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太太又去种田了》慕妃柔宗政骁全文免费阅读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小说介绍

主角慕妃柔宗政骁的豪门总裁小说,书名《骁太太又去种田了》是作者松子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内容是:【1V1甜宠爽文+萌宝+虐渣】大雍城人人都道慕妃柔不知好歹,身为骁爷的名义老婆,却还痴心其他男人。一场私宴,她活成了全大雍城的笑话。一瓶毒药去见了阎王,但却苦了套着这副身子的慕妃柔。有人说慕妃柔变了,善良又聪明。有人说慕妃柔厉害了,一手医术悬壶济世,堪比华佗再世。慕妃柔心里苦,她堂堂首席御医穿到现代。为什么她不仅要带萌崽,还要养夫?她只想养养花,种种地,赚赚钱,它不香吗?…

《骁太太又去种田了》 第1章 首席御医穿越了 免费试读

“看,那不就是宗政骁娶回来连一次都没带出来过的乡下丫头吗?她居然有脸来参加宗政家族的私宴?”

“黄毛丫头一个,还学个臭中医,真是不知道骁爷看上她哪点儿了!”

“还不是她爷爷救了骁爷一命?不然就凭她?十辈子都别想爬进大雍城的上流圈子!”

“她还痴心妄想得很,嫁给了骁爷,居然还觊觎司亦衡先生!”

“真是够不要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张跟丧门星一样的脸!”

“同样是慕家千金,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她妹妹慕羽熙那么优秀,听说司亦衡和她确认恋人关系了。”

“可不是吗?她居然还做美梦!真是笑死人了!”

……

吵!好吵!吵死了!

慕妃柔只觉得她脑子快炸开了!脑子里像有千百只蜜蜂在振翅,耳朵也嗡嗡叫。

咚!

她刚抬手,整个人就从凳子上滚了下去,一下就摔清醒了!

慕妃柔猛地打了个激灵!瞪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

她不是在大雍朝的皇宫里吗?

乾武门闹了宫变,她担心大皇子,领着医女过去,没想到和叛军迎头碰上就干了起来!

她胸口中了好几剑!医女也死了。

慕妃柔下意识摸了下胸膛,结果吓得心脏漏拍!

她的大白兔呢?!

她忙低头一看,刹那间她觉得自己心脏停止了跳动!

为什么她的大白兔变成了小桃子?!

她可是调了好些药方才养出来的!

慕妃柔狂咽唾沫,冷汗密密麻麻冒了一身,短短几秒她浑身粘腻闷热。

看着四四方方的墙,各种各样她没见过的物件儿,她傻眼了。

再过五日,她就是大皇子妃了,这是闹哪样?

这里跟师父说过的那个“现代”风格很像啊!

慕妃柔懵了,坐在地板上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

“咝——”

脑子突然像被尖刺扎了一下,疼得她倒抽气!

随之而来是无数混乱无序的画面,脑子里像有千百人在说话,疼得她蜷成了一团,额头青筋暴起!

“疼!好疼……”

慕妃柔疼得想死,指甲扣在地板上,划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她疼得打滚,身体蜷缩挣扎,双手抱着头直捶!

她望着天花板,只觉天旋地转,眼泪口水混在一起,额头太阳穴青筋怒跳,两眼圆睁!

然后——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温暖的阳光照了进来,四周很静谧。

她扶着头坐了起来,脑子不疼了,只是还有些胀。

昨晚那些涌进来的画面和声音成了她的记忆。

她重生了,并且还是师父说过的那个“现代”。

她赤着脚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偌大的庄园,她心里亿万分震惊!

以前,师父总跟她说起这个叫“现代”的地方,她还以为师父在说故事,没想到竟真有这样的地方。

“唉……”

慕妃柔长长叹息,长睫低垂。

她倒不是留恋大雍朝,如果不是皇上赐婚,她也不会嫁给大皇子。

只是她没想到一场宫变,她一个首席御医穿越重生到了现代。

她回头看了眼梳妆台,上边放着一只瓷瓶。

“真是脆弱,一些流言蜚语罢了,当真不如师父坚强!”

慕妃柔无语,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师父可厉害多了。

外科手术,开颅,剖腹产等等这些,在大雍朝里无论哪一个都骇人听闻。

可她的师父以一己之力不仅让所有人接受了这样的新奇医术,还完善了大雍朝的医疗系统,使得大雍朝医术遥遥领先,在战场上受伤死亡的将士明显减少了。

师父一生荣耀,但也终身未婚,她说她心里有一个很爱的男子,可再也见不到了。

师父寿终正寝,她是唯一传人,便接掌了首席御医的职位。

她是捡回来的孤儿,她这一生最敬重的是师父,最崇拜的也是师父。

师父教了她许多东西,不仅有西医,还有玄医。

玄医和中医同宗同源,只不过前者更难学,也更玄乎,师父说过她是玄医继承人。

玄灵诊脉,玄目相脉,玄气养药,此为玄医最高境界。

她也不负师恩,都学成了。

她走到梳妆台拿起瓷瓶闻了闻,叹气:“安乐死它不香吗?偏要喝毒药?”

幸好她这身玄术继承了过来,否则昨晚真得被疼死。

修炼到一定程度的玄医,自身都会抑制一些毒性,有点像武侠话本里的金身。

“不就是个男人吗?至于这么伤心欲绝?真是白瞎你爷爷一番谋算。”

慕妃柔想起原主服毒自杀的原因就很无语,甚至有点鄙夷。

原主母亲早逝,父亲老早就有了婚外情,还有个和她只差了一个月同父异母的妹妹。

母亲死后,父亲后脚立马把外室扶正,继母和妹妹登堂入室。

年迈的爷爷心疼她,因救过宗政骁一命,临终前嘱托宗政骁照顾原主。

宗政骁也够耿直,或许也是为了省事儿,直接把人娶了!

这宗政家族是大雍城的豪门贵族,是贵族金字塔上的顶端。

而宗政骁是宗政家族新一代掌舵人,铁血手腕,办事狠辣。

但有一点,帅得人神共愤。

大雍城不少豪门千金都要倒贴扑倒,结果被原主这么个不起眼的截了胡,自然成了全大雍城女人的公敌。

原主心心念念的却是另一个豪门公子,司亦衡。

因此对宗政骁娶了她的事情很不满,每次见面不是冷眼相待,就是冷言冷语。

宗政骁索性把她丢在这个豪宅里,不管了。

昨晚也不知道宗政骁抽了哪门子的西北风,带了一串人回来给原主梳洗打扮,拎着就去了宗政家族的私宴。

不仅不受待见,还亲眼目睹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卿卿我我,当场崩溃了!

回来后,一瓶毒药送了自己上西天,见如来佛他老人家去了。

“牛皮!”

慕妃柔也传承了她师父的经典口头禅,对着药瓶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师父,让我好好大开眼界瞅瞅你说的地方!”

慕妃柔摸了摸肚子,伸了个懒腰,穿了拖鞋下楼,找到了厨房。

“嗞——”

“嗞嗞——”

“真有意思,师父果然没骗我。”

慕妃柔对什么都好奇,对着水龙头开开又关关,把厨房前前后后都翻了一遍。

最后捣鼓着自己下了碗鸡蛋面,还加了点老干妈。

“师父诚不欺我,老干妈果然是最好吃的辣椒酱。”

慕妃柔一边吃一边点评,端着面走走停停,满屋子转悠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