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少一吻成瘾》姜阮斯宴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斯少一吻成瘾》 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斯少一吻成瘾》,作者是一个娘子,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姜阮斯宴小说的精彩内容是:传闻斯少温润、脾气好,最大的优点是宠妻。那会儿姜阮见识浅薄,信了。婚后眉眼温良的男人掰着手指头数她的生理期。四天、三天、两天……姜阮吓的落荒而逃。求解:有个如狼似虎的老公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姜阮本以为,她和斯宴的婚姻是各取所需。一年之后,银货两讫。没成想,离婚没盼上日程,反把自己搭了进去。真相鲜血淋漓的摆在面前时,姜阮狼狈带球跑。却被男人一把堵在墙角。男人红着眼,笑着问。“又要跑?阮阮真当我的心是石头做的,不会痛?”…

《斯少一吻成瘾》 第5章 我不嫁了 免费试读

晚上十点,姜锦棠回了姜家。

李玉兰见到她第一眼,尖叫出声:“锦棠,你怎么了!”

姜锦棠长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浑身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湿了个透彻。

她眼神空洞的看着李玉兰,盯了足足三分钟,哇的一声哭出来:“妈,我不嫁了!”

被吵醒的姜儒皱眉下楼,见到可以用灰头土脸四个字来形容的姜锦棠,面色一沉。

“这是怎么一回事?”

姜锦棠又哭又笑:“斯家问我孩子在哪儿?什么孩子,我哪里知道有什么孩子!我说我不知道,他们竟然用测谎仪,妈我不嫁了,我真的不嫁了!”

“这个斯家,欺人太甚!”李玉兰心疼的不得了,愤慨的骂了一句。

姜儒却面色阴郁成一团,浓烈的化不开,他的语气低低,在空旷的别墅里显得尤为渗人。

“孩子?你是说,姜阮那晚之后,怀了斯家的种?”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怀孕!”

姜家大厅,姜阮掐着掌心,细眉间拢着不耐,强行按捺住怒意,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一个小时前,姜儒不由分说的将她从医院拽回姜家,劈头盖脸的问她:“那个孩子在哪儿?”

孩子?

她和那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男人的唯一一次,都是戴套的。

怎么可能有孩子!

姜儒阴鸷的目光扫过姜阮,死丫头,油盐不进!

“玉兰,去把老爷子请过来!”

姜阮闻言,唰的抬头,对上姜儒嘴角的讥讽,整个人都在发抖。

“既然你不肯对我说真话,那我就让老爷子亲自来问你!”

他说罢,甩门而去。

不多时,耋耄之年的老人颤颤巍巍被搀进来。

老人瘦骨嶙峋,整个人犹如骨架子上贴了一层皮,瘦的触目惊心。

姜阮只看一眼,眼圈便红了,她忙站起,迎上去:“爷爷。”

老爷子浑浊的目光动了动,似乎才看清她,暗淡的眸子渐渐凝了光彩,他反握着姜阮的手,沙哑的声音急促道:“阮阮,去斯家,去找斯宴!”

“爷爷,我真的没有生下斯家的孩子……”

“阮阮听话,照爷爷说的做,现如今只有斯宴能护住你,你现在就去找他!”

老爷子手上力气加重,在姜阮急切的目光下,突然痛苦的哀叫。

“爷爷,您怎么了?”姜阮煞白了脸,看着老爷子倒地,还没来得及靠近,便被一拨人推搡开。

“快送老爷子去医院!”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姜家顿时乱作一团,唯有姜阮愣愣的杵在原地。

无人处,手心纸团被汗水浸湿,上面钢笔写的一行小字晕染出墨痕。

【去找斯宴】

找斯宴。

去哪儿找?

糊成一片的脑中,倏地闪现一抹光,姜阮想到四年前那个晚上。

她将纸团重新揉回掌心,咬着后槽牙,趁乱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

六月的夜,暖风和煦,虫鸣交织。

姜阮耳边却嗡嗡一阵,听不见任何声音,她机械的拦下出租车,紧张的声音都在抖:“师父,去【湄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