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许你啃一口第5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楠下意识的想藏手机。

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怂什么?

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将手机盖在了桌面上,问道:韩法医,有事吗?

韩珩看着她,没接话。

时楠心虚的清了下嗓子,问:我就看了眼手机,没违反规定吧?

工作条例里好像没有上班不准碰手机这一条。

韩珩不答反问:很闲?

时楠摇头否认:没有。

韩珩冷冷的看着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时楠:?

这人百忙之中过来就是为了抓她玩手机的?

不过,说起来也怪,她认真看案件也有一两个小时了,期间韩珩忙的不见踪影。

这刚玩手机没两分钟,就被他逮个正着。

还真让人挺无奈的。

时楠这么想着,随手将手机推到一旁,拿起一份新的档案继续浏览学习。

两分钟后:

王富昌拿着厚厚的一份档案,哼着小曲走了进来,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见到时楠一副埋头苦干的看案件档案,不由夸赞道:呦,丫头,还在看案件档案呢,你这都看一两个小时了吧,你要时不时起来走动走动,休息一下眼睛,免得视力疲劳。

时楠:

这该死的巧合。

王富昌突然反应过来,停住脚步问道:诶,对了,韩珩不是说让你复盘视频嘛?你怎么还在看案件档案?

时楠反问:复盘视频?

是呀,上午你们俩在殡仪馆解剖徐莹莹尸体的视频出来了,他说让你复盘一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王富昌疑惑:咦,他没来找你吗?

时楠:

找了。

正巧看到她玩手机,对方阴沉着脸色,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不对,韩珩好像问自己是不是很闲?

自己当时说的是没有。

等等!

所以他当时并不是在质问自己玩手机很闲。

而是问她有没有时间?

王富昌解释道:那可能是韩珩不想麻烦你,临时改了主意吧。

刚才我去了解徐莹莹的案子,听韩珩对你上午的评价还不错,就顺嘴夸了你一句做事细心认真,建议他把视频复盘的事情交给你做。

时楠仔细想想,自己抬头时,好像是看到他敲桌面的手里握了一个u盘,而另一只手里拿着几份资料。

啊呀

时楠懊悔的捂住额头。

还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好端端的自己看什么手机,聊什么天呀!

王富昌见她一副错过几百万的神情,笑着安慰:没事没事,这次不成,还有下次,韩珩经手的案子很多,你还有机会。

时楠苦哈哈的问:科长,如果我现在去争取,还会有复盘的机会吗?

王富昌故作为难道:呃

他安抚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上午协助韩珩解剖尸体也挺累的,还是多休息一会吧,继续看看案件档案什么的。

说着将手里这份案件也放在了时楠桌面上:呐,刚破获的一桩新案子,你好好看一下。

时楠有气无力的点头应下。

好。

因为玩手机错失解剖复盘的机会。

后面,时楠就再也没碰手机了,就连厕所都很少去。

只埋头苦干的看案件档案。

她一认真起来,不光效率高了不少,时间也过得很快,

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原本待在毒化室、痕检室、理化检验室的同事都回来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瞧见办公室里多了个长相可爱的小姑娘,不由惊奇。

在得知时楠是新来的法医,不少人表示有时间了一起聚餐吃饭。

许是法医科太久没来新人了。

众法医都表现的十分热情,很快时楠与众人就熟络起来。

甚至还有几个较为年轻的法医助理借着拉她入群的借口,加她微信。

时楠觉得以后大家都是同事,自然需要工作上的联系,也就没有拒绝。

正当她举着手机微信二维码给众人扫一扫时。

她听到一道略微清冷熟悉的声音。

抬头望去,就瞧见韩珩与一名青年法医走进了办公室。

于此同时,他还在交代着那名法医一些事情。

这时,时楠身边的一个法医助理提醒道:时楠,我加你了,你有时间同意一下。

这句话吸引了办公室门口两男人的注意。

韩珩与那名青年法医同时看了过来。

时楠的目光没及时移开,与他的视线堪堪对上。

不过对方也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随后就转开了目光,继续与青年法医说着有关尸检的事情。

不知何为,时楠竟觉得心虚。

与其他几人加了微信后,就迅速收起了手机,与众人一样收拾东西,准备打卡下班。

时楠家到公安局的距离有点远。

骑单车要四五十分钟。

时楠的老爸担心她骑单车太累,就专门给了买了辆电动车,小巧轻便。

回家路上,时楠带着单侧耳机听着舒缓的音乐。

脑子里不由回想起下班前的一幕。

六点一到,办公室里的同事就陆陆续续的走了。

只有韩珩还稳稳的坐在位子上,神情认真的复盘着上午徐莹莹尸体解剖的视频。

时楠出于礼貌,就问了他一句:韩法医,你不下班吗?

对方只是冷淡的回了一个字:嗯。

语气里冷淡、疏离,还带着一顾不易察觉的厌恶。

似乎回到了上午两人刚见面的情形。

时楠眉头蹙起,陷入沉思。

难道是他看到办公室里的几个男同事加她微信,又误会了?

以为她不是来正经上班,而是来撒渔网的?

回想前天自己醉酒后干的事情。

好像韩珩这么想也不奇怪。

时楠越想越心塞。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电车速度逐渐慢了,大有停下来不走的架势。

眼瞧着电车朝一边倾斜,时楠迅速反应过来,双脚撑地。

她试着拧了下把手,发现电车也只是往前走了两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