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小姐要逆天白芝婷第3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日光透过云层,撒向白芝婷的小院,她正趴在桌子上继续发愁,感觉头都快秃了。

小姐,听说五日之后便是武比了,可热闹了,去看看吗?说这话的是她的贴身侍女,名叫银蓝。

白芝婷现在正在为灵元烦恼,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什么武比?

随即似乎想起来什么,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不过须臾又恢复了那副平淡的样子,点了点头。

银蓝,你跟了我多少年了?白芝婷抿了口茶,望向银蓝。

银蓝正疑惑自家小姐今儿个是怎么了,却还是回答道:六年了。

也就是说,从白芝婷灵力被判定为零的之前,便一直跟着她。这丫头倒是对她百般维护,也并未因为她不能修炼就怠慢,反而一直恭恭敬敬的喊她小姐。

你家小姐废物也当了这么多年了,日后,那些欺我辱我之人,我会一点一点还回去。这条路很危险,你可愿继续跟着我?白芝婷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偏生又那样的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的去信任。

银蓝怔神,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自此自家主子灵力被判定为零就一蹶不振,如今终于愿意清醒了。

在白芝婷的视线中,银蓝单膝下跪,眼里写满了坚定,道:奴婢定会追随主子,生死不离。

白芝婷一直观察着银蓝的表情,作为佣兵,她自然知道银蓝说的是真心话,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决定向银蓝透露道:你家主子再也不是废物了。

白芝婷没有选择把风无归的存在和她是双主职业之事全盘托出,毕竟,无论对谁,她都需要有自己的底牌。

不要相信任何人。信任是一把刀,你给了别人,他就可以用来捅你,也可以用来保护你。

这是组织里经常提醒他们的话。

她经历过背叛。在她与另外九十九个孤儿自相残杀时,最后只剩下了她和她的挚友,白芝婷的刀对向了自己,而那个男孩的弓箭却指向了白芝婷。

她是何等骄傲,她可以为了情谊去死,却忍不得半点背叛。她刺向自己的刀在那个男孩想要杀了她时,生生扭转了方向,刺向了那个男孩的心脏。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人。

替我报名。

银蓝一时激动,早已把武比之事忘得一干二净,问道:啊?

白芝婷淡淡扫了她一眼,温和的笑了笑,重复道:替我报名。

银蓝这才反应过来,只是还是有些担心,白芝婷的眼里写满了坚定,闪烁着一种自信的光芒,让人忍不住信服,银蓝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武比,沈家与皇族共同举办,每年一次,所有灵者都可参加,不拼灵力高低,只看身手如何。若说灵气,她确实不如别人,可若是身手,前世作为第一佣兵,她最不缺的就是身手和钱,而且武比百名之内皆有奖励,灵元自是少不了!

简直就是要什么来什么啊!

白芝婷这几日每日起早贪黑的练着旁人看不懂的***,旁人虽不知晓她在干嘛,倒也没有扫了她的兴致。尤其是白华,见到她竟然破天荒的出了门,高兴的合不拢嘴。

五日时光转瞬即逝,武比那一日,白芝婷起了个大早,换了一身男装,瘦瘦小小的身子板倒是看上去有几分柔弱。

仔细思考了一番,还是为自己易了容,银蓝惊奇的看着那张绝色的小脸,慢慢被白芝婷改变成了少年模样。

白芝婷本就生的精致,如今扮成少年,青丝飘扬,倒有几分仙气飘飘。

自家小姐什么时候会易容了?***还这么轻车熟路?

白芝婷没有看到银蓝一脸惊奇的眼光,拉起她就朝比武场跑去。

风无归?白芝婷递出了一枚徽章,那工作人员看了之后确认道。白芝婷一脸淡然的点了点头。

真正的风无归:

武比一如既往的热闹,白芝婷安静的在后场等着上台,她是第一百号,对战九十九号。

让开让开。一个彪形大汉野蛮的推开挡在他前面的人,众人心中不满,却也没人正面与他杠上。

那大汉一脸横肉,白芝婷感觉自己坐在小板凳上都能感觉到震动,索性就站了起来。谁料那大汉倒是不客气,一把推开她,就坐了下去。

白芝婷:

白芝婷这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这要是在上一世,哪个混球敢在她面前放肆?路见不平一声吼,说出手她就出手!

众人本以为那个瘦瘦小小的少年会息事宁人,毕竟这体型,实在太过悬殊,岂料白芝婷缓缓朝他走了过去,彪形大汉扫了她一眼,刚准备开口,白芝婷轻飘飘的横扫一脚,只见彪形大汉从座位上滚了下去,肚子上的肉抖了三抖。

这个世界太玄幻,这是众人的心里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今日你彪形大汉正准备开口,却见白芝婷又是一脚扫了过来:

你是谁,关小爷什么事?白芝婷冷冷望向他,没有忘记自己此时是冒用风无归的名字,一副男儿装扮。

说得好!就在这时,身后屁颠屁颠跑来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手执墨扇,俨然一副公子哥打扮。

白芝婷揉了揉鼻尖。

这人她认识。东陵皇室七皇子,和白芝婷一样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白芝婷是因为她是难得一见的废柴,而他苏醒则是难得一见的不务正业。

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是最让东陵皇头疼的儿子,偏生天赋还不低,十五岁的年纪已经是低阶三级后期召唤师。

那大汉显然是认识苏醒的,听苏醒道了句说得好,心中虽然不甘,却不得不低头赔礼道:这位兄弟,今日之事是我的错。

白芝婷挑了挑眉,作出一副柔弱的样子,道:没事没事,只是兄台你身强力壮的,在下伤了腿。说完,还装模作样的一瘸一拐走了走,一个不小心便摔在银蓝身上。

银蓝:

这真的是她家小姐吗?

壮汉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咬牙切齿的掏出腰包,道:在下只有三百灵元。

白芝婷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这怎么好意思。然后在苏醒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中,接过了壮汉的腰包。

九十九,一百!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夹杂着灵气传送到每一个人耳里,那彪形大汉觉得已经很丢脸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脸都要丢没了,恰好有了个台阶可以下,按捺下心中的欣喜,道:殿下,兄台,我得去比赛了,先行告退。

说完,郑重的报了个拳,随即走向比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