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初尧宁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陆初尧宁笙虐文(陆初尧宁笙)

抖音热推《陆初尧宁笙虐文》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这里提供陆初尧宁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司机师傅,给惠新路的伊泰区添麻烦了。报告地址后,静语昕转身和宁笙聊天,她们讨论下周小说的发展趋势,一提到工作,宁笙就认真,忘了周围坐着冷淡的冰山美男。

小说简介

宁笙纤细白皙的小手撕扯着身上本就为数不多的衣料。
昏暗的酒店房间,她微微睁开水眸,隐隐看见一个轮廓,可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宁笙心下冰凉,扑腾着一个鲤鱼打挺,可她还没起来一半,那人已经将她覆在身下。
吻落在她脖颈,耳侧,然后在她脸颊上游弋。

陆初尧宁笙虐文全文阅读

热!
很热!
宁笙纤细白皙的小手撕扯着身上本就为数不多的衣料。
昏暗的酒店房间,她微微睁开水眸,隐隐看见一个轮廓,可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宁笙心下冰凉,扑腾着一个鲤鱼打挺,可她还没起来一半,那人已经将她覆在身下。
吻落在她脖颈,耳侧,然后在她脸颊上游弋。
流氓!混蛋!变态!
宁笙在心里怒骂,她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浓浓的酒精味让她惊恐不已,她睁大眼睛,不敢置信那人竟然就这样吻了她。
男人将她两只手臂压在身体两侧,酒精完全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忽闪着的只有一个念头,吃了这个可口的人儿!
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
男人也是一怔,重瞳闪过不可思议的色彩,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女人,解开封住她嘴巴的领带,他低声问:你是,第一次?

接下来,宁笙完全感觉不到男人的温柔,只有彻骨的冰冷和恨意。
她才18岁。
今天是她18岁的生日。
就这样,在这一天,她的人生全毁掉了。
全部被毁掉了!
这个混蛋,她一定要,一定要教训他!

沉沉的醒过来,一只沉甸甸的手臂压得她喘不上气,宁笙厌恶的将那人推开,咬着下唇,忍着疼扯过几乎成为碎片的衣服披上。
来不及看床上男人一眼,她还是选择了,匆匆逃离。
四年后
喂!你就是宁笙?
宁笙好好走在马路上,肩膀被大力的拍了一下,转过身看着眼前一脸大浓妆的陌生女人,蹙眉:你是谁?
我是谁?女人冷笑,一招手,立即有两个跟她同等恶俗品味的踩高跟鞋的女人走上来。
三个人上上下下的打量宁笙,几乎要把她看穿。
豆芽菜。
站在最前面领头的女人戳了戳宁笙的脸颊,她的手指带着浓浓的香水味,很刺鼻。
你才多大?就学着出来做狐狸精了?敢勾引我男人,今天老娘要是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姐几个,给我撕她!
啊!
宁笙尖叫一声,肚子上挨了一脚,三个人将她按在地上,抬手就往她脸上招呼。
几个耳光下来让她直接眼冒金星,急忙用双手护住脸,胳膊上,背上,腰上,腿上,却都遭了秧。
狐狸精!不要脸的女人!三个女人一边骂,一边发了狠的打宁笙。
路过的人纷纷停下来看这场闹剧,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帮忙。
喂!住手!
韩旭冲上来,拉开几乎要骑在宁笙头上的女人,随后而来的司机一手拉着一个,将另两个女人扯开。
俯身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宁笙扶起来,韩旭低声问她怎么样。
领头的女人见韩旭穿着不俗,冷冷一笑,我说你这小蹄子还挺有能耐,不光勾引了我男友,这还有个主儿啊!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韩旭指着那女人低吼。
女人不屑的一甩头发,却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他说你最无趣了,就像是条死鱼一样,瞪着一双死鱼眼。
你!你说什么!女人大惊,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宁笙咝咝的抽着气,神色淡漠,仿佛刚才语出惊人的不是她一样,眼神四处一瞟,落在不远处那辆银色的卡宴上。
时羽来了?她转头问韩旭,他是陆时羽的助理,自然时刻跟着陆时羽一起。
没有,二少爷临时有个会要开,抽不开身,让我来接宁小姐去会所。
宁笙舒了口气,点点头,如果让刚交往三个月的男友看到这一幕就太失礼了。
她腿上挨了好几下,现在疼的要命,试着活动了两下,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里,这女人你帮我解决一下,谢谢。
说完,她瘸着脚往银色卡宴车那里走。
喂!贱女人你去哪儿!女人被韩旭和司机拦着,见宁笙要走,不甘心的大吼。
宁笙没回头,也没管那女人又尖叫着骂了什么脏话。
一边走,她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哈尼。
叶明城,你女人都快把我吃了,你管不管?
什么?哪个?谁去找你了?电话那边叶明城推开怀里的***女人,倏地站起身,焦急的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三个月,别让我见到你!宁笙冷冷说完,挂了电话,把叶明城拉进黑名单,至于什么时候放他出来,就要看她心情了。
刚上车坐好,韩旭和司机也回来了。
没兴趣理那个女人后来怎么样了,宁笙闭了眼睛,微微缩起身子,以小动物受伤保护自己的姿态。
韩旭从后视镜里看了宁笙一眼,轻声吩咐司机开车,银色卡宴往宣城最大的会所驶去。

今天是陆家家主陆正龙六十大寿,宣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应邀参加。
宁笙既是作为陆家二公子陆时羽的女友出席寿宴,同时,她也代表着宣城宁家。
白色曳地长裙,后背镂空设计,这一身是今年巴黎时装周名师的新款,在宣城还未发布,宁笙一出现,便已经艳压全场。
所有女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羡慕嫉妒的厉刺,而所有男人的目光更是黏在她身上,移都移不开。
面对这些或友好或不满的视线,宁笙始终一脸淡然,眸光波动,也是在寻找男友陆时羽的身影。
宁宁。
腰肢被轻轻箍住,淡淡的青草清香扑鼻,在身后将宁笙环抱住的人,正是她的男友,陆家二公子,陆时羽。
你刚才在哪里?我都没看见你。宁笙清浅一笑,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带着一丝不为人注意的撒娇意味。
陆时羽勾唇一笑,颇有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在那边陪爸爸说话呢,看见你就赶紧过来了。走吧,过去见见爸爸。
因宁笙穿的是曳地长裙不好走,陆时羽细心的扶着她的手臂,俊男靓女穿过大厅,引得无数人目光逡巡注视。
陆叔叔,生日快乐。将手中拿着的礼盒递过去。
陆正龙接过来,慈爱一笑:宁宁越来越漂亮了,宁老爷子有这么个孙女,真是福气。对了。宁老爷子最近身体怎么样?
爷爷身体还好。
嗯,明天时羽去看看老爷子。陆正龙看向陆时羽,你和宁宁交往这么久,也该找个时间定下来了。
好的,知道了。
宁笙对陆正龙和陆时羽的谈话始终保持微笑,她明白陆正龙说定下来的意思。
客观来说,陆时羽是个不错的伴侣,自己虽然不爱他,但嫁给他,然后慢慢爱上他,应该不会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陆初尧!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群忽然哄乱起来。
宁笙只听见好像是谁来了,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只见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走进来。
剑眉星目,英挺俊逸的精致轮廓,一身纯手工定制的西装衬得他身材坚实俊硕,来人正是陆家的大公子,陆初尧。

陆初尧宁笙虐文免费阅读

虽然她正和他的弟弟交往,但这三个月,他人一直在美国,据说在处理一个收购案,所以这是宁笙第一次见陆初尧,算是印象深刻。
不过她的目光并没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只是停了一下就很快移开。
对于这种男人,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很危险。而以后的日子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也都印证了宁笙的这一感觉。
陆初尧没理会因自己的出现而哄乱起来的众人,目不斜视的走过来,在陆正龙面前站定:爸。
嗯。陆正龙的态度不咸不淡,和对待陆时羽完全就是两种态度。
宁笙小小的吃惊,抬起头,正好撞上陆初尧向她投来的目光。
宁宁,这是我大哥。陆时羽顺势给宁笙介绍。
宁笙不太喜欢陆初尧看自己的眼神,太凌厉。
克制住心里反感,她抬手挽住陆时羽的手臂,淡然微笑:你好。
晚上八点,寿宴开始,由陆正龙最宠爱的小儿子陆时羽与女友宁笙开舞。
一对璧人,配合默契的在舞池中央摇曳,陆时羽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宠溺的浅笑,手臂以绝对占有的***揽着宁笙的细腰。
怎么这么晚才到?你没看见老爷子脸都绿了,你这位大少爷也真是的。韩旭端着一杯酒来到陆初尧身边。
他是陆初尧的大学同学,也是陆初尧的得力助手,之前跟着陆时羽,是陆初尧授意的。现在陆初尧从美国回来,他自然要回到陆初尧这边。
飞机晚点了。陆初尧噙了一口酒,高脚杯在修长的指尖轻轻一晃,猩红色的***撞击着杯壁,仿佛一抹盛放的诡谲曼陀罗花。
凌厉的寒眸落在不远处的人身上,她和时羽,什么时候的事?
谁?宁笙。韩旭顺着陆初尧的视线看向刚刚结束一舞的佳人,你刚走不久,老爷子和宁家那边安排的。这位宁小姐是宁老爷子的掌上明珠,身价不凡,陆宁联姻么,就那么回事。
原来是宁家的小千金。
陆初尧嘴角一勾,眸中闪过一抹思量。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陆初尧眸色的一闪而过恰巧被韩旭捕捉到,他严肃了眉眼,锤了一下陆初尧的肩膀。
我说老友,这位宁小姐可是咱们老爷子为二少精心挑选的,你要玩,也别找她。
谁说我要玩。陆初尧看了韩旭一眼,意味不明,转身往二楼走去。
韩旭看着陆初尧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宴会在午夜前结束,送完了最后一批客人,陆正龙对宁笙说:宁宁今晚跟着熬了这么久辛苦了,让时羽送你回去吧。
不辛苦。宁笙轻摇头,手腕被身边的陆时羽轻轻握住,她转头对陆时羽笑了一下,说:那我就先回去了,陆叔叔。
两个小人儿的互动落在陆正龙眼里让他很满意,摆手让陆时羽赶紧送宁笙回家,看着两人上了车,他才冷了脸,问一旁的佣人:人呢?
在楼上。
中途退场,谁教他的!狠狠咬牙,陆正龙铁青着脸往楼上走去。

银白色的卡宴在夜色中奔驰,很快到了宁家。
陆时羽停好车,走到副驾驶这边为宁笙开车门,宁笙提着裙子下车,脚踝处一闪而过的白纱,正好落入陆时羽眼中。
等一下!陆时羽蹲下身。
宁笙眉头一簇,想要阻拦,可已经来不及,***被轻轻掀起,右脚踝处层层裹着的白纱还散发着淡淡药水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陆时羽托起宁笙的脚踝仔细看了看,抬起头,眼里都是心疼。
宁笙微笑,淡淡道:没什么,今天不小心崴了脚。她这样说,是不想多事,也相信韩旭不会大嘴巴。
陆时羽没说什么,忽然俯身将宁笙打横抱起来。
啊。宁笙轻叫一声,手落在陆时羽肩上,小声说:时羽,你放我下来吧,不碍事的。
脚伤成这样,你却忍了一个晚上,宁宁,你成心让我心疼的吗?他凝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
宁笙一怔,为陆时羽的话,眸色微潋:没有很疼,敷了药就会好。
不管怎样,以后受了伤,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宁笙就像是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让人无法忽略,可她虽然是他的女友,却总让他有种若即若离的陌生感。
嗯。她听了陆时羽的话,轻轻点头,手还是规矩的放在陆时羽肩上。

哗啦水流声停止,浴室的门开了,陆初尧头发湿漉漉的覆在额上,披着一身白色浴袍走出来。
一眼看见落地窗边站着一个人,他重瞳一眯,从容的从衣架上挂着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一盒烟。
美国的收购案怎么样了?陆正龙转过身来,看着大儿子,在看见他嘴角叼着一根烟支,漫不经心的吸时,眼角一跳,胸腔不免升起一股怒火。
解决了。陆初尧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下,一张脸俊美的有些邪气。
陆正龙最恨的就是这张脸,和那个人太像。
咬着牙,他沉声道:你回来了,就好好辅助时羽公司的事,他刚进公司不久,还不熟悉,为了以后时羽能够好好管理公司,你这个做哥哥的多尽心。
一个父亲就这样当着一个儿子的面明白着偏袒另一个儿子,言下之意也是让他为时羽继承公司做狗铺路,那他呢?等时羽熟悉了,就滚出去是不是?
我知道了。陆初尧把烟碾灭在床头柜的烟灰缸里。
陆正龙对他的顺从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满意,冷冷一笑,他抬步往门口走,手刚触及把手,只听背后陆初尧声音冰冷
宁笙,你真要她做陆家的儿媳?

小编点评

陆初尧宁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