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萱沈易小说第2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这会开的,镇长实在听不下去了,简直丢人现眼,也不顾‘财神娘娘’制止了,他大喝道:都住嘴!多大点事!丢不丢人!

闻声,众人唰的一下看向院门口,一见是镇长和几个陌生面孔,瞬间鸦雀无声。

几个陌生人一看就是城里人,那女人的长相让一院子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农村妇女个个能挑能扛,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农活,皮肤跟男人一样粗糙,只有城里有钱人才能养的这般好看。

村长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起身招呼:镇长!你怎么来了?这几位稀客是?

都让让!镇长老脸一拉,一群没眼力见的夯货,他接着介绍道:这位沈太太可是大贵客!来投资咱们这儿修路的!一个个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倒茶!

此话一出,众人又傻了,就连村长都傻在了当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的老天爷!这是真的吗?

投资给我们这儿修路?

还有这种好事?

那条绕着山转的烂路还是六七十年代修的,如今又是坑又是沟的,开车没点过硬的技术,真没人敢来,祖祖辈辈这么多年,去镇上赶集大多靠两条腿翻山越岭的走路。

众人反应过来,唰的一下给沈太太让开了一条通道。

这可真的是大贵客啊!

沈太太,您快坐!快坐!

我们这儿要是把交通搞好了,做啥都方便了!

沈太太右手捻着佛珠,左手优雅的轻提***,正准备迈腿***,转头一看,自己儿子不见了,一抬眼她就看见这样一幕,顿时整个人愣住了。

只见她儿子竟然在逗一个玩儿泥巴的小丫头!

要知道她这儿子跟谁都不亲近,十四岁的孩子从小在学校也没个同龄玩伴,一路跳级上去已经是经济学硕士了,按理说自家儿子如此出类拔萃是值得骄傲的好事,可并非如此,由于孩子从小太过孤僻,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被称之为精神疾病的癌症,这有多绝望可怕她这当妈的最是清楚,所以她吃斋念佛做慈善,只祈祷自己儿子能够快乐健康的融入生活。

确实如沈太太看见的,性子孤僻的沈易被小不点吸引了,因为小不点嘴里一句‘让我爸爸妈妈入土为安’,估计谁听见心头都会颤一下,他竟然也没例外,还莫名生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来,像是心疼?

这感觉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沈易难得被勾起一点耐心,又问:小家伙,你就是他们开会说的刘乐萱?嗯?

小家伙像只机警的小兔子,就是不搭理陌生人,那可爱的小神色比他还冷漠呢。

沈易有些无奈,转头看向自己母亲,指了指小家伙,张口就是华丽丽的富家少爷做派:妈,既然没人要,打包回家,我要。

闻言,沈太太顿时内心激动地无以言喻,眼眶都红了一圈儿,嗓音有些颤抖:儿子,你喜欢这个小妹妹啊?真的吗?

小不点脑袋瓜机灵得很,突然听见自己有人要了,终于不玩儿沙子了,她看了眼问话的漂亮阿姨,再次仰起小脸蛋看向这个很好看的小哥哥。

她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有那么明显的期待,期待自己被喜欢,期待有人要,她太小了,一个人好害怕。

沈易蹲下来,抬手掐了掐她白白净净的小脸蛋,回答了他母亲的问话:嗯,小憨包,很讨喜的样子。

好好好!你喜欢就好!妈妈帮你收养个妹妹!

这一趟没白带儿子来啊!这慈善没白做!老天给了这么大个回报!她儿子对生活终于有了个小需求!

沈太太有些压不住激动的情绪,人还没进院子,张口就问:你们刚才开会说的那个没了父母、没人养的小丫头,就是门口这个吗?

这次镇长傻愣住了。

村长和一院子人急忙接话。

对对对,就是这个娃娃。

村长立即详细的介绍道:这娃叫刘乐萱,四岁就没了爹妈,快满六岁了,真的很乖巧懂事,别看娃小,可会帮大人干活了。

刚才两母子的对话一院子人可都听清楚了,这是想收养刘乐萱,这娃要是能被这么有钱的城里人家收养,那真的是福气不小啊!小麻雀变凤凰啊!

虽然都不想抚养这孩子,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挺盼着娃点好的,可是也有少数道德有问题的人,酸的不行。

跟娃的爹妈生前有过节的李桂香,阴阳怪气的接话道:一个没爹妈教的小野丫头,大家一起养了两年,到底不是自己生的,做错了事不能打又不能骂,不懂规矩的很,别让城里人看笑话了。

村长狠狠瞪了李桂香一眼,暗示她闭上臭嘴。

李桂香在村里得罪的人多,立即有人顶了回去。

李桂香,你这话说的就缺德了,没爹妈是娃愿意的吗?一个六岁的小娃娃怎么就把你得罪了?让人看笑话的是你吧!

生活在豪门圈子里的沈太太,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谁是人谁是鬼,一眼便知。

她淡然的笑了笑,面对村长接着问道:你们这路我资助修,这孩子我愿意收养,您看可以吗?

修这路可不是小工程,以前去县城开会,村长不止一次提过修这路,上面给了个预算,没有七八千万拿不下来,耗资实在太***了,由于地处偏僻贫瘠,上面认为没有投资开发的必要。

如此有钱的心善人家收养这娃,村长几乎没做考虑就满含感激的答应了:沈太太,我替娃的爹妈谢你了,这娃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院子里的对话,院墙外也听见了。

沈易笑了,抬手刮了下小憨包可爱的小鼻子:现在愿意跟我说话吗?

小憨包眨着大眼睛看着他,被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和那么漂亮的阿姨要了,她是高兴的,喜欢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

听小哥哥这样问,胆小内向的小憨包真害怕又不被人要了,她急忙想找点话说:那你以后可不可以别踢我***了?

虽然没踢疼她,但也感觉到他这动作不太礼貌,她是人,又不是小猫小狗。

沈易又笑了,被逗笑的,只感觉小憨包身上有魔力,惹的人手痒痒,很想掐掐小脸蛋,刮刮小鼻子。

于是他随了心,掐了掐她小脸蛋,又刮了下小鼻子:成交。

见他笑起来更好看了,又这么好说话,小憨包小心翼翼的又提了个要求:我可以帮你洗衣服洗臭袜子,我还可以帮漂亮阿姨做饭,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打我骂我?

纯真善良的好孩子,已经明白了得人好处是要回报的;‘臭袜子’三个字暴露了她没少帮大人洗衣服;害怕被虐待,由此可见,吃百家饭的这两年给小憨包造成了很大的童年阴影。

沈易微微蹙眉,垂眸看着埋鹅卵石的小沙丘,这次他回答的很严肃:从现在起,管我叫哥哥,不用你洗衣做饭,做我家的宝贝就好,以后没人敢再打骂你。

‘宝贝’两个字让小憨包满足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开心的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哥哥,真的吗?

叫哥哥就有人保护了,能不赶紧改口么?

沈易又笑了,这次被甜笑了,才发现小憨包竟然还有两个小酒窝,小性子也不扭捏,这两点都很讨喜啊!

他又忍不住手痒了,掐了掐她的小酒窝:嗯,哥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