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喜欢林先生第3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一大清早,丁辰就被叫起来。在得知自己要去为林雾拦车之后,他敢怒不敢言,于是顶着个鸡窝头就出了门,寒风瑟瑟一站就是一小时。

魏之笙并不知道林雾几点要出门,只好早早起来,在门口蹲点。快到八点半的时候,她去敲了敲林雾的门,一分钟后他来开门,已经穿戴整齐,换了一身西装,仍旧价格不菲。

早安林先生。魏之笙微笑着打招呼。

有事?

送你上班呀!昨天说好的!

魏之笙并不会开车,本来应承下来这件事,只是为了套近乎。

你方向感一向不好,竟然也能考到驾照吗?林雾问。

呃反正我有办法!

魏之笙给丁辰发了个微信,提示目标已出门,赶紧拦车,直到两个人在楼下等了五分钟,丁辰才回复了两个字,没车。

魏之笙无比尴尬:早高峰,我本来想打车送你的。

没关系,我送你好了。

嗯?

两个人又回到了电梯内,下到负一层,转了一个弯后,林雾按下了车钥匙,一辆新款银灰色的跑车车灯亮了,只是这车没有车标,就连跟各种广告商打过多年交道的魏之笙,也认不出这是哪个牌子的新车。

上车。他说。

你不是说你不会开?

这车不需要我开。

嗯?

魏之笙系好安全带,给丁辰发了个微信让他回家。车内很宽敞,也很舒适,因为好奇,所以她一直在打量这辆车,她总觉得这车有哪里不一样,却又一下子没想起来。

林雾也系上了安全带,然后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开始处理文件。与此同时,他说了一声:去阮氏传媒大厦。

紧接着,车子启动,嗖地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魏之笙的心咚的一声,她终于发现这车哪里不一样了没有方向盘,没有手刹!

林先生,这车

AI(人工智能)在开,它会自己规划路线。

魏之笙拍了拍胸口。她只在电影里看过这样的桥段,现在也只能笑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忽然对林雾生出了几分好感来,按照林雾的衣品,他是个喜欢低调的华丽的人,这车从外观看也不招摇,那么他要求住在研究院附近的高助理每天接送自己的原因

林先生,我会相面。她开口。

林雾从后视镜里瞥了魏之笙一眼,不冷不热的一个眼神,让魏之笙没捉摸透,不过没阻止她,那就说下去。

我觉得林先生是一个很暖的人,为别人考虑很周到,却不会说出来。

继续。

高助理住在研究院的附近,你却让他每天开车接送,肯定是因为他平时考勤不好,而你们对这方面管理非常严苛。你为了他不被踢出局才那么做的。魏之笙最近恶补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说起这种话来一套一套的,她相信总有一句话能够戳中林雾。

一直专心看平板电脑的林雾终于扭头看了魏之笙一眼,然后按下了车内的一个按钮,汽车手扣直接打开,里面缓缓升起一个方向盘来。他说:这车没有投放到市场,当然不能开出来。

说完,林雾把手放在了方向盘上。

魏之笙朝外瞥了一眼,交警车刚好路过,等它走远,林雾又按了下按钮,方向盘缩了回去,他继续看平板电脑工作。

魏之笙:

转了个弯,车自动停了。

你到了。他出声提醒。

真快呀魏之笙有些懊恼,怎么没早点开口,林雾这车也太快了吧,正经事儿还没聊呢,白起个大早了。

林雾解开安全带,下车绕到一旁,替魏之笙拉开了车门。

她踟蹰着,不能就这么完了。她在包里随便摸了个东西出来,扔在了座椅旁边,然后解开安全带。

谢谢林先生送我,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早饭,我们这里的餐厅很有名。

阳光下的林雾听着魏之笙轻快的语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如此愉悦的声音,他怀念过、想念过,可是在这一次重逢后,只觉得分外刺耳。

他走近了一步,他的影子像一片阴霾一样投下:你觉得我们很熟?

魏之笙有些哑口无言,她明白过来,好像有些人是会伸手打笑脸人的。不过,比林雾脾气更坏更加不讲理的人,她也不是没有见过。

仍旧是那张笑脸,魏之笙坦荡地说了声:可惜了,餐厅的大师傅可是远近驰名的,林先生,回见。

她摆摆手,率先离开了。

魏之笙在公司的餐厅吃了个早饭,顺便刷了一下新闻,头条赫然是女子偶像组合成员小欣***。这位组合成员在半年前被曝出诸多丑闻,大家口诛笔伐,没有人肯听她的辩解,她因此患了抑郁症,退出娱乐圈,可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结束。而后但凡社会发生类似的事情,言谈间都少不了要带上她,终于在六个多月以后,花季少女跳楼***了。

嘎嘣!魏之笙捏碎了手里的方便筷子。她内心生出无法抑制的愤怒以及悲痛,她正是因为这件事从电视新闻转到了杂志部。

好久不见。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路过魏之笙的餐桌,停下来打了个招呼,脖子上挂着蓝色的工牌,写着记者黄洛洛。

魏之笙站起身,怒视着她:人渣!

你说什么?

小欣***了!是你逼的!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愧疚吗?

黄洛洛瞥了一眼报纸上的新闻,神色瞬间凝重起来。她拿起来仔细翻了翻,然后恢复了平静:我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如果都像你那样,对方说几句好话、卖卖惨你就不报道了,那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新闻吗?

可你报道的根本就不是事实!添油加醋,诱导大众!

白开水一样的新闻永远不会有人关注,明星嘛,本来就是用来娱乐大众的,怪她自己没本事。你什么都不懂,所以出局了,而我是王牌。你提醒得正好,我回去写一篇小欣的回顾报道,点击量应该随便就破千万了!

魏之笙攥紧了拳头,旋即又松开,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来:你所做的一切,都会要付出代价,并且非常惨!

魏之笙生了一肚子气,回了办公室。

同事们一窝蜂地凑过来问:早上含情脉脉目送你上班的帅哥是谁啊?

你们看错了吧?

怎么可能呢!身上穿了‘一百来万’呢,我一个做商务的,能看错?同事肖敏说。

魏之笙连忙摆手说:我的意思是,含情脉脉这个看错了,对方是公司的祖宗,我们得求人家办事儿呢!

你就编吧!靠着车看你的眼神温柔得要***了,我都脑补出一出***情深的戏码了,你还说没关系!结婚请我吃喜糖啊!肖敏笑嘻嘻地说。

魏之笙忍不住笑了:我这儿缺个写手,你要不要试试?我觉得你做商务屈才了。

嘁!

同事们见魏之笙嘴太严,也挖不出什么八卦,就散去了。

微信上好几条消息,都是原来人工智能节目组那边来催问结果的。魏之笙暂且把黄洛洛的事情放到一边不去想,赶紧回复道:正在努力,林雾会回来的。

她翻出自己的包,仔细看了看,笔、本子、化妆品都在,她到底把什么扔林雾车上了?

魏之笙抓了抓头发,简直要爆炸了,她原本设计好了,扔下个东西,打电话去询问有没有捡到,如此就能很自然地再见一面,顺便聊聊工作的事情。可现如今,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当时自己扔的是什么东西,这可怎么办?

下班后魏之笙早早回家,却没想到,对面一整晚都安安静静的。林雾是没有回家,还是动作太轻了自己没听见?她犹豫再三,决定过去敲敲门。

丁辰忍不住开口:姐,林雾哥出差了,下午回来收拾的行李,你就别鬼鬼祟祟的了。

我什么时候鬼鬼祟祟了?我在我自己家,怎么能叫鬼鬼祟祟呢?魏之笙反驳。

正在洗碗的丁辰忍不住笑了:林雾哥果然说得没错,你心虚的时候就喜欢吼人。

你别胡说八道,我跟他才认识几天,他怎么可能跟你说这种话。魏之笙***关上大门,好好洗碗吧你!

林雾出差了,走了一个多星期,魏之笙打过几次电话去研究院,高助理也不在。另一边网综还一日三催,饶是魏之笙心理素质好,也有点扛不住压力了。她买了两个果篮,拿到物业办公室,给她住的这栋楼的物业大姐送去了。

大姐,你知道1802林先生的联系方式吗?我有急事找他。

大姐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了看魏之笙,公式化地笑了笑说:是他家漏水了还是煤气忘记关了有异味啊?

啊?

大姐啪的一声合上了本子说:都好几个单身的女业主来我这里问了。

大姐你误会了,我是真的有事!

大姐继续微笑:都这么说的。魏小姐,我们物业不会透露业主资料的,这一点也请你放心。

我跟他是朋友!

那你怎么还问我要电话?

我魏之笙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

身后突然有人说了句:手机给我。

哎?魏之笙回头,看见林雾正站在自己身后,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旁边放了一只行李箱。她一脸蒙地把手机递了过去,林雾随便按了几下,成功解锁了。

魏之笙侧目,高科技人才果然厉害!

林先生,已经有好几家业主来问了,建议您回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大家反映有漏水和煤气侧漏的现象。物业大姐说道。

谢谢,我在监控里都看过了,一切正常,可能是业主们搞错了。林雾边说边在魏之笙的手机里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拨通了,他手机的屏幕上闪烁的是魏之笙的名字,而魏之笙的手机上显示的却是一串数字。林雾抓着手机的手,指尖开始泛白,整个人阴郁得像是快要下雨一样。

魏之笙扫了一眼那个号码,随口说道:林先生这个号码很顺呀,是靓号吗?

用了六年,情侣靓号。林雾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加难以捉摸。

魏之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夸了一句:难怪呢,这个号码真不错。

的确不错,所以,另外的那张电话卡,你如果不用的话,什么时候还给我?

啊?我魏之笙有点冒汗,怎么聊着聊着,就欠债了呢?她上哪儿去找这张电话卡去?

林雾冷笑了一声,没继续追问,只说了句:回家吗?

魏之笙赶紧点点头。

林雾转身走了,魏之笙小跑跟上。

物业大姐还沉浸在情侣卡的八卦当中,突然眼前这两人消失了,赶紧追出来说:魏小姐,有一个你的快递,好几天了。

哦,谢谢。魏之笙接过来,电梯门刚好打开,两个人并排站着。

电梯里手机嘀嘀响了,是一条微信。

魏之笙向林雾看去,她的手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林雾的手里,他好像忘记还给自己了。

林雾正准备递给魏之笙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那条微信的内容:搞林雾有难度吗?你不是说你可以吗亲爱的!

呃魏之笙顿时心虚,也没注意林雾给手机的***,她一个没拿稳,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她弯腰去捡的那一瞬间听到林雾说:搞林雾?你指的什么?

魏之笙僵***,缓缓直起身,也顾不上捡手机了,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

林雾上前一步,衣服随手扔在了行李箱上。

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说看。

魏之笙后退了两步,背靠着电梯门。她双手抵在胸前,仰视着他:只是说的合作,林先生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嘭!林雾***一推,双臂撑在电梯壁上,将她困在身前,目光狠辣,冷冷道:魏之笙,你到底哪句话是可信的?

我魏之笙咬了咬牙,身为一个记者出身的专栏文案,她词穷了!她到底心虚什么,她理亏什么,她明明没做错什么啊?可是看见他那双眼睛,以及听到他质问的语气,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是病啊,她得治治。

就在魏之笙鼓起勇气,想跟他唇枪舌剑的时候,突然间电梯的广播响了,物业大姐在监控室问道:林先生你还好吧?没有什么危险吧?

林雾收回了手,方才他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呼叫按钮,他转身对着摄像头说:我没事,谢谢。

魏之笙松了口气,也冲着摄像头说了句:我也没事。

哎哟,跟林先生在一起能有什么事呀!物业大姐小声念叨了一句。

魏之笙瞬间恼火,那跟她在一起林雾能有什么事啊,她难道不是更应该被担心的那一个吗?

林先生千万注意安全,物业会把所有的陌生女访客都拦住的。

谢谢。

魏之笙狂翻白眼,人气高了不起。

电梯缓缓上行,林雾没有再说话的欲望,像是累极了的样子,魏之笙也不好开口。

电梯门开了,魏之笙家的门也开了,丁辰刚好出来扔垃圾,看见林雾后,习惯性地就想跑,典型的做贼心虚。魏之笙***挥了下手:跑什么啊?

她忘记了手上还有个快递,更没想到盒子的胶带开了,里面的东西直接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

一个摄像头安静地躺在地上,林雾和魏之笙同时看见了。林雾那探询的眼神仿佛在质问她,你买摄像头想干什么?

呃拍错了。我是想买个电脑,呵呵呵说完她就后悔了,这不经过大脑的谎言就是不行,电脑和摄像头价格差很多,怎么会买错呢?

丁辰抬头看了一眼林雾家门口的摄像头,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再看看他姐买的这个,真是低端简陋有点土。

这种摄像头不安全,随时可能被入侵利用。最好别用。林雾说道。

魏之笙狂点头:对对对!我也不是想买这个,我要买电脑,那个,我赶紧去下单,晚了被抢光了。她赶紧往家里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呐喊,让你撒谎!让你撒谎!

等等。林雾叫住了她。

他弯腰捡起魏之笙掉在地上的手机,翻过来一看,屏幕裂了。他走了两步,放到魏之笙的手里,说:赔你个新的。

魏之笙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从底部裂到顶部的无法修补的裂痕,内心是崩溃的。她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林先生,是我自己不小心。

明天早上我来找你,我从不欠别人东西。说完回家了。

魏之笙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里有人追着她到处跑,被微信吵醒以后发觉噩梦成真了。网综的同事给她一连发了十二个委屈巴巴的表情。

好啦,她知道了,她会努力的好不好?

没过几分钟,有人敲门。丁辰不在,她只好自己去开门。

林雾?有事吗?

此时,林雾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灰色的毛衣开衫,潇洒且不失朝气,跟他穿西装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买手机。他说。

魏之笙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邋遢的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那你陪我去,我自己付钱。我去洗漱一下,五分钟。

家里有鸡蛋吗?

啊?有吧,都是丁辰做饭。

我看一下。林雾换了鞋,去厨房,魏之笙好奇他要做什么,吃了早饭再去,不然你会低血糖。

魏之笙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林雾的脸色瞬间像冰箱一样冷,他没有回答,打开冰箱挑选了几样食材。

我去洗漱魏之笙说完落荒而逃。

等她洗漱出来,早餐的香味已经飘到鼻尖了。

做的什么?哇!好丰盛!

林雾做了蛋裹馒头片,炸成了金黄色,还有煎蛋和火腿。

这个煎蛋怎么这么小呀?魏之笙戳了戳。

你每天吃一个鸡蛋就可以了,吃太多不好,馒头片和煎蛋正好是一个鸡蛋。

那我不客气啦!魏之笙坐下来吃早饭。她没想到林雾厨艺不错,这个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蛋液怎么挂在馒头上,以及炸出来是什么样子,都是很考验技术的。她虽然还没想起两人的过往,但光就这口馒头片来说,相见恨晚啊!

林雾看着她吃东西有点出神,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冷冷地说了一句:吃饱了出门。

哦魏之笙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餐桌,洗干净手跟林雾出门。林雾这人长得虽然好看,但脾气时好时坏,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且毫无征兆!

周末出行的人很多,他们在路上堵了一会儿。魏之笙想起自己那不知道丢的是什么的东西,好几次伸手在副驾驶的座椅下摸来摸去,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林雾这车干净得就跟新车似的,一点杂物都没有。

你怎么了?在魏之笙第四次抠椅子的时候,林雾问道。

啊?没什么!太喜欢你这车座的质感了,忍不住多摸几下,哈哈哈

她承认这个理由有点太低端了,以至于林雾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她好一会儿,还好绿灯亮了,不然她想下车了。

我们去哪儿买手机?魏之笙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她已经经济独立,拒绝家里的补助,自己工作后攒钱买了房子,正在努力还贷中,所以本质上是个穷人。

科技馆。

哦哦,那就好。魏之笙放心了。科技馆是本市比较大的一家电子产品展览商场,经常办各种产品的展览会,也卖东西,经营的大部分都是国产,价格公道。她这每个月要还房贷的人,太贵还真是承受不起,如果去什么苹果专卖店之类的,她就要想办法开溜了。

十分钟后,目的地到了。

林雾停好车,从科技馆的后门***,直接刷的指纹。轻车熟路,看来是常客。

电梯上七层,牌子上提示着未来科技馆,从踏出电梯的那一刻开始,整个场馆就变了个样子,像是置身于森林里,远处望过去山脉绵延,树木葱郁,似乎还有水声潺潺。魏之笙有点惊讶,科技馆跟她以前来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全息影像技术,完美还原现实,你眼前看到的是目前世界上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林雾解释道。

魏之笙四处张望,像是真的外出游玩,鼻翼前还有花香四溢。她兴奋道:太酷了,每天在大自然里上班的感觉真好。这种技术,能隐藏其他的人吗?我好像没看见有别人在。太高科技了,会不会每个人眼中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希望看见春意,所以我看到的就是森林,你希望看到星光,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是宇宙?

林雾一脸你太天真了的表情。魏之笙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有块牌子上写着,本月底正式营业。她指了指牌子,讪笑了几声:还没营业呢,我们好像上错楼层了,要不快点走吧。

不必。林雾说完,指了指左边那条路,是一个模拟山洞。

魏之笙***以后发现,空间还挺大,有一个柜台,里面陈列的全都是手机。旁边正在忙碌的两个店员突然立正站好,行礼:老板好!

嗯。林雾应了一声。

魏之笙怎么也没想到,这里是林雾研究院的线***验店,难怪他能直接刷指纹走后门进来。

随便选吧,这个最好。林雾指着一款银色的全屏手机说。

嗯她腹诽,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随便选?

女店员拿出了这款手机。手机外观没什么夸张的,就是全屏设计,金属边缘,超薄款。

小姐眼光真好,这个是我们的新款,刚刚拿来陈列的,市面上还没有卖哦!女店员介绍着。

魏之笙心想,你这也太不走心了,你老板都说好,那能不好吗?

谢谢,那就这个吧。魏之笙说。

去取6英寸那款,拿个新的。林雾吩咐道。

屏幕是不是有点太大了?魏之笙有些犹豫,太大了,拿在手里不太方便。

屏幕大方便有眼疾的人看。林雾义正词严。

魏之笙有点纳闷,他什么意思,是不是说她瞎?

女店员取回了货物,拆开帮魏之笙试了试新机,没有任何问题。

谢谢。哪里交钱?魏之笙问。

女店员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林雾。

正常开票就好。林雾说。

好的老板。女店员开好了票,交给林雾。

走之前林雾忽然说:今天的主题换一下,要星空。

好的,老板!女店员赶紧打了个电话给控制室,森林全息影像逐渐关闭了。

魏之笙这才看到,这一层是个空旷的场地,除了刚才的手机柜台,还有另外十几个,都是卖智能产品的。而整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的都是外观一样、编号不同的智能机器人。方才俏皮可爱的女店员,也是这些机器人中的一个,没有了全息影像,它们都显现出了本来的样子。

一分钟后,全息影像重启,一整个夜空展现在了魏之笙的眼前。他们仿佛置身于星河之中,如同一颗繁星一样,周身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刚才的那个手机柜台,也变成了飞船的模样。

太神奇了!她目不转睛,有外星人吗?

魏之笙到处看,奔跑着,像一个误入异世界的孩童,她眼睛里都是新奇,她看不够,也玩不够。

林雾还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她,有星星笼罩着她,有星河从她旋转的***旁飞过。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一连几个月的雾霾污染,夜空已经许久没有星星。她第八次跟自己告白,许是还有些害怕,为了壮胆,喝了酒,又或许她只是喝酒后有感而发,她脸色***,冲到自己面前说:林雾,你看见这夜空了吗?你要是跟我在一起,我就能给你摘星星!你想不想看星星?

他那个时候是怎么回答的?

他不记得了,他那时候不会说情话,各种噎人的回答她也不在意,只是傻笑。可是他却清晰地记得,魏之笙所有的话,而后多年,每每想起,都觉得夜很漫长,夜凉如水。

现如今,他把星星摘下了,可是你呢魏之笙,你去了哪里?

林先生!咱们要是也在演播厅里用这种技术,那可比绿幕后期做上去效果好多啦!到时候来个全网直播,按照阮氏集团的实力,覆盖八亿观众绝对不成问题!你觉得怎么样?魏之笙兴致满满地说着,却发现林雾在走神,林先生,林先生?

林雾低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涌出一丝悲凉,然后是满满的烦躁。

走吧。我还有事。

这是又拒绝了?魏之笙叹了口气,但是也不丧气。

小票给我,我去付款。魏之笙追上他说。

我说过了,我赔给你。

语气冷冷的。魏之笙无奈,只好接受。

离开七层,搭乘直梯去了一层。林雾走进了一家电脑专卖店。

林先生要买电脑?我们跟很多公司有合作的,有折扣价。

果然是常来,从他们进门起,就有店员嘘寒问暖,跟林雾相当熟悉的样子。林雾对人很礼貌,从来都是微笑着的,这笑容温暖得能融化冰雪,魏之笙一时间看得有点痴迷。

魏之笙瞥了一眼,展台陈列了一款纯黑色的笔记本,质感摸上去非常***。

店员赶紧介绍道:ThinkPadP50商务办公型笔记本,内存32G,英特尔至强处理器,设计创作、数据存储、数据运算都非常稳定流畅,2.5千克,也不算重。

魏之笙点了点头,她不太懂,但是听起来不错。林雾送她手机,礼尚往来,她也应该回礼。魏之笙瞥了一眼墙上联想的logo,摸了摸钱包。

林先生,这个怎么样?

林雾看了一眼之后说:可以。

我送给你,礼尚往来,不能白收你的手机!

林雾投来了狐疑的目光。

魏之笙又仔细看了看这台笔记本,真是不错,很有设计感,随口问了句:多少钱呀?

林先生是高级会员,可以打九折,折后价格是42029。

魏之笙腿瞬间发软,险些没站稳:多少钱?四万多?

是的,小姐。店员回答。

她小声问店员:不是联想吗,联想怎么卖这么贵了?

店员回答道:是的,小姐,ThinkPad原来是IBM公司的,被联想收购了,所以的确是联想。

我魏之笙感觉到心在滴血。

小姐,请问是刷卡还是付现?店员的笑容仍旧那么灿烂,魏之笙瞬间觉得,灿烂得刺眼。

魏之笙看了看店员,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林雾,最后一咬牙说:刷卡

请跟我来。

店员将他们带到了一楼的收银台,魏之笙将卡递了过去。

抱歉小姐,金额不够。店员仍旧微笑。

还有这部手机,我一起付。林雾掏出钱包,递了过去。

好的林先生,折后一共消费46000,请您确认。

魏之笙觉得,她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醒以后已经坐在了林雾的车上,怀里抱着个价值四千多的手机,而那台四万多买的笔记本,被林雾随手放在了后备厢里。

林先生!这台电脑有什么特殊功能吗?

没有。

所以为什么那么贵呢?她不理解。

你的手机,有个防盗功能,除了你谁也不能解锁,更安全。林雾说。

她突然想起昨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破解她手机密码的事情,于是问:连你也不能吗?

林雾愣了一下说:你觉得呢?

形同虚设!

我一般不破解密码。

昨天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林雾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宛若在看一个智障:你密码6个0,还需要我破解?

你不是破解,是猜出来的吗?

你屏幕上0的位置都快被你戳漏了。

魏之笙瘪瘪嘴,她没发现这么明显啊。又想了一会儿,她说:电脑吧,太贵了,我送不起,但是手机钱我可以给你。这会儿没现金,有笔吗,给你打个欠条。魏之笙带了笔记本,偏偏笔没墨水了,她扫了一眼看到驾驶席旁边放了个本子,里面夹着一支笔。

借用一下。

哎!林雾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魏之笙拿出笔来,是一支多色的按动圆珠笔,有些旧,看不清上面的图案了,她惊喜道:你也喜欢这种圆珠笔呀?我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买这种笔,因为颜色多,一支笔就能划出各种级别的重点来!

林雾猛然间拍了下方向盘,发出了刺耳的鸣笛声。他愤怒地看着魏之笙,把她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

魏之笙!你连一支笔都记得,却不记得他咬着牙,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魏之笙沉默了,她大概意识到林雾是怎么了,她小声问:这支笔该不会以前是我的吧?

林雾并不否认,魏之笙觉得气氛压抑极了。

附近似乎是有个补习班,十字路口涌出很多高中生,目光都在往林雾的车里扫射,几个女生窃窃私语道:哇,好帅!天哪,太帅了,车也帅,人也帅,女朋友差了点。

我觉得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你看都没交流的。

这么看起来,那位姐姐顺眼多了!

魏之笙怕林雾等太久,所以没化妆就出门了。她从后视镜里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也还好啊,皮肤白里透红,也没有黑眼圈,头发也还是顺滑有光泽的啊!

等等,她在意什么,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魏之笙想到这里,就坦然了。把目光从后视镜收了回来,一扭头就看见林雾正在看自己。

怎么了?她问。

前面有家‘一点点’,等我一下。

嗯?哪里?魏之笙的眼睛亮了一下,瞬间转过身去,探出头四处看。

林雾飞快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的头正过来:危险,等我去买。

恰好绿灯亮了,林雾右转,停在了路边,然后下车去买饮料。

一点点是一家饮品连锁店,他大学的那会儿火起来的,那时候每天下午都得出去买两杯回来。他以前不爱吃任何零食,尤其甜食,六年前才习惯了糖果的味道,自那以后便是依赖。因为有人说过,嘴巴里甜甜的,心里才不觉得苦,所以糖成了他的依赖。林雾有时候会问自己,怎么就戒不掉呢?

林雾去一点点门前排队,不知不觉身后排了好几个女学生,慢慢地,他被包围了。

她们大方地拿出手机:哥哥,可以给你拍张照吗?

林雾指了指那边车里的魏之笙,笑着说:要先问过我女朋友,她答应才行。

恰好魏之笙也看见了林雾在指自己,但是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她看见林雾笑了,那笑容好看得耀眼,她便也跟着笑了笑,挥了下手。

被秀了一脸的恩爱!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女生说,给女朋友买饮料?我让你先。

谢谢,你喝什么,我请。林雾说道。

五分钟后,林雾拎着两杯饮料回来了。

柠檬养乐多,两瓶养乐多,微糖,少冰。林雾边说边拆开了吸管的包装,帮她插好了,递过去。

魏之笙满脸惊喜,迅速喝了一口,一脸满足:就是这个味道!甜度和浓度都刚刚好,我以前经常喝,你也喜欢这个口味吗?

因为你喜欢喝,我才被迫喜欢上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恶狠狠的样子,气急了似的。魏之笙也是有点佩服他的,明明像是情话一样的台词,却能讲得这么骇人。

其实,不问过去,我们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聊的。找一个对胃口的朋友很重要,找个合拍的合作伙伴更加重要。能让你在工作上自在很多,也轻松很多呢!你觉得呢?

不觉得。

林雾将车从路边开出来,重新驶入了主路上,堵车的高峰期已经过了,一路畅通。

魏之笙吃了个瘪,但这在她意料之中。她又另外寻了个话题,扯来扯去又扯到了合作关系上。

我们杂志部上个月合作的那位女明星,超级难搞,封面拍摄约了十次,被放了八次鸽子,要我们做这做那,完全被当成了她的助理。最后阮萌气得直接换掉了这个女明星,找了个当红小生,销量翻了一倍。一个专业的合作伙伴,多么的难得啊,我们公司的网综,业内口碑一向很好

那个女明星是你负责的吗?

啊?封面一般我都会跟一下。

阮萌对你很好。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热心善良

就是管太多。

这是实话,阮萌喜欢帮所有人安排好一切。看来,阮萌和林雾是认识的,魏之笙想。

有空要不要给你拍点宣传照呀?我们这儿的摄影师特别棒!

不去。

固执!魏之笙给林雾打了一个新的标签。

到了。你先回家,我去研究院。林雾照旧下车为她开了车门。

魏之笙迟迟不肯下车,她还想再挽救一下。

如果你实在想不起来答案,就想办法让我高兴,或许我会答应你的部分要求。

什么意思?魏之笙问。

字面意思。

魏之笙下了车,仍旧迷茫,怎么个高兴法?

魏之笙回家,思考了半天,又在网上找了一些攻略,最终决定去同事闲聊的群里求助,毕竟里面有好几个情感专栏的作家。

没过一分钟,有人回复道: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

魏之笙: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对方:爱信不信,好用到哭!

真的吗?魏之笙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但感情方面她几乎是零经验,她决定还是相信一次吧!

林雾又加班了,魏之笙又在客厅里坐立难安,时不时跑到门口听一下对面的动静。

丁辰看不下去了:沙发上是有钉子吗?你晃来晃去的,我难受!

要么憋着,要么去你爸妈那儿!

丁辰选择憋着。

十点钟的时候,电梯终于响了,魏之笙顺手抄起一袋垃圾,狂奔到门口,装作正好出门倒垃圾的样子,跟林雾来了一个偶遇。

刚下班呀,真是辛苦了。魏之笙微笑地开口。

有事吗?

有点冷冰冰?心情不太好?魏之笙忐忑起来,林雾的心思太难猜了。

那个你有空吗?她问。

你说说看,或许有。

咱们去看看人间繁华?

林雾一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

就是去看夜景!

没空。林雾拒绝了,转身走到自家门口,按密码。

魏之笙追过来继续问:我觉得也不太合适,你一看就不是涉世未深的人,那要不去坐旋转木马?

林雾没理她,按完了密码,录入指纹。

还不行吗?魏之笙思考了一下。

那就只剩下宽衣解带和灶边炉台她窃窃私语道。

林雾背脊一僵,然后火速拉开自己家大门,***之后***关上,顺便拉下了暗锁。

魏之笙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懊恼得直跺脚: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