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萱沈易小说第4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下午三点多,司机开车去镇上给小萱宝置办衣物,路况实在太差了,半道上车突然抛锚。

深山老林里手机根本没信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在手机无法联系的情况下,司机只能崩溃的步行往回走。

走回村子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司机都走成了跛子,一双脚磨破了,一瘸一拐的,手里拄着根枯树枝当拐杖。

俩保镖一见回来的人,惊了一跳,急忙迎上去,一左一右的搀扶住他。

怎么回事?车呢?

遇山贼了?被打劫了?

司机累的没力气搭理他俩,对着沈太太汇报道:太太,很抱歉,还没走一半的路程,车抛锚了,只能明早借村里谁家的摩托车用用,去镇上找修车的,然后再置办您让买的东西。

司机内心崩溃死了,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这么贫穷落后的地方,风景秀丽绝对是这里唯一的优点了。

看司机这副狼狈模样,沈太太哪还忍心苛责半句:你快去吃点东西,休息吧!

他们今天来的突然,吃饭安排在刘大能家,住宿就有点紧巴了。

不过来之前他们早有准备,带了好几个帐篷,村大队的院子很大,除了用来开会,各家各户都在那里晒粮食。

在村民们的热心帮助下,五个帐篷已经搭好了。

可是洗漱的问题,还是得叨扰刘大能家。

极度洁癖的沈易最先洗漱完,他出来就又跟小萱宝脚上穿的那两只巨丑‘蛤蟆’杠上了。

去洗个澡。

沈大少爷家里有四个堂弟,刚有这么个小妹妹,完全没经验,命令的口吻,不会哄。

小萱宝皱着眉头,有些委屈:我下午洗过了!

沈易:再去洗一次。

小萱宝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哥哥,我不洗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刘大能伯伯家用的是太阳能热水器,热水用完了就要用电烧水,她下午洗过了,再洗大娘会骂她的。

沈易本来想说‘是’,吓唬一下她,可看见她委屈的小神色,话到嘴边没经过大脑就变了:我帮你洗个脚。

这话他自己都惊讶了一下,他长这么大一直是被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何时照顾过别人?

这种感觉还挺新鲜。

小萱宝一听不用再浪费热水洗澡了,立即找来个盆子,准备自己打水洗脚,却被哥哥一把接了盆子。

在小凳子上乖乖坐好,把脚上的鞋脱了扔出去,扔的越远越好。

沈易是真没眼看她脚上的鞋,他不是‘嫌弃’脏,而是‘怕’脏,怕是恐惧,跟嫌弃有本质上的区别。

小萱宝脚一缩,往小凳子后面躲,小小的抗议道:扔了我就没有穿的了!

会给你买很多新鞋。

这个***很大,小萱宝都不敢再抗议了,可她也不是小糊涂,现在就这一双鞋,还没看见新鞋,扔不得。

等沈易去打水的时候,她把鞋脱了偷偷藏院子里去了。

不一会儿刘大能的老婆李春香(李桂香的姐姐)帮沈易端着洗脚水过来了,边走边热情的说着:你和你妈妈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千万别客气,初来乍到的,肯定很不习惯我们这穷乡下吧!

沈易礼貌的回道:还好,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你们是大恩人!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

李春香帮忙把洗脚水端到了堂屋,看见刘乐萱光着小脚丫坐在板凳上等着,这才发现,原来不是有钱人家少爷要泡脚,她竟然是帮死丫头端的洗脚水!

村长说的没错,这还确实是大难不死有了后福啊!死丫头这都什么命?咋就这么硬?

别说李桂香酸了,此时李春香都有些酸了,因为她也有个女儿,比刘乐萱大四岁,要是也能被这有钱人家喜欢上,让她女儿给人家做童养媳她都乐意啊!就算认个干亲家也不错啊!

心里这样想着,李春香看着板凳上等着被人伺候的死丫头,越看越不顺眼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刘乐萱啊!你快满六岁了,怎么还要别人帮你端洗脚水呢?太不懂事了!太不像话了!

而且还要她这长辈帮忙端洗脚水!(完全忘了是她自愿的-_-||)

她自己的一双儿女这么大都没这么伺候过了!

飞上枝头的小麻雀,还真当自己是凤凰了?又不是人家亲生的,人家只是做慈善,哪会真稀罕你,要是没个眼力见,搞不好还不如吃百家饭呢!

一听李春香责备的话,刘乐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被吓到了,急忙伸手接水盆:谢谢大娘

李春香虽然没有李桂香那么泼皮,但也很凶的。

沈易比小家伙快了一步,从李春香手里接过水盆,把小家伙害怕的神色尽收眼底。

他唇角一翘,也勾起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弧度:大婶,你吓着我家小孩了。

李春香:

没等李春香接话,他把小家伙拉坐在小板凳上,把洗脚水放在她面前,然后他弯腰蹲下,伸手就帮她洗小脚丫。

脱去那双巨丑比无的鞋,他好像并没感到脏,白白嫩嫩的一双小脚丫,真的好小,手感很好,软软的,还挺好看。

小萱宝很不适应被人这样照顾,有些慌:哥哥,我自己洗!

乖乖坐好。他笑着安抚道:哥哥不是告诉过你,做哥哥家的宝贝,以后没人敢再打骂你吗?

小萱宝直到此时此刻才真的意识到,哥哥这话的威力是很大的,因为她真的有做宝贝的感觉了,再也不害怕一旁要吃人的大娘了,她甜甜的笑道:谢谢哥哥,以后哥哥也是我的宝贝。

沈易微微愣了下,笑了,一手洗脚水也忍不住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反正感觉这可爱的小脚丫不脏)。

李春香脸色发僵,又有种被无形中打了一耳光的感觉,她张了张嘴,挤出句:洗好了,洗脚水放那就好,我倒

沈易半点没客气:萱宝说谢谢。

有了哥哥撑腰,小萱宝瞬间就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都敢与李春香对视了,立即仰起小脸蛋乖乖的说道:谢谢大娘。

刚洗完澡出来的沈太太,看见眼前的一幕,又一次被震惊坏了。

不过沈太太的心理反应跟李春香是完全相反的,儿子帮小萱宝洗脚的这副画面,在她眼里要多温馨有多温馨了,她都恨不得拿手机拍照留念了。

慈母眼眶一热,又有了泪意,她嘴上却是压不住的笑意:儿子啊!妹妹那双鞋够脏的,你小心点帮她洗啊!几岁的宝宝骨节嫩的很,小脚丫可别硬扳,别把妹妹弄伤了哦!

李春香:

闻言,沈易还真听话的放柔了动作,头也不抬的说:妈,帮我把香皂拿来。

正在这时,院子里来了四个村里的妇女,手里都拿着两身儿刘乐萱的衣服,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孩子。

一群人进屋就看见这样一幕,同样被震惊的不轻。

生活在这大山区里的人们,潜意识里仍然有男尊女卑的思想。

有钱人家的少爷,穿的这么体面,长得这么好看,竟然在帮小丫头片子洗脚!

这么有钱的人家,怎么一来就看上刘乐萱了?

这对城里母子怎么跟撞邪了似的?

被刘乐萱的爹妈附体了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众人越想越邪乎,有人酸,有人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