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个女人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柳欣妍唐敬言小说完结版

《不过一个女人》 小说介绍

不过一个女人》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柳欣妍唐敬言,这本小说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此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阴狠毒辣,恨不能与天下所有人为敌,却单单只对你一个人好,你会如何?柳欣妍想,她要一心一意地回报他,替他生儿育女,给他一个家。然而最后,她突然发现,在唐敬言眼中,她和这世上任何一人都没有区别。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和自不量力。…

《不过一个女人》 第9章 惊弓之鸟(三) 免费试读

第9章惊弓之鸟(三)

做锦衣卫之前,杜航是养鹅的,一大群。之所以做锦衣卫,不是为了银子,不是为了权势,不是为了女人,就是因为锦衣卫看着特别威风,属螃蟹的一样,到哪儿都可以横着走。

没想到做了锦衣卫之后……名分是有了,干的事儿还和原来差不离。

“别抢别抢,都能吃饱。”

能把大雁喂出大白鹅的个头,再没人质疑杜航原来是做什么的了。

一眼看去,所有大雁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一只孤零零地站着,瞧着特别显眼。

“送出去了?”有人在身后问道,杜航点了点头。

“寻的什么由头?”本来按照萧飒的意思,趁着夜色干干脆脆地把大雁往人院子里头一扔,这村子里头穷得很,相信没人会拒绝送上门的肉,偏偏老大说了,要合情合理不漏痕迹地往外送。

这和‘做好事不留名’算是异曲同工了。他们锦衣卫‘盛名’在外,名声坏得一塌糊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不容易做件好事的时候却都是藏着掖着的。

听萧飒这么一问,本来有些颓的杜航猛地有了些精神,他眉头轻挑,颇有些小得意地说,“听没听说过什么叫做惊弓之鸟?……我等啊等,好容易等到她们出门了,进林子了,我才把小四放下,等小四开始往外走了,我就拉了个空弓……这样的话,她们就会误以为小四是听了弓箭的声音,吓得从天上掉下来的。白送上门的,她们肯定会要的。”

杜航究竟是怎么把这十几头大雁都编了号且分辨清楚的,萧飒不感兴趣。听了杜航的话之后,他略微有些心塞,一般来说,能配成对一块儿办事儿的,都是差不多的货色,所以在老大眼中,他看着也是个有头却没长脑子的吗?

“第一,你的小四,胖成那样,走路都困难,长着脑子的人都不能相信它能飞。第二,这个季节,这个地方,是不会有大雁路过的。”

“可是……她们把小四抱走了啊。”杜航梗着脖子,特别理直气壮。就像萧飒原来经常说的,过程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不问自取视为偷,这一点,柳欣妍明白得很,春妮虽然说不出这话,但大概的意思她也是懂的。但原则、道德什么的,在咕噜噜乱叫的肚子跟前,全都是虚的。在两个小姑娘眼中,这就不是一只大雁,而是一大坨肉,煮起来、闻起来、吃起来都很香很香的那种。

在柳欣妍猜测这只胖得过分的大雁是有人养着的之后,春妮立马开始四处张望起来。看了一整圈下来,春妮盯着一点儿不怕人的大雁,嘴一抿,心一横,“四丫,跟上,动作快。”而后抄起大雁就往来路去。那动作利索得,就像怀里抱着的是团棉花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柳欣妍才发现春妮前头有多迁就她。可人的潜力总是能无限被挖掘的,柳欣妍前头觉得她是再也走不动道了,且也没法走得太快,但不过一会儿,她就已经能勉强跟上前头春妮的步伐了。

快到山下的时候,春妮的脚步慢了下来,刚才有多利索,现在就有多犹豫。

“四丫。”

“嗯?”柳欣妍的气儿喘得有些急。

“这只大雁……还是你带回家去吧。”

春妮不说,柳欣妍倒是真没想过这大雁该要怎么分。柳欣妍想起了她娘,她外祖父是个老秀才,她娘满打满算也能算是个书香门第的姑娘,识文断字,知书达礼……

当然,这些在七星村都不顶大用,在七星村里,不看各家媳妇肚里里头有多少墨水,只看她们能不能把家事料理好,能不能生儿子,能生几个儿子。她娘身子弱,杀个鸡都费劲,这么大只大雁,只怕处置不了。

“我……爹,他再过几天才能回来,我和我娘胃口都不大,吃不了太多,你们家里人口多些,你抱回家让你娘宰了,再送个四分之一回来给我就可以了。”

春妮摇了摇头,“我要是把它抱回家了,别说给你送回来一小部分,就是我……都未必能沾上一口。还是你带回去吧,最近天气还凉,这肉只要处置得当,能多放好些时日的。”

“我家里的情况,其实也不比你好太多。”

对于柳欣妍来说,读书知礼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她娘就是太讲理了,所以处处被柳家人欺负,他们百般不待见她们母女俩,她娘却还十分努力维系这虚假的关系。

如果按照春妮的建议,她把这只大雁整只往回带,那么她娘只怕至少能送一大半到她爷奶那儿,替她长年在外求学的亲夫君尽孝道。按照她爷奶的惯常做法,一大半肯定是利落收下的,至于剩下的一小半,她爷奶也是不会留给她们母女的,她娘生不出儿子,她迟早要嫁人的,不管吃什么都是浪费的。

两个小姑娘一来一往的,商量怎么给它大卸八块,那大雁却十分安稳地窝在春妮怀里,小眼睛眨巴眨巴的,一副有点儿犯困了的样子。

“不然……咱们养着它,吃蛋?”既然吃肉那么纠结,那就换种方式好了。家里的鸡是养着下蛋的,下的蛋她奶天天让她三个堂姐轮流盯着,除非鸡一天下两个蛋,不然她和她娘一个蛋都是吃不着的。

春妮掂了掂怀里的大雁,觉得那份量极压手,鹅蛋比鸡蛋大,这只大雁的蛋,应该也不会小的吧?

“好,就养着它。等它下了蛋,咱们一人吃一半。”

是夜,准备给小四来收‘尸’的杜航,看到他家小四依旧活蹦乱跳的时候,心情着实复杂。老大说了的,把派给他养的大雁尽数送到这户人家之后,才会给他和萧飒安排新的任务。

杜航:“……”这任务,真的能顺利完成吗?

“所以……老大究竟为什么要给这户人家送大雁啊?那位农妇虽然长得满不错的,但年纪那么大了,和老大不合适的吧?”至于柳欣妍,杜航是自动忽视了的,说好听点,是雌雄莫辨,说难听的,那就是不男不女,往老大身上扑的那些个女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甩她十万八千里。

“可能……她们对老大有过恩情吧。”这也就能解释老大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报恩了,他们做锦衣卫的,越是亲近的人,就越容易受他们牵累。

他们也是人,是人就有疏忽的时候,与其千日提防着在乎的人被敌人伤害,不如一开始就疏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