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遇见你第2章在线阅读全集

这一年,漫杉17岁了。她上课偶尔还是会走神。比如同学问她,刚刚数学老师上课讲得那道题怎么做?她有被请教后的受宠若惊,她也有些无可奈何。因为她并不会,不是她有意想不认真听讲,而是她听着听着思绪就飘走了。

此刻,她对待学习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虽然成绩不是很好,她也会让自己努力再努力,像贿赂同学借试卷抄这种事情,她已经不做了。考试期间,自己会做多少题,就做多少。对待可以背的功课,就背背背

与此同时,她脸上那一层黑乎乎的皮肤像是用仙女棒挥了一下,然后悄然地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象牙白的肌肤。知道自己改变的漫杉,是在她收到男生写的情书时。她拆开情书,男生写道:我爱你如荔枝肉般光滑细腻的肌肤、我爱你的一颦一笑,你就是我的嫦娥姐姐,请你回眸看一眼你身后的天蓬元帅

男生写的情书,很多都是同学间轮流传阅的。当漫杉把她收到的情书看完后,她回头看,很多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但等到后来她毕业,她也不知道哪一位是天蓬元帅,她想:情书的写作者仅仅是一位神秘的暗恋者。

高一的双休。漫杉乘16路公交回家。从拥挤的人群下车后,漫杉到浴室打开莲蓬头冲了个温水澡,松木皂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味,让人浑身清爽。

洗完澡见父母未下班的漫杉,到楼下的公园静坐。刚刚坐到石凳上,一只如圆球状的东西滚到漫杉脚边,漫杉俯身捡起一看,发现是一个柚子。

这时,一个肉乎乎的小男孩歪歪扭扭地走了过来指着柚子:球,猪猪。

漫杉认识他,他是邻居家的小男孩希希,希希才刚刚开始学说话,所以把姐姐叫成了猪猪。漫杉把柚子递回给希希,然后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曾几何时,他们也曾如此童真,孩童是世界上最纯真的天使,与他们相处在爱护中可以得到欢乐。

但在他们哭闹不停时,孩童的父母估计会觉得眼前的娃娃简直就是个小小恶魔。

不一会,希希的父亲急匆匆地找希希。见到希希与漫杉在一起,吁了一口气,随即定定神,笑问漫杉:放学了?

是的,宋哥。宋时明是漫杉搬来这个小区第一年认识的邻居,他妻子方珑与他一样热心爽快,漫杉平时常见其一家三口一同外出。

漫杉:咦,今天没见到方姐。

她还没下班,我是因为老板现在不在广州,所以有空,若老板在广州,我怕也没时间陪希希。

漫杉好奇问:宋哥,你是什么工作?

我的工作比较难说清楚。

漫杉疑惑地看着宋时明,宋时明接着解释:比如老板从香港来内地,我必须常常跟在他的身边,他离开内地,我必须帮他把这边的事情完善好。

漫杉:那么是秘书。

宋时明微笑:这边不叫秘书,是助理,不过我也是司机。宋时明耸耸肩。

原来如此。

说完话,宋时明电话响,他接过电话应:是是是、好好好。

挂完电话的宋时明激动地说:说曹操曹操到,我老板等下就到广州了。跟老板几年,他第一次说要来我家吃一顿饭。

说明宋哥更加被老板重视了。

宋时明笑着挠头:不过我现在又要去接老板,所以麻烦你帮我看下希希。

没问题。漫杉回答。

宋时明一边急着往小区外跑,一边回头叮嘱:你们别走远,待会我回来找你们。

好。希希平时常去漫杉家里玩,所以他对漫杉并不陌生,年幼的他反而喜欢这位姐姐。

没多久宋时明接到了他的老板,便回来找希希。

这时,漫杉也见到了宋时明的老板,还未见到宋时明的老板时,漫杉想宋哥老板或许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但不,不是。

宋时明的老板看起来约莫二十几岁左右,他穿着得体的白色衬衫,搭配卡其色的裤子。见到希希后,他蹲下对希希:希希,你好。

宋时明听见后在一旁提醒说:希希,叫老板叔叔好。

只见宋时明的老板微皱眉说:叫老板叔叔有点别扭的,简单点叫叔叔就行。

希希肉肉的脸叫:叔叔。

好。慕之学微笑。

随后,宋时明又向慕之学介绍:这位是我的邻居。

慕之学看着漫杉怔了怔。

直到宋时明轻轻咳嗽了一声。

幕之学:你好。

你好。问候完,漫杉对宋时明说,宋哥,我先回去。

好的,漫杉,谢谢你刚刚帮我照看希希。

不客气。

等等,慕之学顾不上别人怎么想他,他用低沉悦耳的声音问,你还记得我吗?慕之学凝视着漫杉。

你是?漫杉像是毫无印象地看着慕之学。

几年前的雨天、那个下午、向日葵。慕之学试着提醒。

漫杉想了一会后,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想不起来。她摊开手。

慕之学眼里有着失望的神情,他何尝不知道少女是最健忘的,她只是她生活里的过客,连一丝一毫的痕迹也无法在她心里留下。

失败。慕之学看着漫杉转身的背影,失落地叹了口气。

漫杉绑着的马尾辫轻轻地摆动着,与几年前见到的她相比起来,此刻她已经出落得更为清秀,那双水灵的双眸,依旧清澈。

老板、老板。宋时明唤了几声。

慕之学终于回过了神:这位女孩看起来很面熟。慕之学虽然这样对宋时明说,但他心中肯定,漫杉就是是当年那个女孩。

她们家好像是从A市搬过来的。

我事业刚发展的时候也在A市。

老板,那时你应该也才19岁左右吧?

我一边上学,一边创业。

宋时明想:难怪老板会有今天。这其中少不了努力,也少不了运气。

老板,先回家里休息吧?虽然是去宋时明家里小坐,但宋时明说回家里却不说回我家,让人听起来有***感。

好。

领人薪水不易,宋时明脸上挂着微笑:老板想吃什么菜,我去买。

你们吃什么,我便吃什么,不用铺张。

那行。宋时明想:慕之学平时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来他家大抵就是想吃家常菜的。

宋时明领着慕之学往家里走,这会漫杉早已回到家。她站在阳台外面观察着慕之学,儒雅中的平和,却让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夜色渐渐暗下来,各家的灯火亮起。宋家烧好菜的饭香飘了过来,漫杉看看墙壁上的电子钟已是七点,父母仍未下班,她打开家门准备下楼买泡面充饥。

漫杉走了几级阶梯,宋家的大门忽然打开,漫杉回头见到是慕之学,她对慕之学礼貌地微笑。

慕之学忽然想说:最美不过你回头一笑。但想来怕突兀,只是对漫杉点了下头。

等漫杉买方便面回来,宋家虚掩的门又打开了。这次出来的是宋时明,见到漫杉马上:一起吃饭吧,你爸妈还没回家。

漫杉举了下手中的泡面:我有这个。

那多没营养!

同时,希希也跟着跑出来,牵住漫杉的手撒娇道:姐姐,一起吃饭。

漫杉不再推辞,就说:那我不客气啦!谢谢宋哥!

吃饭的时候,慕之学并无老板架子,他帮忙摆碗筷,并且也帮大家装饭。

饱饭后,宋时明聊了个话题:你们相信解梦吗?

慕之学颔首看着宋时明。

宋时明接着:比如孕妇,若梦见龙,解梦上则说她将会产下健康的宝宝;梦见麦子成熟的人,则预示其会发财。

这些不可全信,慕之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虽这样说后,我倒想起与梦有关的另一件事情。宋时明挠头。

什么事情?

有些地方,应该从没去过,但是却有熟悉感,像是曾几何时去过

在漫杉的记忆中。似乎在她很小的时候,好像有人在她家的楼下唤过:江漫杉、江漫杉。那是一位年轻的男子,她匆匆走出阳台,就那样远远地看着他。

这一切像梦又不像。

因为记忆好似越来越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