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顾桑洛魏峥)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顾桑洛魏峥小说————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最少八分甜所著,讲述了摄政王想要颠覆朝纲夺权称帝总共分几步?第一步:让皇上生个孩子。第二步:把皇上废了,扶持还在襁褓中的婴

顾桑洛魏峥小说简介

今年似乎格外的冷。
还没到腊月,这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七八天了,整个京城都像是被盖上了一层白茫茫的锦被,压住了往日的繁华与喧嚣。就连皇宫里也是安安静静的,来往的宫人全都轻手轻脚,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来。
勤政殿里,炭火燃的并不很旺,门和窗都大开着,冷风像是夹了冰溜子一样往衣服里头蹿。
顾桑洛吸了吸鼻子,把宽大的龙袍又裹了裹紧,可这身龙袍着实有点太大了些,不管他怎么裹都还是有缝隙,依旧是被冻的小脸青白,浑身冰凉。
从下了早朝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两个时辰了,所有朝臣早都退了个干干净净,整个大殿里就只剩下两个人。

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全文阅读

一个是被冻的浑身发木的少年天子他本人,另一个,是正闲适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看折子的摄政王魏峥。
下朝的时候,这个活阎王随手一指叫住了他,说是有话要说,可是自己在这里一等就是两个时辰,冻成了一根冰棍子,摄政王就是一直不吭声,自顾自的看文书喝热茶,连眼神都不给他一个。
顾桑洛缩了缩脖子,两只手交叉塞进了袖筒里,叹了口气。
他心里暗忖着,这活阎王今日怕是又瞧着自己哪里不顺眼了,想了这种法子来磋磨他。
正在他准备缩到龙椅的角落里打个盹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那一尊大佛终于懒洋洋地开了口:“皇上可知微臣手上拿的是何物?”
顾桑洛浑身一激灵,瞌睡虫立马跑了个干干净净。
他张了张嘴,小声试探道:“应当……是今日送上来的折子吧?最近连着下雪,可是京郊遭了雪灾了?”
魏峥穿着一身暗紫色的大氅,白色的狐毛滚了边儿,里头是玄色长袍,一头墨发被银色的发冠高高束起,眉眼斜飞入鬓,薄唇微微一勾,声音慵懒中带着些桀骜。
“皇上可真是爱民如子,京郊是有雪灾,可赈灾的粮食和银两三日前就已经送过去了,今日皇上才想起来过问。”
顾桑洛碰了个软钉子,倒也不生气,呵呵干笑了两声。
他坐上这个皇位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就半个月的光景,父皇驾崩后整个朝野上下都是摄政王把持着,他连一封折子都未曾看到过,就这雪灾还是他顺口瞎猜的。
他心里有谱,自己就是摄政王推上来的一个傀儡。
当傀儡,自然是要有傀儡的自觉。所以他也很知趣的,每日心安理得的当一个昏君,完全没有理过朝政,折子碰都没碰过,偶尔在朝廷上有官员问起,他也只是让那官员直接去问摄政王,摄政王说如何办就如何办。
顾桑洛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这几日自己除了吃的多了一些,要的炭火多了一些,似乎也没做什么触到摄政王逆鳞的事情啊?
为何今日又要找他的晦气呢?
“折子早就看完了,臣手里这一份,是皇上这几日的起居注。”
顾桑洛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抖,茶水洒出来了一些,方才还平稳的心绪有了一丝慌乱。
魏峥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唇边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可这笑里却像是藏着一把刀,让人不寒而栗。
“……这起居注上写着,皇上自登基以来,一共只招幸过两次妃嫔?”
顾桑洛把茶杯轻轻放回了原位,轻轻点了点头:“父皇驾崩,举国上下都在皇丧期间,朕实在是没什么心情……”
“皇上!”魏峥打断了他的话:“您是先皇唯一留下的血脉,若是真的孝顺,就应当早些为皇家开枝散叶,诞下皇子来,以告慰先皇亡灵。”
顾桑洛的眼神闪了闪,没说话,心里却慌的厉害。
他总算是明白了,今日为何会被留下来白白挨冻,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过他有些不太明白,按理来说,这事儿应该做的挺囫囵的啊,每个步骤都十分完全,怎么就会被他揪住不放向自己发难了呢……
“臣方才仔细瞧了瞧,有一事让臣觉得有些奇怪,皇上招幸的这两位嫔妃中,宁贵人弱柳之姿,贤妃端庄雍容,两人姿色方言后宫皆为上等,为何侍寝的时间都只有……一刻钟?”
顾桑洛被这个“一刻钟”说的有点发懵,他从前以为起居注只是记录一下哪个日子招幸了哪个嫔妃,怎么连时长都要记?
这一届的敬事房未免也太勤勉了些。
他神色有些为难,不过态度还是很配合的:“那摄政王觉得,招幸的时长应当多久比较合适?朕下次一定努力。”
魏峥凤眼一扫,眉头微微蹙起,凌厉的眼刀像是带着利刃,扎的人如芒在背。
“那个……朕是不是说错话了?”顾桑洛陪着笑:“王爷,朕年岁尚幼,很多事情都不大懂,若是有出了错的地方,还请王爷直言指正,朕一定做到让王爷满意。”
魏峥冷笑了一声:“皇上这话,是在怪臣多管闲事了?”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自从父皇驾鹤西归以来,都是摄政王日理万机帮着朕处理朝中事务,这才使得举国上下安定平稳,一派祥和。若是没有了王爷,朕恐怕如今还在手忙脚乱呢,天下子民也会跟着受苦。有王爷在,朕很安心。”
魏峥垂下眼眸,挂着一抹讽刺的笑意:“那皇上能否也能让臣省省心呢?”

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免费阅读

顾桑洛颤巍巍伸出两根手指:“自然是应当的。那就……两刻钟,王爷以为如何?”
见魏峥没说话,他又加了一根手指:“要么,三刻钟?或者,半个时辰?”
魏峥还是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瞧着他。
顾桑洛心一沉,下定决心一般,比了一根手指:“一个时辰,整整一个时辰,够不够?”
魏峥的眼光在这位小皇帝的身上来回上下扫了一圈,笑容逐渐消散殆尽。
这位的身子骨,怕是比刚入宫的小太监还要羸弱一些,一个时辰折腾下来,恐怕小命都要没了。
先皇到了迟暮的时候,已经瘦成了一把干骨头,这件龙袍本就做的十分窄瘦,如今穿在小皇帝身上,却还是空荡荡的空出了好多,腰带那里紧紧的勒下去,小腰细的仿佛他手一抓就能捏碎。
更细的是这小皇帝的脖子,原本就细的出奇,还十分纤长,方才看他冷的直缩脖子,可是无论怎么缩都没法把脖子全都缩进了龙袍的领子里,冻的嘴唇都有些发青,真是可怜又可笑。
他有些恶意地想着,等后宫嫔妃生产之日,也就是这位小皇帝命绝之时。到时候砍起头来倒是挺方便,刽子手不需要有多高的手艺,便是个新手也能轻而易举地斩断这条脖颈,下手偏了几分也无妨。
也是老天安排,顾家的江山传到了这一辈,合该是到头了。
老皇帝昏庸无能,沉迷美色,后宫美人几百人,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按理说应该是子嗣颇丰才对,可是那送子观音娘娘十分不给面子,老皇帝在后宫里辛勤耕耘一辈子,一共就只得了十七个血脉,到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八个。
且这八个里头,前头七个都是公主,就只有这最小的小十七是个带把儿的。
只可惜啊,这个带把儿的,还是个娘娘腔腔,昏庸无能像极了他那个不中用的父皇,就连后宫的风月之术都一点儿都没继承到。
如今这位的后宫里头的几位嫔妃,都是他让花鸟使去采选来的,姿色都不错,他就只等着哪个嫔妃肚子争气能生下个小皇子来,即刻就能了结了如今皇位上这位,送他去皇陵陪着他父皇。
只是这黄口小儿的身子骨比他想象的还要更不济,于周公之事上实在是办的有些难看。
一刻钟?
呵,除去宽衣解带言语温存,真正办事儿的时间只怕是跟小解也差不离了。
要是平常男儿,怕是会觉得丢脸丢到天边了,这小黄口小儿倒是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一切如常。
魏峥斜斜睨了一眼,只见这小皇帝正睁个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似乎是再等他的回复。
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放在红曲柳木的案几上,微微带着薄茧的手指百无聊赖地在上头敲了敲:“皇上自己瞧着办吧,莫要辜负了良辰春宵便是了。”
世上最难估算的,就是这个“瞧着办”。
活阎王今日明显心情不大好,顾桑洛也不大想再去招惹他,便乖巧地点了点头,道:“那朕……尽量长一些?”
魏峥嗤笑了一声,挥了挥手:“有些话也不必说的太直白,免得伤了你我的君臣情分,皇上心里有数便好。”
顾桑洛如蒙大赦,拎着宽大的下摆一蹦一跳飞快地跑了。
一路跑出了勤政殿,回到了自己的昭阳宫,悬着的心才总算是放下来一些。
***娘松嬷嬷早早就在昭阳殿的大门口等着了,看到那一抹瘦削的影子跑回来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主子,您怎么才回来呀,奴婢当真是怕死了……”
顾桑洛笑地眉眼弯弯,“嬷嬷别怕,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松嬷嬷眼圈红红的,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怎的这么冰?***阎王可是今日又发难了?咱们这些日子谨言慎行的,完全都是按照他的意思来,他还有什么不满意,非要把人磋磨死了才算吗?”
顾桑洛的笑容淡了淡,往前后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旁的人,才压低了声音对松嬷嬷说道:“嬷嬷,你帮我个忙。”
“主子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有什么吩咐主子直接说便是。”
顾桑洛眨了眨眼,贼兮兮地扒在她耳边道:“嬷嬷,你……帮我找个男人来。”

小编推荐理由

摄政王天天盯着朕去后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