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药难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心药难医(宫志飞)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宫志飞小说————心药难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程宝宬所著,讲述了这个世界上最难治的病,到底是什么病呢? 是癌症?糖尿病?心脏病?还是高血压? 恐怕都不是。 即使是这

宫志飞内容介绍

这下轮到刘娟发呆了,“宫队,你是怎么判断的?”
从她惊愕的表情上,宫志飞知道自己判断的没错,他露出了笑容,“母子天性,母亲都会有保护儿女的意识,这位母亲肯定是发现儿子还有一口气,她拼着力气想要去找人来救救儿子,可是还是没能挺住。母亲死后,儿子流血过多,也休克致死,我说的对吗?”
刘娟点了点头,她叹了口气,“都对,你确实厉害。”她又叹了口气。
宫志飞皱了皱眉,他感到好奇,其实从一进门,他就觉察出了刘娟的神情非常悲伤,刘娟比他小几岁,长得虽然漂亮,但总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表情,平时她总可以冷静、精准的分析死者的伤口来判断出真相,可是今天宫志飞却觉得,刘娟显得非常难过,这让他升起了一丝好奇。
可他并没有多问。

心药难医宫志飞全文阅读

“这家的男主人呢?”他转身问道。
“目前在香港。”杜飞答道,“我们已经通知他了,他搭最近的航班回来,但最快也得在明天下午。”
宫志飞想了想问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还去香港了?”
“他叫李雄,是一名医学博士。”杜飞回答道,“他这次去香港,是去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他是咱们市医学大学的高材生,医学大学最近新研发出了一种药,对白血病有很好的治疗作用,李雄就是去做报告演讲的。”
宫志飞听不太懂,他对破案以外的事情都不太关注,“哦,那都安排好了也就行了,赶紧把尸体送回局里,把现场保护好,咱们就撤了。”他安排了一下,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
宫志飞在这间凶宅里信步走了走,他观察得非常仔细,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打量了一遍。主卧里的夫妻结婚照上,李雄身穿白色的西服,搂抱着妻子吴丽,吴丽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丈夫身旁,两人陶醉在花前月下,哪里会想到有今天的悲剧。
宫志飞退了出来,他想到厨房去看看,却见到刘娟站在一旁,抱着胳膊,眼圈发红,宫志飞眨了眨眼,走了过来。
“你怎么了?”他轻声问道。
刘娟打了个愣怔,回过头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没怎么啊,为什么这样问?”
宫志飞看出了她的局促,他轻声问道,“你有心事,你是不是认识受害人?”他一针见血地问道。
刘娟没有回答,她什么也没说。宫志飞皱紧了眉毛,他想继续追问,但刘娟干脆的拒绝了他。
“宫队,先回去吧,我没有什么,只是昨晚我失眠了,今天才非常疲惫。”她自顾自地收拾尸检的工具,给了宫志飞一个没趣儿。
宫志飞自然看得出刘娟是有意隐瞒,他没有继续追问。
忙了一会儿,大家已经把工作都做完了,宫志飞招呼所有警员离开,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临行前,宫志飞又打量了一下这间房间,他深吸了口气,关上了房门。
警车呼啸着驶入了市局,宫志飞知道这两天又没法睡懒觉了,恐怕又要忙到脚朝天了。他安排好了工作,准备从受害人的社会关系来入手,排查出凶手。
在案发现场并没有找到***,看来是被凶手带走了,这明显是一起有预谋的凶杀案,在现场并没有发现存折或银行卡,吴丽的钱包里发现了血迹,里面有价值的财物都被拿走了,但经过检查,却并没有发现指纹。
宫志飞皱着眉,他听到这里直接打断了正在念报告的杜飞,“行了,不用说了。”
杜飞结结巴巴地停了下来,“头儿,怎么了?”
宫志飞摇着头,“可以肯定地说,凶手肯定不是劫财。”

心药难医免费阅读

大家都很好奇,宫志飞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如果真的是为了抢劫,这名凶手不会仔细到将钱包里留下血迹而没有留下指纹,这是欲盖弥彰!”他肯定地说道,“将重点锁定在仇杀上吧,别被这种很明显的伪装所欺骗!”
大家都被宫志飞的判断所打动,甚至有人差点要拍手,但想到不太合适,还是收回了自己的巴掌。
大家讨论了一会儿,不是不觉已经到了中午,宫志飞觉得嗓子发干,尽管肚子里空得慌,但一点儿也不饿。
但他还是和大家一起去了食堂,尽管出了***的现场,宫志飞还是点了几个香喷喷的肉包子,他不在乎。
拿着肉包子,宫志飞找了个地方坐下,周围并没有别人,他习惯了孤独,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好好的思索,宁静才能致远,这是他经常说的。
嚼着肉包子,宫志飞的脑子并不轻省,他还在想这件案子。
冷不丁的,在他面前突然坐下一个俏丽的身影,一个女人端了一盘盖饭,在他面前吃了起来。
宫志飞愣住了,是刘娟。
他尴尬地想说什么,没想到一开口竟然还打了一个嗝,这让宫志飞更尴尬了,刘娟见他这样忍不住扑哧笑了。
宫志飞讪笑着,放下了肉包子,他觉得自己的吃相实在不雅。
“你怎么不吃了?”刘娟却大大方方地说道。
宫志飞摇了摇头,“我这吃相太难看了。”
刘娟哈哈一笑,“谁吃东西的样子好看?人嘛,都是两条腿加一个身子,能有啥区别。”
宫志飞想说那是你们当法医的,看谁都像尸体,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太礼貌,也就没敢说。
可毕竟长了嘴,总得说出句话来,他想恭维下刘娟,“你们女孩子吃饭就好看啊,人们不是常说秀色可餐吗。”
刘娟忍不住用手捂着嘴乐,搞得宫志飞也笑了,“我的大组长,你可真有意思,秀色可餐是这个意思吗!”她白了宫志飞一眼,“真奇怪你语文谁教的,将来你要有小孩了,你就这么告诉孩子吗?”
宫志飞叹了口气,“你别挖苦我了,我还能有小孩?干这行的注孤生,谁能看上我呢。”
“我不也单着呢,”刘娟伤感地说,“你以为法医就轻松了?大家都觉得这行晦气,连给介绍相亲的都没有。”

小编推荐理由

心药难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