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也成双第2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几年后。

还是那座洋楼,还是那间书房。

当年的那个少年如今已经长成了眼前的翩翩佳公子,带着几分桃花相,一身灰色的休闲装衬得整个人越发清俊,不过依旧规规矩矩地站着。

当年的老人吼起来依旧中气十足:买了那么招摇的车!还挂了这么个车牌,整天在外面招摇过市!我和你爸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江圣卓挑挑眉,这些话他从小听到大,都能倒背如流了,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半分不耐烦,只是心里有些着急,偷偷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心里嘀咕着,她怎么还不来啊。

江圣卓刚嘀咕完,楼下就传来了喊叫声。

江圣卓!你给我出来!别以为你躲在这儿,我就拿你没辙!

当年小姑娘的马尾散开来烫成了大卷,松松散散地垂下来,脸上画着淡妆,如果忽略掉一脸怒气,应该是个上乘的***。

江圣卓跟在江爷爷身后下楼的时候,对着乔乐曦伸出大拇指,隔空对口型。

乔乐曦看都不看他,上前揽住江爷爷的胳膊,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爷爷,你看!他又和女明星出去吃饭!

娱乐版的头条的配图,是他和当红女明星在吃烛光晚餐,烛光昏暗,他的脸在模糊的光线里格外柔和,有一丝动人心弦的帅气,照片上的他大大方方地对着镜头眉开眼笑,似乎丝毫不在意狗仔队。

相似的桥段,一样的结果。

出了江家的门,乔乐曦就开始训他:江蝴蝶,老爷子年纪大了,你就不能少出点幺蛾子,让他老人家省省心?这种把戏,咱们俩从小玩到大,你真当老爷子是傻的啊。他不过是顺着台阶下放你一马,你怎么不知悔改呢?

哼,我打小就这样,忽然安静了,我怕老爷子不习惯接受不了。江圣卓靠在车边点了支烟,叼在嘴里歪头看她,一双桃花眼斜飞入鬓,一开口便是玩世不恭的调调,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少出点幺蛾子?前儿个不知道是谁啊,去酒吧玩到后半夜被她爸查岗逮住,拿我当挡箭牌,说什么和我一块儿讨论图纸呢,真是撒谎都不带脸红的啊。我和你们公司合作的那个项目结束了没一年也有八个月了吧?我和你讨论什么图纸呢?春、宫、图?

乔乐曦被他说得脸红,对他皱皱鼻子:是我行了吧?当年也不知道是谁,留学的时候和黑人玩hip-hop斗舞,视频传得整个留学生网站都是,结果被揪回家做检讨!

是我是我,我承认,那又不知道是谁,高二那年一声不响就要去西藏,还非得死活拉着我一起去,回来又拉着我做垫背的

那又是谁

青梅竹马就这点不好,一旦斗起嘴,自小到大所有的糗事对方都一清二楚,互相攻击。

到了最后,乔乐曦被气得跳脚,一巴掌拍过去:怎么说我也是一弱女子,你就不能让让我?

江圣卓哈哈大笑,好像她的话是个天大的笑话,戏谑着开口:还弱女子呢?你就一腹黑女金刚,我让得着吗?

最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靠在车边暂时休战。

乔乐曦拿脚踢踢江圣卓:你就不能学学低调俩字儿怎么写?

江圣卓冷哼一声,意有所指地瞟她一眼:我又没偷没抢,我自己赚的钱买的车,干什么要藏着掖着,跟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谁跟你似的,就会装,虚伪。

乔乐曦白他,他现在整一个游戏人间的放荡公子哥,她懒得和他计较:我和你没什么共同语言。

我说,江圣卓摁灭烟,双手插在裤子里,半垂着头看她,你今天用这个理由,就不怕老爷子误会你吃醋?

乔乐曦歪头看着他,他懒懒散散地站着,却有一种悠然自得的帅气,她愣了一下,很快笑出来:哈哈,吃醋?别逗了,我们俩都认识多少年了,如果要有什么早就有了,还会等到今天?哈哈,笑死人了!

江圣卓也笑了出来,眉眼弯弯,两颊上的酒窝格外深:也是,我也这么想。

乔乐曦和江圣卓从不记事儿时就认识了,他爷爷和她姥爷是战友,比亲兄弟还亲,他父亲和她父亲又是发小,他们俩从小在一个大院儿里长大,渊源颇深。

大院里的人都说,江家和乔家各出了一个疯子,江家的小儿子和乔家的小女儿,同样叛逆,不过一个张扬外露,一个低调内敛。

从懂事开始,乔乐曦每次见到江圣卓,他身边的女孩子总不是同一个,女性朋友众多,私生活一塌糊涂,就算是他去美国留学的那几年,乔乐曦还是能从各种渠道上看到他和各个类型的***的亲密合影。

用乔乐曦的话来说,就像普及教育一样,不分种族、肤色和宗教信仰,荤素不忌,冷热皆宜。

江圣卓在乔乐曦的眼里就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无所不精,万花丛中过,偏偏还顶着一张英俊的面孔招摇过市,估计他招惹过的女人能绕本城三圈,所以乔乐曦对他嗤之以鼻,从没有过好脸色。

江圣卓同样看乔乐曦不爽,虚伪能装,从小就知道人前忽闪着一双大眼睛装乖巧,人后张牙舞爪,她的行径他一向不齿。一样是逃课、吃喝玩乐,但一到长辈面前她就装得跟小白兔似的。从小他一被批评,榜样就是乔家的那个小丫头。谁知道没外人的时候,她能闹腾得顶破天!

血气方刚的年纪,年轻气盛的两个人互相看不上眼。

江圣卓在乔乐曦的眼里是花蝴蝶、种马,乔乐曦在江圣卓的眼里是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蛇。他们俩在对方眼里都是禽兽,是老皇历上的那四个字不宜嫁娶。

两个人见面总是分外眼红,他薄唇轻启,她勾唇一笑,唇枪舌剑,刀光剑影,血雨腥风,针尖对麦芒。

再后来,乔乐曦又长大了一些,她终于见识到了江圣卓二世祖表面下的另一面,说他是纨绔子弟吧,他却事业有成,说他是青年才俊吧,他又整日桃花泛滥来者不拒。虽然看不透,但她却知道江圣卓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不是每个二世祖随随便便去国外灌几年的洋墨水,回来就能像他这样呼风唤雨的。

在那个大院里长大,她身边的子弟不在少数,但没几个能有江圣卓今天的成就。

可她却从没见过他工作,在所有人眼里,他似乎是个奇迹,整日里开着超跑勾搭各路***,却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他是靠家里的关系,乔乐曦却知道不是这样的。江伯伯每次见到这个小儿子都恨不得踹他几脚,又怎么会帮他呢?她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但她知道,江圣卓是个危险的角色,不显山不露水,还把自己伪装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不是她可以招惹的。

有了这个意识,她也就不再那么针对他了。江圣卓似乎意识到了她的休战意图,也就不再还击。不过,这些都丝毫不影响他们十几年的战友情谊,无论他们内讧到什么地步,总能一致对外。

每次江圣卓被家里揪住小辫子狠批的时候,都要靠乔乐曦的插科打诨躲过去,而乔乐曦每次逃课出去玩都需要江圣卓的配合。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前夕,他们俩先后出国留学,这种关系才终于终止。可清净了没几年,乔乐曦率先回来,又过了两年,江圣卓才大摇大摆地杀回来。不需要任何暗示,这种默契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