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如愿嫁给了乞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后我如愿嫁给了乞丐(林纸鸢季明烨)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林纸鸢季明烨小说————重生后我如愿嫁给了乞丐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绵羊sheep所著,讲述了林纸鸢明艳娇俏,聪慧机敏,是松阳县有名的美人。可惜命薄如纸,母亲早逝,她被父亲逼着给六十岁的举人做妾

林纸鸢季明烨小说简介

林家镇林家祠堂
祠堂内人山人海,众人七嘴八舌,话题围绕的都是那香案下触墙昏迷的美人。
那美人生得鹅蛋脸,柳叶眉,眉眼恰似墨画,肤色净如白瓷,半脸鲜血不掩明艳。
一个嘴角长有媒婆痣,打扮俗艳的大婶冷笑道:“要我说,现在的小姑娘就是太矫情了,低门小户的女子能给举人老爷家做妾,这是多大的福气啊,居然还不愿意,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另一个妇人接口道:“可苟举人都年过六十了,鸢姐儿只怕还没有十六,自古嫦娥爱少年,人家不乐意不挺正常的吗?”

林纸鸢季明烨全文阅读

媒婆痣听说有人反驳,当场就拉下了脸:“再怎么不乐意,那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由得她愿不愿意?我家隔壁的女孩子才十四,前儿个给人冲喜当了望门寡,还不是照样要嫁?”
看着对方哑口无言,媒婆痣洋洋得意道:“嫁乞随乞,嫁叟随叟,这叫本分,依我看鸢姐儿就是面子上过不去,装模作样的闹一场,不然为什么她爹让她去嫁乞丐她便要撞墙?真是装…诶哟喂,谁踩我脚来?”
躺在地上的林纸鸢早已醒转,只是一时没搞清楚状况才趴在地上装晕,此时听媒婆痣满嘴放屁,放得全然不是人话,便忍不住出了脚。
媒婆痣看着撞墙撞得满脑袋血渣子,满眼怒火的林纸鸢,气势落了半截,讪笑着问:“鸢姐儿,你醒了?感觉还好吗?”
林纸鸢理也不理,她看着熟悉的林家祠堂,眼神凶得近妖:“我居然活过来了,不,是我又活了一场!”
媒婆痣看得浑身发凉,扯开嗓子喊道:“林秀才,吴***,快来啊,你家鸢姐儿怕是撞坏脑子了!”
林纸鸢举目四望,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生父林全安和继母吴氏。
林全安脸上没有因为抽大烟而显露出的颓败感,吴氏还穿着荆钗布裙,一脸贤德,身上不见半分绫罗珠宝。
“真年轻啊。”林纸鸢鄙夷道,目光中尽是遮掩不住的恨意。
前世就是这俩人把她送给了年过六十的苟举人为妾,新婚之夜,因为她不肯就范还划伤了苟举人的脸,被苟举人丢进下房一顿毒打,事后更是百般欺凌,他们倒是当官的当官,发财的发财,由着她生生被折磨致死。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但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便不会让前世的悲剧再度重演。
远处的吴氏看着林纸鸢悠悠醒转,忙满脸堆笑的走过来:“鸢姐儿醒了?醒了就好,刚刚你用那么大力气撞墙,看得为娘真是担心呢。”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晕过去不是更好,你叫几个人来把我抬着往苟举人新房里一送,好事不就成了?如今我提前醒了,这事还有得闹呢。”
吴氏心里一惊,不知自己刚才和林全安暗中商议的事,为何会落在昏迷不醒的林纸鸢耳朵里。
估计是这死丫头瞎猜中的吧,先不去管她,贤德包袱不能掉!
吴氏拿出手绢作势擦泪:“鸢姐儿,自古以来儿女婚事都由父母做主,这桩婚事你爹爹已经拿了主意,我身为你的继母,看着你长大,就是心有不舍,也不能改变呐。”
说罢便朝林全安挤眼。
林全安立马板着脸吼道:“你还劝她干什么,我只当没这个女儿!女儿家对婚事只需要听从待嫁即可,谁家女儿说过不字?居然还闹到祠堂里来撞墙不从,我只恨她没一头碰死!”
众人听了这一出红白脸,议论声又起,有嘲笑林秀才卖女求荣,可惜林纸鸢的;有不敢得罪苟举人和林秀才,便昧着良心夸赞这桩姻缘的;也有那些道学家,口口声声女德女诫的,不一而足,就是没有谴责吴氏的。
刚才吴氏一开口,便将这桩婚事全赖在林全安身上,而她身为继母,既然生父都对这桩婚事点了头,她自然是只能依从,一番话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连林纸鸢都不由着给吴氏喝了个彩:“小娘,都到了这个时候,您说话还是这么贤德。”
吴氏是由妾扶正的,如今听林纸鸢叫自己的旧称,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但为了促成这桩婚事,还是忍辱道:“鸢姐儿,乖,跟娘回家成亲吧。”
林纸鸢摇了摇头笑道:“虽然贤德,但还是过于谦逊了,我和妹妹林月娥的婚事,不都是小娘你一力促成的么?”
吴氏心里一惊,犹自赔笑道:“鸢姐儿你说什么呢,你月娥妹妹还没说人家呢,这有她什么事。”
林纸鸢歪着脑袋,面露疑惑道:“哦?前些日子松阳县白县令遣人来提亲,要我做长子正妻,不是你瞒过爹爹,将媒婆回绝了,说我早订了人家吗?又说你的亲女儿林月娥还待字闺中,可以聘嫁。”
吴氏大惊失色:“你,你怎会…啊呀,鸢姐儿你怎么都开始说胡话了,是不是刚碰到了头,头昏了。”
“是不是胡话,我爹爹心里自然有数,在媒婆的说合下,白县令愿意聘娶林月娥,不过只是次子正妻,而且还要五百两银子作为嫁妆。”
“爹爹虽是秀才,但也拿不出这么多嫁妆,亡母虽有嫁妆留存,但有我这个亲生女在,是不可能拿出来给林月娥做嫁妆的。”
“本来我姊妹两个都嫁不成也就罢了,偏偏小娘你不死心,要媒婆多番寻找,终于说得苟举人家愿意以聘礼五百两纳我为妾,这一进一出,足以看出小娘的巧思。”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吴氏见林纸鸢说得毫无差错,脸上登时失了血色,要知道,她在众人面前稳住贤德名声不易,林纸鸢今日一番话,不说名声能不能保住,丈夫首先就不能放过她。
林全安只知后事,对白县令首选林纸鸢之事一无所知,也不气了,忙问道:“鸢姐儿,你这是从何处得知的?”
这事还是前世嫁入苟宅后,苟举人亲自跟林纸鸢说的,当时恨得她一口银牙咬碎,只怪自己识人不清,多年来对吴氏言听计,嫁入苟宅后还担心林月娥年小,侍奉吴氏不周。
林纸鸢面不改色的扯谎道:“媒婆之间各自通气,什么事儿不知道,我就是听一个媒婆告诉我的,若父亲不信,可以去问当时给白县令做媒的黄媒婆。”
吴氏听林纸鸢将黄媒婆都说了出来,吓得浑身打颤,林全安气得当场给了吴氏一个耳光,骂道:“妇人见识。”
林纸鸢和众人眼睁睁的等着下一步动作,却不想林全安久久的沉默了。
林纸鸢看着父亲,心下了然,她这个父亲极其自私,对待儿女惯是无情,却因为年少得中秀才,所以自恃清高,极重名声,说出的话轻易不会改口。
以前她和林月娥两姐妹参加一位族亲的葬礼,路上林月娥的腿不慎摔伤,想先回家去,林全安认为这是极失礼的事,生生让林月娥照常跪拜举哀一整天,事后林月娥的腿足有一个月没能下床走动。
吴氏也看出了丈夫的犹豫,忙抓住机会,努力挤出几滴泪水,向林纸鸢哭诉。
“鸢姐儿,是为娘的对不起你,可娘也是为了全家着想,你们姐儿俩一个嫁了举人家,一个嫁了县令家,于你父亲于林家多有益处。”
吴氏说到此处便偷眼去看丈夫,果然林秀才面色稍缓,她打起精神再接再厉。
“而且苟举人家多有家财,你嫁过去后生个儿子,就和正妻是一样了,享受一生富贵,这也是你的福气啊!”
“这样的福气你干嘛不给林月娥呢?”
吴氏被这话一下噎住,干脆发狠道:“你爹说出口的话从未变过,你就认命吧!”
“我知道爹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嫁就是了。”
吴氏见林纸鸢回心转意,刚要露出笑脸,猛不丁的又听林纸鸢说道。
“我撞墙之前,爹不是放了狠话吗?说我要么嫁给苟举人,那么就嫁给叫花子,好,那我嫁给乞丐便是!”
此言一出,祠堂里登时掀起了第二轮议论小高潮,众人的目光全投向了坐在墙角边的乞丐。
乞丐在林家镇乃至整个松阳县都是有名的人物。

林纸鸢季明烨免费阅读

他常年披着一件百衲衣,一顶兜帽盖得脸都看不到,只因他的百衲衣名不虚传,一眼看过去赤橙黄绿青蓝紫,真真是用百家布来缝制,只背上有一块黑色的整布,人们便叫他黑背。
黑背刚来不久,林家镇乞丐便被他驱逐殆尽,再到后来,连毛贼见了他都要绕道,颇有丐中之王的架势。
当时有一个管林家镇治安的捕快,因为少了毛贼的保护费,心中不爽,便烧了黑背所在的破庙,还打伤了几名由黑背庇护的流浪孩子。
自认为给完下马威后的捕快还没等回到家,就听见了祖坟失火的消息,他带着同僚去灭火,就见埋在祖坟旁边的银子地契账本之类,全被几个小流浪儿翻了出来,撒得满地都是。
那都是他经年作奸犯科的证据,带去的同僚一下全成了证人,捕快当日就被下了狱
经此一役后,林家镇不管大小对黑背避让三分,就连黑背这个名号也只在暗地里叫叫了,所幸黑背接下来并没有成为林家镇一霸的趋势,只是一心乞讨,得过且过,也算得上是不忘初心了。
吴氏看向黑背,心里倒是暗暗的放下了心,在她看来,这黑背脑子多半是有点问题,不通人情的,如同黑背这个诨名一样,跟一条狗也差不了许多。
她有个老姐妹是个寡妇,家里现有四间屋子,十亩良田,想要招个男人支撑门庭,因为觉得黑背有几分手段,便亲自去黑背住的地方说亲,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寡妇回来以后生生给气病了,大半个月连门都没出。
吴氏看着黑背,心里直给他鼓劲儿,希望他也能把林纸鸢羞辱得颜面扫地,再不敢有其他念想,只能嫁给苟举人。
林纸鸢一步一步的穿过人群,走到黑背面前来,高声问道:“我愿意嫁,你愿不愿意娶?”
————————
九点日更,放心不坑,既然来了就别走啦~
推一下接档文《权臣的定制掌心娇》
【轻虐女鹅重虐男*追妻火葬场*双洁1v1】
【冷面腹黑狗侯爷×***决绝黑莲花】
【秦娆】
她是父亲拉拢权臣的工具;
是母亲翻身的砝码;
是献安侯未过门的妻。
从小,她便依照着侯爷的喜好成长:
侯爷爱天水碧,她便只有碧色衣裳可穿;
侯爷爱月琴,她便要苦练以甄完美;
侯爷爱细腰,她便用生绢束腹,以期腰肢纤细柔美。
却不料,回馈她多年筹划的,是一纸退婚书。
【陆渊】
多年前,他在赴宫宴时,救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女童。
皇帝大笔一挥,给两个小娃娃赐了婚。
他才知救的是宠妃的妹子。
如无意外,他应该是被算计了。
自那以后,
秦家一心卖女求荣,将秦娆按他的喜好培养。
而陆渊冷面冷心,送了秦家冷宫罢官一条龙。
“这样的女子,岂配与我为妻。”
“赏她个通房的身份,就算顾念旧情。”
【后记】
直到有一天,陆渊发现:
本该依附迎合,极力取悦他的秦娆,
小心思完全没在他身上!
一眼没看住,弱不禁风的金丝雀居然飞走了???
陆渊后悔到心痛:
“娆娆我错了,错得离谱。”
“你看你喜欢什么样的,这次换我改,行么?”
秦娆冷漠脸:
“我喜欢一只眼睛两张嘴。”
“…”
“半个鼻子四条腿。”
“娆娆,刀给你,你看着捅吧!”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后我如愿嫁给了乞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