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赠他以花海第7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有人说,人的细胞平均七年会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七年之后,每个人都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曾经深爱过的、曾经恨入骨髓的,都会烟消云散。

可是,当林郁的鼻尖闻到那抹香味的时候,他知道,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威尼斯公主面具的女人,正婷婷袅袅地从他面前走过,她的身材高挑而纤瘦,一身长裙衬得她婀娜多姿,那张面具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只露出秀气的鼻尖和美丽的红唇。

可他不需要思考,就知道这个人是她白芷。

这位便是蒙洛斯名气响当当的‘夜莺’,不仅长得美,赌技更是惊人,连蒙洛斯的老板秦三爷都曾是她的手下败将。身旁的程赟看着在不远处的赌桌前悠然入座的白芷,笑道。

林郁听完,面色已然沉了下来。

他还未回国,就早已听人提过这位夜莺,听说她嗜赌如命,常年流连赌场,因为美貌和赌技,被蒙洛斯赌场的人赋予了夜莺这个美丽的代号。

程赟曾不止一次在电话里以此引诱他回国。

可他从未想过,夜莺竟然是她!

走吧,我们去找她赌一局。程赟并未注意到林郁的脸色,笑着说了一声,便往前走去。

林郁眯了眯眼,跟了上去。刚走近,就看到坐在白芷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把桌上的筹码全部往白芷面前一推,猥琐地笑道:夜莺是吗?我突然不想赌了,我把这些全都给你,你陪我一晚怎么样?

白芷看着那些筹码,面色不变,只扬了扬唇,笑道:不好意思啊,您这点筹码,恐怕不够我赌一局。

那些筹码,少说价值百万,她却说不够她赌一局。

中年男人的神色立刻变了,不过他还是挤出一抹笑意,端着一个红酒杯,坐到了白芷旁边:想要多少筹码,你尽管开口。

白芷置若罔闻,施施然起身:您自便,我不奉陪了。

她还未走开,一捧洋溢着酒香的红酒突然朝她袭来,尽数浇到她的脸上。那中年男人猛地站起来,把已经洒空的酒杯往地上一扔,抓住白芷的手,恶狠狠地道:夜莺,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白芷的手被抓得生疼,脸上的红酒沿着肌肤的纹理往下流,很快就沾湿了衣襟,狼狈不堪,可她的嘴角却仍挂着笑:我一直认为脸是父母给的,不知您是我爸,还是我妈?

你中年男人被她一堵,顿时恼羞成怒,伸手就要往白芷的脸上挥去。

白芷的头下意识地往边上一歪,伸手护住脸,只是预想的疼痛却没有袭来,反而听到一声惨叫。她一抬头,就看到刚刚那个男人被人摔在地上,正捂着脸嗷嗷直叫。

而打人的,是一个英俊无比的男人,只见他西装革履,身材颀长,一身气质清冷凛冽,站在这奢华宽敞的赌场大厅里,宛如欧洲贵族。

英雄救美本该是令人欣喜的事,可在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白芷的心却狠狠一沉。

七年未见,重逢却是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真是报应。

白姐,怎么了怎么了?有人惹你了?突然,一道嘹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挡在了白芷面前。

白芷恢复镇静,摸了摸自己的面具,就她现在这模样,她就不信林郁能认出她。

这个认知让白芷轻松了不少,她随意地擦了擦脸上和胸前的红酒渍,指了指地上的男人,挑唇道:这人不长眼,想调戏你白姐,帮我好好伺候他。

胖子一听,顿时来劲了,他扭了扭粗短的脖子,又活动了下脚踝,只见他龇了龇牙,走到那男人面前,朝男人胸口使劲一踹,见男人痛得惨叫连连,他乐了:嘿,新来的吧?连咱们白姐都不认识?七胖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说着,七胖又朝那人来了几脚。

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哭着求饶,白芷却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没露出半点怜悯之色。

周围的人有的乐呵呵地旁观,有的毫不在意地继续自己的赌局,整个赌场丝毫没有因为这一点动静受到影响。

夜莺,快来!我今天一定能赢你!隔壁赌桌有人朝白芷招了招手。

是吗?我赌你赢不了。白芷露出一抹笑,也不再欣赏七胖打人了,转身就要走过去,却被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手腕。

她蓦地抬头,就看到林郁眸色沉沉地望着她。

白芷一怔,胸腔里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为这久别却不合时宜的重逢,为这个早已退出她生命的人突如其来的靠近。

他认出自己了吗?

七年未见,彼此都已变了模样,而此时此刻,她甚至还戴着面具,即便这样,他也还没忘记她吗?

有那么一刻,白芷竟产生想要落泪的冲动,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挑了挑唇,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何贵干?

林郁心中的怒火被她这云淡风轻的一问,彻底激了出来,只见他冷笑一声,别有深意地问了一句:夜莺?嗯?

白芷的脸色微微一白,心中有难言的情绪一闪而过,可她还是扬了扬唇:先生这是想和我赌一局?

白芷话音一落,就被林郁突然拽了过去。

他的力道很大,拽着她丝毫不作停留地往赌场门外走。白芷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几次都差点跌倒。

她想给七胖使眼色,可七胖揍人揍得正开心,压根没注意她被人拽走了。

白芷忍不住叹气,七胖这人,也就只有喜欢揍人这一个优点了。

而程赟,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林郁刚刚是发怒了吧?一向以温柔多情著称的调香大师林郁,竟然会对着一个女人发火?

虽说有林郁在的地方都会有感情债,可这次未免来得太突然了吧?他才刚回国!难道就勾搭上了他们的夜莺?

白芷的手腕被林郁拽得生疼,她跌跌撞撞地被他拉着出了赌场,见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林郁!你放开我!

林郁猛地停了下来,白芷惯性地往前一扑,差点摔到地上,好在林郁及时把她拉住,一把将她按在赌场门口***的圆柱上。

现在认出我了?林郁盯着她,面色冷漠。

白芷看着他,不说话。

林郁突然伸手把她的面具摘了下来,面具落下的瞬间,林郁有一瞬间的怔忡,七年未见,面前的这张脸,褪去了曾经的青涩,蜕变得越发清丽动人。

一如他曾梦见过的模样。

你把我带出来做什么?见林郁一直盯着她看,白芷有些不自在地撇了撇头。

你是不是疯了?

白芷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居然忍不住一笑:林郁,别告诉我,你在关心我?

这话仿佛突然点醒了他,他迅速放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白芷的心里猛然掠过一抹苦涩,她这是怎么了?他们早就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为什么这一刻,她还会生出不该有的期待?

我要回去了,林先生既然来了蒙洛斯,应该也是来找乐子的,那么还请自便。白芷说完,也不去拿她的面具,自顾自地往赌场走去。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冰冷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起,明明是夏天,白芷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她的脚步一顿,脸上连笑容也挂不住了,只轻声回了一句:所以林先生最好不要跟我这样的人有牵扯。

说完,她继续往前走。

手腕再次被人抓住,她蓦地回头,只看见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林郁一***,她就被他拽着走向停车场。白芷的脚步有些踉跄,可她跟在林郁身后,有那么一瞬,竟觉得回到了七年前的校园里。

她低头盯着他们交握的手,眼睛突然泛起了水雾。

等她回过神来,林郁已经打开车门,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座。

只听砰的一声,林郁坐进车里,重重地关上了门,冷声问道: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白芷蓦地清醒回来,伸手想要打开车门,可车门被林郁上了锁,她丝毫也打不开。

不说?那去我家。林郁说完,就一脚踩了油门。

青安商住区。白芷见状,连忙报了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