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错了就是错了第7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水若笙死了,连招魂幡都救不回来。

那招魂幡在他最后一次使用时,竟然直接自焚,他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夏无忧捂着胸口处,心越发疼痛,内丹已经出现了裂痕,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他的手紧紧贴着胸腔处,感受着水若笙的那颗内丹,她唯一留在自己体内的东西,小狐狸,我会将犯过的错,一一弥补。

如今,他心灰意冷,这仙界的帝夏之位,也已无心经营。当日,他回到承天阁,便草拟了一封诏书,将这帝夏之位,交由自己的旁系兄弟接手。

做完这些,他褪去一身尊贵华袍,换上一身素衣,飞往蓬莱仙山。

蓬莱仙山自上次他用红莲业火烧过之后,大半座山寸草不生,断臂颓垣彰显着此处已无生气,原本生活在这处圣地的仙草神兽几乎都迁徙至他处。

夏无忧望着焦黑荒凉的蓬莱山,眸中满是回忆,小狐狸,这山既是我烧的,我便会用我这双手,一点一滴将其恢复原貌,这殿是我毁的,那我便一砖一瓦将其重建,我犯的错,我必全部偿还与你。

他撩开衣摆,系在腰间,随后,一步一步踏入满是齑粉颓垣的荒山,眼中都是坚定。

一晃,过去了八千年。

蓬莱仙山又恢复了仙气缭绕的模样,原本断裂的宫墙、散落的砖石不复存在,眼前是按照之前的样子重新修建起来的宫殿。

宫殿门前不时有飞鸟掠过,偶有几只小兽也会来此处觅食。

顺着葱葱郁郁的树木望过去,不远处的山坡上,有道身影正弯着腰,将花种播撒进土壤,他俊眉修目,身形挺拔,明明气度不凡,却又只好像是个林间农夫。

只见他时不时抬起手,擦一擦额头的汗,或者累了,便直起腰,***捶一捶。

天空挂着的日头渐渐西沉,夏无忧看了看今日的成果,满意地扛起锄头往镜心池那边走去。

他在镜心池边搭起了一座茅屋,八千年的日日夜夜便住在此处,过着人间农夫一般的生活,不用灵力,不使法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将蓬莱仙山恢复了之前的样貌。

夏无忧将锄头靠放在茅草屋门口,从屋子里拿出一盏莲花底座的祈愿灯,坐在镜心池的老柳树下,坐上半宿。

八千年了,只要不下雨,他便会来这棵老柳树下坐一坐,回想着曾经,多年以前,他和水若笙站在树下,许诺生生世世的画面。

有时,碰上下雨天,他就搬上一把椅子坐在屋门口,听着雨水娑娑打在树叶上,落在茅草上,又滴滴答答滴进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