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有妻万事足》全文阅读 吴西语莫臣理小说章节目录

《农家有妻万事足》 小说介绍

主角吴西语莫臣理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农家有妻万事足》是作者暮雪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清晨,细雨纷飞。吴西语感觉浑身都疼,躺着的地方,浑身硌得难受。她记得她正收快递,刚打开盒子就发生了地震,房屋塌陷,她连躲的地方都没有,眼前一片黑暗。…

《农家有妻万事足》 第6章 是正人君子 免费试读

莫臣理二话不说直接掀了她衣服。

吴西语下意识抱紧自己:“我,我自己…”

“都是老子女人了!害臊什么!”面对吴西语涨红了的脸,莫臣理冷硬的脸上毫无表情。

莫臣理把毛巾浸湿,粗鲁的拧干,然而给她擦洗的动作却很轻柔,只是瞧着她干瘪的身材欲言又止。

感受到炽热的目光,吴西语嘴角微微抽搐,她是病人,不是瞎子。

想骂人!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莫臣理又规规矩矩的给她继续擦身,吴西语就要出口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吐不出去,脸憋的更红。

本以为这莽汉定然要占点便宜什么的,吴西语都做好了摸一下不会死的心理建设,结果他给自己擦完身体倒了水之后,居然直接就抱着自己睡了?!

彼时吴西语背对着莫臣理,默默想着,想不到,这莽汉还是个正人君子…嗯,身材也不错,这么晃悠悠想着,脑袋越来越混沌,就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西语感觉自己走在一片荒漠里面,到处火烧火燎的,没有一滴水。

她的喉咙一阵干涸,仿佛要喷火一般。

好热,好渴,好难受。

吴西语做着吞咽的动作想要缓和一下,冷不防被人打脸,左右开弓那种!

“醒醒!喂!”

莫臣理脸上满是慌张和急切,感觉自己接触到她的身体都是滚烫滚烫的,顿时更急的整个人几乎要跳起来,这咋烧起来了,叫都叫不醒!

吴西语感觉一只手粗鲁的将她摇晃着,又拿手掌拍她的脸,一阵晕乎乎的难受,使劲推他,“别动我,再打,我就真的死了…”

吴西语使不上力气,整个人软趴趴的。

听见她小猫似的似有若无声音,莫臣理满头汗,也不知道是因为身边人的温度感染,还是紧张导致,赶紧起床,匆匆套了件衣服出门。

村里虽然破落,好歹是有个郎中:李老头。

莫臣理两步并作一步,踏着凌晨的寒气一路朝着村口李老头家去。到了门口,直接大力拍门!

“砰砰砰!”

三更半夜的,拍门声音格外的刺耳,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然而,莫臣理敲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有人开门,眼看隔壁别人家的都不耐烦的要骂人了。

总算听见里面的李老头骂骂咧咧道:“哪个短命的半夜在那吵!滚滚滚!”

“睡啥睡,老子娘子烧了!快救人!”

猎户向来力气大,这声若洪雷,李老头死命捂着耳朵依旧听得清楚。心里想着大半夜谁要去看病,干脆装死。

结果拍门声音更大了,眼看门都要给拆了!

“挨千刀的,别拍了别拍了!要了老命造了什么孽跟冤魂索命一样…”李老头满身怨气从床上爬起来开了门,手上拎着油灯,嘴里骂骂咧咧。

结果刚一看到莫臣理,和他那脸上的伤疤,月黑风高的,让他心里一颤,怎么是这穷鬼。

要不是他儿子刚好不在家,他也不至于被这个穷鬼逼的这个鬼样子!李老头眼睛里面满是怨毒。

“大半夜的,明天再看!”

莫臣理不开口了,直接用眼睛一瞪,李老头顿时感觉自己的后脊椎一冷,立马改口,“不过老头子我医者仁心,勉强跟你走一趟。”

“哎哎哎,我给门上个锁,你别急啊!”眼看李老头刚转身,就被莫臣理直接拉住,急忙说道。

莫臣理这才放过他,等李老头锁好门,直接就把人扛沙包一样扛起来往家里快步走!

“唉哟唉哟!我这老骨头,你,你这傻大个,还不快放我下去,唉呀哎…”李老头一路嚷嚷,胃里一阵难受,几乎要把晚上吃的东西给吐了。

莫臣理充耳不闻,一心只想快点回去救娘子。

那破烂的茅草屋出现在眼前,莫臣理将人一丢,见李老头看着自己家满眼嫌弃,“老子一分钱不少你的,赶紧看病要紧!”

李老头不敢反驳,但是心头想,估计这莫臣理一个子儿都掏不出来。

就这还敢大半夜把自己叫起来?

这么一想,恶气一生,李老头胆子又大了点。

结果莫臣理又立马一脚把他踹入屋内。

房子外面破破烂烂,里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莫臣理跟在后面点灯,顿时照亮炕上小小的一团。

吴西语还迷迷蒙蒙的在炕上睡着,面庞稚嫩清秀,小小年纪就看得出是个美人坯子。李老头这一眼看去顿时就直了眼。

白天听说莫臣理这骡夫只用三只鸡就换了吴家小三妹,没想到真长这么水灵,瞧瞧这光滑的脸蛋,露在外面的一截手嫩生生的白如藕臂。

不知不觉间,李老头猥琐的搓着手朝炕上走去,一边贼眉鼠眼的往后看了眼莫臣理,故意咳嗽一下,“看也看不出来什么毛病,得把把脉才行。”

李老头说完,装模作样伸手去抓吴西语的手腕。

我的乖乖,跟丝绸似的滑嫩无比,李老头眼冒绿光,美滋滋的粗糙老手忍不住上下游移….

突然,这乖乖就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吴西语其实在莫臣理出去之后就慢慢的醒过来不少,自然听见了这人是来给自己看病的。

但是她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把脉哪里是这个样子!

刚刚吴西语几乎是卵足了吃奶的劲儿,拼尽全力一巴掌甩出去的。

李老头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

声音惊动了莫臣理,他赶紧大步走上来,见自家娘子烧得脸蛋跟猴子**似的,但是眼睛警惕的盯着李老头,莫臣理顿时黑着脸问:“怎么回事?”

此时李老头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一时不敢发作,毕竟也不知道莫臣理刚刚到底看没看见。

吴西语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嗓子干,一时说不出来。

李老头见状赶紧开口:“你家娘子儿这寒虚入体可不少日子,你看看这脸苍白的,今天好像又染了邪症,哎,怕是药石无医喽!”

莫臣理一听,也忘了刚才的不对劲,只觉得心里烦闷无比,急忙道:“那还不赶紧想办法救人!要什么只管说,老子去弄来!”

“哎呀呀,这病得这么严重,可不好治嘞,再说了,这药材也都金贵的很,有些连银子都买不着啊,莫家小子,你这娘子怕是活不久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