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帅叶牧第二十三章 叶牧许婉清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绝世龙帅》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绝世龙帅》是我会开飞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牧许婉清,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他是人人眼中的废物,如今他至尊军主归来,却发现女儿住狗窝,老婆被逼改嫁,家人曝尸荒野!他怒了………

《绝世龙帅》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刚还胸有成竹的陈景山,听到这话,顿时瘫软在椅子上。

“你……你说什么?”

他不敢相信,怎么前一天还好好的,今天就传来如此噩耗。

“北境那边说,我……以权谋私,有伤风化,将我的副参将的头衔直接摘了!”陈学礼浑身发抖,他根本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这……这……我打电话核实一下!”陈景山慌乱的掏出手机。

陈学礼夺过他的手机,拍在桌子上:“爸,没用的,我已经问过了,下命令的是北境三大战神之一,我们……我们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陈景山眼前瞬间就黑了……

“陈总,什么情况?学礼他说的是真的吗?”许家奶奶意识到事关重大,若真的是那北境战神的命令,她现在就应该和陈家撇清关系。

“学礼,你最近做了什么?”陈景山不顾许家奶奶的问题。

“我……”陈学礼只觉得冤枉。

就在这时,许婉清和叶牧匆匆赶来,两人一进屋,还没说话,陈学礼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你!”

他一下子走到许婉清面前。

“我?”许婉清不解,“我怎么了?”

“是你这个弃妇,你!你败坏门风,道德沦丧,我……是被你牵连的,你特么害了我!”陈学礼指着许婉清破口大骂。

“对!只有这个理由,妨妇,你这个妨妇,简直就是丧门星,你把我儿子大好前途都妨没了!”陈景山也应和道。

许家奶奶站了出来,劝道:“陈总,你别这样,此事需要先调查清楚,我们家伙死接着谈出席名单的事情。”

“出席名单?”

陈景山一把推开许家奶奶,又是一巴掌胡在前来劝架的许家人脸上,大骂道:“许婉清这个妨妇害我儿子一生,断送了他的前途,从几天开始,我和你们许家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陈总!求你不要这样,许婉清和我们许家马上就没关系了,我这就你把她逐出家门,我们两家的事情,求您再考虑考虑。”许家奶奶急忙开口。

“去尼的!”

陈景山的怒火滔天,目眦欲裂,几乎要将许婉清活活烧死。

“婉清!你到底做了什么!还不赶紧求陈总放过我们?”许家奶奶急切道。

“放过你们?放过你们,我能恢复昔日地位吗?你这个弃妇,我打死你!”陈学礼快步走来,扬起手就向着许婉清扇了下去。

“去尼的,我的女人你也敢动?”叶牧一个箭步上前,一脚便把陈学礼踹的倒飞出去!

“你!你疯了!”许家奶奶被吓惨了,眼中都是惊恐。

陈景山看到儿子被人踹飞,立刻冲着叶牧呵斥道:“许婉清是你的女人?你是叶牧?好啊,好啊!果然是因为你们如此苟且,怪不得我儿子会被惩戒,都是你们这不知道耻的混账!”

就在场面无法控制的时候。

有人突然闯入了会场,顾不上场面的混乱,他一进屋,便禀告道:“苏氏!苏氏的大管家,邓伯来了!”

“苏氏?邓伯?”

许家奶奶立刻便变了脸色。

就连之前还怒不可遏的陈家父子也收敛情绪,看向门外。

邓伯踱步而来,一进屋,便微微皱眉,当看到叶牧也在的时候,他差一点便要躬身行礼。

叶牧扶了他一把,摇了摇头,示意不要暴露自己。

邓伯才松了口气。

“邓伯,您……您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钱说一声,我好安排……”许家奶奶一脸恭敬的说道。

陈景山看到邓伯,也是心中恐慌,他深吸口气,故作姿态,伸出手道:“邓伯,近来可好?”

岂料邓伯瞥了他一眼,随即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

“陈家家主,陈景山。”他强忍心中怒气。

“陈家又是什么东西,给我滚!”邓伯冷喝道。

“你!”陈景山一手指着邓伯。

邓伯瞥了一眼,沉声道:“指我?你能承担起后果吗?”

陈景山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苏氏的天大差距,眼露惊恐,立刻收回手,歉意道!:“我……一时冲动,还请邓伯谅解。”

邓伯看都没看他,与其擦身而过。

陈景山扶着陈学礼,灰溜溜的从会议室跑了出来。

许家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就连陈家在邓伯面前都吓的仓皇逃窜,他们更是不敢有所动作。

“谁是许婉清?”邓伯平静道。

“许……许婉清?”许家奶奶脸色惊变,立刻出声道:“邓伯,许婉清已经被我逐出家门,她不是我们许家的人,还请您不要和她计较!”

在她的潜意识里,许婉清定是铸下了打错,甚至得罪了苏氏,要不然邓伯也不会亲自来兴师问罪。

“她是不是你们许家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苏氏已经和她达成了合作意向,合同苏董已经签过字了,只需要许婉清小姐再签个名,即可生效。”邓伯依旧平静,只是目光稍稍在叶牧旁边的女人身上停留了片刻。

“我……我签个字就可以了吗?”许婉清震惊无比。

她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苏氏的垂青。

当邓伯把合同送到她手里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

“邓伯,我送你!”许家奶奶赶忙迎了出去。

许婉清激动不已,手里捧着那份合同。

许家奶奶回到会议室,看着许婉清,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奶奶,苏氏的合同我已经签订了,那么广浩商业您应该交给我了吧?”许婉清深吸一口气问道。

就当许家奶奶犹豫之际。

许皓然突然跑了进来:“奶奶!不是这样的,这个合同分明是我拿下来的,许婉清,是她用卑鄙的手段抢走合约的!”

“什么?”

许家众人纷纷侧目。

“昨天是我亲自去苏氏,在楼下足足等等一天,是我的诚意打动了苏董,许婉清她是捡了我的漏!”许皓然义愤填膺。

“原来如此!”许家奶奶点了点头,“我就知道,此事必有蹊跷,许婉清何德何能能够拿下苏氏的合同,到头来,还是皓然你的功劳。”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许皓然正式接管广浩商业,由他代表我们许家和苏氏展开后续的合作,至于许婉清,你要全力配合他,最好交接工作!”许家奶奶理所当然的说道。

“哼,和我斗?不自量力!”

许皓然一把夺过许婉清手里的合同。

“不!我不服!”许婉清拦住要走的许家奶奶,“是您说的,谁能拿下和苏氏的合作,就将广浩商业交给谁,况且,广浩本就是我的,可你为什么把广浩给了许皓然!奶奶,你这样做有失公允,你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