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喜欢林先生第2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魏之笙想了好几天,也没想起来两个人究竟有什么瓜葛。她特意回了一趟老房子,看看自己以前的那些日记。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记录十分完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林雾的人,他们两个除了是校友之外,没有任何关系了,怎么她就始乱终弃了呢?

魏之笙想不通,大半夜打了一个越洋电话,找到远在美国出差的好闺蜜阮萌。

阮萌刚刚结束了一个会议,被各方领导人压着打,气不打一处来,接起电话之后就大吐苦水。魏之笙静静地听着,合作方看阮萌年轻没经验,欺负她,以为她什么都不懂,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你可以尝试,在对方开口之前先介绍,这样他们就不会觉得你是个黄毛丫头了,只抛出专业词汇不行,你记得多说一点数据,把他们绕蒙了就好谈了。

阮萌一拍大腿:之笙,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我爸脑子一定是进水了,像我这种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根本不适合出来带项目,我要赶紧回到杂志部,我就想混日子!

魏之笙笑了笑,这些年阮萌变了很多。她们有着惊人相似的经历,都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没朋友,直到初中的时候遇见了对方,于是惺惺相惜,发展为闺中密友。记忆里,是大学后她才转变了想法,从那个兢兢业业学习的别人家的孩子,变成了游戏人间的精灵。阮萌是阮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还有个亲哥哥在公司掌舵,所以用阮萌的话来说,她完全可以先啃老,然后再啃哥,努力?不存在的。

对了,我怎么听说你接了个采访,你身体吃得消吗?之笙,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给你调部门了啊!你爸妈可是交代过我的,不能让你操劳!

魏之笙的父母这两年因为工作,不得不去国外暂住,因此把魏之笙托付给了阮萌,阮萌就在魏之笙居住的小区买了套房子。原本想着直接买魏之笙家对面的复式,阮萌软硬兼施,结果业主死活不卖。就在大家都以为业主油盐不进的时候,房子居然易手了!想到这儿,魏之笙开口问道:萌萌,你认识林雾吗?

嘟嘟嘟电话一阵忙音,阮萌的电话似乎断线了。

再次接通之后,阮萌握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她紧张道:是不是树林的林,烟雾的雾?A大神话,今年28岁?

你认识他?

不认识!阮萌大喊了一声,又说,你是见到这个人了?还是他来找你了?或者你想起什么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啊?

怎么了你?魏之笙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一脸茫然,没什么事,我就随便问问,林雾是个红人呢。

阮萌松了一口气,但还是郑重道:魏之笙,你听我的话,躲着这个人点,人品太差!

呃魏之笙更加茫然了,阮萌怎么如此激动呢?好像两个人有深仇大恨似的,莫非,你们两个有情感纠葛?

胡说八道什么呢!他怎么可能看得上我!阮萌怒吼了一声。

魏之笙只觉得,这里面有故事,不然天之骄女、用鼻孔看人的阮萌,怎么会对自己如此不自信!

好啦,你别紧张,我这里没什么事,你先忙工作,有万主编看着我呢,我保证。魏之笙好一顿安慰,阮萌才放弃了马上飞回来的打算,美国的项目的确比较重要。

只是,魏之笙更加好奇了,这两个人以前肯定认识,或许还闹过一些不愉快。

同万主编对好了说辞,魏之笙还是有点担心阮萌突然跑回来,她觉得这件事自己可以应付,没必要拖上阮萌。

万主编表示理解,欣然答应。

魏之笙在公司办好了外出申请,她预计在搞定林雾之前都没什么机会能够回公司办公了,而林雾看起来相当难搞。魏之笙觉得,现在是一个数学方程式,假设她和林雾真的在一起过,现在这个分手的原因就应该设为X,她只要解开这道题,那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在咨询了几个情感专栏写手以后,魏之笙拟订了几种***会分手的理由,又顺便跑了一趟综艺部,跟网综的同事开了个简短的会议,拿出了一套针对桃源计划最棒的宣传方案,几乎是正常人看到都不会拒绝的方案。一切准备妥当,魏之笙熬了个夜,让自己看起来憔悴一些,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去堵截林雾。

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她方才一出门,林雾的身影就消失在电梯口,而她挥了挥手臂,林雾就像没看见她一样,任由电梯关上门,走了。

恰巧在这时,魏之笙的电话响了,她那个问题表弟,正式归国。

魏之笙咬了咬牙,打车直奔机场。

在魏之笙的记忆里,表弟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从小感情非常好,他很调皮,自从喜欢上相声,偶像变成于谦以后,个人爱好就变成了抽烟、喝酒、烫头,为这三件事,没少挨打,回回都是魏之笙救他。他一直在美国念大学,今年正好毕业。

魏之笙在机场的国际到达大厅,没多久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阳光美少年走过来,若不是太过了解,肯定会被这副面孔给骗了。

姐!丁辰挥着手臂,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他张开双臂,正准备给魏之笙一个大大的拥抱,魏之笙一个闪身,让他扑了个空,险些摔倒在地。他也不生气,转身又钩住魏之笙的胳膊,就像小时候那样,晃来晃去。

两件事,第一件事,你爸妈不同意你回国发展。第二件事,我等下有工作要处理。

丁辰眨了眨眼睛,抱着手臂问她:所以,你的意见呢?

你爸妈的意见我不同意,所以你等下回家买菜做饭,等着我回来,不许乱跑。

没问题!姐,我这几年厨艺进步了。丁辰这话不假,他大学四年一个人在国外,全都是自己下厨养活自己。

似乎,丁辰一直有一手好厨艺。魏之笙也忘了,丁辰为什么会学做饭这件事了,好像记忆里就是这么写***的。她遗忘的还有很多,比如表弟是怎么从一个小傻子,突然一下子变成学霸的。

所以,我可以住你家?丁辰又问。

你睡我下铺吧。

丁辰愣了愣:姐,你买的上下铺吗?就跟你大学那会儿一样的?

魏之笙但笑不语,两个人先打车回家。在家门口开门的时候,魏之笙回头看了一眼1802室,摄像头好像还会追踪人像,她往左,摄像头也往左。魏之笙咬了咬牙,好气哦,高科技了不起!

换完拖鞋,魏之笙拿出手机,谁还不会监控咋的!可是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对面那个同款的摄像头,最后只能随便买了一个。

丁辰里里外外跑了一圈以后,一脸难以置信地站在表姐跟前问:你家就一张床,你让我睡床底下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魏之笙打开了携程,慢条斯理地说:过来看看机票,是买今天晚上的,还是明天早上的,送你回去。

丁辰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说:家里挺乱的,我打扫卫生吧,我睡书房可以吗,打个地铺就好。

魏之笙从电视柜里翻出一串备用钥匙,丢给了丁辰:下午六点钟我下班回来,要准时吃饭,知道了吗?

丁辰仰望苍天,感慨道:姐,我问题少年这个设定,在你这儿是不是没用?

魏之笙拍了拍表弟的脸,然后特意拿了帽子和墨镜,戴好出门。

四十分钟后,抵达研究院大门口。魏之笙四处看了看,没有门卫。但是有一间接待室,接待室内有一扇合金材质的门,严丝合缝,研究院里面的光景一丁点都看不到。接待室里面排了不少人,大多数年纪不大,他们在长凳上坐了两排,默默地计算着什么。有人似乎算出了答案,兴高采烈地跑到一个安全扫描装置前,可是随即嘀嘀嘀的系统报错提示音响起,然后就见那人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魏之笙环顾四周,陆续有人去扫描,只有一个人成功开启了那一扇门,惹得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喝彩声。

魏之笙赶紧抻着脖子往里面瞧了瞧,门后似乎是一台电梯,灯光酷炫得不行,怎么看怎么像神盾局的场景。

魏之笙找了个正在发呆的女生问了问:这是在做什么?

女生今天已经放弃***了,所以这会儿比较闲,就跟魏之笙介绍道:大家想进研究院,参加桃源计划项目呀!

所以这是在面试?

差不多吧!你看那边有台电脑,输入你的个人资料,然后电脑会为你随机生成一组密码,只要你生成这个二维码,通过机器扫描,就能***啦!

呃只有这一种方式可以***?

女生点了点头。

魏之笙又问:难吗?

女生掏出了自己一等学府电子工程高才生的证明材料说:我蹲在这儿算了半个月了,你说呢?

魏之笙叹了口气,好像难于上青天啊!

你是专攻哪方面的?女生问。

魏之笙想了一下此行目的然后说:呃人际关系。

女生颇为震惊:人工智能如果连这方面都能够处理好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你这个研究厉害了!

魏之笙干笑了几声,然后去前面的电脑前填资料,死马当活马医,即便是进不去,难道他林雾还不下班吗?

输入姓名、年龄等资料后,系统给了她一组十八位数字。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计算,也对二维码绘制一窍不通。为了不耽误后面排队的人,她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付款码扫了一下,嘀,门竟然开了。

魏之笙吓了一跳,差点扔了手机。旁边正奋笔疾书的人登时抬起头来,齐刷刷地看向她。

答案是什么?

呃,应该是数字。

运气真好,这题超简单,算法呢?十进制还是十六进制?

魏之笙:呃可能是四舍五入。

大家听得茫然,又问:自动绘图的程序是自己研发的吗?这个扫描仪以前不识别电脑绘图的。

啊?哈哈哈,勉强算吧,那个我先***了魏之笙一阵心虚。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她在大家的恭喜声中***了研究院。

电梯缓缓上行,魏之笙掏了手机看一眼时间,赫然发现,微信提示成功向L先生支付250元。什么?魏之笙满脸问号,这是门票钱?

到达12楼,电梯门开了,除了一条空旷的走廊,魏之笙没看到其他的东西,周围十分安静,走廊两边都是特殊金属制成的墙壁。

你好,有人吗?我想拜访林先生。魏之笙到处看看,发现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摄像头,监控器后面总该有人了吧!于是她站在摄像头前面,挥了挥手,再一次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过了大概一分钟,魏之笙身后五米处的墙壁豁然打开,出来一个年轻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结,瘦小的脸上戴着一副夸张的框架眼镜。

魏小姐是吧?

这声音她在电话里听到过,魏之笙点了点头说:高助理?

年轻男子挑了挑眉,显然没料到对方能猜出自己的身份。两个人对视了十几秒,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

最后高助理指了指自己说:我这身真的那么像助理吗?

我听过电话录音,就是你打来取消合作的那通。

高助理哦了一声:跟我来吧。

魏之笙跟在高助理的身后,穿过长长的走廊,他按下墙上的按钮,打开了一扇门,然后又是一条走廊。如此转了几圈之后,眼前终于豁然开朗,不再是冷冰冰的金属,而是一扇木门,推开木门,门厅处还修了个鲤鱼池,里面养了十几条金鱼,条条神采奕奕。

这里不能拍照,别相信什么转发锦鲤之类的。如果真的能成功的话,我早就登上人生巅峰了!Boss在里面等你,你自求多福吧。高助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魏之笙嗯了一声,把口袋里马上就要掏出来的手机压了回去,又看了一眼池中的鱼,她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锦鲤呢。

再往里面走,是一个小会客厅,三张香樟木的沙发,一个茶几,上面摆着一套功夫茶具。沙发正对面放了一张实木办公桌,三台电脑。整个办公室的布置飘着浓浓的中国风味,虽然用的家具都不贵重,但是符合研究所的标准,不宜太铺张浪费。她有点无法想象,林雾竟然喜欢这种风格吗,待会儿会不会左手盘珠子,右手玩核桃?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

魏小姐似乎心情不错?

魏之笙循声望去,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小隔间,大概是给林雾休息用的。此时门开着,一个人就站在那里,穿着黑色的Kiton西装,他好像特别钟爱这个牌子的样子。

长久的互相打量之后,林雾皱了皱眉:找我有事?

我来向你道歉。

林雾唇边荡起一个讥讽的笑容,从休息室缓缓走过来,站在魏之笙的跟前,距离近得有些冒犯。他轻哼了一声:错哪儿了?

这话问的,魏之笙听了委实生气,她压根就没有错,但是还得来道歉,真是好气哦!

本着职业操守,她耐下性子,放低身段,微笑着说:林先生,我这个人脑子不太好,经常丢三落四,做了什么冒犯您的事情,千万别往心里去。阮氏传媒特别重视您这个项目,拿出了最优质的资源,您可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不推广这个项目了,我了解过,这个项目特别有市场前景。目前国内,没有比我们阮氏更适合推广这个项目的公司了。

哦。林雾不慌不忙,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魏之笙继续赔着笑脸:如果先前的计划您不满意,我们可以重新制订方案!

林雾这次连一个哦都没打算给的样子,手指有节奏地叩击着桌面,嗒嗒嗒的声音像鞭子一样抽在魏之笙的心里。

她咬了咬牙,跟我玩心理战是吧!不能输!

我请您吃饭,权当是赔罪了。林先生意下如何?

林雾瞥了她一眼,那脸冷得几乎要把人冻住。他张了张口,看样子不打算说什么好话,好在魏之笙眼疾手快,先他一步赶紧说了:一顿简单的家常便饭!林先生务必不要有压力,也不要嫌弃!就在您家对面。

你会做饭了?林雾似乎在想着什么,面部表情缓和了许多。

简单的她倒是会一点点,不过绝对拿不出手罢了。她眨了眨眼睛:您尽管尝尝,一起下班如何?

林雾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出于职业的习惯,魏之笙也跟着扫了一眼,那块表价值近百万,她在心里呐喊了起来,这绝对是一位身价不菲的主啊,金钱道歉看来是没用了,还好她及时调整策略,打感情牌!

小高!开车回家。林雾按下扬声系统,朝外面喊了一句。

高助理已经等在门口了,手上拿了一串车钥匙。三人从后门出来,远远地看见研究院的正门前还有很多人在排队。

这里的招聘方式还蛮特别的,是智能研究院特有的吗?魏之笙问。

是Boss想的办法,能够通过第一道门槛,才有资格进来面试。有些人口才极好,说得天花乱坠,可实际上资质平平,把心思都用在吹嘘上了。这个测试,也是为我们省去一些麻烦,我们这个研究院虽说是企业注资,但是这种科研项目也是政府扶持的,不养闲人。这个原理呢就是高助理开始侃侃而谈,顺便给魏之笙讲了许多以前的趣事。魏之笙听得很认真,偶尔还拿笔记录一下。

两个人交谈了近十五分钟,林雾终于忍不了:魏小姐对这些话题没有兴趣。

魏之笙摇了摇头:不会,跟高助理聊天很有趣。

高助理神采奕奕,研究院平时很安静,人往往只跟机器对话,偶有交谈,那也是Boss在怼人。

魏小姐是我的知己!

林雾揉了揉太阳***说:她除了常用办公软件,其他一概不碰,她连系统都不会装,你确定她对你的算法感兴趣?

高助理意兴阑珊,闭上了嘴默默开车。

魏之笙微微诧异:你怎么知道?她不得不承认,林雾说的都是真的,她几乎是个电脑白痴。

林雾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呵呵了两声。

魏之笙怎么忘了,他之前说过的,他们在一起过。她有点相信他的话了,简直神了!

到达小区楼下,高助理面露难色,小声请示林雾:Boss明天我不来接你可以吗?家里有点事情。车我给您留下?

你开走,我又不会开。

魏之笙灵机一动:那明天早上我送林先生吧,反正也顺路。

好。

魏之笙向来欣赏干脆不做作的人,跟外面的戏精就是不一样。

两人一起乘坐电梯上楼,电梯里有点安静,魏之笙最怕场面尴尬,想起那天晚上林雾敲门的事,随口说了句:那晚真是不好意思,没给你开门。

我知道,你老公睡了。

呃提起这个理由,魏之笙脸红了几分。她其实只是警惕震慑而已,告知对方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家,并且是有战斗力的。

叮!电梯到达,她家的大门竟然是敞开的。似乎是听到她回来了,里面冲出一个张牙舞爪的人来。白色长款T恤衫,下摆扫在大腿处,脚上蹬着一双咖色人字拖,由于拖鞋比较小,他只能踮着脚,手里还拿着锅铲。

你总算回来了,没有酱油了,你快去打酱油。丁辰火急火燎地说完,这才发现魏之笙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旁那个人西装革履,皱紧了眉头,是记忆中的那张脸,却也跟记忆不太一样了。他猛然间回想起了无数画面来,仿佛是陷入了黑暗的深渊里,然后在一瞬间收起了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只想尖叫一声赶紧离开。

魏之笙嫌弃地看他:你怎么不穿裤子就出来了?

林雾扑哧一声笑了。丁辰扭捏地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弱弱地说:我里面穿短裤了。说完他还掀了下衣摆,的确里面有一条运动短裤。

真是家门不幸啊!魏之笙摇了摇头。

三个人杵在楼道里。

静默了几秒钟,魏之笙咳嗽了下说:介绍一下,这位是林雾先生,对面的邻居。这位是魏之笙又看了一眼丁辰的打扮,想起那天晚上说的话,于是硬着头皮咬着牙指了指丁辰说,这是我老公。说完她自己都没眼看,只想赶紧回家。

哦?林雾唇边扬起了一抹讥笑。

林雾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丁辰,丁辰像是被开水泼了一样,整个人跳起来,大叫着:姐,姐,姐!你不要乱说!我是你弟啊!你别害我,别害我啊!

魏之笙从没想过会被这么快打脸,赶紧掐了丁辰一把:姐弟恋,呵呵呵,对对,姐弟恋。

结婚了?林雾说这话的时候,看向的却是丁辰。

丁辰赶紧玩命地摇头: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我今年才20岁,不到法定年龄啊!

魏之笙哈哈大笑,暗地里又掐了一把丁辰:他外国人,不讲究的,我喜欢嫩的。

丁辰嗷一嗓子尖叫起来,然后想死,非常想死。

林雾拍了拍丁辰的肩膀,差点把丁辰的腿给拍软了。

丁辰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抬头飞快地向魏之笙传递过去一个委屈的眼神,然后说:我去买酱油好了。

我家有,我去拿。林雾说。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去买吧,你先在我家坐一坐。魏之笙说着从包里翻出零钱来。

丁辰赶紧拽住她,拼命使眼色:林雾哥很忙的,姐你不要强人所难。

林雾一眼瞥过去:似乎不太欢迎我?

我我我丁辰牙齿开始打战了。

魏之笙踹了他一脚,又笑着对林雾说:怎么会呢!特别欢迎,我老公他年纪比较小,但是学习成绩特别好,跳级毕业的呢!那个,不然去你家拿酱油吧,早点做好早点吃。

林雾哦了一声,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转身去按密码指纹锁。丁辰小声质问表姐:你要干什么?

魏之笙:你为什么害怕他的样子?认识吗?

丁辰:我

魏之笙拍着他的肩膀耳语道:我说你是我老公,你别给我拆台,听见了吗?

丁辰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来不及了。他是我以前的家教老师,他很了解我的。我怕是没有命帮你圆谎了。

你怎么不早说!魏之笙心里万分悔恨,果然撒谎是不对的。她快跑了几步,进了林雾的家门。

林雾拿了双拖鞋给魏之笙换:你随便坐,我一会儿就来。

这是小区内最大的户型,使用面积差不多有四百平方米,宽敞舒适,空气里还有沉香的味道。同林雾的办公室一样,弥漫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只不过家具和装修更加考究。一楼客厅的那一组沙发是檀木制成,楼梯扶手上还有雕花,像是几百年前的大户人家别院。她***嗅了嗅,那股香味似乎是书墨的气息,她觉得心旷神怡,对这种调调,她喜欢极了。

林雾拿了一瓶新的酱油出来,魏之笙上前两步说:林先生家的装修真漂亮。实不相瞒,原来这套房子,我朋友一直想买,可是总也联系不上业主。

房子买了有几年了,一直没回来住,两个月前刚装修好。

魏之笙感到诧异: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喜欢这么古典的东西了。

我女朋友喜欢,按照她的喜好装修的。

你女朋友品位真不错,你对她真好,她一定很幸福。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离开我呢?

林雾目光灼灼,不知何时,她已经被逼到门厅的墙角处。

魏之笙不知所措,开始暗暗后悔刚才的八卦之心。她怎么忘了,自己可能是当事人之一呢!

该吃饭了。魏之笙小声提醒。

好。

回到魏之笙家,丁辰果然已经做好了饭,只差酱油做个凉菜了。丁辰换了一套规规矩矩的衣服,站在餐桌旁。

坐吧。魏之笙说。

丁辰没动,林雾和魏之笙都坐下了,林雾看了他一眼说:你坐吧。

丁辰露出了笑脸来,特别谄媚地说了句:谢谢哥。然后把凳子往魏之笙那儿挪了挪,坐下了。

林雾一眼横过去,丁辰又默默地靠近了林雾,林雾紧绷着的冰块脸这才融化了一丝。

魏之笙对这桌菜还是非常满意的,丁辰果然也只有这个拿得出手。

魏之笙献宝一样:快尝尝,丁辰是‘新东方’校友。

林雾眼前一亮:尝尝!

丁辰咬了咬牙说:我那是英语补习班,英语英语!

林先生想吃什么,回头可以让丁辰专门做给你吃。

蛋黄南瓜。林雾说。

魏之笙兴奋道:我也是,我也是!天哪,我们口味都一样,好巧哦!

不巧。林雾放下了筷子,抬眼看着魏之笙说,因为你曾经强迫我吃了半年,习惯了而已。

哈哈哈,好像,好像是有点印象哈。魏之笙十分尴尬。她完全不记得,可是一味地否认会让人更反感,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穿越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随便夹了一口菜,在放进嘴里之前,林雾握住了她的手。

做什么?魏之笙不解。

有苦菊,你苦菊过敏。

魏之笙茫然地看了丁辰一眼:我苦菊过敏吗?

丁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猛然间拍了下脑袋说:对不起,姐,我给忘了!

魏之笙忽然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林雾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吃完了饭,林雾没有马上回去,他提出由他来洗碗,魏之笙当然不能答应,必须要抢着洗碗。在魏之笙打碎了两个碗以后,林雾按住她的肩膀,打开冰箱,顺手给她调了一杯饮料,是金桔柠檬,微糖去冰,她喜欢的口味。

老实待着。林雾说完挽起袖子去洗碗了。

魏之笙有点心疼他那身名贵的西装,咬着吸管,盯着林雾的背。

林先生,桃源计划如果实现了,我们人类还需要洗碗吗?

事实上现在有洗碗机,人类可以不必自己洗碗。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更便捷一点?

机器人管家会帮你打理好一切家务,人类不必再为了琐事花费时间,时间更应该用在享受生活上。

魏之笙若有所思,暗暗记下了,又说:这个点很棒,我们可以做成一个微电影来宣传!解放双手,解放生活!林先生,阮氏传媒肯定能把你的项目推出去!合作的事情再考虑一下吧!

林雾放下手里的盘子,洗干净手。

我说过,只要你说出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就考虑继续跟阮氏合作。

魏之笙瞬间丧气,她放下水杯,站起身说: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林先生,我对你所说的过去完全没有一丁点印象。你可能认错了人,我或许很像她,但我肯定不是她。

林雾嗯了一声:你尽管编,相信你算我输。

不是,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呢?魏之笙万般无奈,她该如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想要一个答案。

我可以先给你一个方案。魏之笙赔了笑脸,拿出自己熬夜做的项目推广方案。

林雾没有反对,她就直接讲了一遍,讲完以后问:林先生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没有,做得很好。

我们阮氏传媒还可以做得更好,我会再继续优化这个方案的,林先生如果忙的话,节目的档期我联系您助理敲定如何?

林雾伸出了手,魏之笙几乎是下意识地帮他整理袖子。林雾慢条斯理地说: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告诉我答案,我就跟你们合作。

魏之笙咬了咬牙,沉吟片刻:这是你说的!我就给你个答案!

林雾冷笑一声:愿闻其详。

等我想想。魏之笙有点生气,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送走了林雾,丁辰才颤颤巍巍地出来。他一直躲在书房里,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还会再见到林雾,他以为自己已经从被林雾补课调教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可实际上根本没有!他正在严肃地考虑是不是回美国去,继续进修也行,任何可怕的教授跟林雾比起来都是喜羊羊!

魏之笙又失眠了,门缝总能透进来一丝光线,她现如今已经发展到有星光都睡不着的地步。魏之笙带着不悦和满心的疑惑,开门出来,丁辰正埋头苦读,奋笔疾书。

这着实是让魏之笙惊讶了一把:你干吗呢?你不是不爱学习吗?

你不懂。丁辰含恨道。

她或许懂了:因为林雾?你跟林雾发生过什么?

没什么,我初三的时候他给我补课,就是太苦了。姐,你别问了,我不想回忆。丁辰遮遮掩掩,明显不想说太多。

魏之笙比了个OK的手势:那好,我不问你们的故事。你告诉我,我跟林雾发生过什么,他为什么说我把他抛弃了?

丁辰整个人开始惊慌失措,口齿不清道: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高中就出国了你知道的。

是不是跟我生病休学有关?

丁辰支支吾吾:可能吧,我不太清楚,要不你问问阮萌?

魏之笙沉默了。她没有办法现在去打扰阮萌,现在是她事业的关键期。所以他们是真的在一起过,否则丁辰会直接否认,而不是言辞闪烁。她已经无法找回那一段回忆了。六年前,她患上了罕见病苏萨克氏症候群,忘记了一切,每一天都像是刷新的人生。经过长时间的休养和治疗,她逐渐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对于过去的那些记忆,她只有靠过去的日记来回忆,她重新认识家人朋友,从他们的口中了解过去,像是在听故事,只是心境不同罢了。

日记里没有林雾,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感情很淡,也可能是当时他俩的爱情还在萌芽阶段,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既然还有遗憾,她好像有这个责任来解惑。

好吧!不就是要个答案吗,她给一个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