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渺渺宠到你第2章在线阅读全集

国内的冬天今年来得格外早,云渺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她裹紧了米白色的风衣,将一副***的墨镜挎在了鼻梁上,顺便戴上了一顶黑色贝雷帽。

她拖着一个米色的登机箱,刚从VIP通道出来,就被一双白净的小手抓着拖了出去。

杜箬潇将云渺一股脑地塞进了副驾驶,这才撑着车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去,孟影帝的流量果然不是盖的!不知道哪个龟孙子走漏了消息说你今天回国,孟子规的粉丝全搁外面等着呢!一个个的臭鸡蛋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往你身上砸呢!

杜箬潇蓄着一头齐肩短发,漂亮的娃娃脸上挂着两个可爱的梨涡,她说话时语速很快,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可爱极了。这软萌的长相倒是给她的狗仔生涯带来了不少好处,估计没有哪个明星大腕会猜到,天天爆料他们***劈腿的微博大号背后,竟然藏着一个清秀可爱的小妹妹。

杜箬潇绕到驾驶座,启动了自己那辆拉风的吉普车:小姐姐,我现在就想采访采访你,你说是你云渺的口味变挑了,还是他孟影帝不够***了?人家孟影帝对你有求必应,哪儿对你不好了?你干嘛非要和他离婚来着!

认真沉思了两秒后,云渺一本正经地回:可能是他的***配不上我的妖了。

刚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云渺顺便瞥了两眼粉丝们画的画报,那上面的写着‘狐狸精’三个字,实在是太鲜艳了。

杜箬潇拿云渺没办法,因为这小妮子心思向来深沉。比如她都认识云渺七八年了,却从未听她提起过家里的事情,只知道她是孟子规的老婆,外界都传闻她是孟家的童养媳,当初杜箬潇也问过她,她只是云淡风轻地回了四个字‘道听途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杜箬潇忍不住吐槽: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这才刚甩了孟影帝,就跑去英国旅游散心,旅游就算了,你丫的还在微博上发玫瑰花,这不存心给人家孟影帝的粉丝添堵吗?我要是孟影帝的粉丝,我都想拿臭鸡蛋扔你!

那是手捧花。云渺从包里掏出一只口红,优雅地补妆,谁告诉你我是去英国旅游散心的?

杜箬潇惊讶:你不是去散心的那你去干嘛了?

撩汉子去了。云渺抿唇,对着镜子扬起唇角,表示对这个口红色号十分满意。

杜箬潇一个急刹车:我去!你真给孟影帝戴了绿帽子啊?他怎么没杀了你炖汤喝呢?

因为他婚内***啊!

杜箬潇震惊!她这算不算挖了个大料啊?这料要是爆出去,她是不是可以躺在床上数钱玩儿了?

杜箬潇摇摇头,赶紧将心里这种卖闺蜜求富贵的心思甩出去,然后愤怒地攥着小拳头,说:外界都说你红杏出墙给孟影帝戴绿帽子,你不知道那些新闻写得多难听?既然是孟子规那***婚内***,你凭什么帮他兜着

宝贝儿,前面右转,去世纪金宸。云渺冲着杜箬潇眨了眨眼睛,并不在意自己对外的风评。

杜箬潇这一肚子气憋着没地方使,转弯后才想起问云渺:去世纪金宸干嘛?那小区外人禁止入内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内人了。云渺在包里翻了一会儿,掏出一本房产证。

这次杜箬潇是真的踩了一脚急刹车,吓的。

离婚财产啊?财迷的杜箬潇小姐从云渺手里夺过那本烫手的房产证,宝贝地爱抚了好几下,然后才找回理智,扔回云渺怀里,小姐姐,我跟你说,做人要有骨气,你不能因为孟子规那***用一栋房子收买了你,你就帮他兜着他婚内***的事儿,女人的名声有多重要,你知道吗?你

房子是我自己买的,我净身出户的。云渺又掏出离婚协议书递给杜箬潇,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云渺自愿净身出户’这几个大字。

杜箬潇愣了半天,最后回了云渺五个字:你丫神经病!

世纪金宸的房子建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并且只能一次性缴清,只允许外售,不能外租。所以这里的房子不仅象征着金钱,更象征着地位,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这楼盘开售两小时不到就售罄的原因。

所以云渺买的只能是二手房,可是这儿的二手房,价格可是比一手房还贵的!

杜箬潇看了一下气势磅礴的大门,啧啧两声:都说别人家买了房的是业主,世纪金宸买了房的是金主。看来所说非虚啊!金主姐姐为了买这房,在孟家攒下的金银珠宝全都变卖了吧?

除了没***,其她的都卖了。云渺开着玩笑,将一张房卡递给杜箬潇,宝贝儿,从今往后一起吃土吧!

稳!杜箬潇冲着云渺拱了拱手,接过房卡在门卫跟前亮了亮,最后开着自家那辆吉普车,大摇大摆地进了小区停车场。

门卫大哥擦了擦眼睛,看着那辆吉普车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好似笨重的绿皮青蛙似的缓慢前行着,忍不住感叹,在这儿上班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便宜的车呢

自从***公寓以来,杜箬潇就像进了观园的刘姥姥似的,到处打量着公寓里的装修设计。

等她终于从那股兴奋劲儿中缓过神来的时候

我去!这狐狸哪儿来的?杜箬潇看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明生物,吓得一下子蹿上沙发。

云渺从衣帽间探出半个脑袋,笑着对牵狗狗的阿姨说:茗姨,今天给你放半天假,一会儿我自己带圆咕噜出去走走。

小姐,外面积雪了,您多穿点。茗姨摸着圆咕噜的小脑袋,小家伙享受地趴在地上,那一身漂亮的毛发让它这只纯种的萨摩耶犬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小狐狸的样子,也难怪杜箬潇认不清。

茗姨慈祥地冲着杜箬潇笑道:您放心,圆咕噜性子温顺,不会咬人的。

茗姨说完,提着包就走了。杜箬潇这是第一次见到茗姨,从云渺口里听来,茗姨应该是专程请来照顾圆咕噜的,可是杜箬潇却觉得,茗姨身上带着一股寻常人没有的高贵气质,特别是当她尊称云渺为小姐的时候

那圆咕噜果然乖巧,一直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皮都懒得掀开。

云渺换上一件红色的羊绒斗篷,这才出来,弯腰抱起了圆咕噜。

刚刚还淡定老实的小家伙,一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地一直朝云渺怀里钻。

杜箬潇刚想问问这是什么情况,就听云渺说:宝贝儿,你得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