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封尊》大结局精彩阅读 《九州封尊》最新章节目录

《九州封尊》 小说介绍

九州封尊》小说的主角是陈九州林舒雪,这本小说是作者划破长空的最新热门佳作,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癌症晚期的陈九州毅然放弃治疗,只为了给妻女多留下点资产,不料妻子出轨竞争对手……绝望之后必有希望,逆境重生,龙啸九州。…

《九州封尊》 第十七章:雷八指 免费试读

林舒雪下意识转头,看见门外走来的男子,顿时怒气上涌:“陈九州你还有完没完,我不是叫你别再跟着我吗?”

“你以为你能打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我告诉你,五湖帮正在动用大批人手抓你,你很快就要完蛋了。”

她下意识忽略了陈九州进门时说的话。

陈九州皱起眉头,怎么到哪都能碰见这俩人?

他沉声道:“我来取钢琴。”

“你来买钢琴?”

“别开玩笑了好吗?这里可是云城档次最高的琴行,随便一台钢琴你都买不起。”

林舒雪一脸鄙视。

陈九州摇摇头,没再理会她,直接看向店长:“你好,我来取钢琴。”

“先生请出示一下票据。”

“没有,我叫陈九州。”

“请问是耳东陈,九州大地的九州吗?”

“不错。”

得到确认,店长的态度当即变得无比拘谨客气:“原来是陈少,您请跟我来。”

她带着陈九州来到那台水晶钢琴前:“陈少,这就是您的钢琴,凤少跟我交代过了。”

“不过我们的维护师正在给它做保养,大约还需要一小时,要不您留个地址,我们随后派人给您送到家?”

陈九州点头:“那就麻烦你们帮我送过去吧。”

“喂喂,这位店长,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就是个穷光蛋啊,怎么可能是这台钢琴的主人?”

林舒雪上前道。

“小姐,请你对待我的客人客气点,否则我会报警告你扰乱我们店的正常运营!”

店长拉下脸训斥道。

“还客人,别傻了,他是我前夫,别说他有多少钱了,就连他身上有几根毛我都一清二楚。”

林舒雪不屑道。

“他是你前夫?”

“当然,不信你问他。”

见陈九州没反驳,店长脸色一黑,莫非真有人敢来冒领?

她恶狠狠瞪了陈九州一眼:“你等着。”

随后赶紧走到一边打电话。

一分钟后,她俏脸慌张地跑回来,对着陈九州九十度鞠躬:“陈少,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

“没事。”

陈九州摆摆手,走到柜台拿起纸笔,写下地址:“我走了,一会记得把钢琴送到上面的地址。”

说完他双手插兜离开。

“陈少慢走!”

店长再次九十度鞠躬,然后拿起柜台上的便签。

这一看,俏脸顿时写满了震愕。

天呐!

云顶山苑天字院!

“一个破地址有什么好看的。”

林舒雪嘟囔着,下意识凑过脑袋看去……

“滚。”

店长连忙收起便签,厌恶道:“这位小姐,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刚才电话里她被凤安城骂得狗血淋头,差点就被林舒雪害死了。

“走就走,我还不耐烦在你们这消费呢。”

“别以为除了你们家我就买不到钢琴了,有钱都不赚,**。”

林舒雪脸色难看,骂骂咧咧出了琴行,随后气急败坏道:“老公,我要教训陈九州,你一定要帮我。”

“他瞒着我藏私房钱,他欺骗了我的感情,欺骗了我的青春。”

“还有,你帮我把那台钢琴抢回来,它是我的。”

她满脸怨毒。

陈九州肯定是藏私房钱了,否则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贵重的钢琴。

“我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多私房钱。”

周龙脸上流露出些许遗憾。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联手林舒雪把那些钱搞到手,可惜低估那个废物了。

“不过就算他藏私房钱,估计也花得差不多了,他应该是想把那台钢琴送给陈安安那小丫头吧。”

“你也不用太生气,等他死了,你女儿的钢琴不就是你的钢琴吗?”

听到这话,林舒雪的心情顿时就好了不少。

这时周龙接到一通电话。

两分钟后,周龙狠狠一拳砸在墙上:“我爸打来电话,公司研发部的人说配方不全,最重要的一味药掌握在陈九州手里,我们被他坑了。”

“什么?”

林舒雪俏脸一白,怒道:“太**了,又是藏私房钱,又是带走配方,亏我离婚的时候还好心分给他一辆车,我看他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周龙沉着脸,拨了一通电话。

“刀疤,那小子手里有个配方,你们收拾他的时候,顺便给我拿回来。”

“什么?雷叔亲自出马了?”

“太好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对了,他身边还有一个美女,你替我告诉雷叔,那女人我送给他享用了。”

挂了电话,周龙笑容狰狞:“陈九州,跟我玩,你配吗?!”

“这回我要你吃进去的,全部给我加倍吐出来!”

……

国风高级服饰订制旗舰店。

“凤夫人,欢迎欢迎!”

店长是个六十出头的儒雅老人。

见到凤夫人进门,当即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快步迎了上去。

“李师傅你好。”

凤夫人握住李师傅的手,平静道:“后天是先生的八十寿辰,麻烦你帮他赶制一套衣服。”

李师傅这才注意到女人身后的陈九州,顿时暗吃一惊。

他认识凤夫人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凤夫人身边单独跟着一个男人。

而且听凤夫人的口气,这年轻人还是即将要参加凤船王寿宴的贵宾。

这年轻人究竟什么来头?

“他是先生的结拜兄弟。”

看出老人心中所想,凤夫人淡声解释道。

什么?

李师傅目瞪口呆。

这年轻人居然是凤船王的结拜兄弟?

“夫人放心,最迟明天晚上,我一定让您满意。”

李师傅当即保证道。

“等等。”

陈九州连忙出声:“夫人,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做衣服?”

“难不成你想穿着这套牛仔装去参加先生的寿宴?”

“我家里有礼服啊。”

“闭嘴。”

“……”

陈九州感觉自己被这女人嫌弃了。

不过在量完尺寸,定好款式,凤夫人签单时,看到那一连串的零他就明白了。

确实,他家里那些衣服与这相比就是垃圾。

出门后,他叹了一声:“夫人,给我卡号,回头我把那一百万转给你。”

他快心疼死了,一百万一套衣服啊。

不过该给的钱还是要给。

“不用,你大哥报销。”

闻言陈九州高兴点头:“那太好了。”

“德行。”

凤夫人白了他一眼。

这一刻,千树万树梨花开,魅惑众生。

陈九州失了神。

嗖——

这时一连串轿车飞速驶来,死死围住了这家店。

陈九州一眼看见当头那辆车上的刀疤,沉声道:“夫人,你回店里,等我料理完这些人再出来。”

凤夫人干脆利落转身进店。

刀疤下车后,并没有直接杀向陈九州,而是走向中间那辆劳斯莱斯,拉开车门。

他伸手一指陈九州,同时弯腰道:“老大,就是这小子。”

劳斯莱斯先后走下两人。

当头的是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相貌平平,右手少了两根手指。

雷八指!

他不急不缓来到陈九州面前,打量了两眼,不悦道:“你们八个人,就是栽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手里?”

刀疤冷汗挂了下来,尴尬道:“老大,我们也是轻敌了,要不您再给我个机会,我带着车上两百多号兄弟剁了他?”

“收拾一个人要两百多号兄弟,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雷八指冷哼一声,脑袋一撇:“黑虎,拿下他,交给周龙。”

“是。”

雷八指身后那魁梧男子点点头站了出来。

看到黑虎要出手,刀疤顿时一阵激动,似乎已经看到陈九州血溅当场的画面。

黑虎是雷八指手下的第一猛将。

但凡他出手,对方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从来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

“小子,接我三拳!不死,断你四肢!”

好狂妄的口气。

仿佛断四肢都已经是一种施舍。

黑虎扭了扭脖子,狞笑道:“准备好了吗?”

“准备你大爷!”

陈九州直接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