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春风第2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盛景初无可无不可,程叔套上围裙,临走前还贴心地开了电视,CCTV正在播《熊出没》,两只熊正商量着怎么折腾光头强。

程叔手头上利索,不一会儿就端了菜上来,一道海蜇皮拌鱼皮,一道日本豆腐蒸虾仁。

海蜇皮拌鱼皮估计就是博弈天下了,海蜇皮是白的,鱼皮是黑的,借喻围棋中的黑白二子,这也说得过去。昭和是日本的一个时代,昭和之王就是日本豆腐蒸虾仁也能理解。

盛景初对程叔的联想能力很感兴趣,他指着菜单上的几道菜。

这几个都是什么?

天元之战是麻辣鸡心,棋圣在手是卤鸭爪子,国际扬名就是小辣椒炖大公鸡。

程叔抓起围裙擦了擦手,开饭锅给盛景初盛了一碗米饭,扭头看着动画片,津津有味地盯了一会儿,转头招呼盛景初:吃菜,吃菜,尝尝我拌的博弈天下。

盛景初摘下口罩,拿起筷子将海蜇皮和鱼皮分开,盘子里两军对垒、黑白分明。

他先夹起海蜇皮尝了尝,舌尖有一丝微微的麻,再回味是酸甜,等到咽下去才品出一丝咸来。

将所有的海蜇皮吃完,他才捡了剩下的鱼皮吃,脆而滑,咬一口几乎能溅出酱汁。

程叔怎么看都觉得他有点儿眼熟,在一旁热心地推荐日本豆腐蒸虾仁。

这个嫩,趁热吃。

程叔说话时,盛景初放下筷子静静听着,颇有种从善如流的味道。但是待程叔说完,他依旧继续低头吃鱼皮,直到全部吃净,才去吃虾仁。

虾已经开了背,挑出了虾线,虾肉蒸得恰到好处,他将虾肉全部吃完才去尝日本豆腐,嫩嫩的一块,吹一口能掉渣。

程叔递了个勺子过来,对盛景初的吃法很有意见。

菜不能这么吃,结合在一起吃才能把味道提升到极致。吃点儿饭,光吃菜多咸。

盛景初谢过他的勺子:我习惯了。

顿了顿,他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程叔:您还有事?

程叔摆摆手:你吃,你吃。

程叔在门口处拉了把凳子继续刷手机,先看微博,没评论,过,再刷朋友圈,给二大爷家堂哥转发的那条《马云给你的十条忠告》点了赞。

程叔心里暗暗觉得这客人的习惯可真奇怪,菜都吃完了才开始吃饭,这一口口的,有个啥滋味。

结账的时候,程叔问盛景初:你有微博吗?

有。

那正好,来,加个关注。程叔把手机递到盛景初面前,这是我的微博名,跟我互粉一下,我给你打八折。

怎么看他都不像打个八折就能互粉的人,程叔又补充了一句:都八折,不管什么时候来都八折。

盛景初的微博通常只用来看私信,棋友总会在私信里跟他探讨棋局,他点开微博,输入了程叔的名字程蜀黍萌破天际,点了关注。

叮!

程叔收到了关注提醒,马上互粉,看了下对方的名字才反应过来,他就是今天***上看到的盛景初。

大V!

程叔被这个惊喜砸晕了,他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粉丝能过万,为了这个梦想,不知道打出去多少个八折,哪知道棋院这帮猴儿前脚关注了,后脚就取关了,他一个个盯着要把亏的钱补回来,这帮猴儿又都匿了,派了个代表过来买外卖。

这么一想,怎么都觉得不踏实,怕盛景初会取关,程叔拒绝收钱。

第一次就当试吃了。

盛景初没再坚持,拿起纸袋告辞走了。

名人啊

程叔一拍脑门儿,早知道请他转发一下自己的微博好了,这样该有多少评论、多少转发、多少赞!

程叔越想越后悔,端起空盘才发现底下压了一张纸币。

程叔赶紧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还好还好,没取关。

程了住在市中心的甜水巷,许多民宅还保留着晚清时的建筑特色,居民早就做好了拆迁的准备,一层层往上加盖,可开发商谈了又走了,拆迁补偿一直也没谈拢。

自建的小楼都租了出去,小小的一片地上,外来务工的小夫妻、刚毕业的白领、守着天井的空巢老人、海外归来寻根的华侨,南腔北调,吵吵嚷嚷地生活在一起。

一进门,程意正追着最小的堂弟程诺打。程诺今年高二,最近在程意的胁迫下删掉了所有游戏,连手机上的保卫萝卜都没能保住。

奶奶被程诺拉来挡炮火。

老太太习惯了和稀泥:意思意思行了。

程意叉着腰挥着鸡毛掸子。

你看看他这地理怎么答的,人家问与新疆接壤的八个国家,七个没答上也就罢了,唯一答上的居然写爱因斯坦!

越想越生气,程意绕过奶奶抽了程诺一掸子。

蒙你也给我蒙得靠谱一点儿,爱因斯坦你个头啊,你怎么不答诺贝尔呢!

程诺揉了揉脑门儿:你当我傻啊,诺贝尔是写书的。

程意懒得理他,把鸡毛掸子丢下转头去看程了。

怎么了,心情不好?

程了没吱声,自己回屋了。

程了妈妈过世得早,她四岁的时候跟爸爸一起搬到奶奶家。大伯和伯娘早搬出去了,因为离公司近,程意这两年也在奶奶家住,三叔家一直跟奶奶过,六七口人将一个小院子挤得满满当当。

程意推门进来,她在一家游戏公司做人力资源,上班的时候,公司里几十号人被她盯得死死的,上班回来,家里这几口人也全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女人心情不好基本有以下几个原因,程意觑着程了的眼色,淘宝上看到一款心爱的包包,支付宝没钱了。

程了趴在床上,抓起床上的布偶猴子塞住耳朵。

连续好几天便秘,排泄不畅。程意继续说道,要么就是男人跟别的女人跑了,恨***恨得牙根痒痒。

程了这才想起来徐迟的事,她本想问问的,又觉得没有立场,还未告白就被甩了,这事很值得辗转反侧一番,但现在主要矛盾不在徐迟身上,工作都要保不住了,她哪有闲心去伤春悲秋。

扬手把猴子丢出去,程了叹了口气: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多闹心。

今天组长把她叫过去,先问了下她有没有微博,听说没有就让她注册一个,让她以盛景初女友的身份秀恩爱,利用目前的***热度为公司的节目做宣传。

秀时代创立不久,正是利用一切手段提升名气的时候,程了的乌龙一下子让组长嗅到了炒作的卖点。

程了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做人是需要底线的,拿人炒作这件事情她做不出来。

组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程了,我记得你马上就毕业了吧。

程了马上听出了弦外之音,她刚升大四就在这里实习,眼看着毕业要转正,如果不配合组长炒作,转正的事情就不用想了。

选工作,还是选气节,心中的天平左摇右晃。程了把事情跟程意讲了,问她:你说怎么办呢?

程意对程了太了解了,程了总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小坚持。眼看着她这份工作不保,程意打开了智联招聘的网页:我看你还是先投简历吧。

程了从床上爬起来。

你说要不要今晚把辞职信写了?

程了一面说着一面登录了公司OA,指尖在键盘上犹疑了好一会儿,终究没舍得打出一个字来。她可怜巴巴地瞅着程意: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渴望出人头地。

中国的奥普拉跌倒在了第一份工作上,程了长叹一口气,输入了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这对中国十三亿人口来说是多大的损失啊,我深深觉得自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我替党和人民谢谢你,程意点了点程了的眉心,你这就是典型的眼高手低。

程了捧着脸一龇牙:你手比眼高啊?还是没事老举着手?

程了是从母系那边传承的口齿伶俐,程意懒得说她,干脆转移了话题。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组长会怎么做?员工不配合炒作就不炒作了?才不,组长会注册个微博,假借你的名字,到时候你怎么辩解?说不是你?你是不是秀时代的员工?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这倒是,程了关了OA,打开微博。

我抢注一个?

程意一拍脑门儿:我今天还没给二叔点赞呢。

自从听说有个姑娘喝奶茶的照片在网上红了,程了她爸的微博上就全是程了的照片,咖啡照、可乐照、喝水照,各种角度晒,还给全家下达了任务,每天要给他的微博评论、转发加点赞。

程了以前也有微博,实在受不了程爸爸毫无节制地秀女儿,索性把账号注销了。

点开二叔的微博,程意呆住了,半晌才戳戳程了:我不是眼睛出毛病了吧?

程家爸爸的微博,平时最多只有十来条评论,这其中大半还是自家人的,如程意、程意妈、程意爸、程意三叔、程意三婶、程诺,甚至连程家老太太,程爸爸也给换上了智能手机,手把手教妥了怎么评论和点赞。

可是今天,最新的一条微博居然有两万多条评论,近十万的转发。

程意一脸的匪夷所思:二叔被盗号了?

正说着呢,程家爸爸回来了,一路举着手机,兴奋得几乎唱出来:闺女,这回你可红了!你猜今天谁关注我了?盛景初!

眼看着微博客户端的评论数在逐渐攀升,程爸爸一***将程了挤了出去。

手机卡死了,借我用用电脑。

就算是盛景初关注了,也不至于让大众这么兴奋吧?程意捉摸不透,点进了盛景初的微博,才一脸无语地看着程了,这回你真火了。

啊?程了一听说盛景初关注了她爸的微博,就觉得没什么好事,她凑过去看了一眼程意的手机屏幕,顿时生无可恋,他就关注了我爸一个人?

没错,盛景初原本的关注人数是0,忽然这个数字变成1,人民大众当然震惊,当他们点***发现此人的微博上全是同一个女孩儿,而这个女孩儿正是今天新闻上曝光的盛景初神秘女友时

联想足以改变世界。

程家爸爸微博下的评论整整齐齐,清一色的膜拜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