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喜欢我第2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闻言,男人的脸色顿时难看。

四周看热闹的一些顾客们发出了了不轻不重的唏嘘声。

这种情况下,饶是脸皮再厚的人都没脸待下去,男人仓促地说了声对不起后,拉着女人的手径直离去。

突然闹了这么一出,程安也没有心情再留下来吃饭了。一旁的服务生迎上来,状似无意地瞄向了她的腿: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程安浅浅一笑,然后从包里掏出西陌陌留下的那张午餐券,问她:请问这张午餐券可以打包外卖吗?

当然可以。服务生指着柜台说:请跟我来这边点餐。

程安点点头,往她指示的方向走去,只是刚走了一步就看见服务生伸出手来准备搀扶她。

程安阻止了她的举动,抿唇笑道:没关系,我可以。

闻言,服务生尴尬地收回手。

外卖打包好后,程安拎着袋子往门口走,刚走没几步就察觉到周围顾客们有意无意投来的视线,她脚步微顿,眼神有些黯然。

走出饭店后,程安直接往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饭店门外便是停车位,她走在路上,耳边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她回头一看,发现自己挡道后,立即侧身让路。

视线不经意间抬起,程安看见对面一辆奥迪车前站着两三个男人,商则就在其中。商则似乎对她的目光有所察觉,转头看过来,目光深深浅浅,正午的阳光滑落在他的眼里,一双眼眸宛如墨玉当空,清润无暇。

商则和身旁的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往她这边走过来。

程安微愣,站在原地,等他走近了之后才微笑着打招呼:商先生。

商则微微颔首,声音微低:去哪里?

我正准备回家。说着,程安拎了拎手中的外卖。

商则的目光随着她轻晃的动作看过去,他清润的嗓音像极了早春微风,缓缓地拂过心畔,动人心扉:我送你。

程安下意识拒绝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这里离我家不远。

你家似乎离哪里都很近。商则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程安想起自己上次也说学校离自己家不远,顿时有些窘迫,她微微低垂下头,脸颊有些泛红。

见她不说话,商则继续道:离得近正好,顺路。说完,他率先转身往那辆奥迪车走去。

程安见状也不好再推拒,只好扶着自己的左腿尽快跟上,走在前方的商则似有所觉,放缓了步子等她跟上。

程安走到他身后一步远的位置,才小声道谢,声音轻软:麻烦你了。

商则嗯了一声,往前又走了几步后才道:不麻烦。

走到车旁,他迈开长腿绕到驾驶座开门***。程安在车前稍稍顿了会儿,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她先将右腿迈***,弯着身子坐在座椅上后,才双手托着自己的左腿放进车里。等做好这些后,她忽然从余光中感觉到身旁人投来的视线。

程安的右腿下意识地靠紧了左腿,搭在散发着热度的塑料袋旁的双手微微蜷缩收紧。他的目光似有实质,让她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好在他的目光只停留了一瞬,很快就挪开了,他问道:你家住哪里?

程安趁他没注意轻呼了口气,然后报了住址给他。

商则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车内安装的导航系统上轻轻滑动,很快就找到了地址。他看着导航预估的路程和时间,看了眼身旁的人,嘴角一掠:的确很近。

二十公里,半个小时。

听出他话里的调侃,程安羞窘地埋了埋头没有说话,只是一张脸涨得通红。

一路上车厢内气氛静默,商则开他的车,程安则转头看向窗外。等遇到路口红灯,车缓缓停下,他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方向盘。大概是察觉到空气过于沉闷,他想了想,开口道:纪一元在学校表现如何?

程安顿了会儿,开口回道:纪一元在学校表现很好,各科老师都说他的学习成绩很好,每次班级表扬都有他。

商则听完后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轻轻嗯了一声。

车行驶到小区门口停下,程安下了车后跟他道谢,她刚转身准备走人时,就听见商则说:方便留下联系方式吗?

她愣了一下,脚步顿住,回身看着他:方便

随即,她报了串数字给他。

商则将号码存入手机里,清润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淡淡地说道:上楼小心。

程安点点头,再抬起头时就见他已经摇上车窗,踩着油门驾车离开了。轮胎席卷起的尘埃在低空中簌簌而落,一阵冷风拂过,掠过她的周身。

一片清冷凉薄。

晚上,程安收到编辑发来的消息,专门负责她公众号文章更新的责编牛轧糖跟她说,让她尽快更新一篇文上传到公众号上,还说她断更了那么久,读者都开始有意见了!

程安看着牛轧糖发来的抓狂的表情,笑了笑回复她说:好,我尽快!

回复完信息后,她又登录了微博,果然看见很多读者给她私信留言,大部分都是说很喜欢她写的文章,文字细腻,很温暖、很治愈,很多人都在期盼下一篇文章,催她赶紧更新。

其实当初她的头篇文章发表后,她并没有想过会有那么好的反响。那时只是一时兴起,灵感突发,文章写完后就发表到一个专门刊登美文的公众号上,意外地收获了好评。随着点击率的提升,负责美文的编辑专门给她开了个专栏公众号,以她的笔名命名晨安。

打开文档,她正思量着这次要以什么为题,脑中却忽而闪现了那张清润儒雅的脸庞,还有那双如点漆般清亮深邃的眼眸。她微顿,眉梢微弯,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字君子如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大约从千年前就流传于世,传到如今早已‘烂熟于耳’,本以为这般人物只是古人的臆想,亦或是在古时画卷里才会有的人物。可直到昨天,我才真正有幸见到了那个人,只一眼便觉得这句话形容的大抵就是那般人物了。

写到结尾处,程安重新把文章浏览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后就把它传给牛轧糖进行审核。

牛轧糖看完后很快就跑来问她:这个S先生不会是你臆想出来的人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