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春风第3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事情从一发不可收急速发展成一发不可收拾。

网上的那张照片还好说,毕竟在派出所里有那么多的目击者,但关注这事怎么解释?

盛景初去吃了个饭,为了打八折就关注了饭馆老板?

谁信?

一整盒阿司匹林都没办法拯救程了悲痛的灵魂,她拿起手机反复盯着联系人里小齐的电话号码。

咬咬牙,她还是拨通了小齐的手机。

小齐那边正焦头烂额,始作俑者正盘膝看棋盘,他不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他只不过是关注了一个人,之所以之前从未关注过谁,不过是他不感兴趣,也从未有人要他关注。

小齐已经接了无数个电话,至于想跟盛景初亲自聊聊的,无一例外都被他推掉了,面对媒体的提问,需要字斟句酌,稍稍有一个词有了歧义,明天见报的时候就是连篇累牍的曲解。

程了打来电话的时候,小齐正在思考怎么面对,现在取消关注肯定不行,那必然会引起群众的反感,冷处理似乎又有些过于消极了,重要的是女方那边不要借机炒作,双方都不解释的话,热度很快就下去了。

小齐的想法不可谓不对,但终究还是从盛景初的立场出发。

程了也很委屈,火气腾腾腾直往上涌。

就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一样。

这一生气,就没控制住音量。

我以后还找不找对象了?初恋还没开始就变二恋了,这损失我找谁赔去?

小齐被震得直咧嘴,盛景初几乎能想象到程了生气的样子,不知道她的刘海儿放没放下去,否则一定被气流吹得一掀一掀的。

他向小齐递了递手,示意他把手机给自己。

程了那边说得起兴。

到时候你给我证明?还是你家盛先生给我证明啊?那咱们先签个合同,以后不管谁先恋爱了,对方都有责任做这个证明。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变,清冷得像冰层下的山泉。

是我。

听到盛景初的声音,程了顿时有些尴尬,她的声音弱下来,一手无意识地在桌子上画着圈圈:哦,是你啊。

一阵沉默。

盛景初觉得他是无所谓的,但对于女孩子来说,影响确实不小。

于是他先道歉:我很抱歉。

这声道歉瞬间浇熄了程了的怒火。

唉,这事也不怨你,说起来都是巧合,我肯定不会借机炒作的,但我们公司就说不定了,到时候要是有什么风言风语出来,完全不是我的本意啊。

想到组长的警告,程了难免灰心。

算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干到公司炒作的时候呢,也许明天就被炒了也说不定。

舌尖似乎还残存着那带着一丝丝苦涩的甜,停顿了片刻,程了转移了话题。

听说你就要去杭州参加比赛了?嗯,加油,为国争光。程了再一想这是国内的比赛,为国争光未免不合适,又改了口,随心下吧,胜了固然好,输了就当练习了。

盛景初抬头看向窗外,青蓝色的夜幕上,一弯月亮暗淡无光,他想起小时候参加比赛之前,老师衣食住行嘱咐得仔细,赛场的事只一语带过,平常心就好。

那时他想,老师应该对比赛的结果并不在意,直到许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当自己越走越远,远离了初心,一路承载了太多的关注、荣誉和争议的时候,胜仿佛唾手可得,输却难以随心。

挂了电话,他无声叹息。

有了前一天的事情做铺垫,程了几乎带着诀别的心态到公司上班,楼体上,硕大的英文showstyle旁是公司的吉祥物秀秀,一只捧着板栗的胖松鼠。

互联网公司似乎总要和动物搭上点儿关系,阿里的猫,腾讯的企鹅,搜狐的狐狸,YY的小浣熊。

程了依依不舍地看着秀秀,胖松鼠的两颗大门牙闪了闪,她自作多情地觉得,秀秀也舍不得自己。

程了进了公司大厅,横向蹿出个十六七岁的波波头姑娘。她先是仔仔细细打量了程了一番,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好好对我们的元宝。

拜自家爸爸的微博所赐,程了的生平被网友扒了个彻底,秀时代视频采编部实习记者,职业棋手和记者,近水楼台,一伸手就染指了月亮。

程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围棋比较小众,她连劫是什么都弄不清楚,盛景初怎么会有这么多粉丝?

而且一局对弈就是一天,大家都是年轻人,这得多大的耐心能从头看到尾,难道真的对我国的传统文化热爱到这种程度?

如果真这么热爱,盛景初的师弟曹熹和也是一流棋手,怎么没见有这么多的粉丝。

有颜即正义,看来大部分都是颜粉。

程了刚想跟这个姑娘解释一番,姑娘已经抹着眼泪跑走了。

程了上了16楼,小齐打来了电话:你赶紧来机场,我在第八航站楼,盛先生接受你的采访了。

程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小齐不住地催促她。

快点儿,飞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不对,五十九分起飞。你把身份证号发给我,我给你订机票。

起飞?

对,盛先生马上要去杭州,你到杭州再采访他。

程了消化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抖着手将身份证号发了过去,不一会儿航空公司就发来了购票信息。

收到信息后,程了立马向组长做了汇报。

组长盯着程了看了一会儿才说:那你就去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也没给程了配摄像师,程了自己去器材组借了一个DV,来不及回家收拾衣物,打车去了机场。

小齐在机场门口等着她,将手里的行李塞到了她的手里。

这是盛先生的衣服,每天换一件,我准备了十天的,最里面那套是Rubinacci的西装,比赛时候就穿这套。盛先生不吃芥末、葱和蒜,也不喜欢香菜的味道,点餐的时候你注意这些忌口,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给他留一盏床前灯,盛先生在全黑的环境中睡不好。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小齐从随身包里掏出一本书,这是《道德经》,盛先生在对弈之前喜欢翻一遍。

程了有点儿蒙,她记得来之前小齐说的是盛先生接受她的采访啊,这么一堆东西是什么意思?

我老家有事,马上要坐飞机回广州,盛先生就交给你了,你随时跟我电话联系啊。小齐反复交代了几遍,冲进了机场。

程了只好拖着行李进了机场大厅,先用身份证取了机票,根据航班信息,找到了盛景初的候机位置。

他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明明别的位置都挤满了,只他那一排空空落落,最边上的位置坐了位大叔,大叔不自然地往外挪了又挪,看到前一排空出了位置,赶紧换了过去。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明明室外温度38℃,室内温度也不低于25℃,他周围的空气却冷到0℃以下。

言晓不止一次跟程了抱怨:盛景初这个人太不好接触,眼睛一扫,我冷得浑身直抖。

程了将行李拖过去,拿着纸巾擦汗。

盛先生啊,我严肃建议你好好管管你们家小齐,这么远,我拖得手都快折了。他不会把原子弹放行李包里了吧?这也太沉了。

盛景初抬起头看着她,他的瞳彩远比普通人要深,像初生婴儿的眼睛一样,融入了化不开的墨色。

难怪言晓会觉得冷,程了也觉得周身清凉。

盛景初的目光落在她的衣领处,那里绣了根胡萝卜,衬衫的样式简单,边角处透着点儿小心思,充满了想象力。

她好像特别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昨天的小狐狸,今天的胡萝卜。

他的视线往上调了调,她把刘海儿梳到了后面,马尾扎得高高的,露出了光洁白嫩的一张脸,可能走得太急,双颊透着点儿粉,阳光一扫,甚至能看到细细的绒毛,像五月里刚上市的桃子。

收回视线,他的语速是一贯的不急不缓: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程了在嘴里嘟囔着:那我也得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啊。

你可以先给小齐打电话,让他告诉你我的电话号码。

程了沉默了片刻,她真傻,真的!

盛景初拿出一支碳素笔,向程了伸出手:你的手。

程了伸过去,他握着她的手腕,在她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

他的体温微凉,指腹软得不可思议,笔珠在掌心滑动,痒得程了直缩手。

写完,他交代程了:我的电话号码。

你可以直接念给我听的,再不济也可以用我的手机输一下,这大庭广众的

程了做贼心虚地瞅了瞅四周,将那串数字输进了电话簿里,名字一栏犹豫了一下,直接打了BBK,babyking的缩写。

输完,程了还是给盛景初拨了一个电话:我的。

盛景初按断:我知道。

那什么,你知道我的号码,给我打一个我存上不就行了吗?

程了一下一下地啜着牙花子。

你不高兴吗?

盛景初分辨着她的情绪,他可以用9秒还原魔方,却捉摸不出一个表情的含义。

当然,他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毕竟大部分人悲伤也好,开心也罢,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

程了赶紧解释了一句:其实也没

盛景初将手递过来,摊开,掌心多了块水果糖。

吃糖。

程了接过糖,她其实真的没生气,就是觉得有点儿奇怪。手腕上还残存着他的手指触碰后的烧灼感,程了不自觉地攥了攥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