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坏的反派不要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养坏的反派不要扔(绪茕)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绪茕小说————养坏的反派不要扔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四藏所著,讲述了绪茕和前男友一起穿进了修仙小说里,他拿到起点大男主剧本,而她只是推动剧情,帮助他和原文女主情投意合的

绪茕小说简介

绪茕没想到她和陆泽一起穿越了,还是在陆泽和她说分手的时候,一起穿来了这个陌生世界。
此时此刻,陆泽正在她几步之外细心照顾着湿淋淋昏迷在他怀里的少女。
这里是一处废弃的破庙,陆泽找来几件脏兮兮的被褥和僧袍将那湿透的少女紧紧裹住。
绪茕就站在他的几步之外,湿透的衣服往下滴水,冻的克制不住发抖。
陆泽裹好那少女之后,转过头来递给她一条被褥。

绪茕全文阅读

绪茕的目光停在他脸上,在想一个很滑稽的问题:如果你刚分手的前女友和陌生女人一起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陆泽的答案是:先救陌生少女。
绪茕僵着手指接过被褥裹紧自己,被子上一股子酸臭味,但她太冷了,只能紧紧裹着保命。
这似乎是个修仙世界,她和陆泽好像是魂穿,穿进了两具和他们长相一模一样的身体里,一样到像是他们俩只换了身衣服似得。
陆泽穿着青色的长袍,头发也长了许多,用青色的发带束着,浑身虽然湿透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宽肩窄腰,身材高且挺,侧脸俊秀堪称完美比例。
即便是放在仙侠剧里他这样的颜值也是男主级别。
当初陆泽向她告白的时候,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只是个普通学生,长相勉强算是漂亮,而陆泽是陆氏集团的“小少爷”,经常出现在热搜和采访里那种人物,无论是样貌还是家世,都不是她能高攀的。
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只是因为一次偶然让她遇见了陆泽,那之后陆泽主动追求她。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她走了狗屎运,能被陆泽看上。
她和陆泽在一起两年半,兢兢业业做陆泽的女朋友两年半,陆泽的胃不好,她就学做饭,从只会煮泡面到一日三餐不重样的做给陆泽吃。
陆泽工作忙,她就陪着他出差,照顾他。
陆泽建议她放弃考研。
陆泽希望她不要那么辛苦的工作,多陪在他身边。
她一步步为陆泽妥协,去做他希望的“女友”,在做了两年半才发现她是个“替补品”。
陆泽追求她,是因为她不但长的有几分像他的初恋女友,连学校、专业、星座也和他的初恋一样。
不同的是,当初他的初恋,为了出国留学放弃了他,所以陆泽找了相似的她来做“替补品”。
他说分手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绪茕知道了真相,第一次和他吵架,问他是不是真的。
他刚出差回来,开着车载着红着眼质问他的绪茕,疲惫又不耐烦的说:“所以呢绪茕?你这么闹,是要逼我和你分手吗?”
他连一句解释也不屑给,仿佛这一切都是绪茕无理取闹,自讨苦吃,绪茕那时在想,两年半的时间里或许陆泽从来没有真的爱上过她……
然后,车子就撞上了一团白光,他们俩一起失去知觉,穿越到了这里。
等绪茕再有意识时,发现她和陆泽一起掉进了一条雪白色的大河里,那河水像冰一样,寒冷至极,她下意识的想抓住陆泽,陆泽却在几秒之后,转身捞住了从上游冲下来的另一个人。
是个穿月白衣衫的妙龄女子,正是如今昏迷在他怀里的那个少女。
之后他们上了岸,就近找了一间破庙。
陆泽抱着昏迷的少女,绪茕跟在他的身后,冻僵的双腿,又麻又痛,一步一步挨到了这里。
陆泽一直在忙着照顾那名陌生少女。
绪茕看着陆泽脱掉那少女的湿鞋袜,将她裹紧,又看着陆泽试探性的在指尖比划来比划去,忽然用指尖一点,堆在一起柴火“噗”的燃起了一团火。
火光映照在绪茕苍白的脸上,她垂着的眼愣怔了一下。
这确实是个修仙世界,那陌生少女身上挂着一把刻着[天墟门]的佩剑,而陆泽刚才徒手点火,应该是用什么所谓的灵力法术?
可这,不对劲。
绪茕抓紧被子再次看陆泽,穿越之后她既没有小说里写的什么系统指引,也没有原主的记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和身份,她原以为陆泽和她一样。
但看到陆泽用手指点火,她觉得不对,如果陆泽没有记忆也没有系统,怎么会无师自通会用什么灵力、法术生火?
他是有系统?还是有现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他现在的这具身体是个修仙者?
陆泽也看了她一眼,略略沙哑的声音对她说:“等会和你解释。”说完就转身去了破庙角落里找木头和柴火。
是只有她没有记忆,没有系统吗?
绪茕又低头去确认自己现在的身体,她身上穿着浅红色的古装衣裙,腰上挂着一个储物袋一样的布袋,她试图从身上的东西找到一点这具身体的身份信息,解开储物袋却呆了住。
储物袋里只有一样东西,漆黑的长方形——手机。
真是手机?
绪茕试着点了点漆黑的屏幕,手机居然亮了,屏保是她和陆泽的照片,这居然是她的手机……
她穿越过来居然带了手机???
陆泽还在找柴火。
绪茕掏出手机躲在被褥里确认,手机是满格的电,但是无信号,且所有的软件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APP——《回收旧反派》。
绪茕记得这个APP,在她穿越前两天突然出现在她手机里,当时她还以为是个流氓软件,卸载了几次都没有卸载掉,她出于好奇点开看了一下,是个古风仙侠养成类的手游,开头仙气飘飘花里胡哨的背景介绍说,在这个名为九夷的世界里,什么妖魔鬼怪、魔道正派、兽人半兽人……物种丰富多彩,在这么多物种和修仙修魔者之中有四位传说中的【***者】,他们每一个都曾是毁天灭地,震慑九夷的祖师级大佬,却为了同一个女人犯下命中***,遭受天罚,又被这个女人亲手封印在不同的地方。
千年之后,这个女人的转世被再次带回到这片九夷大陆,失去前世记忆,她背负着解禁【***者】的宿命……
玩家的视角就是这位集万千苏爽于一体的女人的转世,是个现代人,穿越来了[九夷],通过氪金、抽卡等方式来攻略解禁这四位祖师大佬【***者】,***游戏之前必须先输入自己的姓名,之后游戏系统以及游戏中的人物会全程称呼她的姓名,来增加游戏代入感。
绪茕当初好奇这四个【***者】的故事和设定,就输入了自己的名字玩了一下。
她还记得开头的***界面黑屏白字——“[绪茕]你终于回来了……”
然后界面上,出现四双形态各不一样的眼睛,妖媚的、高冷的、慈悲的、楚楚可怜的,齐齐睁开看向了她。
就是为了这个画面和代入感,她充值了将近四百块,抽了两张【***者】的卡牌。
一张是【入魔之以身饲魔】。
一张是【亵神之杀师证道】。
但她没来得及玩,只看了第一张卡牌上的立绘图和【***者】的名字,就去忙陆泽的事情了,之后也一直没有想起来玩。
为什么穿越过来后,手机里只剩下这个游戏?这是什么暗示吗?
没有信号还可以打开这个游戏吗?
绪茕试着点了一下[回收旧反派],屏幕一黑,一行白色的字体出现在屏幕上——“[绪茕]你回来了……”
没有信号居然也可以正常打开这个游戏。
更让绪茕震惊的是,在***游戏后屏幕上直接加载出了她所在的位置,那画面里显示的赫然是——一座破庙、燃着的火堆、裹着破烂棉被的她……
她……她这是穿进了这个手游里??
她惊的动了动,果然手机里画风是二次元3d的[她]也抓着棉被动了动。
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一行白字——[是否要开启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是什么?是去回收那四个祖师级别的反派?
她还没来得及查看,屏幕上又紧跟着出现——[您所在范围内发现两位适合修仙者,是否查看资质,完成“回收旧弟子”任务?]
屏幕里陆泽和昏迷的少女头顶各自出现了一个“绿色圆点”,这是说她可以查看他们的资质?修仙的资质吗?
绪茕一头雾水,试着先点了一下昏迷少女头顶的“绿色圆点”,屏幕上出现一行字——[天墟门弟子,灵根中等,资质平庸,不足以收为弟子]。
她看着这行字心里一阵阵腹诽,这个系统……好高傲啊,她有什么资格收人家为弟子。
那陆泽呢?
她点了一下移动的陆泽,还没来得及看屏幕,陆泽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坐下,我慢慢跟你说。”陆泽将柴火放下对她说。
她忙抬起头,刚想把手机的事情告诉他,耳朵里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人声音,是陆泽的声音:[我该不该告诉她我有系统这件事?她看起来好像没有系统……]
可陆泽抿着嘴巴在看她,并没有说话。
“你刚刚说什么?”绪茕愣了住,看着他的嘴巴问。
“我说你坐下,听我说。”陆泽又重复了一遍,皱紧眉头抿着嘴望她。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免费阅读

几乎是余音未落,绪茕耳朵里陆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她怎么了?是被突然的穿越吓坏了吗?她这个样子看来不但没有系统,甚至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绪茕确认清楚,耳朵里这个声音并不是陆泽“说”出来的,而是只有她能听到的“心里话”?
为什么她突然能听到陆泽心里想的话了?明明刚才还不能,就在点开了手游APP之后……
“先坐下来吧。”陆泽难得温柔的伸手扶着发抖的绪茕,坐到了火堆旁,问她:“你知道我们是穿越了吗?”
绪茕下意识的点点头,又趁机看了一眼裹在被子里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点击人物可查看人物的内心独白,已选择目标人物陆泽]。
“你有原主的记忆?或是什么系统吗?”陆泽问她。
“你有系统?”绪茕不答先问了他。
陆泽迟疑了几秒。
同时,绪茕耳朵里再次传来陆泽的声音:[该不该告诉她?系统规定不能将穿越系统的存在告诉任务者以外的人,如果她没有系统,不是被选定的任务者,告诉她是不是算违规?会被撤销系统?]
这果然是陆泽心里在想的。
她看着陆泽的眼睛,听见他张开口说:“我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我们好像穿进了我前几天随手翻的一本玄幻小说里,因为小说里的男主角也叫陆泽,所以我就翻了故事概要。”
她也听到耳朵里他心里在想:[先不透露系统,免得违规坏事,她也不需要知道系统,只需要配合我完成任务,就可以一起回去了。]
“这本小说的世界我记得叫九夷,是个修仙玄幻世界,我大概和你讲一下我知道的剧情。”陆泽边说边想。
——[该从哪部分开始讲起?原书里同名同姓的男主陆泽是个孤儿,十岁就被铁匠绪康买回家当苦力用,动辄打骂不给饭吃,绪康只有一个独生女,叫绪宁,品性恶劣,却也算是和陆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就被铁匠定下了亲事,只等长大了给两个人办婚事,但后来绪宁出落的亭亭玉立,就看不上陆泽,一心想嫁给修仙世家闻人家的二少爷,为了这个二少爷折磨陆泽,羞辱陆泽,逼陆泽主动退婚,还害得陆泽被打断腿扔下了悬崖……]
陆泽往火堆里丢了根柴火想:[绪茕该不会穿成了这个绪宁吧?]
绪茕听着耳朵里他的内心活动,一声不吭的等着他说话。
陆泽终于开口说:“原书里陆泽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叫绪宁。”他看向她,“这个绪宁嫌弃陆泽是个没出息的孤儿,看上了修仙世家的公子,为了逼陆泽退婚,打断了他的腿将他扔下了悬崖,但是陆泽没有死,反而因祸得福开了灵窍,从不能修炼的废物变成了极为罕见的天灵根,他也记起从前的记忆,他不是孤儿,而是天墟门前掌门的独子,天墟门的少主。”
好一个起点爽文的大男主设定。
绪茕不敢想,自己如果真穿成了那位“绪宁”,那样的羞辱折磨男主,等男主崛起逆袭,该是怎样的惨烈下场。
“我刚刚救的那位姑娘,就是现任天墟门掌门的独生女顾瑶光,当初就是她在悬崖下救了陆泽,把他带回了天墟门,被天墟门的掌门认出身份,收为关门弟子。”他伸手抽过来昏迷女子的佩剑给绪茕看,佩剑上确实刻着[顾瑶光]三个字,“书里写她额间有朱砂痣,所以我在河里认出了她,先把她救了下来。”
绪茕看着佩剑上的名字没有动。
陆泽看着她说:“而且书里写过一条雪白色的寒冰河,是铁匠之女绪宁被世家少爷始乱终弃之后,得知陆泽的身份,后悔了当初退婚,又上赶着来找陆泽,想要和他结婚。”
他语调没什么变化,但心里鄙夷至极,[这种女人,注定是炮灰。]
“但陆泽已经和顾瑶光订了婚,绪宁因爱生恨,偷袭顾瑶光,和她一起掉进了白色的寒冰河里,赶来的陆泽跳下去救了顾瑶光。”陆泽在火光下看住绪宁,“所以我猜测我们穿越过来的剧情,可能是这段,你……可能是绪宁。”
绪茕只差两眼一黑,心肌梗塞,她被替身,被分手已经够惨了,穿越后还穿成了注定要被前男友炮灰的踏脚石女配。
“但你别怕。”陆泽伸手隔着被子握住了她的手,对她说:“我有办法回去我们的世界,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明,但只要你相信我,听我的,按照原剧情让陆泽成为大男主,我们就可以一起穿回去了。”
[一定得她配合,绪宁这个下作的女人是前期推动剧情的关键性人物,原书里写陆泽救了顾瑶光之后,绪宁心有不甘会和顾瑶光的大师兄,也是男主前期最大的对手洛南楚联手,陷害男主,却没有得逞,反而因为下药推动了男主和顾瑶光的感情,还被掌门查出来将洛南楚赶出了师门……只是绪宁的下场也很惨,原书里她在被天墟门追捕的过程中掉进了万蛇窟里,骨头也不剩了,不知道能不能改变她的结局。]
靠,绪茕听着他的心里话,抖的更厉害了。
她手指发僵,听着陆泽简略的和她说:“如果你是绪宁,等会儿会有一个叫洛南楚的人来找你,给你一包药,让你对我下药,你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
“那然后呢?”她不止是身体冷的抖,心也在抖,“然后的剧情呢?”
他顿了一下。
绪茕听见他心里在想,[不能全告诉她,她那么胆小,一定会害怕不敢去做,到时候剧情崩坏,谁也走不了了,只要告诉她需要做的,等事后提前去救下她。]
“之后的剧情会查出洛南楚是幕后主使,你没有事。”陆泽对她说:“你放心,我们俩一起穿越来,我一定会带着你回去,无论出什么事我一定会先保住你。”
他又骗她。
这个世界里,明明只有他们俩知道彼此的真实存在,该并肩作战,可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哄骗着她,让她去做他希望的事情。
绪茕望着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娘不陪你玩了。
破庙外的黑夜之中,忽然传来一声猫叫声。
陆泽忙看了一眼外面,低声说:“洛南楚来了,这是你和他的暗号,我会按照原书走剧情,等会你就该按照剧情出去找他。”
他轻轻点了点她的肩膀,站起来愧疚的看了她一眼,忽然伸手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扇的不算重,却让绪茕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一把剑就指在了她的脖子上。
只差半分就要捅进她的肌肤里。
她在一阵耳鸣声中听见陆泽愤恨的声音:“绪宁,我顾念旧时情谊一再纵容你,放过你,没想到你竟然对瑶光下手推她入寒冰河!”
这是原书里的剧情吗?
绪茕浑身发寒的抬头看向陆泽,他握着寒光凛凛的剑入戏极了,一字字对她说:“若是瑶光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将你杀了。”
她又听见他的心里话——[为了回去,只能暂时委屈她了。]
真让她佩服,陆泽的演技不做影帝屈才了。
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个贱人,说完之后利落的收剑,转身去抱着昏迷的顾瑶光,温柔的对顾瑶光呢喃:“瑶光别怕,我抱你***疗伤。”
他抱着顾瑶光,又看了她一眼,仿佛在暗示她走剧情,然后跨出了破庙,转身钻进了漆黑的后院里。
绪茕手脚僵冷的站不起来,一道白色人影突然出现在门口,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她面前,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嘘”了一声。
一张明显比陆泽颜值要低一等的脸,逼在她面前,对她低声说:“是我,洛南楚。”
来了,给陆泽铺路的男配来了。
“是不是不甘心?”洛南楚眯着眼对她轻笑,油腻百分百,“我有办法让你得到陆泽。”
不,她不想,男主她高攀不起。
“跟我出来。”洛南楚松开了她的嘴巴,抓住她的肩膀要将她带出破庙。
身上的破棉被掉在地上,她冷的一哆嗦,不小心看见躲在后院角落里暗自注视着她的那双眼睛,是陆泽。
陆泽在等着她踏上作死之路。
她被洛南楚拎起来,掠出满地枯叶的破庙,茫茫夜色里她冷的比枯叶还瑟瑟。
她忽然真的很不甘心,从认识陆泽开始,她就像一片枯叶,陆泽的风往哪里吹,她就往哪里配合,结果她只是个替补品。
而来到这个世界,她又只能做一个为男主垫脚的下作女配。
凭什么。
凭什么,她即便是个再普通的人,也不想做任何人的垫脚石,哪怕他是这个世界的男主。
她忽然看见藏在袖子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像一点荧光一样,耳朵里传来机械的系统音:“您是否要开启主线任务?去解锁您的第一张【***者】卡牌。”
她几乎立刻就想:是。
只要能摆脱这个恶心人的垫脚女配命运,她去做什么都行!
去做任务,去解锁什么***者,去做这个九夷大陆最牛逼的女人!
系统马上回应她:“主线任务已开启,请您选择一张【***者】卡牌——”
她不等系统说完,就直接用手指随便在手机上点了一张,哪个都行!
系统:“您已选择【入魔之以身饲魔】,请闭眼。”
绪茕在一瞬间闭上眼睛,耳朵里传来一声陌生男人的呢喃——“阿茕,你终于来了……”

小编推荐理由

养坏的反派不要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