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意薄煜然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安意薄煜然小说免费阅读

《薄总的宠妻101式》 小说介绍

经典之作《薄总的宠妻101式》,是作者酒熙欢霓所编写,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推荐阅读。小说简介:一场替嫁,却让她遇到了将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传闻轮椅上的男人容貌尽毁、性格阴鸷,安意初次见他怕得发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守护神,让她逃离过去的一切阴霾。烈阳下,薄煜然褪去伪装,将安意抱在怀里,满脸宠溺,只有在这个他心疼得发紧的女人面前他才能放下一切,做自己。……林岩“总裁,夫人又赚了100亿!”男人的嘴角上扬,却偏偏冰冷的语气“意料之中。”…

《薄总的宠妻101式》 第10章 伤她一毫,加倍奉还 免费试读

安意刚起床就接到了安家的电话,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她犹豫了许久才按下了接听键。

“安意,今天准备家宴,你回家一趟。”电话里,王清命令的语气传了过来。

“家宴……我回来合适吗?”她试探性的询问道,话语里满是胆怯。

一直以来安家的家宴从不允许她上桌,今天家宴突然叫她回去,她不免有些受宠若惊。

“让你回来就回来,哪那么多废话。”她没等到一个确定的答复,而是等来了王清不耐烦的声音,接着电话那头被挂断。

她不敢忤逆,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要是回去晚了,王清一定会生气的。

安家门口,安意顿足了许久,这扇门就像是她的噩梦一样,每次踏从这扇门出来的时候她身上总会弄得一身伤。

许久,她才敲开了门,王清和安再森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回来了。”安再森撇了安意一眼,淡漠开口。

“是的,爸爸。”安意走到他身前站着,等着他问话。

“最近和薄煜然情况怎么样了?”安再森张口便是问起这事,安意想也许这就是他们让自己回家的目的,眼中的光亮不禁暗淡了下来。

“我一直在学校。”她没有提起被薄煜然接到家里过夜的事,不想让他们因此而将薄煜然当成金库。

王清听到这话时,顿时暴躁起来,“什么?你可是薄煜然的未婚妻,天天待在学校像什么话?告诉你可得把他伺候好了!要是他反悔不要你了,有你好看的!”

她瞪着大眼警告着安意,眼眸里没有一丝亲情。

安再森抬头看向安意,面容上有些不满:“是啊,安意,虽然薄煜然相貌不堪,又是个残废,但是他家底还是不错的,日后也好帮衬着安家。”

薄煜然,薄氏集团总裁,一个商业界人人畏惧和敬佩的人物,若不是他那身残废的身体和毁了容的脸,安再森怎么也不会让安意代替安云瑶嫁过去。

安家要的是薄家的钱财和势力,至于安意的幸福,他们毫不在意,就因为安意只是他们的养女!

“爸爸,薄煜然不是残废,他只是残疾。”安意忍不住反驳。

“还学会顶嘴了?残疾残废我不管,你别忘了安家把你嫁过去的用意!还不快滚去厨房干活。”

王清哪能容忍一个养女这样没规矩,巴掌瞬间就挥了过来,顿时安意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五指印。

“是。”安意点点头,不敢再多说什么,捂着脸朝厨房走去。

薄氏集团,林岩脸色紧张的朝薄煜然办公室走去,“总裁,安小姐被安家叫回家了。”

他一想到自己从安家调查出来的资料,就忍不住担心起来,要是安意真出了什么状况,他可不好跟眼前的男人交代。

“立刻去接她回来!”薄煜然神色一紧,咬牙道。

安意这些年在安家的处境他是知道的,安家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火坑,回家岂不是意味着她又往火坑里跳了!这个女人真是蠢的很!

“是。”有了薄煜然的命令,林岩不敢耽误,连忙驱车往安家赶去。

安家,安云瑶正一脸高兴的从外面回来,“妈,听说安意那贱人回来了?”

“是啊,厨房干活呢。”王清知道安云瑶的想法,也不阻拦,而是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安云瑶勾起嘴角,连忙钻进了厨房。

安意正洗好了碗筷,一个回头正对上了安云瑶那张坏笑着的脸,吓得她手里的碗差点掉了。

“姐姐……”

“怎么,怕我?”安云瑶一步一步朝她走近,逼安意不断后退,直到靠在了墙上。

就在这时,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清和安再森同时朝门外走去,看着面前的陌生人,两人都愣神了,“你是?”

“我是薄煜然的助理,林岩,总裁让我来接安小姐回家。”

一听到他是薄煜然的助理,王清刚刚还冷漠的神情顿时变的热情起来,“安意在楼上休息,你在这坐一会儿,我帮你去叫她。”

她让安再森招呼着林岩,自己偷偷朝厨房走去,准备叫安意出来。

还没到厨房,里面就传来一声惨叫。

“啊!”

林岩很敏锐,当即听出了是安意的声音,忙朝着声音的来源跑去。

他先一步跃过王清打开了厨房的门,只见着安意不停的甩着已经通红的左手,脸上的五官吃痛的皱在了一起。

“安小姐!”林岩忙接了一盆冷水,让安意将手放了进去。

等到安意好些了,林岩才转过身,怒视着一脸惊慌的安云瑶。

她手上还拎着热水壶。

“怎么回事!”

安云瑶认识林岩,她也没想到林岩会跟到家里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身后进来的王清见着这一幕,忙不动声色的接过安云瑶手上的热水壶放到一旁,露出慈祥的笑意,“一定是妹妹帮着家里干活,不小心把手烫了,是不是,云瑶?”

“是的!”安云瑶见王清给她找了理由,忙附和道。

林岩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朝安意看去,“安小姐,是这样吗?”

一瞬间,安意只觉得好几双眼睛都在盯着她,仿佛只要她说错话就会将她吃了一样,只好点头,“是…”

林岩冷笑一声,拿过刚才的热水壶朝安云瑶身上泼去。

“啊!”安云瑶哪受得了这样的痛,当即快要昏厥过去。

王清心疼的不行,也顾不上林岩是谁的人了,忙怒声道:“你别太过分!”

“云瑶小姐帮着妹妹干活,不小心把手烫了,我这个解释,安夫人满意吗?”林岩一脸冷漠,刚刚安云瑶用热水泼安意时,王清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你!”

“别把我当傻子!总裁说了,谁敢伤安小姐一毫,加倍奉还,我这才只是冰山一角!你要是不相信,大可以挑战薄家的能力。”还好他早就摸清了安家人的品性,早早赶了过来,不然还不知道安意会被欺负成什么样!

王清见他把薄家搬了出来,再大的气也只好忍着。

“林先生,你别生气,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安再森赶紧示好,很是担心这件事被闹大。

就算他也心疼安云瑶,但此刻也不敢跟薄煜然作对。

见着林岩和安意没有动静,安再森忙拉了拉一旁还在生气的王清。

“安意,对不起,是我们没有教好云瑶,你别生气。”王清是个明白人,尽管心里憋着气,但为了安家,也只好向安意道歉。

安意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心里更加害怕了,“别这样,我受不起。”

“安小姐,您现在是总裁的未婚妻,薄家未来的女主人,他们给您道歉是应该的。”林岩冷眸朝着安再森扫去,吓得他不敢抬头。

“是是是,刚刚一定是误会,误会。”安再森额头细汗直冒,很怕自己再说错话。

“最好是误会,那我就带安小姐回去了。”林岩没时间和他们废话,他还得带着安意去医院上药。

“好好好!”安再森连连低头,尽管安家一家都受了不少气,但也只能低声下气的看着林岩将安意带走,他们虽然不在乎安意死活,但薄家他们是惹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