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棠棠宁桀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腹黑诱拐小腹黑(许棠棠宁桀墨)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许棠棠宁桀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是扶摇小花 ,讲述了许棠棠宁桀墨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她二十五岁时,他二十七岁,大腹黑成功诱拐小腹黑她看着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期待满满: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吃好玩好睡好,你能满足吗?

小说简介

她出生时,他两岁,她对着其他人都咯咯笑,唯独在他面前哇的一声哭出来,从此结下了梁子
她两岁时,他四岁,她在台上:大家好,我叫许棠棠。他在台下:丑丑傻傻小魂淡。
她十三岁时,他十五岁,她得意:这次考试被我抢了第一,感觉如何?他淡然:考到一半来大姨妈,感觉如何?二十块,你还没给我钱。

大腹黑诱拐小腹黑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她出生时,他两岁,她对着其他人都咯咯笑,唯独在他面前哇的一声哭出来,从此结下了梁子
她两岁时,他四岁,她在台上:大家好,我叫许棠棠。他在台下:丑丑傻傻小魂淡。
她十三岁时,他十五岁,她得意:这次考试被我抢了第一,感觉如何?他淡然:考到一半来大姨妈,感觉如何?二十块,你还没给我钱。
她二十五岁时,他二十七岁,大腹黑成功诱拐小腹黑她看着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期待满满: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吃好玩好睡好,你能满足吗?
他欺身而上:当然能,还附上多种***
她耳根一红:不要脸!
外人面前,她是娇俏嚣张的齐天大圣,他是自持矜贵的唐三藏。
在某访谈节目上,主持人问:许小姐,对于网友给您和宁男神的这个定位还满意么?
什么齐天大圣和唐三藏呀!
我是小泼猴,永远翻不出如如来佛的手掌
许棠棠默默腹诽着。
一旁的宁桀墨却勾了勾唇:满意。
主持人继续:能说说第一次为彼此流泪的原因吗?
许棠棠侧头思索了一会,一起去吃烤羊腿,芥末放多了算吗?
主持人汗:算能说说彼此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吗?
许棠棠:买买买,尤其是衣服。
宁桀墨:给她买,尤其是衣服。
这默契
主持人扶额:许小姐能说说上一条的理由是什么吗?
许棠棠坦然:现在不穿的漂亮一点,什么时候穿。
宁桀墨挑眉:你很早就开始说这句话了。
主持人圆场,顺便换种思路:这话确实被好多妹纸从小说到老,六十岁也是这么说。那许小姐能说一下,什么时候可以穿得不漂亮吗?
许棠棠思索了好一会儿,认真道:洗碗的时候,拖地的时候,洗衣服的时候
主持人深究:据爆料,您的所有衣服都是高定,没有哪一件不漂亮呀?
嗯。许棠棠笑得眉眼弯弯,所以我从来不洗碗,不拖地,不洗衣服呀!
颇任性主持人疑惑:你们在一起不需要磨合吗?
许棠棠:我们是大学同学,四年。
主持人感叹:现在大学生情侣走到最后的都很少了,很不容易
对,许棠棠点了点头,我们还是高中同学,初中同学。
主持人顿住。
许棠棠继续:还是小学同学,幼儿园同学。
主持人石化。
许棠棠面色淡然:我出生,满月,满岁,他都在。
石化的主持人碎成渣渣,随风飘走。
还能愉快做访谈么QAQ
受到暴击伤害的主持人放弃这个问题,开始下一个,那你们能说一下第一次争吵的原因吗?
宁桀墨想了想,不算吵架,应该算争论我们经常争论的。
主持人:方便举几个例子吗?
宁桀墨噙着笑道,第一次是她问我,有的黄瓜明明是绿色,为什么还叫黄瓜,不叫绿瓜?
台下观众哄堂大笑。
宁桀墨看着许棠棠囧囧的样子,嘴边弧度更大:第二次还是她问我,生菜明明煮熟了,为什么还叫生菜,不叫熟菜?
台下笑声愈烈。
男神脸上的笑意倏地变得很柔和:最近一次是关于我们这一段和生命近乎等长的爱情,开始于什么
是许妈妈的动机不纯,还是宁妈妈的深谋远虑

大腹黑诱拐小腹黑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许妈妈是事业型女强人,三十岁和商业伙伴结婚之后,生子就成了亲友团关心的头等大事。
当事人本来也是无所谓的。
回A市参加闺蜜家儿子满岁宴的那天,萌萌的小正太口齿不清地唤了许妈妈一声阿姨之后,还一直朝着她笑。
瞧那可爱的小模样
许妈妈顿时起了诱拐之心,千转百回终于开窍。
一年后。
许妈妈斜躺在病床上,身侧放着一个皱皱巴巴的小糯米团子,浑身粉红粉红,巴掌大的小脸上,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几乎看不出轮廓来,眼睛也只是一条缝的样子,半睁不睁。
和别的小孩儿不一样。
除了出生的时候哇了一阵,小糯米团子几乎不哭也不闹,饿了要吃奶也是咯咯叫几下,咿咿呀呀乖巧得不像样子。
偶尔和隔壁病房的产妇聊起,收获着那些妈妈羡慕的眼神,许家父母倒是宁可自己女儿闹腾一些,手忙脚乱地抱着哄着才有做新任父母的存在感嘛。
舍不得饿着冷着折腾孩子,许爸爸就尝试着其他稀奇古怪的方法。
偶尔在旁边看看不太吓人的惊悚片,或者突然间做一个鬼脸
面对许爸爸这样幼稚的举动,小糯米团子更多的时候是懒懒的一个哈欠接着闭眼。
喂了奶有好一阵了,婴儿现在睡得正香,呼吸均匀而又绵长。
许妈妈动作轻柔地亲了一口粉嫩的鼻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想到自己大风大雨的小半辈子,爱情有了,婚姻有了就连在闺蜜的诱骗下开玩笑给小正太生的老婆闺女也有了,难得感性一次。
许爸爸不过是回家做了午饭拎过来这点功夫,一踏进病房就看见自己媳妇儿红了眼眶,放下保温桶快步走过去,将许妈妈小心抱在怀里,怎么啦?
许妈妈也不是别扭的人,转头潇洒地在许爸爸的衬衣上蹭干净了眼泪,红着眼睛看着自己老公,弱弱问道:咱们女儿就叫许棠棠?
原来是因为这个呀
许爸爸放下心来,头点得和鸡啄米一样,表示认同: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许妈妈满意地轻哼一声,这才慢条斯理地坐了起来。
生产还不到一个周,产妇是要尽量待在床上的。
许爸爸手脚利落地拿出隔板帮许妈妈把菜布好,端到了媳妇儿面前,又担心自家媳妇儿觉得自己在敷衍她,狗腿地赔着笑:媳妇,蛋蛋好听,蛋蛋好听呀!
许妈妈看他比自己还起劲的样子,挑了挑眉:哦?怎么好听?
许爸爸狗腿道:蛋蛋,圆圆润润的多好呀!你看这顿我就做了西红柿炒鸡蛋呢!你喜欢的!
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一道脆生生的童音:哪儿有西红柿炒鸡蛋呀?我最喜欢吃了!
紧接着,门推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跑进了病房。
宁桀墨,你慢点,别吓着小妹妹。一个年轻的女子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许棠棠宁桀墨完整版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