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此爱情是你第1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梁和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到卫生间去梳洗。镜子里的女人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原本一双灵动的眼睛此刻耷拉着,眼睛下方一层隐约可见的青色都说明梁和这一夜睡的并不好。

梁和有轻微的认床症的。婚后她从自己蜗居的小公寓搬到他们的新房,新房是由顾家父母也就是梁和的现任公婆操办的,她跟顾淮宁在婚前一次也没来过,第一次来就是婚礼结束的那天,他跟她一起进房,随着她挑了一间,任何意见也没发表就跟着进来了。

梁和醒来的时候,枕边早已空了,现在满屋子一看,并没有顾淮宁的身影,看样子他是不在家。她站在厨房里小发了一会儿呆,灌给自己一杯热牛奶之后决定去卧室再睡一觉。

将牛奶杯洗好扣回原处,梁和站在卧室门前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进门补眠的时候,玄关处的门锁咔嚓一声响了,门被打开,顾淮宁从门外走了进来。打了一半的哈欠顿时就僵在了那里,梁和愣愣地看着顾淮宁。

相比之下,顾淮宁就淡定了许多。他看了她一眼,微微一个颔首便径直向厨房走去,手里拎着的早点还热腾腾地冒着气。

他去,买了早点?梁和不由一怔。

愣神间,顾淮宁将早饭端了出来。梁和抓了抓头,跟着他一起走到餐桌旁坐下。

顾淮宁动作很迅速,这或许与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名职业军人。

梁和见过的军人很少,而且对军人的生活不是很了解,但是她想,军人应该都具有一种果断决绝的特性最起码在他们的婚姻问题上,顾淮宁是这样体现的。

顾淮宁还没习惯放慢动作等着别人,所以他迅速解决了早饭,看着慢吞吞喝着粥的梁和,沉吟了片刻,说:我还有一周的假期,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唔?梁和抬头看着他。

顾淮宁手指摩挲着餐桌光滑的表面:算是蜜月吧。

顾淮宁是B军区T师装甲团的团长,平日里多泡在训练场和演习场上,在结婚之前有两年的时间都没怎么休过假了,这次为了结婚特意多修了一周。

梁和微怔,她还真没想好去哪儿。

正逢此刻客厅的电话响起,顾淮宁说了句你先想一想就起身去接电话。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梁和咬着勺子开始思索去哪里好。

她在一家杂志社当记者,因为采访去过不少的地方,有时候结束工作了也会专门浮生偷得半日闲。

电话是政治处主任周平打过来的,说是又到了开学的时间,一直跟他们有联系的地方大学需要部队上去人军训。

顾淮宁调到装甲团当团长一年多了,对这事儿处理也有经验了,直接让周平从勤务营里挑出一个连去,反正学校也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周平在电话那头有些犯难:这要搁平时也没那么麻烦,只是对方今年的新生都弄到新校区了,他们那边的负责人说新校区教室还没按桌椅板凳呢,要把新生拉到部队来军训一个月,好给他们时间缓冲。而且,这不是合作满五年了么,校方想趁着这次搞一次汇演,开幕式上想让咱们出席。

顾淮宁一开始拒绝了,可是周平却劝他:军民共建嘛,和平时期也只能搞搞这个了,跟地方上搞好关系也是上面一直强调的,我看你还是参加吧。

这个帽子扣得就有点儿大了,顾淮宁只好答应了。

挂了电话,顾淮宁缓步走回餐厅。

坐在梁和对面,表情有些歉疚:部队里忽然有事,恐怕我得提前回去两三天。

这么快?梁和愣了一下,继而想到的就是她不用再烦恼去哪儿了。

梁和问:那,什么时候走?

顾淮宁审视了梁和片刻,看她的反应平淡,放下心来。电话里周平说的开幕式日期是在周一,而今天是周五。

顾淮宁想了想,说:明天走。

哦。梁和点点头,低下头继续喝粥。粥已经凉了,喝进胃里有些不***。她索性放下勺子,将东西收进了厨房。

顾淮宁跟在身后,见她忙完,说: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回一趟家吧。

诶?梁和有些讶异地转身。

顾淮宁淡然地解释:要走了,回家看看。

回顾家?这对他而言似乎不是个什么大问题,可梁和想想他的背景都觉得头疼。

顾淮宁也自然明白她的顾虑,安慰她道:你不必担心我的父母。

好。梁和擦了擦手,应了一声。

虽然她对自己没有多大自信,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决定跟顾淮宁结婚是两星期前的事儿。

他们是在医院认识,相处了一段时间彼此感觉都不错便决定结婚了。跟他相处的时间尚且不算长,遑论他的家人了。尽管结婚之前梁和只见过他的父母几次,但是称不上多熟悉,此刻还是有些紧张的。

车子停在了顾家的大门口时梁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禁拍了拍脑门!她竟然两手空空来拜访她的公公婆婆!

一阵懊恼之后梁和转向顾淮宁:我们就这么直接***么,需不需要,带点儿东西?

顾淮宁没料到还有这么问题,沉吟了下说:不用。

可是

他们不会介意。

老天!梁和郁闷不已。

对于顾淮宁的背景梁和了解一些。

父亲顾长志也是军人,从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又经历了北方边境前线战争和中越自卫反击战的九死一生,肩上扛了一对实打实的将军衔。而母亲李琬则是顾长志的第二任妻子,这样一来顾家就有了三个儿子,长子顾淮清,在南方某省任省委书记,倒是不常在家。次子顾淮越是李琬的长子,和小儿子顾淮宁一样,都在部队工作。

梁和的背景就简单多了,父母双亡,就连陪她最久的外婆也去世了有几个月了,可是说她是孤身一人。

两相对比一下,梁和更是有些紧张。

尽管事先做好了准备,可是真正踏入顾家大门的时候梁和还是免不了在心里惊讶一把。看着会客厅里一排的长辈,梁和努力控制自己夺门而去的冲动。顾淮宁则已然见惯了这样的阵势,只是微微挑了下眉就半揽着她进门,礼貌地问候诸位长辈。长辈都笑着应着,到了梁和这里,笑容里就多了几分打量了。

母亲李琬从厨房迎了出来:来啦?饭还没做好呢,淮宁快带和和去客厅歇歇,别累着!

顾淮宁瞥了眼母亲,还未开口就听见梁和说道:我不累,我,我去厨房给您帮忙吧!

李琬笑着看着梁和***厨房的背影,回过头来看着儿子:你先去客厅陪你的叔父们说说话。

顾淮宁原本只是给顾老太太打电话说回家一趟,没想到他这些日理万机的叔父们都赶了过来,这架势是要检验他的妻子?这老太太。

他说:妈,梁和比我小七岁,你不要太为难她。

李琬斜他一眼,知道你宝贝你的媳妇。

顾淮宁没说话,视线淡淡地落在那个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上。

厨房里是一片兵荒马乱。梁和手忙脚乱地给张嫂打下手,张嫂只得无奈地看着她给自己越帮越忙。眼看着她拿着一把切骨刀就要去切排骨,张嫂赶紧上前阻止:诶,别把你给伤着了,给我吧。

梁和愣了愣,不好意思地把刀递还给张嫂,张嫂有些无奈,只得安排她去处理那条刚刚运回来的一条鱼。

顾淮宁走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梁和正卷着袖子与那条鱼作斗争。明明是怕血,却还是忍着下手的模样让顾淮宁乐了。想了想,他走了过去,一把拿过了她手中的刀。

梁和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只得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他刮鱼鳞去鱼鳃。

不擅长做饭?他开口问道。

梁和低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这算是意料之中的事,顾淮宁把手中处理好的鱼交给了张嫂,将手放在水龙头下认真清洗。这让梁和感到有些意外,相处一段时间以来,她竟然还不知道他会做饭。

张嫂的手艺极好,做出来的东西美味的让人差点把舌头和着食物一同吞掉。可惜,面对如斯美食,梁和还得一边正襟危坐地吃着一边回答顾家长辈们的各种问题。

淮宁,结婚之后你媳妇不跟你一起去部队么?问话的是顾淮宁的二叔,顾长明。他和顾淮宁在同一个军区工作。顾长明担任政委,而顾淮宁则在下属某集团军T师三零二装甲团当团长。

顾淮宁看了梁和一眼,说:她还有工作。言下之意自是不去。

哦?和和在哪里工作?顾长明看着梁和问道。

在市里一家杂志社。梁和认真回答道。

那你小子就把新婚媳妇丢在C市回部队?哎,我说梁和啊,你舍得么?小叔顾长安笑着打趣面前这对准夫妇。

梁和立马绯红了一张脸,顾淮宁瞥了小叔一眼,暗暗用眼神向面前两个军衔远高于他的两个人投去了两枚破甲弹。

两人笑了笑,俱放过了这个话题。

梁和算是逃过一劫,可心脏却仍旧快速跳个不停。再抬头看顾淮宁时,淡漠中带有轻微的笑意的表情,让她微微晃了神。

这次过来,梁和并未看见顾淮宁的父亲顾长志,稍一问,才知道顾老爷子正在下面视察工作,军政大事,她也不好再过问了。

李琬将梁和叫到了二楼,递给她一个锦盒。梁和迟疑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对上好的缅玉。

李琬拉着她的手说:这是老爷子临走之前让我交给你的,喜欢吗?

梁和对着灯光轻抚手中的玉,晶莹透润,有着耀目的光泽。

喜欢。她说。

那就好。

梁和抬头,看着李琬,露齿柔柔一笑。

因为第二天要赶飞机回部队,顾淮宁直接带梁和回新房了,他的行李都放在那边。

回到家梁和的第一件事就是舒软的拖鞋向浴室奔去,那背影在顾淮宁看来仓皇地简直就像在逃一般,怕不是担心他跟她抢浴室吧?顾淮宁在门口怔了一会儿,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浮现出一丝淡淡地笑意。

梁和曾经被好友贺安敏问到过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早晨醒来看见枕边有一个男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正待梁和想答案的时候,好友贺安敏已经大大咧咧地替她回答,你这还不简单嘛,像你这种不愿意结婚的人,一个男人睡在你身边唯一的可能就是一夜情!

梁和当时的反应是就手给了贺安敏一个爆栗子。

现在情况真实发生了,梁和的感觉竟然是有些懵。估计是还不适应的缘故。梁和捶捶自己的脑袋,下床做早饭。

顾淮宁是今天上午的飞机回B市,时间有些紧迫,再让他早点儿起床整理完内务之后去买早饭,梁和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所以昨晚临睡前提前定了闹钟,六点半准时醒来,她的手艺不精,但早饭还是可以拿来练练手的。

梁和比较拿手的是西式早餐,两片吐司加一个煎蛋,再搭配上一杯温度正好的牛奶,着实是不用费什么功夫体力。可问题是,顾淮宁会喜欢吃么?部队里也会有西式早餐?

梁和用一秒钟否决了这个想法,快手快脚地洗好了米开始煮粥,将冰箱里的腌渍小菜拌好,又下楼买来了安心油条和包子,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了,梁和看着满桌子的早饭,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顾淮宁在七点的时候准时醒来,迅速洗漱完毕,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向外走去。走到厨房的时候看到满桌的早饭时着实是愣了一下。

正逢梁和把煮好的粥端出来,一手一个碗,温度烫的她眉头有些纠结。顾淮宁赶紧上前接了过来:我来,我来。

梁和似是被他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无袖白色背心,下身是挺刮的军裤,洗脸时像是把头发也给洗了,此刻还湿漉漉的。见他望过来,梁和忙反应过来:你,你醒了?

说完就想找坑埋了自己,你结巴什么呀倒是!

顾淮宁嗯了声:你准备的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