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小姐要逆天白芝婷第2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白芝婷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走了管家带的三百两,让大夫人盖上红盖头后,左手牵着三姨娘,右手拽着白素霜,奔着正门的轿子走去。

一路上,白芝婷偷偷的把三百两塞向三姨娘的袖子里,又偷偷念动前世修炼的云霄三十六剑的剑诀在白素霜的体内留了点东西。做完这些后,白芝婷拉紧白素霜的手,轻声说道

如果你从此以后还是不学乖,敢动我娘亲,我便让你知道人间地狱的惨状,白莲花二姐姐,你在我眼里耍的那些心机,可都不够看的。

白素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芝婷说完后淡定的走上轿子,一路渐行渐远。

白芝婷坐在摇摇晃晃的轿子上,终于有了时间去梳理脑中闪现的片段。

老国公白武楠上有平日吃斋念佛的祖母,下有两子三女,大房和二房都育有儿子,可以继承家产。

只有三房,孤零零的一个女儿。

因为她无法修炼性格一直唯唯诺诺,成为京城中人人尽知的废物,这些人的生活也一直都不大如意。

而她的二姐姐在前些日子书院的比赛中再次晋升成为了四阶武者,还使出了一套完整的***,婀娜多姿的舞姿,很快前来国公府求娶二小姐的人络绎不绝。

而丞相府的慕容大公子因为近邻的关系,早就定下了与二小姐的婚约。

可是二小姐此时反悔,所以,不受宠的三小姐就成了代嫁,哪怕是跳水***,也没能阻止这件惨剧!

白芝婷都能感受到,那个懦弱的三小姐,记忆里留下的恨意。她深吸几口气安抚了一下这躁动的情绪,心里轻声说道,放心,等到我回国公府那日,定是他们欺负你的人付出代价之日。

白芝婷念了几句清心咒,平静自己的内心后,盘着腿开始用《医护心经》内视自己的经脉,她到时候搞清楚这具身体为什么不能修炼,白芝婷发现自己的丹田空落落,就像他们说的废物而言,没有任何的气在,于是开始吐纳吸收外界的灵气,往丹田里运送。

无论她吸收了多少灵气,丹田里都不会有任何反应。这让白芝婷非常纳闷

这具身体还真是奇怪,难道她注定是个废物,不可能,她白芝婷是谁,天上无间的剑尊啊,不管是什么身体,她都注定要成为修炼奇才。

白芝婷就开始不停的吸收灵气,运转周天,就在白芝婷刻苦努力的用功下,丹田里终于吸进了一缕极细的灵气,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形状,在丹田附近旋绕着,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再次消失。

晃晃悠悠的轿子停了下来,而白芝婷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她决定水到渠成,现在先按兵不动,寻找时机。

按照规距,是由新郎亲自踏上轿子,把新娘接出来。可是白芝婷等了很久都没有人上前,所以她轻轻地拉开轿子上的帘子,却发现四下无人。

轿子孤零零的停在一片杂草之中,杂草中掩盖着一条小路,曲曲折折的通向一座好像被遗弃的院落,白芝婷觉得眼前此景甚是眼熟,跟她在国公府的家里差不了多少。

她边走上小路,边大声的询问附近是否有人。

院子里传出来回答的声音。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直接进来吧。

白芝婷还是没有放下戒心,警惕的推开了院子的门,她看到椅子上坐着一个白衣老者。

此人外表看是一个老人,身体周遭却有无数灵力流转,看不透实力,许是一绝世高人,以她当前的实力,无法与之一战。

正当她犹豫接下来如何让应变时,老者开口了,你可知你是何人,从何处来?

白芝婷闻言狐疑,莫非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恭敬地拱手行礼,是前辈救了在下?

老者未正眼看她,我只是做了医者的本分,也谈不上救了你,你的肉体损伤的太厉害无法再修复,灵力尽散,只能姑且保住你的魂识,寄宿在此人身上。

此话让白芝婷恍然大悟,她以为自己重生是上天的安排,原来竟是人为,只是她与这老者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动如此干戈救她。

当即跪拜,前辈舍命相救,芝婷感激不尽,芝婷愿为您做牛做马报答再生之恩。

老者见状转过头来,却只是叹了一口气,保你魂识已是逆天之举,我受到了这个世界规则的惩罚,大限将近了。

芝婷大惊,感动之情难以言述,前辈…

只是,你的重生必会引起这个世界执法者的注意,这一世你注定四处流离,历经磨难,若是被发现,恐遭轮回之难,还望谨记。

语罢,老者的身体渐渐透明,化作虚影升向空中,他的躯体还是一脸安详,像是睡着了一般宁静。

前辈!白芝婷看着渐渐升空的虚影大喊。

虚影只是淡淡的看着她,许在说无须伤感。

你触犯了海源大陆的规则,还不速速离去!审判的声音从上空袭来,突然,一团涌动的雷电快速向白芝婷驶来,虚影就这么消失在了空中。

白芝婷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雷电卷了起来起来,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接受海源大陆的愤怒吧!

不!

雷电迅速升腾扩散,挟卷着狂风和暴雨,一道道雷电降在白芝婷身上,试图将她撕裂。

不要!强大的意念支撑着白芝婷,她可是强大的武尊,她有不屈的意志,她不甘就这么消失,既然这个世界容不下她,她就要与这个世界斗!

将她扔进轮回之门,让她尝尽轮回之苦吧!

圣光大陆,异兽森林,大雪纷飞。

皑皑一片雪地里,一个满身伤痕的少女静静的蜷缩在一片荒野之中,周遭弥漫着骇人***味,少女的身上大大小小十几道伤口,证明了她刚刚经历的遭遇。

一声凄厉的嚎叫划破长空,一头饥饿无比的妖兽走出丛林,收着爪子靠近了昏迷中的少女。

它循着气味找来,兽鼻嗅了嗅少女,还有微弱的气息,正好可以美餐一顿。

正当他要张开血盆大口时,少女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双异瞳闪着妖冶的光芒,吓的妖兽滚出好远。

嗷妖兽只觉双眼剧痛,兽核也感受到了震动,惨叫着跑开了。

白芝婷扶着头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身上的疼痛让她蹙眉。

我这是…低头看自己,只见自己穿着古装,此时衣服上古大大小小十几个窟窿眼,提醒着自己的遭遇。

彼时她是二十一世纪冷酷无情的佣兵,拥有一双能杀人于无形之中的佣兵,却因为这双异瞳成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所以我这是穿越了吗?

白芝婷闭上双眼,大脑中涌入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唉,都是苦命之人。既来之则安之,白芝婷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吞了下去,原地打坐,欲保存点体力循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回去的路。

你是谁?白芝婷感受到这具身体的虚弱,比普通人还要废,可就这副身体里面像是还寄宿着一个人一般,吓的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风无归。清冷的声音从身体里传来。

白芝婷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在此?

说来话长,但本尊不会害你,你这身体的原主认识我要找的人。

谁?

夜天。

夜天?这个名字重重击在了白芝婷的心上,白芝婷感到原主心中无尽的愤怒和仇恨。

那是原主的父亲,也是知道原主灵台尽毁,不能修炼是个残废时,亲手将原主赶出夜府的人,若不是白华将原主收养,她早就死在异处了,那她也就不会穿越过来了。

感受到白芝婷的情绪,那人也很识相的没再有动静。

恢复的差不多了,白若婷这才动身回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