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颜明若司皓宸 颜明若司皓宸小说完结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由清水染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明若司皓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明若身为玄医世家继承人,遭遇助手谋杀,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南戎国的九公主颜明若,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呢。什么?已经嫁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云亲王?听着也很威武霸气!什么?云亲王薨逝了?变成寡妇了!那啥,王爷应该有不少遗产吧……什么?皇家礼制,王妃要殉葬!明若:摔!我能向这坑爹的命运低头吗?看姐活死人肉白骨,先救活王爷保住小命,然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司皓宸:你要与谁生欢喜。明若:美男。司皓宸:本王不够美吗?…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第9章 谁都不见 免费试读

明若也想入乡随俗弄个药箱,但医疗系统里提供的医疗箱是合金材料打造的,硬度高、重量轻、内部空间布置合理,还有密码锁,一切都很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怎么看都不像这个时代该有的东西。

明若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选了战地急救包,帆布质地,里面分成几个隔层,用来装绑带、酒精、急救药品之类的。她把自己常用的银针和给司皓宸准备的药也装了进去。

临时需要什么可以直接从医疗系统里拿,医药包起个掩护作用就好。

一边往梅苑走,紫苏一边给明若介绍王府的主要院落:“东边这里是兰苑,从前是没人住的,昨日小世子回府,白大人安排住在这里了。西边是太妃娘娘的菊苑,太妃娘娘平日住在宫里,只有正月里回来住些日子。王爷住的梅苑是王府的主院,位于王府正中……您看,就在前面。”

“额……”顺着紫苏所指,明若看到一座十分恢弘建筑,脑海里直接蹦出两个词——飞阁流丹,檐牙高啄。

院门前有两名侍卫把守,一脸的生人勿近。

紫苏连忙上前:“王妃娘娘是来给王爷施针的。”

“王妃娘娘,请。”两名侍卫抱拳施礼。

“免礼。”明若走进梅苑。院子很大也很空旷,汉白玉铺了地面,院子里没有多余的花木装饰,只正殿两侧有两棵屈曲遒劲的梅树。

阿一将明若引到寝殿门口,伸手拦下紫苏:“王爷不喜人多。”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明若接过紫苏手中的医药包,其实她也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人盯着看。

“是。”

明若进入寝殿,不由咋舌。

这云亲王绝对是穷奢极欲的典范,不说寝殿里精美的家具古董,单是这铺地的暖玉,就价值连城了吧。

明若走进内室,只见司皓宸倚在床头,手里握着一卷书,很是慵懒闲适。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垂首站在床尾,长得黑黑瘦瘦,穿一件藏青色的袍子,脚边放着一只药箱。

明若挑挑眉,这是怕自己暗害了他,专门找个行家里手来监视吗?如果真要对他下手,明若有自信再找十个八个人看着,自己也能得手。

“王爷,我们开始吧。”明若拿出一只小碟子,将一块纱布折了几折放到碟子里,用酒精把纱布浸湿。然后把针包打开,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呈现出来。

“王妃您这是?”徐大夫有些不解看着明若这一系列操作。

“消毒。”明若虽然很不爽,还是回答了‘监工’的问话。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摔!

“不是应该用火烤?”徐大夫实在看不出那碟子里的布料能有什么用。

“用火烤,会熏上烟尘。”明若真是连白眼也懒得翻。

平时用火烤银针或是匕首时,确实有被熏黑的情况,徐大夫只好闭嘴。

“把王爷的上衣解开。”明若本着有人不用白不用的原则,指使起了徐大夫。

司皓宸显然不喜欢别人的碰触,自己动手宽衣,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

明若捻起银针在纱布上擦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徐大夫:“施针的过程中,我会用到几个别人不常用的穴位,无论你有什么疑问,都不可以打断我。否则,出现的后果,你来承担。”明若又强调道,“听明白了吗?”

明若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肃穆,无形中给人很大的压力,徐大夫下意识地回答:“明白。”

听到徐大夫应答,明若便开始下针。明若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司皓宸的胸口上就扎了三十六根银针。

明若的动作行云流水,徐大夫却看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王妃动手之前有交代,他都要冲过去挡在王爷前面了。

什么别人不常用的穴位,那根本就是死穴好不好!

他一入师门,就被耳提面命,这几处穴位只能按压推拿,绝对不可以下针的。王妃不但下针,还扎下去好深。不过,王爷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常。

“王妃娘娘,您下针的穴位……”

“这是……”明若差点脱口而出‘家传秘法’,但马上想到,她现在的家是南戎国皇室,不是玄医世家了,“跟一位道长学的。”

“什么道长?”此时一直‘沉默是金’的云亲王开了金口。

“我从小随母妃住在青云观,观里的玄真道长是一位神医。”

明若早就想到司皓宸会问起她的医术。昨晚在马车上,她将关于原主的记忆仔细梳理了一遍。发现原主虽然贵为公主,从小却远离皇宫。

原主的母妃苏贵妃,在原主三岁的时候,就带着原主在青云观生活。名义上是为国祚祈福,实际上苏贵妃在孕期遭人毒手,南戎皇帝请玄真道长出手,勉强生下原主后,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常住青云观求医养病。

而原主闲来无事,确实看过几本医书,只不过,医术并不精进。与那位玄真道长有些接触,也只是请教母妃的病情。

玄真道长已于去年仙逝,明若觉得自己说得了那道长真传,就算司皓宸不相信,真的去盘查,也是死无对证。

“你是那位医仙的徒弟?”司皓宸因为身患心疾,对四国之中的神医颇有了解。这位玄真道长被称为‘医仙’,在南戎很有声望。

“道长只收道徒,不收医徒。我只是,受过道长点拨。”在原主的记忆中,确实有很多人来拜道长为师学医,但玄真道长从未收徒。

“嗯。”司皓宸眼眸微阖,显然是结束这次谈话的节奏。

明若搬了把椅子坐下,每隔一刻钟将所有的银针捻动一遍。

王府菊苑的厢房中,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歪在软榻上,身后的丫鬟为她打着扇子,软塌旁的小几前跪着一个小丫头,小心翼翼地将一颗颗葡萄剥了皮,用小银签剔去果核放到女子手边的白玉碟子里。

这时一个装扮艳丽的大丫鬟走进来,低声在女子耳边道:“那南戎公主进了梅苑……”

“表哥不是身体不适,谁都不见吗?”女子眼皮微抬,吃到嘴里的葡萄似乎也变酸了。

云亲王一回府她就准备了参汤和点心去往梅苑,别说见到表哥,就连梅苑的大门都没见到。半路就被周管家拦住,说王爷要静养,谁都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