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莹颖司马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攻略反派失败后(殷莹颖司马延)

《攻略反派失败后》又名《我和暴君相信相爱》,主角是殷莹颖和司马延,殷莹颖司马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殷莹颖因为给自己看的小说一个差评,就被困在了本部小说之中。她的任务就是将反派暴君司马延拿下,第一次她化身为娇俏可人的宫女,脸上带着娇羞,以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扑在她的身上,被他一剑捅死。第二次,她化身柔弱美娇妃,柔情似水,在即将成功之时,她的父兄造反不成,被他斩立决。第三次,她直接不做人化身为虎将他解救,而后就被他直接炖在锅中。她放弃了,谁爱来谁来她不干了!

小说简介

殷莹颖:呵!你叫,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
就在此时,外头突然传来报门的声音:陛下驾到
殷莹颖:

攻略反派失败后全文阅读

梁公子身材纤细荏弱不堪,哪比得过影姑娘这习武之人,哭着在地上挣扎:不要啊不要啊!
殷莹颖:呵!你叫,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
就在此时,外头突然传来报门的声音:陛下驾到
殷莹颖:
梁公子有些得意的推开殷莹颖:走开!陛下来了,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也活不成!
殷莹颖倒吸了一口凉气,骂道:小蹄子,瞧你得意到几时,等会儿暴君拉你侍寝发现你不是女人,你照样活不成!
说完狠狠剜了梁公子一眼,躲到横梁上去了。
嘤!梁公子捂住被殷莹颖扯散的衣服,委屈的扁了扁嘴。
殷莹颖说的没错,要是女扮男装是欺君之罪,会株连九族的,他无论如何不能让司马延发现他是男儿身!
思及此,梁公子飞奔到梳妆台前,往脸上糊了一些水粉,弄乱自己的头发,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伴随着一声声的咳嗽,在宫女的搀扶下,走向了司马延。
臣妾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
司马延温和的牵起他的手,安抚道:贤妃快请起,孤知道你身子不好,就不必多礼了。
说着趁机握了一把梁贤妃的手,惊诧道:贤妃,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脸色也差的很。
梁公子此时心惊胆战,手心冒冷汗,心说有个要刺杀你的刺客就躲在房梁上,我能不冷吗?
面上却不敢声张,低声咳了两下道:许是昨夜偶感风寒,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言下之意,你还是走吧。
原本司马延听到梁贤妃生病,都会安慰几句,然后下次再来。
可今天司马延像是铁了心要睡他似的,听到他说感染的风寒,非但没走,反而关切的用手覆上了他的额头。
又生病了?你这身子也真是弱,要不要孤传太医来为你诊治?
殷莹颖腐眼看人基,看到司马延对梁公子呵护备至的模样,心中一阵激动,两眼放光。
梁公子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抬手在自己胸口捶了一下,硬生生捶出一口老血来,连续咳嗽了几声吐在了帕子上,激动的推开司马延道:陛下快离臣妾远些,莫过了病气!
说到这,梁公子借着帕子掩面,得意的看了一眼头顶的横梁,心中暗暗的想,这下看你还怎么威胁我!
殷莹颖惊的差点从横梁上滚下来,这梁公子,为了赶司马延走竟然下如此血本?
谁知司马延闻言非但没走,反而更加关切的扶住了梁公子是手,带着他来到床前,让她坐下,然后牵起她的手腕道:贤妃莫要说这种话,你是孤的妃子,你舅父镇守边关,乃我大燕的股肱之臣,孤岂能放任你生病却坐视不理呢?
孤粗通一些歧黄之术,不如让孤为你把一把脉?
梁公子吓的脸都白了,原本病弱的气质瞬间精神了不少,扯回自己的手道:陛下无需担心,臣妾自幼便是如此,不用管他,过几日就好了!
司马延迟疑道:可是贤妃你方才吐血了。
梁梁公子道:牙龈出血罢了,并不是什么大事。
殷莹颖一个没忍住:噗!
随即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梁公子比她还能编,死活全凭他一张嘴!
司马延闻声低喝一声:谁!
殷莹颖暗骂一声药丸,想着要不她假装路过,下去跟司马延打声招呼?
不行,刚才在梁公子面前她假扮的可是刺客啊,现在下去岂不是露馅了?
这要是不下去,等司马延叫人把她抓下来,场面不就更尴尬了?
思及此,殷莹颖捏着嗓子发出了吱吱两声。

攻略反派失败后免费阅读

殷莹颖躺在榻上掰着手指算:四天了
她这具身体进宫已经四天了,留给她的时日无多,若是不能在期限前攻略暴君,谁知道那个无良的作者会怎么对待她?
说不定这次死,就是真的死了。
思及此,殷莹颖想起了暴君餐桌上那盘两脚羊,觉得那就是自己的下场。
大着胆子朝宫女和嬷嬷询问了一下暴君的饮食习惯,有个嬷嬷说太后礼佛,常年茹素,陛下口味随了太后,喜欢吃素。???
殷莹颖:骗鬼呢!他今天中午还吃人肉啊!
嬷嬷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许是陛下喜欢娘娘,哄娘娘玩儿的,咱们大燕是礼仪之邦,怎么会做吃人肉那种野蛮行径呢?
殷莹颖暗暗握拳,咬牙沉默:好吧本宫知道了
好个暴君,竟然为了不让她侍寝,用这种事情来吓唬她。
她殷莹颖是吓大的吗?以为这样他就不用宠爱她了?
想的美!
不过这送上门的妃子都不拱,暴君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要不要弄点东西给他补补呢?
于是刚松了口气的司马延惊讶的发现,他刚被送回寝宫不到一个时辰的颖妃她又又来了。
司马延头皮有些发麻:爱妃,你这是?
殷莹颖一双美眸炯炯有神的望着他,低下头用帕子微微掩住面容,含羞带怯的道:陛下,臣妾亲手炖了汤,想着陛下日理万机辛苦了,特来给陛下补补身子。
哦?司马延挑了挑眉,隔着好远就闻见她手上炖盅里飘出来的香味了,问道:爱妃炖了什么汤?
嘤嘤嘤更加羞涩了:牛鞭汤!
司马延:噗!
他剑呢!他剑呢!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给他喝那种东西,是在暗示他不行吗?
但面上却是笑的越发灿烂,挨近了殷莹颖道:孤龙体康健,不需要进补,爱妃难道是在暗示什么吗?
殷莹颖手上端着汤,被司马延如此靠近,不由的有些手抖,娇滴滴的喊道:陛下
司马延抬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哦,孤知道了,爱妃是嫌孤昨晚冷落了你,是不是?
殷莹颖一条单身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还是第一次有如此待遇,忍不住春心荡漾,委屈巴巴的发出一个:嘤!
啧司马延吸了口气,竟然承认了,这女人脸皮是有多厚啊?
司马延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狂蜂浪蝶,一时有些尴尬。
抬手接过殷莹颖手上的汤,搁在了桌子上,朝殷莹颖道:爱妃的心意孤收到了,汤先放下吧,爱妃炖汤一定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殷莹颖心里十分没有数,明知道这是暴君的在下逐客令,但她依旧死赖着不走。
不嘛!臣妾不走,臣妾亲眼看着陛下喝臣妾亲手炖的汤。
亲手
司马延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但却不想表现出来,只硬着头皮道:孤现在喝不下,你放在这,等孤忙完政务再喝,好吗?
殷莹颖见司马延眉头紧皱已经是有些不大高兴的样子,想了想,这种事情被人知道了,难免会尴尬的。
她不能逼的太紧。
于是给了司马延一个我懂得的眼神,说道:那陛下记得一定要喝汤,臣妾等会儿要检查的哟!然后告退了。
直到殷莹颖走的没影儿了,司马延才松了口气,气急败坏的朝外头吼了一嗓子:来人!
太监总管陆恒立刻麻溜圆润的滚了进来,战战兢兢的道:陛下!
司马延:把这汤拿出去丢掉!
陆恒扯了扯嘴角:陛下这不太好吧?颖妃娘娘说,等会儿要检查的
司马延闻言呼吸一滞,半晌才磨着后槽牙道:好啊,那你就把这汤喝了吧!方才颖妃说这汤大补,陆总管,莫要辜负颖妃娘娘一番美意了!
陆恒懵圈了,哭丧着脸哀求道:陛下,奴才都这样了,哪还有需要补这种东西啊?
嗯?司马延怒目一沉,身上的威势瞬间压的陆总管喘不过气来。
心中暗暗懊悔,早知道不多嘴了,然后咬牙含泪上前端过那个炖盅:是
然后退了下去。
然后发现还挺香!
含泪吃了三大碗。
司马延最近政务繁忙,司辰阁的术士回报说什么太白星起,紫薇帝落,暗示有改朝换代,天下兵祸将起的趋势。
他手下的探子也发现江陵节度江崇年使和其子沈叶舟频频动作,似有不臣之心。
若是这两人当真不知死活,司马延第一个砍了他女儿江颖祭旗。
不过眼下还不能轻举妄动,他留着颖妃还有用,只得多和她周旋一阵子。
入夜,飞霜殿里宫灯长明。
司马延沐浴更衣之后,打算休息,就见陆总管凑上前来道:陛下,可要翻牌子?太后娘娘说
司马延脸色立刻一沉。
他这太监总管是越来越没有眼力见了。
翻什么翻?他后宫统共就一个颖妃!
正要开口,便听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小黄门疾跑着来报信:陛陛下,颖妃娘娘来了!
司马延心内一惊:她怎么又来了?
就见殷莹颖穿着一袭轻薄的宫衣,笑意盈盈的出现在寝殿的门口,捻着帕子掩唇娇羞一笑:天黑了,臣妾又来侍寝了
司马延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姑娘是真不知道自己进宫是干嘛来了吗?
没半点人质的觉悟吗?
殷莹颖有没有觉悟不知道,只知道她想回去跟那个无良作者对喷,暴君必须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要是不拜,强按头也也要拜!
思及此,殷莹颖缓步朝着司马延走去,故技重施的脚下一歪,口中发出惊呼:诶鸭!
这次暴君手上没剑了,直接被她扑了个正着。
司马延看着这个双手搂着自己腰,下巴磕在他胸口上,时不时在他腿和臀上摸一把掐一把的女人,整张脸都绿了。
虽然他平生有过无数个妃子,但暴君其实对女人充满厌恶,之所以纳妃不过是为了稳固江山不得已逢场作戏的手段罢了。
他死死的盯着扒拉在自己身上的殷莹颖,强忍住给她爪子剁了的冲动扬声道:好摸吗?
殷莹颖:手感上佳!
司马延:爱妃可还满意?
殷莹颖:妾心甚悦!

小编点评

殷莹颖司马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