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太阳第3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阮归期的生日过完后,林喻言就彻底断绝了娱乐,她申请了F大保研,要填的资料一大堆,还要排练话剧、写剧本,忙得晕头转向,连恋爱都忘了谈。

陈炽倒是体谅她,她没空去吃饭的时候,还会送饭到宿舍来。

室友粥粥疯狂羡慕:陈炽真是十佳男友,你都没空陪他,他还能这么体贴。呜呜呜,我好羡慕!

林喻言抓紧时间吃饭,含混不清地说:你的男朋友不这样吗?

粥粥说:我的男朋友一看我忙,就说我忽视他,不陪他。我看陈炽也挺黏你的,陈炽不会这么说吗?

林喻言的手顿了顿:是错觉吗,她怎么觉得室友在秀恩爱?

作为不愿服输的第一人,林喻言给陈炽发了一条消息,问他在忙什么,没事就发条语音配合她秀恩爱。

陈炽回得飞快,她点开语音:宝贝儿,今天的饭好吃吗?我有一点点想你了他顿了一下,又笑了,其实不止一点点,已经到了非见你不可的地步。

他的声音飘忽,不是很清晰,应该离手机有点距离,带着笑意,又温情又甜。

粥粥一副原地死亡的模样:陈炽的情话技能也太好了吧!我立刻和我男朋友分手!

林喻言听得多了,倒也没觉得什么,只觉得陈炽最近肯定又看了什么言情小说。她随手回了一句晚上一起吃饭,便继续跟导演聊天。

上次李尚庭指名让她接的活,她已经履行完了合同内容,便没有再管。这次是剧组的副导演来找她,光是主创团队就让她震惊:该影片改编自经典短篇《今夜深海吻过月光》,由恒先娱乐投资,知名导演江起云执导。

是江起云啊。林喻言默默地想,江起云少年成名,以每一帧画面都堪称完美的功底,一年一部、每一部都能横扫国内国际大奖的实力,以及出演他电影的演员全部走红的buff加持,在电影界,任何人提起他都要竖起大拇指,称一句:天才!

财大气粗的恒先娱乐,惊才绝艳的江起云,这是什么神仙组合?

副导演说:你的本子写得漂亮,李尚庭老师也推荐了你。

林喻言一听李尚庭,立刻警惕:这次改编作者不参与吗?

副导演说:作者有事,不参与剧本创作,你跟李老师是老搭档了,应该磨合得很好。

林喻言有点犹豫,她实在不喜欢李尚庭这个人,想绕开他。而且说是她和他搭档,但其实每次都是她在写剧本,他只提意见,本子送上去却把他的名字署到前面。

但是能跟江起云的剧组,却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她正想尝试一个以感情戏为主的剧本,这部电影可以帮她入门。更何况,在江起云的指导下,她的进步肯定非比寻常。

林喻言被说服了:好。

副导演说:这部戏直接在非洲取景,七月中旬开拍,江导演对各方面都很严格,所以我们这边还是希望编剧能跟组,以便能在第一时间修改剧本,你的时间方便吗?

林喻言想了一下,说:方便。

副导演说:好,合作愉快!

林喻言说:合作愉快!

林喻言关掉对话框,把副导演发给她的原作打开。原作不长,只有一万来字,是从男主和女主被抓后的一次逃亡开始的,全文以非洲热带雨林为背景,以男女主的感情线为主,讲述了两个无国界医生在非洲被恐怖组织头目抓去给爱人治病的故事。

故事结尾,女主身染艾热登病毒离世,男主在六年后研究出了艾热登疫苗,成为受人敬爱的医生,却再也没有了爱人在身边陪伴。

一万字的原文毕竟太短,撑起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则需要更多的背景故事。作者写了人设背景,其余空白还待编剧再创作。

林喻言为剧情唏嘘了一把。晚上吃饭,她跟陈炽说起来,陈炽听得认真,最后一敛眉:你暑假要跟组,现在要开始着手准备剧本,那我们就去不了挪威看极光了。

林喻言说:你可真会抓重点。

陈炽闷闷不乐地戳了戳饭,嘀咕着:明明说好的啊,签证都下来了,我也做好了攻略。

林喻言见他这么不高兴,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提议道:要不你跟七七一起去?

不要。陈炽放下筷子,哀怨地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压力山大,正想再说点好话哄哄他,一个女孩突然走到了他们的餐桌前,结结巴巴地红着脸:陈陈炽学长。

即将讨来的好话被打断,陈炽眼眸一冷。碍于林喻言在场,他暂时缓和了神色,抬起眼,微微一笑:什么事?

女孩看了林喻言一眼,又坚定地看向陈炽,把手中的东西放到桌上,说:我听说学长的队伍过了ACM-ICPC校级竞赛,恭喜你!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陈炽说:谢谢。

女孩愣了一下,心想果然是这样:有林喻言学姐在,陈炽学长就很温柔。然后她又陷入啊啊啊,陈炽学长跟我说谢谢了中,飞快地跑开了。

林喻言看向陈炽,目光带着些许审视。

陈炽心中一动:难道有女孩子送他礼物,他的女朋友吃醋了?

林喻言问:什么校级竞赛?

陈炽内心绝望,有人来找你男朋友送礼物,你就只关注什么比赛吗?

陈炽撇了撇嘴,说:是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我跟孟冬组了个队伍,已经过了校级选拔竞赛,下学期要打区域赛。本来暑假要留在学校训练的,但是我还是腾出了时间要去看极光!谁知道你啊啊啊!女朋友,你要补偿我!

林喻言失笑道:你要我怎么补偿你?

陈炽支着下巴皱着眉,左右没想好要她补偿什么,先在小本本上记了一笔,又问:这部电影是恒先娱乐投资的?

林喻言说:对啊,我想想就很有钱。

陈炽若有所思:恒先娱乐是陈氏集团旗下的。

林喻言惊讶:你家的?

陈炽倒是希望恒先娱乐不是他家的,不然江起云也不会这么财大气粗到直接去非洲取景。

林喻言突然问:对了,刚刚那个女孩不知道你名草有主了吗,怎么还来给你送礼物?追你的人还有这么多吗?

陈炽一怔,眼神顿时亮了,刚刚那点不开心立刻被抛到了脑后。

陈炽说:你是不是吃醋啦?

什么吃醋?林喻言皱了皱眉,她只是有点淡淡不爽,这还是她在场,她要是不在场,得有多少女生觊觎陈炽?一想到自己头顶随时会变绿,她不由瞪了一眼陈炽,怪你过分可爱。

陈炽狂点头:怪我怪我。

林喻言想了一下,又说:陈炽,追你的人那么多,你没有喜欢的吗?你要是想谈恋爱,我们可以分

我不想!陈炽打断她,什么谈恋爱,你没看到我忙着打比赛吗?忙都忙死了。他话锋一转,不过你要多疼我多跟我秀恩爱才行,你也看到了,我的魅力可大了。

他有点得意地扬着眉眼,却心虚得不行,眼巴巴地看着林喻言的反应。

林喻言擦了擦嘴巴,点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

是吧?陈炽对她露齿一笑,看得她晃了晃神,再回过神来时,陈炽忽然站了起来,隔着桌子俯下身捧住了她的脸。

近在咫尺。陈炽的眼神无比认真。

林喻言的心忽地漏跳了一拍。

她说:怎么

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出口,陈炽稍稍一侧头,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上,温柔缱绻,又转瞬离开。他坐了回去,比了一个耶的手势:今日份的吻,完成度1/1。

林喻言愣了愣,想想陈炽时不时就会这样来一出,正好也达到了她想秀恩爱的目的,瞬间释怀了,没有多想刚刚那点小紧张。

陈炽则低下头,轻轻地***了***上唇,像馋猫终于吃到了小鱼干,将得意藏在了心底。

六月的天越来越炎热,尤其是期末考试那段时间,伴随着蝉鸣,热得人越发急躁起来。好不容易考完了最后一门科目,其他两个室友直接回家了,粥粥和林喻言结伴回宿舍拿行李。

粥粥拉上行李箱的拉链,问:言言,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下午三点。林喻言边回答边对着陈炽给她列的行李清单检查行李,看一件在本子上打一个钩。

粥粥突然八卦:我听说《今夜深海吻过月光》的男主角是顾流,是真的吗?

嗯?林喻言放下本子,你听谁说的?

网上啊,传得沸沸扬扬,但是顾流的粉丝都说非官宣不约,你这里有没有一手消息?

林喻言这阵子忙着考试,只跟剧组的副导演交流过,连李尚庭都没找过,被拉到剧组的群里后,她开了免打扰,怎么选角她倒真的不知道。

粥粥见她皱着眉思考,知道她肯定没关注过,笑着埋怨她:言言,你怎么一点也不八卦!算了算了,我先走了,你下飞机后记得报平安啊!

等粥粥走后,林喻言把剧组的微信群打开,里面的消息已经99+了,她直接在聊天记录上搜索顾流,果然刷了出来。

顾流是一周前被江起云拉进来的。

江起云:欢迎顾流出演男一号。

顾流:大家好!

简简单单的两句对话,底下就全是数不清的欢迎和迷妹表情包。

林喻言咂咂嘴,切回他们几个人的小群:你们猜《今夜深海吻过月光》的男主角是谁来演?

徐遇安:谁?我听说是顾流。

林喻言:是他!

是七七不是期期:是那个顾流吗?

徐遇安:还有其他顾流吗?

没有了,这世上只有一个顾流,一个光芒四射令人神魂颠倒的顾流。

顾流是国内顶级的明星,他十六岁出道,仅一首单曲便红遍了全国,他本人却不吃老本,能唱会跳,演技出群,歌影视三栖,更是在去年拿下了最有含金量的影帝的名头。

是七七不是期期:呜呜呜,言言,给我安排一个角色!我可以去跑龙套吗,我可以给我的男神提鞋吗?

陈炽:七七,你期末考得怎么样?

是七七不是期期:陈炽!

陈炽:顾流那么好吗,我怎么觉得明星都长一个样?

是七七不是期期:你一个脸盲当然看谁都一样了!

陈炽:我看我女朋友就漂亮得很独特。

是七七不是期期:又被秀恩爱了,你给我退群!

徐遇安:

是七七不是期期:@徐遇安你怎么那么闲?

徐遇安:我在看人拍戏呢!

阮归期撒着欢求徐遇安给他现场直播。林喻言继续收拾行李,忙里忙外了半天,等洗完澡出来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林喻言边擦头发边想,明天就要走了,去非洲。

非洲是什么样子?看原作,应该有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有溪流纵横的高山峡谷,有卧在溪边休憩的狮子。

有点可惜的是陈炽不能一起去,不然旅途会更有趣。想到陈炽,林喻言的动作顿了顿,暑假他应该会留在学校里训练吧?什么比赛来着?

林喻言盘腿坐在电脑前,半干的发还在滴水,她随意抹了抹,想到搜百科还不如直接问陈炽。她拿起手机,才发现他三小时前发来了消息:女朋友,你在忙吗?

林喻言回:我刚刚在收拾东西,你睡了吗?

消息刚刚发出去,陈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铃声在寂静的宿舍里有点刺耳,她连忙按下接听键:喂?

陈炽的声音闷闷的:女朋友,你能出来吗?

现在?

嗯。陈炽的语气有点低落,你说要补偿我的,明天你就走了,今晚陪我看星星吧。

林喻言心中一动:你在哪儿?

陈炽说:我还能在哪儿,当然是宿舍了!

林喻言哦了一声:那你过来。

挂了电话,林喻言想了想,还是偷偷溜到阳台往下看了看。见楼下黑灯瞎火,半个人影都没有,她才松了一口气,旋即又埋怨自己想太多:以为陈炽疯了吗?大晚上不睡觉,跑到宿舍楼下待着?

林喻言转念又一想:我是疯了吗,为什么大半夜要去跟陈炽看星星?

林喻言这么想着,出了宿舍楼,一抬头更无语了。

天正下着小雨,哪有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