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苑李焱小说已完结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完整版阅读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 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由达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苑李焱,书中主要讲述了:秦苑自小嫡女出身,受尽不公平待遇。因落水发起高烧,却被有心姨娘截断医生诊断。最后凤凰浴火归来,势必让那些作恶之人付出代价!…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 争夺掌家权(二) 免费试读

“苑娘放心,这事为父一定彻查!一定会还苑娘你一个公道!”秦中正愤怒起身,“快让人去玉苑将李姨娘叫过来,这事一定要让李姨娘好好彻查!”

自从白氏在秦中正心中不得宠爱,渐渐府中下人白眼一个一个而来,白氏性格柔软懦弱,便渐渐管不住下人,没人肯听她的话。除了自己的嫁妆,秦府中大大小小的管家权便落入李姨娘手中,秦苑之所以这样小题大做,不过是想夺了李姨娘手中的家权和让自己娘亲回来罢了。

秦中正厌恶白氏,即使再念旧情,也不会让白氏重新掌家。不过只要掌家权不在李姨娘手中随便在哪个姨娘手里,李姨娘都不会过得多好。

“爹爹,你难道不知道李管事和李姨娘是什么关系?此事若是让李姨娘处理,恐怕旁人的闲言碎语会将李姨娘吞没,而李姨娘此时刚刚痛失骨肉,身子骨大不如前,爹爹爱护李姨娘,肯定不忍让她陷入风波,不如让杨姨娘过来替李姨娘分担?”

杨姨娘原本是个没落官员的女儿,因为父亲犯了事被扁奴籍,当年秦中正爱惜杨姨娘年轻貌美,便花银子替她赎了身,入了秦府后院。

若不是家族没落,杨姨娘也是个大家闺秀。

杨姨娘性格淡,早就看淡了秦府中的一切,也不将秦中正的宠爱看做自己生存的唯一源泉,反而比府中大多数人过的更好。

秦中正听此计可行,便应允了秦苑。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因为一个管事就让秦苑和他离心。这个女儿,他还有用处。

至于李姨娘,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他怎么会看在眼中?

管事跪在地下,一抽一抽的,害怕而无地自处,差点尿了裤子。

不过是衣裳而已,查一查下次不再犯不就行了?但是李管事知道,他犯得事情不只这一件,若是查下去,可能要把天戳破!

秦苑看出了端倪,眯着眼看向李管事,“爹爹,您瞧,李管事怎么怕成这样?都快尿裤子了,这中间的事肯定不简单,一定要立刻让杨姨娘彻查。”

这下秦中正是真的怒了。他那么相信李姨娘才将整个管家权交给李管事,现在不仅戳了这么个篓子,而事情也不似明面上那么简单,立马怒道:“查!一定要彻查!”

说完就让人把李管事带下去,关进柴房。

“苑娘别怕,爹爹一定会还你公道。”秦中正转头安慰秦苑,却没想到一个软糯的团子扑进怀中,他低头一看,却是秦书。

青荷跟在秦书身后,见到秦中正立马跪下来,“奴婢没有看好少爷,让少爷冲撞了老爷,奴婢该死!”

“爹爹,爹爹,孩儿多日不曾见过爹爹,听红玉说您过来看姐姐,心下激动才鲁莽冲进来,不想冲撞爹爹,不怪青荷,是孩儿错了。”秦书一脸懵懂,看着秦中正,脸上的笑意满满,看起来是真的崇拜依赖他这个爹。

“多大的事,瞧书儿怕成这个样子。为父本来准备看过你姐姐就去看你,不想你自己跑来。”秦中正笑的跟狐狸所差无几。

呵呵,来看她?难道不是看中宁王的权力才来讨好她?这几天他过来,都是来玉荷院,从来没去看阿书,此时是巧言善变!

“阿书是太过想父亲了,才冲动至此。”秦苑笑着对秦中正道:“阿书这几天吃没吃好,睡没睡好,父亲来了才露出笑脸。”

“怎么了?”秦中正此时才注意到秦书眼下的乌青,“怎么吃不好睡不好?难道有人苛待?”

“算不上苛待,玉荷院中虽不富裕,吃穿用度比不上李姨娘,可阿书要什么我也给什么,只不过,自从母亲去寺庙祈福,阿书便成日成夜哭着要娘亲,我这个姐姐是怎么也劝不住的。”

“父亲,”秦书桑心软糯中有些嘶哑,眼下乌青一大片,“娘亲去寺庙祈福好久咯,父亲如今身体健健康康,难道要去信那些鬼怪神佛?阿书是小孩,都不信这些,父亲连小孩都不如!”

秦书敢说这些话,是拿捏住秦中正本来就不信神佛这一点。

“是父亲糊涂了,父亲立马让人去找你母亲回来,回来陪你们姐弟。”

回来不过多一个人饭碗,他秦府怎么会在意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情,此时重中之重是稳住秦苑,这样才能让她甘愿为他与宁王牵线搭桥。

什么事都比不上他的生意产业更上一层楼。若是宁王愿意在皇帝陛下面前美言几句,那皇商的位置还不是他的囊中之物?

秦苑心中满意,她得到她想要的,只想让她一家团聚,她的弟弟,她的母亲。至于秦中正,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了。

李姨娘乖乖在玉苑禁足七天,可是她的眼线早已遍布府中各个角落,玉荷院刚刚发生的事,她远在玉苑立刻得知。

“这个李管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给了他多么好的机会,竟然给这么白白错失!”李姨娘想着,秦府管事这个多么重要的位置,若是让秦苑手中的人拿去,她以后在秦府中,活动多不那么自由。这个位置她还是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在玉苑禁足几日,秦颖哪里也没去,早就闲的渗的慌,听下人来报,更是咬牙切齿,“娘,肯定是秦苑那丫头在爹面前说了什么坏话,你一定要好好惩治那丫头!”

“现在那丫头不知用什么狐媚手段攀上宁王,现在更是拿住老爷的命脉,咱们暂时要避其锋芒,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才能一招制胜!”李姨娘恨恨想。其实绝大多数时候,李姨娘是一个聪敏又恶毒的女人,和秦颖比起来不同,秦颖只是恶毒,完全没脑子。

李姨娘凑近秦颖耳边,“她不是要去参加宴席么,我同你爹说说情,让你也跟着去,届时你一定要撑死咱们秦府的面子!”

眼中闪过一丝幽光,秦颖心中想法再起,若是她能攀上个贵人,亦或者能拿到宁王的心,她就再也不用再秦府看人脸色生存,还能给秦府带来无上荣耀,到时候不仅是秦苑,就是父亲,也得仰头看自己,俯首称臣。

只不过不知道宁王长的什么样子,秦颖想着,眼神中闪过一丝嫌弃。即使长的肥头大耳,她也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他的心!

平时秦中正大多数时候在李姨娘这里歇着,除了李姨娘,其他的都不多,杨姨娘此时接到秦中正的命令,真是受宠若惊。

绛红欢喜着扶过杨姨娘,“姨娘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老爷终于想起您了!”

“你这丫头怎么比我还开心?”杨姨娘嘲讽一笑,等她得知命令是从玉荷院发出来的时候,心里的猜测变成了肯定。

确实是大小姐在秦中正面前替她说话。

杨姨娘性格清高孤傲,没将秦中正的宠爱看在眼中,却一些想掌握权力。她是从官家而来,做姑娘之时,家中复杂程度不比秦家小,比常人更加知道掌家权的重要性。

她喃喃说,“要好好谢谢大小姐,绛红,你去吧娘亲留给我唯一的镯子拿过来,送到玉荷院。”

“姨娘?”绛红不解,“那可是您母亲就给您唯一的遗物,您竟然舍得?”

过了这几年,有些事情已经看淡了,此时她明白,只有权力和人脉,才是最重要最切实际的东西。

大小姐送她的这份礼,她记下了,且无以为报,这只是个引子而已。日后,她们二人要来往的恐怕不少,打好感情最为重要。

“让你去你就去,如今我们和大小姐一条船上的,只要有李氏在的一天,我们便不得安宁。”

之前一直不动声息就罢,李氏注意不到她。如今秦苑正面对上李氏,又将处理这件事的权力交给她,就是卷进来秦府漩涡最深处,是逃也逃不开了。既然逃不开,那便迎刃而上!

杨姨娘叹了口气,想到自己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恨不得吞李氏的骨喝李氏的血。

她笑着心想,这一天终于来了。李氏,你也有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