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桑荔曲清眠)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桑荔曲清眠小说————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猫逢七所著,讲述了桑荔穿进书里,任务是在大反派屠杀无尽,搅得世界翻天覆地之前,杀了他。这时的大反派曲清眠,还是个少年,

桑荔曲清眠小说简介

桑荔又梦见他了。
梦里,天阴沉的可怕,大雨倾盆。
一间破庙,一张破棉絮,苍白清瘦的少年偎在她怀里,高烧不退下面色不正常的***。
她垂眸看着,心里权衡着利弊。
只要完成任务,在原本世界高考结束没多久,便意外死去的她能重生,还能获得三亿元奖励。

桑荔曲清眠全文阅读

但系统也说了,这个大反派体质特殊,很难杀死,比野草还顽强,只要有口气就能突破极限,愈发强大。
要动手,就得确保一次成功。
少年纤长的睫毛轻颤,眼看要从昏睡中醒来。
她按捺住心思,摸了摸他发烫的额头,“小眠,你还好吗?”
少年睁开的眼睛清凌凌的,看着她,声音干哑,“别担心,我不会死。”
“等我伤好,我会…会更强大,”他身上的伤深可见骨,连说话都沁出满头汗,“我不怕苦,什么都能干,我会赚钱,努力让你住大房子,顿顿吃肉。”
他很愧疚,这样清冷的雨夜,她还要带着他逃亡,住在这四面透风的破庙里。
他多想给她更好的。
而一个在暗场里长大的孩子,能想到最好的生活,就是大房子,还有每顿吃上肉。
桑荔静默。
相处三年,她一直怀着目的,等待时机。
起初,她讨厌惧怕他。
十三岁的少年,是个和妖兽***厮杀,被各种残忍手段虐待的奴隶,他身上的野性凶戾淬得很深。
对桑荔来说,曲清眠比熊孩子还要难带太多了,各种糟糕、简直不能称之为人的生活习性,不会说话、不会洗衣服、不会拿筷箸——
甚至,他饿了就捉住一只活禽生生撕咬,羽毛乱飞,满嘴鲜血,她几欲作呕。
一切正常的生活,他都不会。
桑荔为了无法抗拒的奖励,不得不耐着性子教他,换取信任。
好在,曲清眠非常聪慧,比她见过的任何人学东西都要快。
而且跟她心怀目的不同,曲清眠简单纯粹,他一点点打开心扉,对她收起獠牙戒备,真诚的像个孩童,也像张纯白的纸,任由她添涂。
也许是作为未来无人可挡、超脱书本规则的大boss,天道对曲清眠的压制一直存在,三年里各路人马层出不穷的追杀,却又怎么都杀不死,让桑荔很疲惫。
她想快点杀了他,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到自己的世界拿到奖励。
而他每次在危险的时候,总将她藏起来,极尽所能的保护。
梦里的场景一转。
暗蓝色的天空,流云卷动,少年引开仇敌,被逼至绝路,身后是狂风涌动的黑渊崖。
他就像一只身陷囹圄的凶狼, 面对围攻不要命的扑过去撕咬,没有退却没有犹疑,疯子般伤痕累累也要顽强反杀。
一地的血,一地七零八落的尸体。
桑荔看到躲在石头后面,梦境里的自己,走了过去。
桑荔心神颤动。
她想要阻止,拼了命的大喊大叫,也试图动起自己的身体,从这陷入无数次的梦魇里挣扎着醒来。
徒劳。
少年浑身浴血,摇摇欲坠站在那里,像开在悬崖边一株绝美鲜艳的花。
她走过去,没有扶他,而是猛的一推!
少年单薄的身体很轻,孤零零羽毛一般坠了下去。
罡风呼啸,卷起纷乱的碎石旋涡一般,将他快速往下拉扯。
少年的双腿腰身很快被吞噬,他抬头看,削骨去肉的痛苦没有在那张冷白的小脸上显现半分,他只是平静看着她。
静默的凝视。
那双眸子不断放大,幽黑的、清澈的像月亮,光一点点寂静的湮灭,里面深海一样的绝望,刺得桑荔浑身剧痛。
窒息、深陷。
桑荔奋力扑到崖边,一句句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她妄想去拉住他。
但也不过是从床上扑腾到地上,终于从梦魇中醒来。
啪嗒——
桑荔打开床头昏黄的台灯,高定的复古蕾丝,昏黄的光洒下来。
她顾不得摔下床磕到发麻的胳膊,颤着手埋起头,身体还在止不住的发抖。
距离她完成任务,已经过去五个月。
起初两个月,她还沉浸在执念达成的兴奋里,毕竟三亿奖励呢,似乎终于可以抹去十岁人生分水岭的部分成长阴影了。
但不知从哪天开始,她整夜的睡不好觉,总是梦见曲清眠,梦见和他相处的那三年。
渐渐,反复梦见将他推下黑渊崖的那一幕。
她陷入身心疲惫的梦魇,不敢入睡。
撑不住睡着后很难醒来的痛苦,让她快要崩溃。

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桑荔曲清眠免费阅读

桑荔埋头在膝上,一手深深卷进浓密的黑色长发里。
她高估自己了。
将摇摇欲坠、浑身是血的曲清眠推下黑渊崖,用上了她所有的勇气还有良知。
明明知道那只是一本书中的角色,也知道那个少年会在将来屠杀无尽,彻底崩坏原书世界。
她做的,也不过是清除那本书的bug而已。
但相处的三年,太过真实,他分明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将其视作纸片人的初心,早就乱了。
更何况,曲清眠根本没得选,暗场那样的地方没有半点温情,他不能像人一样活着,天道的恶意压制也一直存在。
就连她,起初也只有一个想法,完成任务,杀了他。
好像没有人,能容得下他,在他还什么都没做的时候,极尽***,还认为这是正义。
桑荔清楚记得,买下少年的时候,他走出暗场,怔怔站在阳光底下,抬起苍白到病态的手臂遮挡。
那双眼睛适应室内灯火,长年没有见过阳光,被刺得几乎睁不开,但还是贪婪的透过指缝仰头去看。
那副模样带给她的触动,一直都非常清晰。
他连大部分人司空见惯的日光都是奢望,一次次在垂死边缘挣扎,只是顽强的想要活下去而已。
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她带给他自由和生的希望,却又亲手杀了他。
桑荔不自觉揪紧发丝,落下来几根,在***白的细羊绒地毯上尤为分明。
她认命了。
看来,想要一颗坚硬的心,也是需要天赋的。
桑荔自认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但事实证明,她到底还是过不了心理上这一关。
负罪愧疚感终日折磨,一遍遍的凌迟。
她就活该穷,活该当不了逍遥快活的有钱人。
桑荔猛然抬头,理顺发丝,那双猫一样的眼睛逐渐坚定。
“系统,我要再穿一次书,”她没有问可不可以,而是直接提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向来她认定要做的事情,哪怕有万千艰难险阻,哪怕失去一切,她也要做。
毫无平仄起伏的电子音在脑中响起。
「再次穿书,你将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并且本系统自任务完成日起,已脱离服务器主体,后续将无法再给宿主提供各项实质性的有用帮助。
请问,你选择再次穿书的诉求是什么?」
房间内安眠沉香萦绕,桑荔靠在柔软的真皮床沿,环视一圈,对别墅里的各种高定奢侈品没有半点留恋。
曾经拥有过又失去,现在再次失去也没什么,本来就不属于她。
她怀念起跟曲清眠住在一个小村子里的日子,那是清苦却难得的一段安宁,晚饭后他们经常穿过一个个稻场,在夕阳下散步消食。
天边有大片绚烂红霞,浅金色的阳光映在沉默寡言的少年脸上,未经雕琢的野性,也掩不住五官的精致。
桑荔第一次看见他笑。
毫无杂质的纯澈,透着股山涧泉水般沁入心坎的甘甜。
那是对她敞开心扉,绝对信赖的笑容。
“我要曲清眠活着。”
桑荔收紧手指,“任务的完成方式,并不是非得消除他才可以,只要改变他,让他在未来安稳生活,而不是去屠戮就行。”
系统明显不大赞同。
「宿主,你知道改变拯救失败的后果吗?
那会是无数条生命的葬送,还有你自己,你将失去重生活着的机会。」
桑荔态度很坚决:“如果不是杀了他一次,我也会这么想,认为我在做好事,但是凭什么?”
“凭什么用他的死,去换取一个也许并不会发生的未来,换取我的重生和财富呢?”
“他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再困难,我也愿意努力。”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意愿,系统不再劝说。
「选定了宿主,和宿主就是命运共同体,本系统会竭尽所能为您服务。
请问,你确定要再次穿书吗?」
“确定。”
桑荔落下话音,想到即将再次见到曲清眠,她的心跳因为紧张而加速。
人总在后悔之后,才明白自己做错过什么,她想要弥补。
想竭力对他好,给他温暖,修补他曾被这个世界伤害,留下的所有伤痕。

小编推荐理由

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