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 小说 受气包她不干了全文阅读

《受气包她不干了》 小说介绍

《受气包她不干了》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宁初夏寇俊生”,由人气作家三花夕拾倾情奉献,小说故事梗概:宁初夏几乎被逗笑了,她真的很好奇,寇俊生是不是在撒谎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的谎言很离谱?就像嫖客被抓去执法捕鱼一样,他也很严肃,仿佛自己只是路过。吴和雅没有说什么,只骂得紧紧的。…

《受气包她不干了》 第2章 好闺蜜和好丈夫(二) 免费试读

虽然吃晚饭的只有自己一个,可宁初夏是决计不会在这上头亏待自己的。

她给自己炖了盅瘦肉汤,再配上牛奶炖蛋、糖醋排骨,一个人也吃得有滋有味。

要打仗之前,总是得填饱肚子。

回到房间的她,继续梳理着原身的人脉关系。

才到九点,外面就传来一阵响声,有些距离,像是有人在翻什么东西。

宁初夏不用出去就知道是这家中的一位权威人物到了。

不出她的意料,门外已经传来了不耐烦地敲门声音。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在寇俊生的眼里,他的亲妈是他血缘最亲近的亲人,满心都为他考虑,身体脆弱,需要被供着养着,颐养天年。

在原身的眼里,寇妈妈脾气不好,只把儿子当宝,虽然儿子已经成家,还是坚持要把握家中大权,不容任何人干涉,但凡有不服,就能造出事端。

而在宁初夏看来,这位寇妈妈嘛……

刚刚敲了好几下,总算把儿媳房门敲开的寇妈妈此刻正一张冷脸,看着一脸困意的儿媳哪哪都看不上。

这才几点,居然就要睡了!她刚刚可看了玄关,儿子的拖鞋还在,一定还没回来。

“妈,怎么了?”

寇妈妈瞪她:“你还问我怎么了?我放在冰箱里的那块腱子肉,是不是你给炖了?还有那一条排骨!你知不知道猪肉现在多少钱一斤,你一个人就给吃了!”

又来了。

在宁初夏的记忆里,类似的场合在刚结婚不久的时候发生过很多回,寇妈妈对于家里的食材把控都很严格,务必要做到,凡是贵的,只有儿子能吃。

这一标准不但适用于儿媳,也适用于她自己,她每回总这么一脸欣慰地看着儿子直到吃完为止。

最初原身当然不会理解,好几回犯了婆婆的忌讳,后来学乖后,这样的事情她便没再犯过。

反正吃什么肉、吃什么菜,也没太多讲究,她也不需要补营养。

“是我吃的。”

“好啊,你承认了是吧?”寇妈妈气得不行,“你晓得俊生每天辛辛苦苦出去赚钱,这可是要给他补营养的,冰箱里的菜那么多,你吃什么不是吃?”

事实上寇俊生并不缺钱,否则怎么能做到又是创业,又是让妻子待在家里不出去?可无论他赚到多少钱,寇妈妈这想法也还是不变。

他曾说过寇妈妈两回,在说服不了对方后便利落放弃,毕竟身为既得利益者的他毫不吃亏。

宁初夏低眉顺眼,可说出来的话并不恭顺:“妈,我们家应该还不至于缺这点菜钱吧?您要想吃,我等等再买一些回来。”

“你居然顶嘴?”寇妈妈听了这话便来气了,“你还有理了是吗?”

她气得不行,像儿子这样体贴老婆,没让老婆出去工作的丈夫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宁初夏就得知道惜福,以前表现还不错,这是终于憋不住露出原形了吧!

她就知道,她这媳妇,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只不过是一块肉……”

“什么只不过?”寇妈妈气得不行,“你以前这么偷吃过多少回?怎么,我还管不了你了是吧?这家里是缺你吃缺你喝了?就这么馋,连我打算给俊生补一补的东西都得吃了?”

她这利眼一转,快步走到客厅的酒柜处,踮起脚伸长手,往那最顶上一抹:“你看看,这都脏成什么样子了?”

她冷笑:“俊生体贴你,让你在家里照顾我,倒是照顾出一个祖宗!好吃懒做。”

寇妈妈像是掌握着记忆的开关,这时候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平日里宁初夏是如何忙碌的。

宁初夏心中冷笑,寇俊生这套房子,三房二厅,统共小三百平。

平日里宁初夏得负责整个房子的打扫收拾、一日三餐、定时采购;三不五时还有寇妈妈的额外使唤。

这还是这半年来寇妈妈身体好转清闲了一些,在她和寇俊生刚结婚的时候,寇妈妈这每个月都得跑医院给十几趟,看病、住院、理疗,宁初夏不但得负责接送,还得陪同照顾,忙到脚不着地,别说午睡了,一天能睡够六个小时都得谢天谢地。

她一度憔悴到差点把自己送进了医院,寇俊生那时候倒还体贴,主动提出要找个保姆,毕竟家里可不差钱,但寇妈妈哪能同意。

她自有一套理论,这以前她都能一边打理家里,一边照顾好寇爸爸和寇俊生,现在这家里孩子都没,宁初夏就是装相,卖可怜罢了!

“妈,你说这话可真伤人,我干的活还少吗?现在就为了这么点东西,你这么骂我。”宁初夏捂着脸跑进了房间,特地用力将门甩上,还顺道上了锁。

门的隔音效果不好,宁初夏都能清楚地听到门外寇妈妈的破口大骂。

她嗓门很大,像是完全不觉得废嗓子一样正在严厉指责,更有越骂越生气的态度。

宁初夏倒是能理解寇妈妈的心态。

这以前她的好儿媳,绝对不会顶嘴不说,每回看她一生气,便立刻低头道歉,像是这样甩门跑走的大逆不道举措,可从未有过,被这么忤逆,她怎么能不气。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宁初夏轻笑。

这被儿媳欺负了,当妈的自然得和儿子诉苦。

在丈夫死后把儿子当做天的寇妈妈,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而她这个被欺负了的儿媳,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乖乖把一切憋在心里。

宁初夏发了条朋友圈。

“真的好累,筋疲力尽地做了一天的家务,迎来的还是指责,只因为我做晚饭时,一个人吃了排骨和肉,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原身除却偶尔在闺蜜面前控制不住情绪外,在外人面前总是掩饰得很好,毕竟家丑不能外扬,她也不舍得让丈夫丢脸。

可现在,丈夫的脸对她可不算什么。

浪漫的烛光晚餐,相拥聊天后的小意温柔,寇俊生和吴和雅总算进入到了约会的核心环节。

对彼此爱意正浓烈时,就连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带着火花。

正当他们滚做一团的时候,寇俊生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狂响,吵得人心烦。

寇俊生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可还是只能伸出手摸索手机,停下了此刻的动作。

他当然开了勿扰,但还是有这么几个不好错过的联系人被他放入了白名单,以防万一。

想到有重要的事情,他也得只得先接电话。

“怎么了?”吴和雅慵懒地起身,靠在了寇俊生的身上,“公司那有事?”

“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他拿过手机,在看到上头显示的名字时一愣,忙接起电话,“喂,妈,怎么了?”

他这一句妈一出口,吴和雅立刻拉开了和寇俊生的距离。

凡是提到寇俊生家相关的词,她都会一下觉得索然无味。

吴和雅靠在一边等着寇俊生,随手拿起手机,刷着微博,百无聊赖。

“妈,你别着急,慢慢说。”寇俊生皱眉道,“家里出什么事了吗?初夏呢?”

他很难想象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家妈给他打电话,毕竟家里不还有宁初夏在吗。

出乎寇俊生意料的是,这回他妈打电话来,正是要控诉宁初夏这个儿媳的。

电话里头寇妈妈的声音直到现在还带着火气,音调很高,可不知是情绪上来,还是什么原因,吐槽起宁初夏来有几分颠三倒四,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

“好好好,我知道了。”寇俊生只得应付地应着,有些头疼。

寇妈妈年纪渐长,一句话能翻来覆去地说个四五六遍,他平时和母亲的交流,也大多停留在吃了没、今天辛苦吗中,或是坐在一起一块回忆一下父亲,今天算是难得的说得多。

寇妈妈气冲冲地:“你一定得好好说说她,无法无天了都!一点也不尊重我!真不知道她家是怎么教养她的,连做个好媳妇都不会!”

“好,我肯定好好说她!”寇俊生无奈,他都没听懂,这宁初夏做错了什么。

不过怎么想也是妻子不对,妈都多大年纪一人了,她怎么也该让着点母亲,哄着点她,母亲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

寇俊生又好生地和寇妈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复又坐上了床。

“怎么?”吴和雅抬眼看他。

寇俊生凑过去亲了她一口:“和我投诉初夏呢,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等晚点回家再说。”

这事情有轻重缓急,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人。

“行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吴和雅笑着凑了过去,伸出手揽住了寇俊生,正打算随手将手机放到一边,身体一僵。

寇俊生看着吴和雅抵在自己胸前的手一愣:“怎么了?”

吴和雅无奈地将手机屏幕展示给寇俊生看:“初夏给我打电话了。”

“不接,管他做什么?”寇俊生不太耐烦,越发觉得妻子真是无时不刻地碍眼,“你看着我就好。”

今晚这好好的浪漫约会,都被打断两次了。

吴和雅听了觉得也对,打算先不管闺蜜,等晚点再回,装作在忙,却在看到发来的微信消息时整个人懵了。

“和雅,我晚上想去你家里睡,要不我去你单位等你吧?我好难过。”

“够了!”吴和雅连忙推开寇俊生,就这一会功夫,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宁初夏要是到她单位那还了得?到时候被宁初夏知道,她根本没有加班,肯定是要疑心的。

“她又怎么了?”

“初夏说心情不好,要到我单位等我,别闹,我先给她回个电话再说。”

寇俊生听到吴和雅的这回答,也立刻清醒了,哪敢再拦?

他坐到床的另一边,叼了根烟,一阵索然无味。

以前总能顺顺利利约会,怎么今晚就这么多阻碍。

真倒霉。

宁初夏这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半小时才挂断。

中间吴和雅无数次提到,她得进去加班要忙,试图中断这通电话。

可宁初夏总会适时地跟上一句:“那我不吵你,我现在出发,去你单位找你。”

然后这通电话,便这么自然而然地继续下来了。

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宁初夏不知道那两位还有没有兴致继续。

不过不打紧,她打算过几分钟,再给她的好丈夫打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