的人出来说三道四了?”

以往在墨家这种场合,墨沉域都是闭口不言的,他今天忽然开口,黄璐自然不爽。

“你们在打的是我的妻子,我自然要说话了。”

墨沉域开口,声音还是淡淡的。

苏小柠听得出来,在这个家里,墨沉域的确和他所说的一样,没地位,没尊严,甚至没有人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娶了个这样的贱人,还想上天呢。”

黄璐冷哼了一声,转眸看了一眼墨老爷子,“爸,我是觉得这个苏小柠不打她不会长记性。”

“不过既然她都已经是我们墨家的儿媳妇了,我们也别太过分,只要她认错的话,咱们就不打了吧?”

黄璐表面上是在给苏小柠一个台阶下,其实是吃准了苏小柠这种呆板的个性是不会认错的。

墨老爷子这才沉下眸子看了一眼苏小柠,“你认错么?”

“我不认。”

苏小柠挺直了腰杆,“这件事情我没有做错,我为什么要认。”、

墨老爷子烦躁地挥了挥手。

“啪——!”

执鞭的管家又是一鞭子下去。

“知错么?”

“我没错!”

“啪——!”

“还认不认错?”

“我不认!”

“啪——!”

管家用了十二分的力道,狠狠地抽了过去——

跪在蒲团上的苏小柠已经疼得几乎要直不起腰了,但她还在咬牙准备接鞭。

可她没想到的是,鞭子响了,却久久没有甩到她身上来。

“沉域!”

身后传来墨家老爷子震惊的声音。

苏小柠连忙回头,才发现墨沉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轮椅上下来了,他扑在她身后,结结实实地给她挡了这一鞭子。

他身上纯白色的衬衫上染了血色,那张清俊的脸越发地苍白了。

“谁让你打他的!?”

苏小柠双手握拳,朝着管家吼了起来。

“你瞎了么?不是我你干嘛还打!他身体不好你不知道么!”

管家完全没料到墨沉域会冲过来给苏小柠挡鞭子,更没想到苏小柠会为了墨沉域和他这么吼。

明明之前鞭子甩在她身上那么疼,她都一声不吭。

而墨沉域才被甩了一鞭子,她就冲他大吼大叫。

“我没事。”

墨沉域虚弱地抬眸看着苏小柠,“就是……有些晕。”

“送他去医院!”

见亲孙子被打了,墨老爷子终于急了,他一边厉声吩咐下去,一边瞪了管家一眼,“自己领罚去!”

执鞭的管家只能自认倒霉地放下鞭子退了出去。

没多久,老宅的佣人就过来要带墨沉域去医院了。

“别碰他!”

苏小柠喝退了身边的那些佣人,自己一个人搀扶着墨沉域回到轮椅上,“他是我老公,我来照顾!”

言罢,她便推着墨沉域大步地离开了祠堂。

墨老爷子站在祠堂中央,看着苏小柠推着墨沉域离开的背影和她脊背上的几道殷红的伤口,眸中略过一丝的欣慰。

“你看这事闹的。”

虽然墨沉域是墨家最不受宠的那个,但毕竟也是墨家的人,这一点,黄璐比谁都清楚。

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想到沉域对着苏小柠居然一片痴心,还给她挡鞭子……”

“行了,你也别猫哭耗子了。”

墨老爷子白了黄璐一眼,“苏小柠我也教训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许再提!”

说完,他还冷冷地看了墨玟翰一眼,“无缘无故地,你去苏小柠的学校做什么?”

一直在看热闹的墨玟翰被墨老爷子这么一问,自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算盘,今天的事情你就那么清白?”

墨玟翰的脸上一白。

“以后别在背地里给我搞这些小动作,否则,我的财产一分钱都不会分给你!”

***

医院。

眼看着护士给墨沉域上药,苏小柠才长舒了一口气,“他这样就不疼了吧?”

护士点头,“这药的止疼效果很好。”

另一位护士护士偏头看了一眼苏小柠的后背,“这位太太,要不,我给您也一起处理了吧?”

很显然,她的伤比她老公的要严重地多了。

被护士这么一说,苏小柠才感觉到疼。

后背火辣辣地。

她趴在床上,身后的护士小心翼翼地剪开她的衣服,将外翻的皮肉小心地消毒处理,疼得苏小柠冒了一头的冷汗,最后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坐在她隔壁的病床上,墨沉域看着苏小柠的样子,心底略过一丝的心疼。

“她的伤要多久能好?”

“起码一周吧。”

“您太太看起来较弱,却没想到这么能忍,普通的女人遇到这样的伤口,早就疼晕过去了,她居然能挺这么久。”

墨沉域轻叹了一声,“是啊。”

她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女孩。

爷爷的态度其实很明显,她认个错求个饶,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可她宁愿自己的皮肉受罪,也不愿意去认错,去求饶。

作为装病装了十几年的人,墨沉域没有办法理解苏小柠的这种坚持。

不过,她确实让他震撼。

上完药之后确认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墨沉域便吩咐了老周去办理了住院手续。

苏小柠的后背伤成这样,他不想再折腾她回家了。

“我没错。”

晚上在病房里,她依旧没有醒来,但却在梦里还是和之前一样地倔强地喊着她没错。

这样的她让他心疼。

墨沉域想了想,还是从他的床上起身爬到她的病床上,小心翼翼地将她搂在怀里,“你没错。”

只是你的老公如今还不能露出真面目。

他抱着怀里的小女人,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从十岁那场火灾姐姐过世之后,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自己伪装成特别柔弱的样子,才能养精蓄锐长大以后给爸妈报仇。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将冷漠和柔弱的角色扮演地很好。

蛰伏了这么久,今天是他第一次动了不想继续下去的念头——在看着苏小柠被打的时候,他第一次有了不想继续忍下去,不想继续演下去的冲动。

“我不承认……”

怀里的女人又颤了颤。

“你不用承认。”

墨沉域深呼了一口气,沉下头嗅着她发丝上的清香,“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的。”

“今天所有欺负你的人,以后……我要他们一个一个,全都跪下来给你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