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秦苑李焱全本在线阅读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 小说介绍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是由作者达达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小说讲述了秦苑李焱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秦苑自小嫡女出身,受尽不公平待遇。因落水发起高烧,却被有心姨娘截断医生诊断。最后凤凰浴火归来,势必让那些作恶之人付出代价!…

《王爷,你家王妃要逃跑啦》 查账 免费试读

捉住爱妾的小手,秦中正面色缓和,“苑娘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你再介入,无论这个管事是什么罪名,你都逃不了干系。还是让杨姨娘查吧,索性也查不出什么,你且安心。”

无论是谁管家,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问题,秦中正心里也明白,李姨娘无外家,只有一个秀才哥哥,心思蠢笨,当然最好拿捏。秦中正很满意这个秦府掌家人的身份。

日后,万一需要,秦中正是不会吊死在李姨娘这棵树上,另娶一个门第相当的女人,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只是李姨娘捅出的篓子远比秦中正相出的大。李姨娘此时也不自知。

她笑的温婉娇媚,“全听老爷的。”

再僵持下去,恐怕秦中正也要怀疑她,李姨娘心想,一定要赶紧将外放的那笔金额填进账房。

小产才几日,李姨娘顾念着自己身子,推拒秦中正不安分游移在身上的大手,“老爷~妾身此时不适宜伺候。”

刚刚色令智昏,秦中正一下子清醒过来,老脸饶是红了几度,虽有些许不快,依旧道,“你在这里歇着,我要去外面处理事务。”

等人走后,李姨娘心里越发不安,立即让门房的人把她哥哥李安找来发问。

“上次我借出去的那笔银子,你说到这个月可以入账,我想问问,现在可有眉头了?”李姨娘看着自己哥哥发问。

原先是前几个月,她挪用了公里的一笔银子,因为数目有些大,她的嫁妆薄弱,填也填不进去。

幸好哥哥有门路,让她从秦府挪了一笔银子出去,说是一倍的利润,李姨娘当时就心动了。可是也不敢轻易相信,只从嫁妆里拿了几百两银子出来,没想到第二个月真的翻倍!

之后李姨娘又试了几次,次次都返还两倍银子,才让她稍稍放心。

这次又是因为哥哥欠了赌债,数额不小,追债的人要不是她派人拦着,早就打残了哥哥,追债追到秦府来。可怜她们李家这一支,已经只剩了李安这一个命根子,她怎么能坐视不管?

一不做二不休,李姨娘心想,干脆把手里全部能移用的钱全部投出去,一次性回个够本,也用不着一次一次投,还能花钱买个官让哥哥做做,让他安分点,不再让自己操心。

看见这个哥哥,李姨娘就十分操心,太阳穴都疼的很。

“妹妹放心,明日就到了一月之期,昨日那家钱庄的老板还跟我喝酒,说明日就能拿到本钱和利润。而且看妹妹出手这么大方,还要多加两成利润。”李安长的尖嘴猴腮,一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成天和混混一起过,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人管他。

“那就成,想必杨宛晴查的也没那么快,再她查到账本之前,我便将挪的那些填进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想查也没门!”李姨娘搓搓手,拨动头上的流苏,眼角微微翘起,倒也有徐娘未老的风韵。

杨姨娘的莘芷院,挽绿早就从账房那儿将账本全部搬过来,整整两大箱,绛红看不懂字,那账本书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蚂蚁般的小字,看的太阳穴都发疼。

“这些账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啊?”绛红忍不住问。

“别着急,”杨姨娘一直在旁边看着,挽绿看一本,她看一本,然后她再看一遍,挽绿看一遍,如此仔细,也找到了些皮毛。只是都还不够治李氏的罪。

“该有的用会有,依照李姨娘那贪得无厌的性格,不会一点公中不贪。”到现在,已经查出许多出账本想掩盖的地方,还有好多东西采买的门道都比之前掌握的要跪上几倍。只是这些还不够。

绛红在一边端茶递水,烧了暖炉在旁边,生怕姨娘冻着。

“姨娘您看!”挽绿在一旁大叫,“这是您刚刚看过的那本,您没有发现不正常的地方吗?”

挽绿将账本递到杨姨娘面前,指着扉页左上角的位置,“十月六日,出账房五千两,十一月六日归还五千两……还有这处,这些钱数目巨大,去向不明,虽然早已入账,但并未标明去向,姨娘可有觉得不妥?”

刚刚她已经注意到谢谢,但以为已经还入库房并未在意,细想之下,杨姨娘已经知道是自己粗心大意,于是问挽绿,“可有什么门道?”

“奴婢之前在家的时候听母亲说过一个亲戚的故事。说的是这个亲戚因为受人蒙蔽,便将家中财产全部拿出去投资,没想到贼人竟然将财产全部卷走,奴婢那亲戚也跳水去了,这样想来,倒觉得有些像。”挽绿说的头头是道,但要不是她了解这个事,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其中的污垢。

“可李氏并不是如此蠢笨之人,这么明显的事情我能看出来是骗人的,她岂能看不出来?”杨姨娘深深不解,除非是有什么切合她实际的利益,否则李姨娘怎么会做出如此下策,她问道,“我最近并没有听说她哥哥出什么事情。”

除却李安,李姨娘是不可能有其他地方缺银子的。

“姨娘不知,这些钱庄的人都很贼,知道百姓们第一次起不可能拿钱出来,于是一次一次的好处吸引,比如说今天是是鸡蛋,明天是面粉,让这些老百姓相信他们做的是好事,然后才要钱。”挽绿说,“而且为了吸引都真正舍得拿钱的贵人,他们第一次是不可能收银子的直接走人,而是放了几次,看收到的银子越来越多,达到他们想要的数额,自然就会卷铺盖走人。只是奴婢不知道的事李姨娘这次投进去多少。”

杨姨娘这下心里了然,肯定是试探过几次,她手里又有着急用钱的地方,李氏心越大,才会投进去这么多。

“接着找,找出她这个月投出的银子!”杨姨娘吩咐道,同时手上速度也加快。

很快挽绿找出这个月投出去的记录,整整二十万两银子的空虚,不禁让杨姨娘吓的心肝跳。

秦中正是这几年才发迹起来,前些年不过一直靠白家撑着,发迹起来之后,他一没背景二没家底,只能靠经营的银子撑着,三天两头还要打点外头的官员,上到朝廷二品大员,下至九品芝麻小官,能找到秦中正门路的,都会贪上几个银子。

秦中正也不想给,但这些官员哪个不是靠着哪个,通通都是云王一个体系,一个不满意都能牵连一大堆,他又能怎么办?所以秦中正才觊觎皇商这个位置,因为皇商代表的是皇家,也是官中人,这样银子才能来的更多来的更稳。

所以秦府并不像外人想象的家财万贯,除了能活动的银子,恐怕所剩无几。

杨姨娘心下更惊,投入这么多的银子,大概是回不来了。很快她真定下来,反正不是在她手机丢的,她再忧心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挽绿,你去玉荷院,将我们这儿的结果全部告诉大小姐,一个字不准差,让大小姐想想,我们怎么样才能利用这个漏洞,将李氏置诸死地。”杨姨娘怒气冲冲的说,李氏真敢做出这种事,也不枉她查的这么仔细。

秦苑正在想方设法要怎么逼迫秦中正放娘亲从寺庙回来,挽绿就已经过来,将莘芷院发生的事儿一个字不落说出来。

摩挲这手心,秦苑想了会儿,她说,“你去外面打听打听,李姨娘的哥哥是投的哪里,若是那老板还没卷铺盖走人,给他送个暗信,说官府已经查过来,找到他们作案的证据。”

反正最后秦家的钱财也不是她的,她也不心疼。

“但不能让他们随意走了。”秦苑心里又有一个坏主意,手上一挥,一封书信交到绛红手里,“就劳烦绛红姑娘替我跑一趟,到宁王府送个信,就以我的名头送,给宁王带个信儿。”

绛红答应,施施然退了出去。

“小姐,您刚刚写的什么?怎么又关宁王爷的事情?”红玉糊涂了,明明是秦府的事情,就算宁王爷有意帮助小姐,恐怕别人也是要说闲话的呀!

“非也,非也,你就不要担心了,这次李姨娘是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宁王府的下人知道秦苑是勇王世子的救命恩人,王爷是感激不尽的,所以未敢阻拦,直接放绛红进去。

宁王彼时正在书房,看见有人进来,行云流水将诗句写完,头也不抬发问,“秦大小姐是有什么事来找本王吗?”

“回王爷,小姐说这封信您一看便知。”绛红小心翼翼呈上信封,头也不敢抬。王爷是皇家贵胄,怎能轻易正视?

接过信件,看了一眼,微微笑了笑,这个丫头,是让人给他送了一笔横财啊!

李焱抬眼,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让绛红呆住。他说,“回去告诉你们家在你们家小姐,这个恩情,本王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