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凌唐诗雅做主角的小说 秦凌唐诗雅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上门狂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凌唐诗雅的小说《上门狂仙》在这里为大家提供全文阅读,《上门狂仙》是作者不二法门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拔草。小说主要描写了:横跨千亿光年的银河大帝,执掌百万星辰的星辰之主秦凌,一睁眼,发现自己渡劫失败,魂穿到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豪门倒插门身上,多了个美艳的老婆……本想冷漠处之,潜心修行。谁知岳母冷眼,世人嘲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还要处处看人脸色?老婆遭人惦记,父母遭人欺凌?既然如此,唐诗雅,往事我不追究,余生我护你荣光,但有一点,切莫爱我,因为我秦凌,志不在与凡人相恋!…

《上门狂仙》 第7章 狗眼不识荆山玉 免费试读

掌柜的听完一愣,“十万?”

秦凌点头。

掌柜的都忍不住笑了,“你疯了吧?你这画一万都不值,还敢要价十万,谁给你的勇气?”

秦凌抬眼回,“我这画都算是贱卖了,如果不是我等着用钱,一百万我都不卖。”

掌柜的一听,呵呵一笑,一开口,满是嘲讽:“还一百万?你以为你是谁啊,当代国画大师的画,都不一定能卖上一百万,就你?还一百万?”

秦凌轻哼一声回:“国画大师又如何?我的画,即便是画圣重生看到,也得自惭形秽!”

倒不是他吹嘘,他的画技已经出神入化。但在书画界,真正值钱的往往不是画作本身,而是画家的名气。

他名声不显,又急等着用钱,所以才肯把他的画作贱卖,不然别说一百万,即便是一个亿要买他的画,也要看他的心情好不好。

掌柜的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笑话一般,“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这小子说他的画,画圣重生看到都得自惭形秽!”

两人之间的争论,把店内客人都吸引了过来,听到秦凌的狂言,围观的客人都纷纷议论出声。

“比画圣都厉害,那岂不是画仙?”

“小子,把你的画打开,让大家看看你的画,到底值不值一百万!”有人揶揄。

“对对对,让我们欣赏一下“画仙”的画。”有人阴阳怪气。

秦凌好似没听出来别人的取笑之意,把自己的画,自上而下展开。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被画吸引了过去。

欣赏完秦凌的画作之后,围观的人开始评论出声。

“这画的什么玩意儿,乌漆墨黑一坨!”

“这画别说一百万了,一毛钱我都不要!”

“对啊,这画要是挂出去,那不是丢人现眼嘛!”

“……”

众人对着秦凌的画品头论足,但全部都是嘲讽贬低。

掌柜的看向秦凌,轻笑两声,一副得胜般的样子。

秦凌看着众人,心中鄙夷。

画技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为画“形”。

第二重为画“骨”。

第三重为画“魂”。

无论是山水,鸟兽虫鱼,抑或者是人类肖像,要做到形似很简单,但要画出神似却很难。

他的《猛虎下山图》,虽然猛虎并没有线条明朗的去描述其形,但是通过几处浓墨涂绘,却画出了猛虎睥睨八方,威服四海的神韵。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不懂他画作神妙的人,只看出了猛虎被他“乌漆墨黑”涂了一团,却看不出猛虎的精、气、神,都已被他融汇到了那一团墨中。

秦凌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正准备换一家字画店卖画时;一个三十多岁,身材修长,打扮得体,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走上前来,指着他的猛虎下山图,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这画十万我买了。”

此言一出,围观的人瞬即把目光都转向了这个男人身上。

“这哪儿来的冤大头?”有人问。

“这哪是冤大头,分明是睁眼瞎吧?”有人取笑。

“哈哈!”周围人也跟着笑出了声,显然认为秦凌的画不值十万。

大家的笑声还没停歇,又有一个四十多岁,梳着背头,戴着金线边眼镜的中年男人排众而出。

中年男人走到秦凌面前,开口说道:“我出十五万。”

中年男人一开口,周围人的嘲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有人认出了中年男人。

“这是不是那个经常上电视鉴宝的那个?”

“对,就是他,郑奇甄,国家一级书画鉴赏家。”

“他出十五万买,难道这小子画的画真值这么多钱?”

就在围观众人,开始重新估量秦凌画作价值的时候。

那个小胡子男人看了郑奇甄一眼,然后目光重新转回到秦凌脸上,再次出价。

“我出二十万。”

郑奇甄看着小胡子男人笑了笑,然后加价道:“二十五万。”

小胡子男人面色不改,“三十万!”

郑奇甄又加价五万。

“三十五万。”

小胡子男人语出波澜不惊。

“五十万。”

周围人一听,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掌柜的更是瞪大了眼睛。

他看出了秦凌画技的不凡,这也是他刚才肯追上秦凌,拦着不让他走的原因。

但是在他心里,秦凌既不是名家,又这么年轻,画出的画,撑死了也就值个五千块钱。哪里能想到居然有人肯出五十万!

早知道有人肯出五十万,别说给秦凌十万了,就是给他二十万,他还净赚三十万呢!

就在掌柜后悔不迭的时候,郑奇甄再次开口加价,与之前一样,还是加了五万。

“五十五万。”

小胡子男人看着郑奇甄笑笑,然后伸出右手食指,“一百万。”

“一……一……一百万?”

围观的众人嘴巴张的,都能吞下一颗鸡蛋。

谁都没想到被他们贬的一文不值的画,转眼就能卖到如此高价!

郑奇甄这次没有再加价,而是看向小胡子男人笑了笑,然后客气的请求道:“周少爷,我是真的喜爱这画,能不能看在郑家的面子上,把这幅画让给我?”

围观众人听的一愣。

“什么周少爷?”

有人认出了小胡子男人。

“那小胡子好像是周记珠宝的少东家周连城。”

周连城听到“郑家”脸色一变,点点头,对郑奇甄说道:“这画让给你了。”

郑奇甄含笑向周连城道谢。

“多谢周少爷,算我欠您一个人情。”

周连城轻“嗯”一声,然后转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秦凌。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再有什么画作出来,给我打电话。”

秦凌接过名片,低头一看,见上面写着“周记珠宝总经理”周连城。

周连城说走就走,走的干脆利落。

围观众人见了,不禁开始小声议论。

“郑家很厉害吗?怎么周连城那个二世祖,一听郑家立马就怂了?”

“郑家你不知道吗?郑家老爷子人称“楚通天”,打个喷嚏,楚州都要下阵雨的人物!”

“……”

郑奇甄好像没有听到别人的谈论,含笑对秦凌说道:“小兄弟别怪罪,我是真的喜欢你这画。一百零五万卖给我怎么样?”

秦凌点头。

虽然他自认自己的画作出神入化,但是也知道他在画界没什么名头,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抱着能卖大价钱的希望。

十万块钱只是他的底线而已。如今能卖到一百零五万,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郑奇甄给秦凌转了一百零五万到卡里。

秦凌也把他那幅《猛虎下山图》,交给了郑奇甄。

郑奇甄接过画之后,脸上的欣赏根本就掩饰不住。

“这真的是你画的?”郑奇甄抬眼问。

秦凌点头。

“能不能请你吃个饭?”

“没空。”秦凌拒绝的很干脆,说完就转身离开。

等郑奇甄带着一些些的遗憾也离店之后,店内的众人才像炸了锅一般,激烈讨论起来。

“居然卖到了一百零五万?”

“如果不是郑奇甄搬出了郑家,说不定能卖到三百万!”

“一百零五万啊?早知道我就花十万块钱买了!转手卖出去,就能白赚九十五万啊!”有人锤胸顿足,悔不当初。

周围人深有同感,顿时一片懊恼之声。

掌柜的感觉已经不足以用后悔来形容了,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本以为看出了秦凌那幅画的价值,现在来看,却是远远低估了。

旁观的其他人都认为,如果郑奇甄没有搬出郑家,秦凌那画能卖到三百万。在掌柜的看来,五百万都打不住!

想到自己把送上门的五百万,当成垃圾一样丢了出去,掌柜的就狠狠的抽了自己两耳光。

“狗眼不识荆山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