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卿卿陆淮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春花满画楼(裴卿卿陆淮安)

《春花满画楼》小说由苏囧囧所创作,主角是裴卿卿陆淮安,裴卿卿陆淮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逐客令一下,很快,厅堂中就只剩下江家人和裴卿卿。江大人看也没看裴卿卿,只朝江策道,这就是你不顾一切要娶的女人,你自。。。

小说简介

守夜的婢女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然。怀疑自己生了错觉,头一点,又飞快的睡去。
无人知道,裴家大小姐裴卿卿的寝房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裴卿卿被来人按在床榻之上,惊恐的睁圆了眼睛,七窍已经被吓没了六窍。
陆淮安,他一年前不是已经战死沙场了吗?

春花满画楼全文阅读

月影憧憧,烛花跳动。
张灯结彩的裴府后院,蓦地爆出一阵尖叫,很快又消弭无踪。
守夜的婢女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然。怀疑自己生了错觉,头一点,又飞快的睡去。
无人知道,裴家大小姐裴卿卿的寝房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裴卿卿被来人按在床榻之上,惊恐的睁圆了眼睛,七窍已经被吓没了六窍。
陆淮安,他一年前不是已经战死沙场了吗?
对上近在咫尺那一双淬火的暗眸,她整个人完全忘了反抗,呆若木鸡。
直到,男人尖利的牙齿咬住她的鼻尖,裴卿卿,你敢背叛我?
裴卿卿倏地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她颤抖着将手抵在他的肩头,惊慌失措道,陆、陆大人你没死?
陆淮安移过目光,冷笑,很失望?
想起被他凌虐占有的那三年,一阵恐惧袭上裴卿卿的心头,她哆嗦了一下,颤声道,陆大人说笑了,您能回来,全、全城百姓都喜闻乐见,要放爆竹的。
那你呢?陆淮安分毫不错地望着裴卿卿的眼,眼底一片幽深,似要望进她的心底。
裴卿卿一双眼生的明亮娇美,灵气逼人,仿佛星子一般,陆淮安以往最爱这双眼,宜喜宜嗔,皆因为他。但此时,这双眼却多了几分闪躲,慢慢的移开了目光,分明是在有意回避他。
我明日就要成亲了。裴卿卿鼓起勇气,小声说。
话落,生怕他不管不顾的就要掐死她,她急着又道,求陆大人成全!我已经没分名分的伺候了您三年,再新鲜的皮囊您也该倦了。就当我求您,您给我一条生路,我想清清白白
清清白白?陆淮安不耐烦的打断她,猩红了眸子,钳住她的下巴,你也知道你没名没分跟了我三年?裴卿卿,你的清白,早就没了。
至于放过你?我告诉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你一日是我陆淮安的人,永远都是。
他这么说,裴卿卿终究冷了心,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仿佛一具尸体。
这就认命了?陆淮安见她这般,低头嗤笑。
裴卿卿没说话,任由眼泪湿透鬓角。
三年前,她是想过不认命的,结果呢?陆淮安,那是连敌国最出色的细作都熬不过三个时辰的人啊。
他的手段,她已经见识过一次,此生此世,都不想再见识第二次。

陆大人,您想我怎么做?很久后,眼角的泪已经干涸,裴卿卿睁开眼睛,跪在床上,哑着嗓子向陆淮安问道。
陆淮安见她如此服帖,嘴角勾起一丝冰凉的笑意,勾起她的下巴,道,明日,你先与江策说清楚,他官微人轻,先祖马房出身,母亲又是个窑姐儿,与你实非良配,你与他只是玩玩儿而已,是他蠢了当真。然后,去琼院等我。
裴卿卿因陆淮安的话瞳孔急剧收缩,浅色的唇紧紧抿了起来。
怎么,可是舍不得?陆淮安看透了她的心,轻笑出声,不过你最好一次跟他断干净,不然,我不介意亲自出手。
可记下了?他垂眸,看着她蓄满水泽的眸子问道。
裴卿卿畏惧他真的出手,小声应承下来,知道了。
陆淮安看她这副模样,不知想起什么,抬起手,捏了把她柔嫩的脸颊,不是滋味道,跟了我三年,都不见长肉,还是江策本事,不过一年,就将你喂得如此丰腴。
裴卿卿心口抖了一下,这话她没法儿接。
不过看他这意思,是结结实实的给江策记了一笔。
你在想谁?察觉到裴卿卿的走神,陆淮安容色一凛,吃味的问道,带着几分戾气。
裴卿卿眼睫一颤,飞快地抬起头,看着陆淮安道,大人我在想,您今晚是要留下吗?
陆淮安听她这么说,戾气收敛,意味深长地瞥看了她一眼,想伺候我?
裴卿卿脸皮一白,不知该如何接话,陆淮安又嘲讽道,你是怕我迁怒江策罢?
说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来圆。
裴卿卿的确怕他迁怒姜策和姜家,可她不敢承认。
陆淮安手段狠辣,又喜怒无常。
她怕会火上浇油。
索性低下头,什么也不说,抬手探向他腰间的玉带。
但凡能稍稍平息他心中的怒火,能为江家谋一条生路,她什么都原意的。
可下一刻,啪的一声,陆淮安打掉了她的手。
他看向她的眼神,越发着恼,带着一团火,道,你要为了江策伺候我?
裴卿卿被打的发红的手指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攥了起来,抬起头,看着陆淮安道,丝萝当托乔木。姜策他官微人轻,先祖马房出身,母亲又是个窑姐儿,与我实非良配,我与他只是玩玩儿而已,是他蠢了当真。而大人,才是乔木。

春花满画楼免费阅读

这话是陆淮安刚才说过的,一字不差。
陆淮安被裴卿卿气笑了,伸手托住她下巴摩挲着,这是拿我的话儿堵我呢?
裴卿卿察觉到他指腹处的粗粝,抿紧了唇儿,不敢作声。
陆淮安还要进宫述职,不能久留,他站起身,掩去了眼底欲色,交代道,把自己洗涮干净了,明晚在琼院等着。
说完,便转身离开。
裴卿卿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整个人仿佛脱力一般,跌坐在床榻上,以手掩面。
她和江策认识四年了。
江策的妹妹江清樱是她在白鹿书院进学时的同窗。因为江清樱,她与江策结识。
后来,她落入陆淮安手里,被迫从书院退学。
江策是唯一撞破的人,可他却从未低看过她一眼。
在陆淮安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他更是主动收留了她,待她百般珍惜。
可就是这样好的江策,她明日却要辜负他,用最恶毒的话语侮辱他,将他满门踩进泥里。
裴卿卿一夜未眠。
次日一大早,裴府的丫鬟从外鱼贯而入,喜气盈面的服侍裴卿卿起身。
显然,她们对昨夜裴卿卿的遭遇一无所知。
裴卿卿也不愿解释太多,她遮掩了心里的疲倦和不安,顺从的任人摆弄。
待她净完面,上了妆,江府的迎亲队伍也到了。
另一边,江策到底是世家子弟,文武双全,很快就过五关斩六将的到了二门处。
新娘子该出门了,喜嬷嬷得了信儿,亲自搀着裴卿卿朝外走去。
一步一步,她走得轻快,裴卿卿却像是踩在了刀尖上,每一步,都是煎熬。
终于到了前厅,喜嬷嬷将她引到江策身边站定,两人一起拜别了裴家夫妇。
裴家夫妇和蔼地勉励了两人两句,便亲自送两人出门。
江策走在裴卿卿的身边,温润如玉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光,侧过头,柔声交代道,卿卿,裴府到江府的路程有些远,我让人在喜轿里备了果子,你路上可垫着些。
劳你费心了。裴卿卿语气里带了些鼻音。
你昨晚可是受凉了?江策听出不对,下意识的关心。
有一些。裴卿卿将错就错地回道。
那我回头让人请个大夫进府。竟是一点也不在意新婚夜看大夫是否吉利。
裴卿卿没再言语,面对江策的无微不至,她怕多说一句,眼泪就要涌出来。
好在,裴家的宅子小,距离短,江策来不及再说什么,一行人就到了府门处。
新娘子小心台阶,喜嬷嬷提醒了一句,亲自搀着裴卿卿上了花轿。
江府接亲的队伍起行。
裴卿卿坐在花轿里,闭着眼,一遍又一遍回忆陆淮安交代她的话。
直到确定自己能七分面无表情,三分讥诮的说出来。
一个时辰后,花轿也到了江府门外。
叮!叮!叮!随着三声箭镞中的声响起,轿帘被人掀了开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裴卿卿眼前,卿卿,到了。
裴卿卿慢慢抬手,将自己的微凉地指尖搭在他的掌心,被他牵着出了轿子。
两人一起跨过火盆,进了江府。
江府厅堂,已经人声鼎沸。
裴卿卿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进,她耳中只有礼部司仪大人的唱和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慢着!眼看就要礼成,她突然出声,同时一把扯掉了头上坠着明珠流苏的鸳鸯红盖头。
江策没想到大婚之日会出变故,他极力维持冷静,看着裴卿卿道,卿卿,不管有什么事,先拜完堂好吗?
我恐怕不能答应你。裴卿卿下巴微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眼看着厅堂里的宾客都变了变色,低声议论起来,江策看向裴卿卿的眼神已经带了恳求,不管什么事,都等拜完堂之后再说好吗?
我从来就没想过嫁给你!裴卿卿不想再跟江策僵持下去,她的目光越过他,冷冷的扫向高堂上的江大人和江夫人,讥诮又冷漠道,你们江家先祖马房出身,如今当家的夫人又是个窑姐儿,怎可能是我良配,我与你不过玩玩而已,不过是你江策蠢,当了真。
你!你江夫人哪里想到,她一心善待的儿媳妇竟会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将她从前最不堪的底细抖落出来,当即铁青了脸,整个人摇摇欲坠,半天说不出话。
站在江夫人身边的江清樱也是半天才反应过来,眼看母亲受辱,兄长下不来台,她恨红了眼,冲上前,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在裴卿卿的脸上,裴卿卿,我没有你这样的***,你滚!
江清樱是习过武的,她用了全力这一巴掌,裴卿卿缓了半天,那种发麻的感觉才消退,她未理会嘴角的血迹,只定定的看着江夫人,目光越发讥诮,江夫人非要我说出你当日的花名不成?
江夫人原就体弱多病,眼下连番遭裴卿卿***,哪里还持得住,突然张口,一口血喷出。
够了!只听一声爆喝,一直隐忍不发的江大人终于拍案而起,他先是吩咐江清樱将江夫人带下去,然后朝着满堂宾客一拱手道,今日之事,让诸位见笑了,来日江某定一一登门赔罪。还请各位给江某一份薄面,如今且先回去,让江某腾出手处置家事。
他逐客令一下,很快,厅堂中就只剩下江家人和裴卿卿。
江大人看也没看裴卿卿,只朝江策道,这就是你不顾一切要娶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拂袖而去。
江策在江大人走后,僵硬的转身,看向裴卿卿,为什么?
为什么,这般处心积虑地折辱我,伤害我的家人?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你江策官微人轻,先祖马房出身,母亲又是个窑姐儿
啪!江策没控制住自己,向来温润如玉的他,突然扬手,一巴掌掴向裴卿卿。
裴卿卿左脸被江清樱甩了一巴掌,右脸又被江策打了一下。
鲜血混着红妆,好不狼狈。
她却并不在意,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了一句,你出够气了?那我走了。
江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远,脚下是想追的,可看着满地的空旷狼藉,想到口吐鲜血的母亲,却怎么也迈不出去脚步,突然一转身,大步朝后院走去。

小编点评

裴卿卿陆淮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