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是恐怖游戏BOSS的白月光[无限](沈容)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容,她是恐怖游戏BOSS的白月光[无限]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参加了一场无限逃生游戏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成为最终赢家,就能让神完成自己的愿望只

沈容内容介绍

尚芷连忙护住烛火。
沈容一把扯下桌布,堵了门缝。
那股腐臭味渐渐淡去。
左蓝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眼中藏着恐惧,身体不停打颤。
她看上去年纪不大,像还是个学生。

她是恐怖游戏BOSS的白月光[无限]全文阅读

之前她说,她的评级是D。
“陈郎,陈郎,你在哪里?芙蓉寻你寻得好苦,好苦啊。”
门外脚步声远去,芙蓉的声音哀怨婉转。
很快,外面又响起敲门声。
不过是隔壁房间的。
尚芷和沈容微微松了口气,各自护住一盏烛火,把左蓝的推给她。
左蓝对着蜡烛,啪嗒落了泪:“我早就说,我不想参加这个游戏,我爸爸非要我来……”
“我肯定是要死在这儿了……呜呜呜呜……”
尚芷问:“就你一个人参加了,还是你全家都参加游戏了?”
左蓝抽噎道:“全家都参加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遇到爸爸妈妈。”
尚芷笑道:“你家真有钱。我攒了一辈子的积蓄,也只够给我一个人报名。你爸够心狠,但也聪明……一家人参加,这胜率不就提高了嘛。”
沈容一脸平静地听着。
她的内心不是毫无触动。
只是她还什么都不清楚,不敢情绪外露。
这到底是什么古怪游戏?
竟然还有很高昂的报名费。
为什么这个世界有鬼,而这群人却好像很适应?
为什么这个小姑娘的爸爸逼她参加这么危险的游戏,尚芷反而说出这番话?
沈容摩挲着拇指上的戒指。
听那个神秘语音的意思,参加这场游戏的,本该是林湄。
“陈郎!陈郎!”芙蓉的叫喊声越发凄厉,“你在哪儿!你在哪儿!你为何如此薄情寡义!为何对我如此狠毒!”
“陈广年!你真是枉我痴心一片!将身家性命都错付于你!”
“陈广年!你若是个男人,便出来见我!咱们俩,总要做个了断。你不能负了我,又蒙骗了那吴家小姐啊!”
芙蓉声声泣血地哭嚎,漫无目的地在门外游荡。
她喊着喊着哼起了江南小曲,柔情蜜意地说:“还记得,这是你我儿时的曲子吗?”
唱完了小曲,她又哭诉起男人的薄情。
反反复复,甚是疯癫。
夜风哐啷哐啷摇动窗户,雨水淅淅沥沥地滴落。
女人慢慢嘶哑的哭声和风雨声混在了一起。
至后半夜,沈容见尚芷和左蓝睡过去。这才敢闭上眼浅眠。
说实话,她一直在提防着这些人。
……
一夜没睡好。
沈容一早,眼底有些发青地和尚芷一起下楼。
打开门栓,都看见门栓上的一道黄符竟碎了。
尚芷:“看来……这次是有时间限制的。”
沈容点头:“嗯。”
内心却想:什么时间限制?
她连要参加游戏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下了楼,大堂内高朋满座。
客人要么身穿马褂或短打,留着半长的头发。要么穿旧式西装或学生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而在大堂喝早茶的女人,要么穿西洋服,要么穿学生装,没人穿传统样式的服饰。
沈容估计,这个时代大概是民国。
外边叫卖声络绎不绝,目光穿过大堂,能看见担着扁担的小贩来回走动卖东西。
与昨夜相比。
昨夜像是***了阴间,今天白天像是回到了阳间。
柜台前,肖振峰等四名男玩家已经站在那儿,掏出身上的手机手表挂坠等物,问掌柜能不能抵房费。
掌柜正拿着西洋镜在一个个掂量。
“你有东西付房费吗?”
尚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钻石吊坠,问沈容。
沈容脱下手腕上的玉镯:“有。”
这玉镯是她自己攒钱买的,但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就是她喜欢买玉啊,翡翠,金首饰之类的,觉得保值,算投资。
她平时上课不戴,但一下班就戴上了。
二人走到柜台前。
掌柜已经给肖振峰他们兑了钱。
他们手快,沈容没看见掌柜给兑了多少,不过他们个个脸上笑意浓厚。
沈容和尚芷各自把物品放到柜台上。
掌柜先看了尚芷的钻石吊坠:“这个花样算新奇,算你一千块吧。”
尚芷:“行。”
掌柜拿出一袋子老旧纸钞,数了一千出来,扣下一百:“一个大洋算一百块,我这儿按天扣钱,住一天算一天钱。”
尚芷留下两百没拿:“我这两天的吃喝住就从里面扣吧。不够就跟我要,要是有剩,就归你了。”
掌柜笑道:“我可不贪你这钱。”
他把钱收了,拿起沈容的玉镯,笑道:“我们东家,就喜欢玉啊,翡翠啊,金子之类的玩意儿。我把这拿去给我家东家瞧瞧,他要是高兴了,能给你加钱!”
掌柜说着,招呼小伙计来看柜台,走了。
肖振峰连忙问:“昨天晚上,你们过得怎么样?”
又用长辈的口吻对沈容说:“你待会儿拿了钱,先把你这身衣服换了。血淋淋的,像什么样子。”
沈容不太想跟肖振峰多说:“大家各自管好自己就行了。”
他不说,她也要换的。
于毅疲惫地说:“昨晚上,被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喊得没睡好。”
肖振峰勾起唇角,颇为得意地扫视众人。
尚芷:“怎么?你昨晚难道遇到什么好事了?”
肖振峰笑得高深莫测,得意洋洋:“这酒楼的东家,是个赏心悦目的***。”
“东家,东家,您慢点!”
掌柜急切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沈容闻声往楼上看。
只见穿一袭红色大襟袄裙,长发松散的高挑身影从楼上蹿了下来,速度快得像一匹猎豹。
他站在楼梯平台,抓住把手急急停住,一抬头,松散的发间露出一双眼中仿佛燃着星火般发亮的眼眸,定定地注视着沈容。
沈容心中咯噔一下。
这人,有点眼熟。
这人甫一仰头,如天鹅抻颈,将遮脸的长发甩到后边去,露出一张美得雌雄莫辩的脸。
“封老板,难得见你这个时候出来啊。”
有个穿西装喝茶的男人同他打招呼。
“滚,没功夫跟你扯皮!”
封政简单粗暴地啐了那人一口,目光始终纠缠在沈容身上,浅色的眼眸里像有灼灼火光闪啊闪。
他就这样远远凝望着沈容,眼中似有情绪汹涌澎湃。
忽而又失落哀婉地转身,姿态慵懒地上楼,对正下楼的掌柜说:“按最高的给她兑。”
掌柜应了声,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沈容,给她兑了一百个大洋。
大洋太多,她不方便拿,其中八千就换成了纸钞。
她一下子成了万元户。
肖振峰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一万块?有没有搞错!那个镯子拿人民币买最多只值一万块,我的手表价值八十多万,你就给我兑两千块?”
掌柜说:“我早说了,我们家老板,最喜欢玉啊,翡翠啊,金子之类的。”
沈容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叹道:“小伙砸,你那玩意儿不保值啊。”
掌柜的把大洋和纸钞用布包起,递给沈容:“收好,钱可是有大用处的。”
尚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沈容点头:“谢谢。”
这句话很明显是在提醒她,这世界用到钱的地方很多。
“小二,最近可有什么新鲜事?”

她是恐怖游戏BOSS的白月光[无限]沈容免费阅读

“这可多了去了,您要听什么?”
“说个有意思的来听听。”
大堂里热热闹闹的。
沈容和尚芷各点了份粥坐下,听着小二说八卦。
小二一副说书先生的模样,生动地说:“春满楼的头牌,不是又疯了一个嘛。听说昨儿夜里跳了井,死前一直大喊着,芙蓉回来了,芙蓉回来了,她来找人偿命了……”
“住嘴!这大清早的你怎么说这么晦气的事!”
“我这不还没说完呢嘛!”小二突然压低了嗓子,神秘兮兮地说:“昨儿夜里,还有人看到陈广年了。他老了许多,穿着长马褂,就站在芙蓉那院子里的芙蓉树下哭。”
“这他.妈更晦气了!快住嘴吧你!让你说点有意思的!你给老子大清早的说鬼故事!”
小二***一笑。
“小二,你过来。”
肖振峰招呼小二到跟前,拿出十块钱,“那个芙蓉和陈广年的事,你给我细说说。”
尚芷和沈容面不改色地端着粥碗。坐到肖振峰桌边去。
肖振峰也不生气,反而得意起来。像是她们二人的靠近,反而满足了他的大男子主义。
小二摇摇手:“你打发叫花子呐。”
肖振峰又加了十块。
小二继续摇手:“我这儿,可是有你们最需要的东西。”
肖振峰咬牙,加到一百块,小二仍旧摇手。
沈容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很明显这游戏和芙蓉有关。
她不打算占肖振峰便宜,掏出一百块。
小二仍旧摇手:“没诚心呐,我去别桌咯。”
“等等!”尚芷也掏出一百块。
小二脚步虽顿住,却含笑不语。
直到在场每人掏出一百,他才把钱收进袋子里,说:“说起这芙蓉和陈广年啊,大家都说他俩,是一对奸.夫淫.妇。”
“听别人说,芙蓉和这陈广年是对情.人。芙蓉是春满楼的头牌,长的是花容月貌。陈广年是留洋回来的,长得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可这二人狼心狗肺,看吴家老爷病重,便合起伙来,密谋骗娶吴家唯一的小姐,吞并吴家的财产。这样,陈广年就能为芙蓉赎身,他俩便能逍遥快活了。”
“结果陈广年和吴家小姐成亲那天,芙蓉突然反悔,要陈广年同她私奔。陈广年却已经看不上芙蓉这个风尘女子,决定以后专心做他的吴家女婿,叫人打跑了芙蓉。”
“芙蓉当时怀了身子,生生被打得掉了孩子。听说那夜她从吴家回春满楼的路上,一路都是她腿上滴下的血。当晚,她便在吊死在了房中。”
血……
沈容想起昨晚渗进门内的血迹,还有芙蓉的声声哭嚎。
芙蓉哭的,似乎和小二说的些不一样啊。
芙蓉口中,吴小姐很无辜,她也不想要害吴小姐。
她疑惑地看向小二:“还有吗?”
小二笑着掂量钱袋:“我就知道这些。而且我这些也是道听途说。我不是他们本人,亦不是他们身边的人,哪能知道那么多事。”
沈容会意,加了一百块。
其余人愣住。
肖振峰叽歪道:“你那么有钱,你就一个人付了吧。”
沈容作势要掏钱:“行啊,我一个人付,那消息就我一个人听。”
肖振峰气愤地冷笑:“扣扣搜搜的,这点钱都舍不得。我要是有你那么多钱,我才不会像你这样小气,别说买消息了,就是大家住酒楼吃饭的钱,我也愿意承担。”
沈容:“你有两千块,是我的五分之一,你要是有一万块就承担其余六个人的开销的话,那你现在有两千,是不是起码可以承担一个人?”
肖振峰眼珠子突出:“你!”
沈容:“反正你大方嘛。”
肖振峰冷哼一声,掏了一百块。
其余人也掏了。
赚了个盆满钵满,小二满意地离开,漫不经心地说:“这人做了鬼,要么有执念,要么有冤屈,才会阴魂不散。谁要是能让他们解脱,那真是功德一件啊。常言也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鬼也一样啊,就是这功德嘛……”
肖振峰立刻追上去,又给小二塞钱,对小二说了几句话。
小二笑眯眯地凑近他,说了些什么,转头便道:“不要再问了,我不会再说了。”
肖振峰满意地点头,挑衅地对沈容抬下巴。
沈容暗自琢磨。
这是一场游戏,是游戏就会有通关方式。
小二说的这番话,意指通关方式就是完成冤魂的执念,洗刷他们的冤屈。
他没说完的“这功德”三个字,让沈容想到一个词:功德圆满。
如何才算圆满?
救赎芙蓉与陈广年二人,两份功德分到七人的头上,这还算圆满吗?
如果功德不圆满,会怎样?
圆满了,又怎样?
她思考间,左蓝才睡得迷迷糊糊地从楼上下来,整个人都丧丧的。
左蓝错过了重要情报,但也没人提醒她。
尚芷喝完了粥,天色还早,对沈容说:“我们去春满楼看看?”
沈容点头。
她也正有此意。
小二说得很明白,他是道听途说,不是当事人的身边人。
这不就是暗示,她们想要了解,就该去找当事人的身边人问吗?
其他玩家也要去春满楼。
除左蓝之外,六个人便一起出发了。
春满楼离酒楼有段距离。
酒楼在街头,春满楼在街尾。
两栋楼都是一条街上最富丽堂皇的高楼。
沈容在去春满楼的路上,买了件新衣服换上。
尚芷等人没等她,她便落在了后面。
她从衣服店里出来,迎面便撞上长发松散的,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散漫气息的酒楼老板封政。
封政手中拿着她的玉镯子,爱不释手地一直用手指反复摸,如待珍宝。
一抬头瞧见沈容,远远望了她一会儿,扭头便走。
他转头背对她的一瞬间。
沈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竟看到封政眼中有几许埋怨。
沈容心想:他埋怨谁?我吗?我认识他吗?
不过他这小表情,还真像那个人。
——那个她突然失踪的前闺蜜。
沈容掸了掸新衣裙,往春满楼走。
远远望见肖振峰和尚芷停在了春满楼门口。
尚芷本要***,又对其他人说了什么,退了出来。
而其余三人,就这样进了春满楼。
他们为什么不***?
沈容在心中留意,跑到春满楼门口。
春满楼内脂粉味的风一阵阵往她脸上刮,穿合身旗袍的姑娘们巧笑倩兮,正倚在门上招呼客人***。
尚芷和肖振峰站在门口,观察那进楼的三人。
三人很快淹没在了人群里,不见踪影。
沈容问:“你们不***吗?”
肖振峰转身离开:“我晚上再来,白天人太少了。”
尚芷道:“我也晚上再来。”
那我是不是也该晚上再来?
沈容思索一番,正要离开,却瞥见春满楼旁边巷子里,竟有一间香火店。
门口摆放的小纸人,白脸红唇,面容僵硬诡异地微笑着。
□□猝不及防看到也能吓人一跳。
妓.院旁边开香火纸扎店?还这么吓人。
那晚上妓.院的客人出来,不得被这门口的纸扎小人和门头上的白纸钱吓死?
沈容直觉奇怪,走进巷中,问香火店柜台里的老人:“老板,你这香火纸扎店怎么开在这儿?还有这门口的小白人……大白天的都有点吓人。”
老板笑得很慈祥:“就是要吓人,别人才会注意嘛。开在这儿,当然是因为这里生意好。小姑娘,要不要买点纸钱?”

小编推荐理由

她是恐怖游戏BOSS的白月光[无限]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