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气包她不干了 三花夕拾 受气包她不干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受气包她不干了》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宁初夏寇俊生的小说叫《受气包她不干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花夕拾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宁初夏几乎被逗笑了,她真的很好奇,寇俊生是不是在撒谎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的谎言很离谱?就像嫖客被抓去执法捕鱼一样,他也很严肃,仿佛自己只是路过。吴和雅没有说什么,只骂得紧紧的。…

《受气包她不干了》 第3章 好闺蜜和好丈夫(三) 免费试读

寇俊生在花钱上很舍得,尤其是像是今晚这样的“重要”场合。

这家五星级酒店内设的餐厅,人均花费500往上,再加上这间豪华大床房,不算买的礼物,今晚寇俊生就花了小三千。

当然,这其中也绝对有吴和雅的因素在内。

吴和雅在本市一家金融公司上班,月薪最近已经调整至30K每月,平日里吃住花用,无一不精致讲究。

一方面两人尚处于对彼此火热的互动期,另一方面,寇俊生也觉得对待吴和雅得更讲究仔细一些。

如果今天换做是宁初夏,他可舍不得花这么一笔钱,老夫老妻了,又是从校园到婚纱,找间小有情调的西餐厅吃一顿,在买束玫瑰已经绰绰有余。

可他的精心准备,却被这一晚上没停过的电话给毁了。

吴和雅已经把衣服重新穿上,从背后搂住了寇俊生:“别生气了,答应我,晚上回家好好地哄哄初夏,她今天挺伤心的。”

听到这话,寇俊生心里头的怒意和不快,便更强烈了,任谁刚接完一个不想接的电话,还是超长版的那种,应该都会是这样的心情。

难道宁初夏是不会口渴的吗?她给吴和雅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话,居然还有力气给他打电话!

寇俊生本来是不打算接的,可宁初夏挺执着,连着打了两个,又发来了信息,口气紧张:“老公,你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喝醉了?你在哪,我去接你!”

看到这消息,寇俊生不得不接起了电话。

老话常说两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寇俊生觉得自己今晚遭受到了一万只鸭子的打击。

宁初夏平时懂事,关键时候怎么都哄不好,哭哭啼啼地,都快哭背气了。

不过寇俊生也总算是在一片哭声中,终于破解了寇妈妈和宁初夏闹翻原因,而这原因的荒谬程度,让他无言以对。

就为了一条排骨,一块腱子肉?就这?

一方面他忍不住想说母亲两句,就这点顶天了一百的东西何必去计较;而另一方面又怨起了妻子不肯让步,还得把事情闹到吴和雅面前。

吴和雅亲了亲寇俊生的脸:“你知道的,初夏就这脾气,不过也是,就这点东西,哪值得吵,你哄哄她就好了。”

寇俊生直接回了个成年人的吻,要不是马上到十二点,妻子那头又不依不饶,电话挂得都恋恋不舍的,他今晚还真就不想回去了。

“还是你懂事,委屈你了。”寇俊生握住了吴和雅的手,“今晚没能好好陪你,过两天,我再找个时间安排安排,别太想我。”

吴和雅看了他一眼,眼神像是带了勾一样:“说得谁会想你似的,我这追求者可多了去。”

这话说得寇俊生心头火热,可只得将那双小手又握了握:“你敢红杏出墙试试。”

越和吴和雅相处,他越能感觉到吴和雅身上那如火的魅力,靠近或许会被灼伤,可谁都难以抵御这诱惑。

他怎么当年没发现眼前这女人,这么勾魂夺魄呢?

不过想到回家要面对宁初夏和现在情绪高涨的妈,他就烦得不行。

宁初夏在房间里吃着刚削好皮的雪梨,心情大好。

至于她刚刚出门去削雪梨,寇妈妈那故意在房间里折腾出的动静,她可一点都不关心。

这嗓子得好好爱护,她今晚可是特别辛苦的装哭了一番呢,也不知道在她的假哭声中,那两人能不能继续恩爱。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微信界面,有好几条消息提示还未点开。

宁初夏深谙刷更新的技巧,在刚刚,来了一连串的朋友圈秒删又发,发了又删。

“我总在假装幸福,可面具之下的我已经遍体鳞伤,都是好人,只有我有错。”

“后悔自己不能回到那个夏天,再做一次选择的话,我选择拒绝。”

“我在这个家,永远都只是个外人,连保姆都不如。”

她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全部看到,不过在她的一番努力后,一定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有瓜吃”。

这不,好几个以前的朋友,拐弯抹角地给她发了信息,正在问她怎么样,还好不好。

当然,这种时候可不能直接家丑外扬,撤回大法就能派上用场。

“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他们希望我做贤妻良母、全职主妇,我都答应了,可我多努力,还是无法打动他们的心。(撤回)”

“……算了,没什么,谢谢关心,我会好起来的。”

瞧瞧,这佯装坚强,遍体鳞伤的形象,不就出来了吗?

尤其是原身那不诉苦的习惯,让她这难得的狼狈模样更加让人信服。

至于朋友圈里会不会有人看笑话,那就看呗,要知道越是喜欢看笑话的人,以后传播起八卦小道来越猛。

当然,发来消息关心的人里,有几位是原身还算深交的朋友,关系一直不错的亲戚,宁初夏还没回,打算缓一缓,明天再做回复。

她刷了下微信运动步数,为了怕错过某对恩爱情侣的动态,她特地关注了两位,就在刚刚,两位停留很久的步数总算开始动弹。

宁初夏看了眼时间,这也确实到了该结束的点。

她掐着点,又等了五分钟,特地出门“好好地”洗起了盘子。

老人早睡早起,宁初夏不能确定寇妈妈什么时候睡,只能给她来一套爱的唤醒。

她是个尊老爱幼的人,可也得看是什么样的老,在原身的记忆里,只要和寇妈妈在一起,什么午睡、赖床,都是绝不存在的,她一定会立刻站在床头,把你叫醒,还不忘冷笑两声,嫌上几句,哪怕原身生病高烧时也是如此。

那现在,她也不介意做个同样响亮的闹钟。

果然,在她一阵动作后,寇妈妈的房间里传来了对方带着怒意的声音。

宁初夏一路跑回房间,重重甩门,听着对方已经在客厅里中气十足的叫骂声,再度拨打了寇俊生的电话。

“老公,你快回来,妈又在骂我了,我好害怕。”

电话那头寇俊生的声音,不耐烦得让人心凉,可现在的宁初夏却像是在看猴戏。

不耐烦是吧?不耐烦还不是得哄?

你可以不哄我?没事,那你总得哄你妈吧?

挂断电话的宁初夏继续玩起了手机,寇妈妈的声音就像伴奏,听得她一阵舒心。

这家对原身就是这么双标。

被吵醒的寇妈妈能骂上半个小时,还得找儿子做主;可被吵醒的原身,只能立刻起身干活,无论有多疲惫。

剥削原身一人,幸福全家,好一个五好家庭。

寇俊生是紧赶慢赶,总算回了家。

原本还算了时间,想和吴和雅在她家楼下小意温存一番,可不想家里又闹起来了,吴和雅一听是宁初夏的电话,也不等他,就直接下车,没有佳人在怀,寇俊生除了回家,哪还有事情可做。

门刚打开,他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正在大口喝水的母亲。

他这一句妈还没出口,寇妈妈就冲到他的面前,开始竹筒倒豆子地诉苦起来。

“俊生,你不知道,你媳妇真是反了!”寇妈妈气得直拍沙发。

她前半辈子有老公宠着,后半辈子有儿子疼着。

寇俊生有出息,整个家族有不少人仰仗她的关系,才能在寇俊生公司找个岗位,自然是天天捧着她,绕着她转。

她唯一的心头刺儿媳妇宁初夏,也没有抢走儿子对她的重视,平日里也勉强算是听话。

可今天,瞧瞧,这是个什么样子。

寇妈妈的老三招又使上了。

第一得装不舒服,捂着胸口喘着气。

第二得翻起旧账,想我以前,想你爹。

第三得开始哀怨,说自己老了、笨了、傻了不太中用。

寇俊生平日里处理公司的事情,怎么也算个杀伐果断的男人,可每回自家母亲用起这三招,他就节节败退,没有不听从的。

可听了母亲的话,自然得委屈另一个了。

“好,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地和她说一说!”寇俊生再度保证,距离他进家门,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都快炸了。

寇妈妈擦了擦刚刚提及丈夫时流下的眼泪:“好,我先回去休息了,俊生,你听妈的,媳妇是得管教的,你平时就是太放纵她了,她才会变成这样。”她心疼地摸了下儿子的脸,“都叫你累坏了,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

总算结束了,寇俊生松了口气,可在打开房门后,新的绝望才刚刚来临。

他忘了,这屋子里的这位,可和平常不太一样,不再自己哄自己了,今天闹了一晚上,说要他做主呢!

寇俊生看了眼蒙着枕头肩头耸动的妻子,不用看,他就知道妻子肯定在哭:“初夏,你说你和妈计较什么呢?”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筋疲力尽,这比他干一天的活都要累。

“我知道你委屈。”

吃了点肉就被寇妈妈指责这事,寇俊生也躁得慌;至于寇妈妈指责的什么宁初夏把她吵醒?

这寇俊生是不会信的,绝对是什么误会,宁初夏她哪敢啊!今晚和妈吵架了,都只敢躲在房间里哭,妈在外头骂半天都不敢出门。

宁初夏捂在枕头里,声音也闷闷的:“妈她就是讨厌我,我吃块肉怎么了?家里就缺这块肉吗?我出去洗个碗,她还非说我吵醒她,可如果我不洗碗,明天是不是又得骂我!”

寇俊生试着想以前一样解决:“我这辛辛苦苦应酬回来,你看,又得哄妈又得哄你,你不心疼呀?我知道妈她有时候就是脾气大,比较倔,可你也知道,她这自打我爸不在了,性子就一直这么轴。”

“初夏,我妈她年纪这么大了,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也该让她好好休养,咱们这做人儿子儿媳的,就体谅体谅她的脾气,你明早睡醒,好好地给她道个歉,成不?”

他单手松着领带,打算换个睡衣就睡,按照以前的习惯,到了这步,妻子便也就消了气了。

如果还有委屈,之后在偷偷买点东西,温柔对待一番,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够了!”宁初夏背对着丈夫,用手捂着脸,弯着腰,“我道歉,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你妈说我天天在家没事干,可这家里家外,难道不是我忙活的吗?我宁初夏对你、对她,哪有一点不尊重,对不起的地方?”她声音呜咽,“可最后,谁又能落我一个好呢?”

寇俊生一阵头疼:“她这岁数了,你还不懂吗……”

“我懂!可这两年了,每次不愉快,我都道歉了不是吗?”

寇俊生卡壳,半天没说出话来:“这,我知道你委屈,老婆,你辛苦了。”

“是辛苦,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她说得凄凄惨惨,“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

“……没有,真没有。”

宁初夏从做女友开始,就是个体贴的女友,寇俊生这哄人的本领,大多是用来哄母亲的,最近才从吴和雅那又领会了一些哄人的心得。

可对于宁初夏,他却有些束手无策了。

她以前不这样的啊?

“这样,我们先睡觉?”寇俊生试图安抚,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明天再处理,也为时不晚。

宁初夏倒是很精神,难得寇妈妈不在,睡了个长午觉的她,战斗力十足。

她故意抽噎两声,等到听到身后寇俊生翻被子的声音时才忽然开口:“你说,这辈子妈是不是都不会把我当自家人看了。”

寇俊生被吵醒,可看着那背对着自己还没哭完的妻子,也不好发火:“不会,你再乱想什么呢?就这点小矛盾,不要在意。”

说着话,他眼皮又重了,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时,宁初夏又来了。

“是啊,你多辛苦,你是该好好休息的,得哄妈,可不必哄我。”

寇俊生艰难地半撑起身:“你想什么呢?我这真太累了……”他头一点一点,眼看又要躺回被窝。

“俊生,和雅……”

寇俊生彻底清醒了,一激灵坐直了身体:“怎么了?”

宁初夏的肩膀又抖了抖:“我说,我去和雅她家住两天好吗?我真的好怕妈。”

虚惊一场,寇俊生吓出了冷汗:“胡闹什么呢?你也不想想,人和雅也有自己的生活。”她去了,他可怎么约会?

“可你妈就是看我不顺眼。”

寇俊生感觉自己人都要迷糊了,想睡不能睡的感觉实在太过痛苦:“那你说,你想怎么办?我都听你的,成了吧?”

宁初夏这才回答:“我知道,妈一直耿耿于怀,她觉得我在家里就是白吃白喝,所以连块肉都不配,我不想再呆在家里了,我要出去工作或者做点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