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怪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两个怪物(方盐路子愿)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方盐路子愿小说————两个怪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莫然如风所著,讲述了方盐失忆了,他只知道自己醒过来时是在精神病院里,一群流口水的家伙指着他叫“小怪物”。后来他得知自己的

方盐路子愿内容介绍

九弓市市郊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大宅院,占地百亩,东面亭台楼阁回廊九曲,翠色如珠点缀其间,红花绿柳迎风飘香,天然巨石打造的假山林立,山涧溪水顺势流入,游龙一般蜿蜒盘绕,蓄成湖泊三两个,叮咚作响惬意非凡;西面凹字形高楼伫立,通体刷红,打远望去就是根嵌进大地的巨型染血钢叉,山上刮下来的烈风到了这里被凹字中心挡住,形成的回流发出呜呜悲鸣,艳阳高照下仍带三分鬼气,令人一见生寒。
谁都不会想到这风格迥异的两种布局有着同一个名字——九弓市第二精神疾病疗养院。
方盐坐在回廊尽头的小亭子里,脊背不自然地绷直,低头凝望着飘摇水面上的那张脸。瘦削苍白,大而有神的眼眸下是两坨扎眼的青黑,衬托得那两片爆皮的薄唇更没血色了,可即便如此也不影响这张脸的俊美,方盐第一眼瞧见还被小小地惊艳到了,做了好几个搞怪表情才确认这张脸属于自己。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任谁见到都不会轻易忘记,偏偏看在方盐眼里是如此陌生,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他失忆了。
山下总是风大,能装下两个他的特大号蓝色病号服被风吹得呼呼啦啦,像是随时能把这个弱柳扶风的年轻人带去体验一把死亡的翱翔。微长的黑发遮掩住他星月似的眉眼,也挡住了对面那个男人貌似不经意的窥探。

两个怪物方盐路子愿全文阅读

此时此刻,方盐对面坐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如果用动物来概括的话,那他在方盐眼里就是只青蛙,不仅眼大嘴大,还很聒噪,滔滔不绝了十分钟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方盐握拳掩在唇边,非常刻意地咳了两声。
对方很紧张地站起身,贴着方盐坐下,关切地问:“盐盐你是不是哪里不***?”
方盐往另一边挪了挪***,很简单的动作令他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旋即被风吹干,不过他可算逮住个说话的机会,他礼貌又疏离地问:“你是哪位?”
对方浑身一颤,惊讶不已:“盐盐你不认识我了?”
方盐不置可否,又往旁边挪了挪。
见对方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伤害,方盐很认真地想了想,试探着说:“你是我的……”
对方眼睛一亮,可那里面不是欣喜,具体是什么方盐看不懂,也懒得去猜。
他继续说:“病友。”
这里是精神病院,出现在这里的不是病人就是医生护士和护工,哦,还有病人亲友,看对方这身打扮,方盐认为他是自己亲友的概率更高,不过直觉上他很不喜欢这个人,失忆以来他还没对谁有过这么强烈的厌恶情绪,方盐宁愿他是自己的病友也不想跟他扯上一丝一点关系。
对方闻言做作地捂住嘴,那双大的出奇的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方盐看他看的有点胸闷,可不盯着点又怕他突然扑上来,只好轻轻给自己揉揉。
对方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小心:“那你还记得你姐怎么死的吗?”
方盐绞尽脑汁回忆,奈何脑海一片空白。
对方松了口气:“也好,该忘的就忘了吧,你也不是故意把你姐推下楼的,你姐会摔断脖子纯属意外。”
方盐微微皱了下眉。
对方冲方盐笑笑,笑容看似温暖,实则跟酒店门口的迎宾没两样,至少方盐没在他眼里看到半点笑意。对方说:“你也别怪你姐夫狠心把你送到这来,那天你喝得太醉,把他看成我才会抱住他跟他亲热。我跟他解释过,他只是还没从丧妻之痛中缓过来,你们毕竟是一家人,你只管安心在这治病,他以后会原谅你的。”
方盐品了品男人这番看似安慰的话:自己喝醉了酒,把姐夫当成了眼前这个男人从而起了色心……自己品味这么差的吗?姐姐撞见弟弟非礼老公欲阻止却被弟弟失手推下楼,摔断脖子死了;姐夫或是报警或是早知道自己有精神病,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他被送进了这家精神病院,还莫名其妙失了忆。
如果这些都是事实,失忆对他而言的确是种解脱,可对方絮絮叨叨的行为倒像是在故意往他格式化过的心上***几刀。
这是生怕他的精神病好起来么。
方盐对这个跳梁小丑一样的男人更没好感了,语气也彻底冷了下来:“没人教过你说废话前要先做自我介绍吗?”
对方活跃的口条抽了抽:“……我叫周岩。”
方盐在空空的脑海中搜索一番,果然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结合这张五官没一样长在他审美上的脸,很难想象这是自己喝醉了都要扑上去亲热的人——看习惯自己这张脸还能去喜欢周岩,这是扶贫呢还是自虐呢?
对方那看似亲热实际隐藏着嫌弃的态度也不像来探望爱人,更像是来看他死没死的。
一想到“死”,方盐断掉的肋骨又在隐隐作痛。
两天前的深夜,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大概是他命不该绝,硬是在心脏停跳了十分钟后被抢救回来,代价是断了两根肋骨外加失忆。
哦,他还因此多了个小怪物的外号。
精神病院的病友们也不知道从哪听说心脏骤停后的四分钟是黄金抢救期,超过四分钟就必死无疑,他心脏停跳了十分钟还能活过来只有一种可能——他是借尸还魂回来索命的厉鬼,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怪物就怪物,还非得加个小,他哪小?
小也不是不能接受,可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借尸还魂有什么超能力呢,比如挥挥手就能把身边这只嗡嗡的苍蝇拍出十万八千里之类的。
周岩眼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盐盐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没想起来也不要紧,这世界上没有鬼,更没有你说的那个白衣长发红眼睛到处飘的女鬼,你什么都别想,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可能是周岩描述的过于详细,方盐脑海中一闪而过个白衣鬼影,可惜没等他看清楚就飘没影儿了。
就在这时,一个鬼魅的影子投射进亭子里,映在二人的背上,摇摇曳曳像个伺机猎食的幽灵。
突然,幽灵说话了,声音冷硬带着斥责:“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二人同时回头,没看清来人什么样呢先被耀眼的日光刺得闭上了眼。
方盐眯缝着眼睛,表情有点扭曲。转头转得急了牵动到伤口,疼得他直抽气,一抽气更疼了。

方盐路子愿免费阅读

幽灵步入亭子,如同一座小山立到周岩跟前,冷声质问道:“说你呢,怎么混进来的?谁允许你***我的病人了?”
被人当面戳穿,周岩如坐针毡,他心虚地支吾半晌才在医生的再次斥责中仰起了脸。当看清面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留寸头的男医生的长相时,他的喉头开始疯狂抖动。
帅,真帅!
他一直以为方盐长得就够好看了,可方盐毕竟是个长期被精神疾病困扰的病人,少了点男人该有的气势,多了些阴柔和阴郁。相比之下这位医生就出彩多了,面庞英俊线条冷硬,既有男人特有的粗犷又有美男标配的精致,白大褂衬托下的肩宽背阔腰细腿又长,简直像是刚从T台上走下来的模特,周身包裹着看不透的神秘,***着凡夫俗子去探索。
周岩***舐嘴角,眼底疯狂涌动着惊艳过后的贪婪。
把他每个细微表情都看进眼里的方盐觉着,借醉扑自个儿姐夫的更可能是这孙子。
医生嫌恶地叱问:“问你话呢,刚才叭叭叭不是挺能说么,别跟我这装哑巴。”
周岩嬉笑着想站起来,没想到医生跨前半步,逼人的气势愣是让他站到一半又坐了回去。
他讪笑着没话找话:“我记得方盐的主治医生是个女的,您是?”
“我姓路,”路医生面沉似水,语气更加不善,“回答我的问题,谁让你进来的,你是家属吗?”
周岩疯狂点头:“是是我是家属。”
路医生从白大褂衣兜里掏出个记事本,取下别在本子上的笔,翻开本子认真记录:“家属没登记也不许进,你的姓名,联系方式,还有,你在他家户口本的哪一页。”
正准备洋洋洒洒自我介绍的周岩:“……我,我不在他家户口本上。”
路医生瞟他一眼,嘲讽的语气绝了:“不在一个户口本也好意思说是人家家属?你到底是谁,来这干什么的?你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我的病人,我有理由怀疑你居心不良,再不交代清楚我就报警了。”
周岩冷汗下来了,眼神快速左瞟右瞟,完美诠释什么叫贼眉鼠眼。
路医生眯起眼睛,语调变得很是耐人寻味:“不报警也行,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这是什么地方,不是每个进得来的人都出得去。”
路医生的目光有意无意望向亭外,两个身着方盐同款病号服的中年男人行尸走肉般路过,后面那个佝偻着的细高挑突然捡起块石头砸在前面那个彪形大汉的后脑勺上,前面那人面条一样倒在地上再没了声息。后面那人掂量着石头,呆滞的目光慢动作似的转向凉亭。
路医生把记事本装回口袋,双手插兜笑而不语。
周岩大惊,再强烈的色心也抵不过内心的恐惧,他连句告别的话都说不出,连忙起身就走,踉跄的脚步很狼狈。
几名医护打扮的人与他擦肩而过,他更慌了,差点把自己绊得跌到湖里去。
方盐瞥了眼连滚带爬的周岩,心里没有半点高兴,刚刚受到的惊吓令他的胸口更疼了,他看向路医生:“你还不去救人?”
路医生似笑非笑:“我这不是正在救人么。”
方盐眨了眨眼,明白了什么,他刚要发问,却被与周岩擦肩的女医生抢了先:“路子愿,你干嘛呢!”
路医生看向来人,高深莫测的表情秒变阳光灿烂脸:“嗨***,我们这部戏正缺一位像你这样的女主角,你要不要来试个戏?”
女医生气急又无可奈何:“你要玩去那边玩,他身上有伤,你别在这捣乱。”
路医生撅起嘴,一派天真烂漫,食指像小孩子那样戳着自己嘴角:“可这场戏只能在这拍呀。”
亭子对面那被砸趴下的病患扑棱一下跳起来,朝女医生大吼:“谁允许你们在片场大声喧哗的,保安呢,把她们撵出去。”
路医生打了个立正:“是导演,我这就把他们撵出去。”
他朝女医生和几位护士伸伸手:“请吧几位,别让我难做,我可是又塞钱又潜规则才拿到这个男主角的,你们可别砸我饭碗。”
女医生翻个白眼,深深吸了口气,命令护士搀扶方盐离开。
云里雾里的方盐最后瞅了眼路子愿,又瞅瞅亭外那两位。
“导演”还在骂骂咧咧,掂石头那位把石头往旁边一扔,默不作声退回到他出场前的位置。
方盐:“……”
胸口更疼了。

小编推荐理由

两个怪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