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庭沈灵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许少庭沈灵均)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许少庭沈灵均,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网文大神许少庭重生在了百年前,披了几个马甲重cao旧业。谁知道——家庭教师布置作业:“阅读这篇小说,

许少庭沈灵均内容介绍

一个娇小的身影停在卧室外,是个大约一米五左右的女孩。
她探进个脑袋,跃跃欲试的想要进到房间,但对上这卧室主人似有察觉,转过头望着她的一双眼睛,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继而未语先笑,盈盈说道:“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这女孩名为许少珍,是原身许少庭同父同母的妹妹,今年十三,留着童花头齐耳短发和到眉毛的齐刘海。依照许少庭的审美,这发型土爆了。
万幸五官生的好看,两弯新月似的眉,一双大而有神的眼,鼻子不塌也不高是个恰到好处,布在巴掌大的瓜子脸上,加上小孩子朝气蓬勃的精气神,留这样的发型到是相得益彰,显得小姑娘更加纯真可爱。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许少庭沈灵均全文阅读

走过去坐在书桌前,许少珍扫一眼书桌上散乱放着的几本书和一支钢笔,随手拿了本百家姓翻看。
她嘴中打趣:“钢笔和百家姓,这还真是中西合璧,哥哥的房间也和我的不一样,真想邀请哥哥你来看看我在香港的卧室。”
许少庭心中一动,看向女孩:“你不住在上海吗?”
许少珍低头看手中的“百家姓”,随口答道:“当然要住在上海,爸爸回来了,我自然也要回来——咦?”
小少女发出一声疑惑声音,许少庭这才注意她看得是什么书。
是那本封面写着三字经,内容是《金瓶梅》的繁体字白话小说。
许少庭没多大反应,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想青年眼里,这是文化遗产,是有价值的文学小说,也算是个传统文学。
他见到女孩脸颊泛了红,很快这红色蔓延,小姑娘涨红了脸,咬着嘴唇看着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对于这小少女来说,这乃是本小黄书。
试想,就算是更为开放的百年后,一位男子收藏的色.情小说被前来看望他的女***人,随手拿起翻阅。
这位青年会是什么反应?
许少庭想到了四个字,公***刑。
小少女也不知想到什么,眼中神情愈加复杂的看着他。
许少庭又想到百年后,网络上的一句话:死宅真恶心。
许少庭尴尬不已的轻轻咳嗽一声,故作病弱神态,但非原装的身体,与他只有短短几日的相处,假咳了一声,他就胸口发疼,捂着嘴真的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
许少珍成功被带走注意力,将书丢回桌上,小姑娘伸出一只白皙细嫩的小手,很友爱的去拍这身子弓成了虾,咳得苍白脸颊泛着病态红晕的兄长。
许少庭咳声渐弱,心中忧愁再起,他心中暗想原身莫不是肺痨?
放在现代,肺结核也不是能轻松治愈的疾病,放在民国他岂不是要等死?
“珍珍,谢谢你。”许少庭悲伤难抑的出声。
许少珍莞尔一笑,又拍拍兄长的脊背,脆生生的回道:“你是我哥哥,不用对我说谢谢。”
话音落下,一只手捉了进来,紧紧攥住女孩细瘦的腕子:“你在做什么?”
是个无声无息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卧室的妇人,她也正是两人的母亲。
许少庭重生在这时代,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个头估计不到一米六,瘦条条一个躯壳顶着个小脑袋。有着容长脸蛋,铺着副平平无奇的五官,总见她穿着深蓝色褂子,头发挽成个小髻缀在脑袋后面。圆髻上插一根银色无装饰的簪子,走路时身子总摇摇晃晃的走不稳当,是因为从小裹了脚,步子也又小又碎。
而她这张极其普通平凡的脸,不知是因何原因,总令人见着就品出一股苦相。

许少珍委屈的喊出声:“妈,你快松手,你拽疼我了。”
那妇人却不动作,老样子拽着女儿腕子,语气幽幽的问道:“珍珍,你都十三岁了,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可以和你哥哥这样打闹?”
“妈妈,我才十三岁,还小着呢,怎么不能和哥哥闹着玩?不对,我也没和哥哥闹着玩,我是在帮他顺气。”
许少庭在一旁听得很无语:傻丫头,你妈话里面的意思是我们男女授受不亲,只是拍拍背都能扯到这上面,这到底是近代还是古代?
妇人扫了圈四周,低声说道:“少庭,珍珍,你们两个都不是小孩子了。放在以前,珍珍这个年龄都能出嫁了。虽然你们是亲兄妹,但有句话是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们两个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么亲密的举动。”
许少庭对这番话,只有一个字能形容他的感受,囧。珍珍脸颊则气的通红,妇人以为女儿是被她教训的无话可说,脸上便露出了点得意神情。
她慈爱宽慰道:“妈的话总不会害你,你读了那么多书,上那么多年学,有什么用?女子最重要的是嫁到一户好人家。读太多书,懂得都是没用的道理。”
许少庭被这不掺水的糟粕思想惊呆了。
珍珍更是怒道:“所以爸爸才让我跟着姑姑去香港,如果我也是被你带大,那不就是第二个哥哥了吗!”
许少庭:妹妹,我就是个路过的,不要带无关人士入场了吧。
“你——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吗?”
“我有说错什么吗?姑姑都告诉我了,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喜欢你,爸爸也不喜欢你!”
许少庭心道不好,他再作壁上观,照这走势,明明是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珍珍!”许少庭提高声音,厉声呵斥道。
许少珍静了一瞬,他放缓声音:“你不能这样和妈妈说话,这是不对的,你自己也知道,是不是?”

许少庭沈灵均免费阅读

许少珍别扭的一撇嘴,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然后安静了好一会儿,只喘着粗气的妇人酝酿完毕了。
她突然语气狠厉:“你姑姑可真是有本事,就把你教成这个样子?你这样的小姑娘,我见的多的是了,都没有好下场!”
许少庭心想,完了。
许少珍果然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站在地上大声反驳:“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难道要活成你这个模样?你有好下场吗?你以为我不知道,爸爸这次回来就是要和你离婚的!”
许少庭愣住,离婚?
少年模样的许少庭一时间百感交集,他听到了这么现代的词汇既感到亲切,又更想回到二十一世纪了。
那妇人,许少庭和许少珍的亲妈,已经被女儿大逆不道的话气的几欲昏厥。
而想必定是“离婚”二字***到了她,她发出尖锐骂声:“我就知道,你跟着她怎么可能不学坏,我也不稀罕你。你滚回去,滚回到你那好姑姑身边去!”
这么一出争吵就此展开,母女两人更是引来了许家一群人。
许家说来也算是书香世家,且颇有薄产,老太太今年刚五十出头,却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嫁到别人家,已经是外人便不算做家中人口。
现在在家中的是老大与老二,两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各有儿子、女儿及姨太太若干,女儿还是陆陆续续嫁出去了些,就算这样,许少庭记得光他们两房加在一起,就将近十五口人了。
小厮之间闲聊,似乎大老爷还又看中了一户良家妇女,聘礼都给了,过不了几天,就要把那刚十五岁的小娘子抬进门做四姨太。
许少庭对此就一个评价,臭不要脸的糟老头子。
引来的这群人,管着后宅女人间的事该是老太太。老太太生最小的儿子时,老头子就一命呜呼了,不过幸亏大儿子、二儿子生的早,老头子死时,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有了好几个儿子,所以家产到没被旁的亲戚夺走。
因此老太太最喜欢放在嘴上的一句话便是:“这孩子就要早点生,也一定要多生儿子。千万别学现在的某些人家,竟然让女孩子去念书,甚至还上什么大学,出来不得了哦,都二十多岁了,谁还愿意娶这样的老姑娘呀!”
许少庭见家中的妹妹们每天都挎着书包,穿着那民国女学生典型的蓝布上衣黑裙子校服,以为许家是属于认同“新文化”的那种人家。
听到老太太说这样的话只觉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许家的女孩子顶多读完个初中,有时候初中没读完,有不错的人家上门求亲……
他们就把女儿嫁了。
而初中时候没嫁出去的女孩,读完初中,无论想不想继续读下去,也就到此为止,全会在一年内被张罗着嫁出去。
老太太逢人还说:“也就是我们这样的人家,不糟践女孩子,哪一个不都陪了嫁妆,找的都是清白好人家,哎,我这人啊,没别的长处,就是心善哩。”
珍珍和母亲的吵架,许少庭没制止住,后面的处理结果也没人听他的。
那同样是裹了小脚的老太太来了,慈眉善目的问:“你们母女两个吵什么呢?”
珍珍还在兀自生气,妇人已经恢复成平日里带着点苦相的沉默表情。
她恭恭敬敬的低声说:“没吵架,就开个玩笑,一时间声音大了些。”
老太太和蔼笑道:“清哥儿媳妇,我还不老呢,你就要把我当老眼昏花的糟婆子糊弄啊?”
许少庭冷不丁的发声:“奶奶,都是我的错,和妹妹……”他艰难挤出那个称呼:“还有妈妈无关。”
见是孙子出声,老太太目光才跟着笑一齐慈善了,她很是怜爱的对自己三儿子唯一的儿子,爱惜说道:“我们庭哥儿啊,就是孝顺,不像某些小丫头,心肝都坏透了,喝了那么两年洋墨水,连‘孝’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这话说出来,原本乌麻麻一片围观的姨娘、小孩子们都闭了嘴。
许少庭也意识到,这话说的很重了。
他连忙上前把珍珍护在身后,珍珍这小丫头还梗着脖子:“我会写‘孝’字,我没有不孝顺母亲,可是难道母亲说错了话,我就不能反驳吗?”
老太太眉头皱的更紧,妇人突然开口说:“母亲,珍珍都是被她姑姑带坏了,她这么小的一个人,这些话都是和大人学的,自己哪能想到这些。”
老太太并不搭理这三媳妇,只盯着小姑娘:“你这丫头,长辈说的话怎么会有错。你这是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就说,女孩子怎么能和男孩一样去上学读书,你们看看,这都学了些什么玩意儿。”
许少庭听得目瞪口呆,您老不也是女的吗?这是把自己也一起贬低了,老太太你做人何必如此妄自菲薄?
却听周围一群人,此起彼伏的附和道:
“还是妈妈说得对,自古以来都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这是太太们和姨太太们在拍马屁。
“母亲说的极好,唉,要说西方文化自有其先进之处,可对待女子上学这点,实在不能苟同。”
这是下个月要多了个四姨太的大老爷。

小编推荐理由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