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婉星季慕寒抖音第5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两个人的动静引来咖啡厅不少人的围观。

顾蔓蔓反应过来,忙起身弯腰,拿起纸巾帮宁思柔擦拭起来。

宁思柔气得要向顾笙欢丢杯子。

顾笙欢轻飘飘笑道:宁氏千金这幅样子,也不怕上头条么?

她顾自坐下,面对对面两个女人,好整以暇。

顾蔓蔓一面安抚宁思柔,一面看向顾笙欢,气得有些发抖,声音却是低缓的,安小姐,你凭什么这么对待我的朋友?

顾笙欢抬抬下巴,示意宁思柔手中的杯子,冷笑回道:别人待我客气,我自然客气。

你宁思柔白裙子上全是果汁,整个人狼狈至极,突然对着顾蔓蔓恼道:你跟她讲什么道理?这样的贱人

贱人骂谁?顾笙欢悠悠插话。

贱人自然是骂你!宁思柔咬牙瞪她,瞠目而视。随着她的话一落,周围立刻传来了满咖啡厅的哄笑声。

宁思柔脸上青白交错,顾蔓蔓也丢得丢人至极,她突然看向店长,目光里闪过凌厉。

店长立刻将周围的人都请了出去。

顾笙欢险些忘了,在她调查的资料里,这间咖啡厅,是傅霆深特意送给顾蔓蔓的。宁思柔跟顾蔓蔓将地点定在这里,是成心想让自己出丑,却不想,搬了石头砸了她们自己的痛脚。

顾笙欢状似无意地环目,夸奖了一句,这里装修的很漂亮,也很有品味。

顾蔓蔓却听得心里生出忌惮,她并未向安娜介绍说这里是她的地盘,对方现在这么说,不是调查过自己,就是有很强的洞察力。

安小姐见宁思柔又要开口,顾蔓蔓忙扯着对方坐下,诚如你所见,这里是我的产业,是霆深送给我的。

顾笙欢心里嗤笑,面上不显。

宁思柔急忙搭腔,傅先生跟蔓蔓情比金坚,你这个狐狸精最少滚远点。还有,我也不怕告诉你,傅先生最讨厌的就是他的前妻,你整成这幅鬼样子,只会适得其反!

顾笙欢轻轻瞥她一眼,似是无意叹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比顾小姐这个正牌女友还着急呢?一口一个傅先生?

你你不要挑拨离间!

宁思柔脸上的颜色,猛地褪了个干净。

顾笙欢心中暗恨自己,就是这么个东西,以前次次将自己逼入的窘境?不过两几句话,就逼得她现了原形。

可惜,宁思柔即使家世不错,样貌却是平平,想着也是这样,她才没敢肖想傅霆深。

顾笙欢像是没听到般继续开口,傅先生也真是好福气,身边有着娥皇女英,竟相处得还异常不错。

闭嘴,你

安小姐,顾蔓蔓表情冷道,请你注意你的言行。

你来傅家,应该是为了钱吧?顾蔓蔓从包里拿出支票,填好递给顾笙欢,这是三百万,请你立刻离开傅家,不要再出现在霆深面前。

三百万。顾笙欢接过支票,低头,唇边笑意嘲弄。

宁思柔嘲讽,足够了吧。

果然是给钱就能打发。

有点少。顾笙欢突然开口,眸子缓缓抬起,目光先扫过宁思柔,后对上了顾蔓蔓的。

我想要的金额,怕是两位还给不起。

那样轻漫嘲弄的目光,让顾蔓蔓身体猛地一僵,似有无形寒气直从脚底往上冒。这个女人她的目的应该极不单纯,可她的身份资料却让人挑不出错处。

顾笙欢缓缓地把支票撕了粉碎,碎纸屑纷纷扬扬飘散在半空中。

她浅笑,你要是开个五千万,一亿什么的,我还考虑考虑,三百万,还是改天再聊吧。

她站起来往外走,安静至极的咖啡厅响起高跟鞋的哒哒声。

后面宁思柔气的脸色铁青,正想追上去,却被顾蔓蔓拦住了。

算了,她来者不善,我们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哼!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宁思柔整帮脸都变得扭曲,气得一把摔碎了手中的杯子,随后,她唇角冷笑,想起了自己安排的另外一件事。

傍晚,傅家。

顾蔓蔓跟宁思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顾蔓蔓心急地眼泪直掉,穿着幼儿园教师套装的宁思柔也是焦急不已。

傅霆深的薄唇抿成一条线,他刚刚从外面回来,整个人都散发着寒气。

霆深。顾蔓蔓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眼楼上,低声道:小白又不见了,奶奶年纪大了,我没敢惊动她。

宁思柔急忙插嘴:傅先生,小白中午吃饭时,就说想找安娜,我不知是安娜是谁,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了,可他下午就不见了。

傅霆深身后的程泽不敢看男人满脸阴沉的俊脸,老板本来就怀疑那个安娜来傅家的目的不单纯,这下,怕都罪名要坐实了。

顾蔓蔓擦了下眼泪,急忙又说:这么说,也没看见那位新来的营养师,霆深,你快给她打下电话,看看小白是不是跟她在一起。

宁思柔把心一横决定再加上一把火,我听蔓蔓说那个营养师长得很像顾笙欢,该该不会她们有什么关系,把小白带走了吧!

傅霆深的身形猛地震了一下,从牙缝中咬出几个字,给我查!

这时候,大门的方向,响起了高跟鞋跟轻轻的脚步声。

顾笙欢牵着着小白的手,刚进门就听见宁思柔的话,她不由得嗤笑,这也太心急了!

你说我把小白带走了?

顾笙欢扬声说道。

闻言,顾蔓蔓心底一凝,宁思柔脸色微变。怎么会,小白不是

想到自己安排的一切,宁思柔稳了稳心神道:我也只是担心,是小白一直说要找安小姐

她走到小白身前蹲下身,要摸小白的脸,你这孩子,怎么要找安小姐,也不跟老师说一声呢?

小白立刻防备地躲开了宁思柔的手,看得顾笙欢心中一阵心疼。

她见到小白时,他被几个大男人捂着嘴,正在往一辆面包车上送。

屋里这两个女人倒底是什么心肠,竟然会对一个孩子下手?怕她们在约自己出门后,就连带着也把小白处理了。

如果自己拿着支票离开,小白的失踪,就与自己真的脱不了干系了。

爸爸,对不起小白见傅霆深脸色不对,赶忙垂下小脑袋,又惊又后怕,我今天都没有见过宁老师,更没有跟她说过安安,是快下课的时候,有个怪叔叔说安安在找我,我不想跟着他走,他却把我强行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