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医神战尊主角是林昊秦芸汐全篇章阅读

《医神战尊》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医神战尊》是梦一刀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昊秦芸汐,书中主要讲述了:医药世家后人,幸得老管家相救,躲过劫难。入赘秦家,被誉为第一废物女婿。他不甘于此,一则神秘信息,让他踏上西境征途。荣耀归来,左手施针救人,右手执掌生死。犯我国者,伐之!辱我妻者,杀之!…

《医神战尊》 第12章 撤资 免费试读

办公室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秘书和助理两个人脚下像生了钉子般钉在原地,想走却走不了。

“啊!”

一声怒吼震的两人发蒙,秦海泰一把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胸膛剧烈起伏,脸涨的通红。

秘书七手八脚的捡起地上的文件,一面帮秦海泰拍后背顺气,一面劝道:“秦总,您先别生这么大的气,虽然柳家主收回了咱们在意心的股份,但毕竟其他合作没有中断,这其中说不定是有什么误会。”

“哼,误会,能有什么误会?”秦海泰冷笑一声,眸中蒙上一层冰霜:“肯定是因为林昊那小子杀了柳家主的儿子,他才会迁怒我们秦家!”

秘书眉头一皱,觉得有道理,但是又想了想,开口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意心怎么可能接受秦芸汐呢?”

秦海泰表情一怔,方才他是气昏头了,现在一听秘书的话觉得也有些道理,秦芸汐可是林昊的妻子,这么直接的关系都还能进入意心工作,柳景山也没理由报复秦家,看来确实应该有些误会。

“你去准备点礼物,晚上我们到柳家走一趟。”

合上电脑,林昊摘下耳机,摇头笑道:“他也就这么点能耐了,许多事情居然还需要一个秘书来提醒他,真不知道这些年秦家是怎么把生意做大的。”

“战尊,我们要不要提前通知柳景山?”

“不必,正好看看柳景山归顺的诚意到底有多大。”林昊微微一笑,眉间尽是胸有成竹的坦然。

天煞颔首,又汇报了几件公事,随后便出门去监督楼王的施工情况。

傍晚,天早早黑了下来,两辆奔驰相继停在柳家门前,秘书先一步从车上下来,为秦海泰拉开车门。

亲自捧着送给柳景天的礼物,秦海泰诚意十足上前按了门铃。

不一会儿的功夫,老管家便来给他开了门,还算客气的将人带到了客厅。

一进门秦海泰就看到了正中央墙壁上挂着的遗照,不禁一愣,心里毛毛的,赶紧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柳家主好。”微笑着问了好,秦海泰将手中礼物打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收下。”

纯金打造的马踏飞燕雕塑在灯光的映射下放着光,直晃人眼,柳景山却头也没抬一下,只是笑道:“秦总不用这么客气,我也不缺这点东西,您啊,还是请回吧。”

“柳家主,我们之间想必是有什么误会,我是特意登门来道歉的。”秦海泰陪着微笑,态度十分谦卑,“咱们两家合作这么愉快,没必要因为林昊那**损了交情,您说是吧?”

“对啊。”柳景山一拍大腿,终于看了秦海泰一眼,“秦总不说我还忘了,白天只顾着告诉你收回意心股份的事,没说要撤资的事,现在说,也不晚吧?”

“撤…撤资?!”

秦海泰笑容凝固在脸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柳景山,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客厅内气氛跌至冰点,旁人大气也不敢出,只有柳景山优哉游哉的品着茶,一摆手,老管家便将解约书递给了秦海泰。

迟迟不肯伸手去接那解约书,秦海泰眉头紧皱,看着柳景山道:“柳家主,您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自问并没有做错什么,您…您何苦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呢?”

“既然不觉得自己有错,秦总又何必登门赔罪呢?”柳景山冷笑一声,眸中已渐渐有了不耐烦。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如此草包,说话尚且前言不搭后语,秦家让他管事执家,简直是最大的败笔。

“我…柳家主,咱们再商量商量。”

“管家,送客。”

柳景山已经懒得和他再做纠缠,下了逐客令后便上楼去了,看也没看秦海泰一眼。

被赶出柳家的秦海泰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发作,只能灰溜溜的带人回了秦家,连夜召开家庭会议商讨对策。

第二天宁川所有新闻的头条皆是“柳氏突然撤资,秦家风雨飘摇”,受了舆论的影响,秦家股票一度跌停。

有几个赔了钱不满的股民拿着臭鸡蛋和石头跑到秦氏大楼下,将玻璃砸了个稀巴烂,闹得是满城风雨。

秦海生皱眉看着新闻里播送的画面,幽幽叹了口气,摇摇头关掉电视不忍再看,秦家屹立宁川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不是乱成了一团,秦海泰又有没有能力处理好这些事。

十分郁闷的在家里走来走去,秦海生皱起的眉一整天都没有松过。

刘桂兰被他晃的眼晕,于是皱了眉,不满道:“我说你有完没完?要是心里实在烦,你就出去转圈去,别在我眼前晃,头都被你晃晕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林昊正好从房里走出来,又冷笑一声,自言自语着说:“可真是晦气,一个两个的都让我不省心,你们不走啊,我走!”

说完拿起一旁的外套一把推开秦海生出了门。

懒得和她计较,秦海生对林昊招招手,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沉默良久,他才终于开口:“小昊,秦家这次的事,你怎么看?”

“可能是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柳家主吧。”林昊耸耸肩,应对自如。

“柳家和秦家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很好,但过去合作了那么多年,始终也没出过什么问题。”顿了顿,秦海生看向林昊,眼神里带了几分探寻:“小昊,你别多心,我只是想问,这会不会和…”

“和我杀了柳莱宝有关?”接过他的话,林昊笑了笑,“爸,如果真的与此有关,柳家主大可直接来报复我,何必绕这么大一圈去修理秦家呢?”

两三句话便打消了秦海生心中疑惑,他点点头,没错,他们已经被秦家赶出来了,若是柳景山想要报复,大可直接冲着他们来,与秦家无干,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秦海生笑着拍了拍林昊的手,又道:“是我想多了,你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