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独宠第3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将浴缸中的水放满,把怀里的人小心翼翼的放进冷水中。

陆,时蕴,我冷。

意识朦胧的千铃紧紧抓着手中的西装面料,嘴唇微张,向自己信任的人撒着娇。

谁让你不听话。

摸了摸千铃的额头,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以免她滑下去。

另一只手轻轻戳了戳她的脸颊,颇为头疼。

千铃难耐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贴身的裙子沾了水,紧紧地贴合着身体的曲线,红色的裙子,在清澈的水中,更显妖娆。

身体像一条水蛇一般,在水中不停地扭动着。

小小乖,不要乱动。

看着不停的在水中乱动的千铃,陆时蕴扭过头,一只手扶着她的身体,狠狠地蹙着眉,嘴唇紧绷成一条直线。

陆时蕴,我难受。

千铃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一只手搭上他的脖颈,努力的靠近着,汲取着自己想要的凉意。

陆时蕴紧紧地搂着爬进自己怀里的身躯,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狠狠地闭了闭眼睛。

将浴缸中的冷水开到最大,陆时蕴解下自己的西装,抱着怀里的人直接踏进了冷水中,躺在冰冷的浴缸中,任由怀里的人紧紧地缠着他。

嘶,头好痛啊

千铃从梦中醒来,手指抚上额头,揉捏着自己的太阳***,回想着昨晚的最后一个片段。

想起来了没?

一双手接替过她的手,轻柔的按压着,或轻或重,让她的头痛明显缓解了不少。

千铃睁开眼,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抿了抿嘴唇,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别想了,我不会告状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千铃偷偷笑了起来。

看着一点儿都不掩饰自己想法的小丫头,陆时蕴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爸电话。

床头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

千铃接过电话,按下接通建。

千铃,你给我赶紧回来,昨天的宴会是不是你搞砸的!你让我的老脸都丢尽了!赶紧回来给你妹妹认错!

听着手机里质问的话,千铃无所谓的笑了笑。

凭什么?

凭什么!凭我是你爸!

那边的人十分愤怒的说道。

你还知道你是我爸。

千铃不屑的说完,便直接挂上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一旁。

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

陆时蕴,我们回去吧。

纵使有诸多的不愿,但是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好好解决的。

总不该让小人得志,不是吗?

已经将事情了解了个大概的陆时蕴揉了揉她的头发,眼中闪过一丝阴沉,转身出了房门。

你个臭丫头还知道回来啊!

刚刚走进大厅,一件东西就朝自己直直的飞了过来,千铃看了一眼,身子向右边稍稍歪了歪,东西直接落在了地上。

千铃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踩着高跟鞋,直接走了***。

爸,这可是您的第二位太太最爱的雕花,您直接就给扔了出去,不怕她找您算账吗?

将东西放在一旁,千铃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着对面坐着的几个人,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跪下!

千叶雄看着自家这不成器的女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千铃觉得真是好笑无比。

爸,你还真是年纪大了,越活越活不明白了。

快!道歉!

千叶雄指着她,气的手直发抖。

千铃淡淡一笑,随手拿过桌上的一杯热茶,喝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来,直接走到了自己的对面。

千语啊,昨天真是抱歉了,姐姐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了。

没想到千铃如此的上道,千语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得意,拽了拽自己的裙角,装作乖巧的模样。

姐姐说的是哪里话,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更何况啊!你干嘛!

千语尖叫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慌忙的抽过一旁的纸擦拭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千铃。

一杯水直接冲着她的脸泼过来,幸好水已经放凉了,不然非得毁容不可。

千语脸上的妆本来就花了大半,再这么一擦,简直没办法看。

更何况为了显示自己的魅力,她穿了一件贴身的衣服,水这么一浇上去啧啧啧,还真是有料。

哎呀哎呀,是姐姐手滑了,快擦擦。

千铃慌忙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忙抽过一旁的纸,为她擦着脸,下手颇重,脸上的妆花的更加厉害。

姐姐,你为什么要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吗?

千语咬了咬嘴唇,掩饰着自己眼中的愤恨,娇滴滴的说着。

千铃坐在她旁边,听着她明知故问的话,淡淡的挑了挑眼,细心地帮她整理着已经乱了的发型。

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你应该没有那么蠢吧?

千铃轻轻地瞥了她一眼,嘲笑道。

姐姐你

千铃!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一道身影急忙从门外走进来,将坐在一旁的千铃直接拉开,一把将受了委屈的千语抱在怀里,看着千铃,眸中满是痛心。

千铃稳住身子,见正主终于来了,也不着急说话,吩咐旁边站着的张姨倒杯水来,坦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对狗男女。

护花使者来了,还真是快呢。

钟言啊,你来了,快坐快坐。

千叶雄看到钟言进来,脸上的愤怒化开,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警告似的瞪了一眼千铃。

千伯父,钟言无礼了,说实话,今日我是来商谈和千铃的婚约的事情的。

钟言看了一眼千铃,眸中没有半分往日的情意。

这件事

那你可算是找错对象了,要谈也是找我谈。

千铃插过千叶雄的话,喝了一口新茶,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意的说道。

千铃!不得无礼!

千叶雄的脸色沉了下来,恼怒的看着全然不顾他面子的千铃,恨不得将她一脚踹出家门!

他最注重面子,如今千铃当着钟言的面落了他的面子,就相当于在钟家面前让他丢了面子!

这一口气憋着,上不上下不下,让他难受至极。

千铃看了他一眼,笑意盈盈地说道,爸,我可没说错啊,这婚约是我外公定的,取消自然也应该由我来。

千铃知道千叶雄最不能提起的事情是什么,这一句句话生生的往他心里戳。

千叶雄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自己曾经屈居于千铃的母亲之下,入了赘,在家里抬不起头来,在外面被别人看不起。

这一辈子都在和别人的眼光作斗争,如今她母亲不在了,自己又做出了些芝麻绿豆般的成绩,倒是开始作威作福了。

可这根刺,将永远的跟着他一辈子。

我是你父亲,我说了算!

是吗?千铃不屑的看着他。

这个眼神,让千叶雄顿时想起了千铃的母亲,她也是这样看着他,仿佛他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只会对着她摇尾乞怜。

闭嘴!你给我滚!

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下去,顿时四分五裂,水渍溅的到处都是。

别呀,我还没说完呢。

千铃站起身来,笑看着他,然后避过所有的水渍,站在钟言的面前。

钟言,你可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